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偷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琢磨着,一定要让这个大冰块离开啊,原本她还计划着。让黑龙今天下山去截了林无尘的路——林无尘每天过了午时都要按照林原道的嘱咐去林府的钱庄,然后要挟二夫人的,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

    等到快到了山脚的时候。林简琴试探着说,“二百五十毛。你既然这么厉害。可不可以帮个忙?”

    “我为什么要帮你?”应随六冷冷的说道,在这炎热的夏夜里,这冷冷的语气似乎还真有点解暑。

    “小气!跟厨房的王姨一样!”林简琴撇了撇嘴巴。

    应随六若不是考虑到林简琴“受伤”了。都想一把松开手,让她随便掉在地上得了,因为这个臭丫头居然说他堂堂七尺男儿小王爷像个女人!

    林简琴眨了眨大眼睛。虽说没听这个冰块木头说话。但是依然能感觉得到他气的胸口上下鼓动的厉害,不禁的偷偷乐了。

    “其实对于你来说那就是手到擒来,不费什么力气的。你功夫好。去一趟山上——”林简琴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截断了。

    “要我办事是要付给我报酬的。”应随六冷冷的说道,可是林简琴却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得出。声音虽然还是跟之前那么冷,只是对于林简琴所要求的事情。似乎还有商量的余地。

    “那好,不就是要好处么?你帮我把喜悦,就是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救出来。我就满足你!”林简琴瞪大了眼睛,用力的勾住了应随六的脖子。

    林简琴本来是怕应随六反悔才会抓紧了他,然后趁机让他尽快答应,不想这个动作做出来之后似乎有些不妥当了。

    “丫头,这可是你说的。”应随六似乎连想都没想,轻轻的将林简琴放在了旁边的石板上,便扬长而去,只留下等着两个字飘在夜空回荡,人便消失在夜色中了。

    虽说现在是夏天可是坐在半山腰的石板上吹着夜风还真有些冷,林简琴的小腹还是隐隐作痛的厉害,她干脆抱紧了双臂。

    应随六回去救了喜悦,她便可以回林家了,可是现在林家到底怎么样了,还不知道。

    萧洁梅也许以为这件事成了,还在坐等好消息?她不知道是不是知晓了她的好儿子林无尘不顾一切的过来了。

    林简琴若是这样回去了,那林静影也许会觉得林简琴的伤好多了,便会有主意安排下一步的计划了。

    林简琴这些日子能够感觉出来林原道的变化,就是不知道此时此刻,林原道是不是也在寻找她这个失踪了的女儿。

    娘还好么?云姨是不是也因为喜悦的失踪而难过。

    林简琴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林简琴正在想着,是不是刚才自己叫了一声林无尘便让黑龙知道了那个白衣男子便是她先前所说的二娘的儿子。

    林无尘倒是真的没什么不好,林简琴自从认识了他之后似乎觉得好像每次都是自己在麻烦和逗着林无尘玩,但是林无尘从来不恼羞,反倒是很温和的配合着。

    想到这里,林简琴突然觉得这么做是不是有点狠了,毕竟那个让她遭罪的人是萧洁梅。

    “哼,母债子还了,萧洁梅竟然如此的狠心,都妄想着将本小姐交给这帮山贼处置了,我怎么还可以顾忌她儿子的什么狗屁的人身安危?”林简琴愤愤的说道。

    林简琴咬牙切齿的琢磨着办法,若是能让萧洁梅也尝尝这骨肉分离的滋味,也算是对苏月盈和林简琴的一点补偿,要是她的儿子身子不争气病恹恹的在鹰嘴山上出了什么意外,那也是天意了。

    倒是回去了怎么跟家里人解释?

    林简琴只等着喜悦回来,然后再把大冰块甩掉,回了林家才好。

    恩,眼下却是找个什么机会把这个大冰块甩开呢。

    正在这个时候,林简琴听到了不远处山路上传来的声音,意识到,应随六已经把喜悦给救出来了。

    果然是功夫不凡啊,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就把喜悦救了出来。

    “琴儿——”喜悦一见林简琴,那仅有的一点忍耐也崩溃了,她顾不得旁人笑话,呜咽的哭起来了。

    林简琴这会儿可是需要喜悦帮她演戏甩开应随六呢,便轻轻的拍打了喜悦的后背,安慰道,“喜悦,我们这不是没事了么?待会儿咱们就回去。”

    喜悦抽泣着应了声,林简琴急忙趁着应随六转身的机会跟喜悦耳语了两句。

    喜悦虽说胆子小了一点,可是却很机灵,眼下又跟林简琴在一起,心里好了很多了。

    “臭丫头!你给我的酬劳我暂时还没想起来,等日后我想起来了,再找你要!”应随六冷冷的甚至有些得意的说道,他想着让林简琴看到他的实力,要不是林简琴刚才受伤不好保护,只需片刻,他便能带她离开这里。

    “哼,那你要是哪一天看我不顺眼了,让我自尽我也要听你的不成?”林简琴反问一句,撅着嘴巴很不满意的说道。

    “臭丫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话不算数?”应随六瞬间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袭上心头,那声音也带着些许的阴鸷,恐怕林简琴若是不答应他的要求,没准片刻间她便被扔下山涧了。

    “呸呸呸,我又不是君子,我就是女子,你没听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林简琴嘴上虽然顶了回去,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发憷,这块冷木头不会真的下手吧。

    “你——”应随六的声音有些激动了。

    “慢慢慢,我也没说不答应,只是你要求不能太过分。”林简琴剜了一眼身边不远处黑暗中那根本就看不清面貌的男子。

    “当然,我的要求绝不是让你杀人放火有违伦理道德,只是我暂时还没想起来,算你欠着。”应随六说完,便蹲下了身子。

    林简琴有些纳闷,这不会是什么新鲜的功夫吧?

    “你上来,我背你下山!”应随六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如万年玄冰,带着不容分辨的命令的威严。

    林简琴又轻轻地扯了一下喜悦的袖子,提醒她不要忘了刚才两人商定好的主意,便轻轻的爬上了他那宽阔温软的后背。

    就在三人到了山脚下,刚刚走出山脚下的竹林的时候,林简琴突然尖叫一声,捂着肚子叫起来。

    吓得应随六急忙将她放在地上,紧张的询问。

    “大哥,我伤口张开了,我走不了了,好痛。”林简琴痛苦的说道。

    “都是我不好,是不是走路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应随六尚且不知道这是林简琴的诡计,还在为自己只想着一心赶路到客栈而造成林简琴伤口裂开感到歉意。

    “大侠,您行行好,您能去前面的地方找个郎中么?琴儿本来身子就弱,这样怕是没办法动了,即便咱们背着她抱着她也许会动了伤口。”喜悦急忙说道,她早就跟林简琴说好了的。

    应随六看了一下四周,嘱咐道,“现在夜深,你们万不得已随便乱跑,在这里等我回来。”说完这句话,应随六脚力一颠,直接腾空而起了。

    让喜悦和林简琴也真的一饱眼福,知道真正的飞檐走壁是个什么情况。

    林简琴狡黠的笑着,说道,“等你回来?当我是猪么?”

    喜悦也咯咯的笑了笑,“琴儿,咱们赶紧回去吧,可是——”

    “可是什么?”林简琴有些疑惑的看着突然从高兴变得忧郁的喜悦。

    “咱们怎么认识回去的路?”喜悦咬着嘴唇有些为难的看着周围这陌生的一切。

    林简琴笑着说道,“鼻子下面是什么?再说了,我们先的甩开那个大冰块木头人,再说怎么找回家。”

    这二人一个搀着一个颠着,朝着不远处的巷子走去。

    一路上窸窸窣窣的小声笑声。

    “琴儿,你到底是哪里受了伤?我看看严重不?”

    “受伤?嘻嘻,女孩子都会经历那一天,也算是受伤吧。”

    “哪一天?”

    “哎呀,你就不要问了,我估摸着你也快了,等你有了,你就知道这伤口要不要紧了。”

    “臭琴儿,居然不跟我说老实话。”

    两人一边走一边合计,还问了两个早起打更的和准备早市卖菜的人,这才回到了林家。

    还没等着林简琴叫门呢,正赶上家丁开门。

    “咦?三小姐?”家丁认得林简琴,喊着林简琴又朝着林简琴的身后看了看,“大公子呢?”

    林简琴一脸天不知地不知的样子,反问道,“大公子在哪里?”

    家丁嘴角抽了一下,又看了看林简琴那张纯真无邪的脸,说道,“昨晚上府里都说三小姐丢了,然后,大公子带着人去外面——”

    “我丢了?怎么可能?我只不过贪睡,不小心在外面的树林里睡过了头。”林简琴撇嘴说道,说着便让喜悦搀着进了门,一刻未停歇的朝着畅春园走了去。

    应宿正在门口蹲着,昨晚上苏月盈和淑涟韵可是一宿没合眼,这天都快亮了,两人才有些瞌睡迷糊。

    “啊?三小姐?喜悦?”应宿又是惊又是喜的,转身就朝着院子里喊,“三夫人,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