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损伤家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了那二人的对话这才知道,原来林简琴真的被绑在这里,并且就在后院的柴房里。

    林无尘思索片刻。决定还是不跟黑龙正面交锋了,以现在的实力,林无尘完全有办法将林简琴救走。而少损伤一些家丁。

    想好了主意,林无尘便带着人在墙外面绕了个路。朝着绑着林简琴的屋子去了。

    外面的人紧张的很。生怕出一点动静便会被里面的人发现,可是林简琴这会儿却有些困意了,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

    应随六正在暗自的运气。要把体内的迷药全部逼出体外,这样才不至于浑身软绵绵的无法动弹。

    突然应随六的耳朵动了一下,他仔细听到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却不像是这寨子上的人。若是这里的人也就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难道是这黑龙的仇家,趁着黑夜寻仇?

    应随六不动声色的将体内的药力全部逼了出来。但是没有弄断捆绑着他的铁链。有些鬼使神差的看了看那边熟睡了的林简琴。

    应随六似乎想着看看林简琴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心里总是忌惮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突然间睁大了眼睛吐着舌头。再把他吓个半死。

    应随六见那边没什么反应,心里有些不安。

    这时候墙外的声音更加的近了。应随六突然局促不安起来,难道那些人想着从这边防守人数少的地方杀进来?那样可不好,那臭丫头还伤了腿。岂不是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还没等着应随六想清楚如何做呢,就觉得旁边的墙壁上已经被人扒着了。

    应随六攥紧了拳头,想着若是那些人肆意杀人夺财,他一定得把这臭丫头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至于为何这么做,大冰块应随六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这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这些问题,只是想着若是外面的那些人进来了,他该怎么做,不知道对方的身手如何,他心里稍微有些紧张,毕竟那臭丫头有伤在身上,要护的了她还得防着外面的那些人。

    就在这时候,外面接连不断的脚步声靠得越来越近了。

    应随六再也顾不住多想,手腕上和脚腕上同时一用力,那捆绑着他的铁链便如朽木一般的落在了地上。

    这会儿看守着他们的贼人显然是被吵醒了,一边朝着这边呼喊一边朝着外面喊增援。

    应随六此时顾不得多想,两步便跳到了林简琴的床板前,伸手便将林简琴如小猫一样的拎起来,横抱在怀里,一手抱着林简琴一手摸往腰间。

    林简琴睡的跟死狗一样,居然还以为在做梦,不耐烦的嘟囔道,“哎呀,一边去打,不要妨碍本小姐睡觉。”

    应随六本来正集中精力的跟守在门口,后又冲进来的山贼打斗,突然听到了怀中林简琴的这句呓语,差点跌掉了下巴,怎么他偏偏就想救这么一个无良好无大家闺秀德性丫头。

    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了,应随六见外面来的人越来越多,便想着不能来硬的,毕竟怀里还有个拖油瓶。

    看着墙壁那边人手不是很多,应随六便想着朝那边溜过去,正好那边也有墙外的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正好可以趁乱脱身。

    他不知道,若是墙外的那些人见到他怀里抱的是林简琴,哼哼,那可是两面夹击,更不用想着迅速脱身的事了。

    应随六远远的见黑龙带着人围了过来,急忙一个腾空,一跃而起站到了墙壁上,冷眼看着黑龙等人。

    眼神中尽是凛冽,若不是今天怕这怀里的臭丫头受伤,他一定会把这些敢冒犯他的贼人都削成泥。

    “黑龙,你识相的话,把我的紫龙宝剑乖乖奉上来,若是不识抬举,他日我若来取,哼哼!摸摸你的脖子吧。”应随六说完这些便要抱着林简琴遁出墙外了。

    岂料背后一人大叫到,“琴儿!你怎么样!”

    在那人的大叫的同时,应随六早已觉察到有人从黑暗里朝着这边射过一把剑来,那力道也是个练家子。

    林无尘看到灯笼下一个黑衣男子怀里紧紧的抱着林简琴,心里不免的紧张起来,急切的大声叫道。

    林简琴却仍旧熟睡,她不知道这时候的鹰嘴山上的这场打斗是多么的精彩。

    林无尘突然看到林简琴那随夜风吹动的洁白裙摆一片殷红,在墙壁的灯笼的照应下,那红有些刺眼。

    林无尘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眼神中掠过一丝令人窒息的冰冷,“楚殇,你一定要竭尽所能,把三小姐从那歹人的手里抢回来,记住,不能伤了琴儿!”

    林无尘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

    楚殇听完,马上拔剑欲挑战那墙壁上站立的冷峻的黑衣人。

    楚殇感觉的出那黑衣人的气场,且看他那冷若冰霜沉静若死水的眼神,便知道那人必然不是好对付的。

    应随六站在墙壁上,虽然已经看到了楚殇的准备,可是他被林无尘的那句话还是影响了,他不自觉地摸了一下林简琴的裙裾,突然觉得裙摆有些黏黏的湿热,紧接着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应随六突然有些慌乱,难道是刚才和贼人过招的时候,不小心让贼人伤了这臭丫头?可是这臭丫头居然都不睁眼不说话,难道是被伤得很严重?

    应随六心里有些狂乱,有些气愤,那些贼人胆敢伤他怀里的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熟料这时候楚殇已经杀过来,那剑刃直逼应随六。

    应随六无暇再多想,只能一手抱着林简琴,一手从腰间抽出一根柔软似绸却韧如利剑的东西,抵住楚殇的利剑。

    林简琴突然觉得小腹一股热流,然后紧接着便绞心的痛——娘的,怎么这个感觉这些熟悉却又这么让人厌恶?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林简琴这才醒过来,她睁开眼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了,地上已经是各种伤的残的血流不止的,最让人惊恐的事是她被人一个臂膀揽在怀里,这人还在用另外一只手跟别人打杀!

    “无尘哥哥?”林简琴惊讶的见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袭白衣的林无尘。

    “琴儿你醒了?琴儿你还好么?”林无尘焦急的问道,说着便不顾一切的要往这边走。

    他可是没有一点点的功夫,还病恹恹的。

    楚殇却是急了,又加紧了跟应随六拼斗的力气,可是他自知,这面前的黑衣男子只一个胳膊便胜他绰绰有余了。

    这时候突然黑龙的人听到了林简琴叫那个白衣男子无尘哥哥,便一拥而上,把林无尘推推搡搡的弄走了。

    楚殇想去救主子,可是无奈却分不开身,稍不留神,便会被应随六那杀人无形的腰带装的软剑所伤。

    瞬间,这偌大的鹰嘴山没了什么人,只剩下楚殇和应随六在打斗,应随六见楚殇已经是只有招架之功,心想着没准怀里的臭丫头跟这些人认识,便朝着黑暗处一纵,消失在夜色里。

    “你这大冰块!你这二百五十毛,赶紧的把本小姐放下!”林简琴吼道。

    应随六却抱的更紧了,这可是半山腰上的山路,若是一个不小心,没准就跌落到山涧,肯定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了。

    “下面是山涧,你确定让我松手?”应随六转了身,冷冷的说道。

    林简琴嘴角一抽,不禁的紧了紧把搭在应随六脖子上的手,嘟囔道,“不耍酷会死么?”

    应随六实在听不懂这臭丫头说的是哪一个地方的语言,便继续赶路不再理会。

    应随六突然想起了林简琴“受伤”的事情,便急忙轻轻的将林简琴放在一处石板上,很温柔的轻声问道,“告诉我你哪里流血了?我帮你包扎。”

    林简琴嘴角扯了扯,若不是夜里黑,怕她早就羞臊的难耐了,心里暗自骂道,不光是个冰块,还是个木头,你们家的大姨妈是用来包扎的么?那里流出来的血要怎么包扎?天啊,为什么这个时候没有那么一片苏菲来救命啊。

    “额,不用了,没事。”林简琴实在难以启齿,总不能这黑咕隆咚的地方,给这个大冰块大木头讲一下生理卫生课吧?就算是讲,他能听得明白么?

    “你果然是深藏不漏,不要说你这个丫头,我若是流了你那么多的血恐怕也会痛的要死了,你却——”应随六的语气里似乎有些疑心,难道这林简琴是什么林湖中人呢?

    林简琴顿时嘴角抽的更厉害了,直接说道,“那好,你那贴身的白衣给我用一下吧,我自己包扎。”

    应随六迟疑一下,找了个林简琴看不很清楚的地方,将外衣脱了,把贴身的那件白衣脱下来,又穿好了外衣,便乖乖的把白衣送了过去。

    “哼,女人包扎男人不准看。你转过身去。”林简琴撇嘴说道。

    应随六嘴角也抽了一下,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女人包扎伤口和男人还有设么不一样呢?算了,不跟一个臭丫头纠结了,便转过身去。

    林简琴很是麻利的收拾好了,便跟着应随六开始下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