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四章 水泄不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当,”屋里的木门便被打开了,越思敏连跑带扑的出来了。淑涟韵也是一脸的紧张和欣喜,她的眼神在寻找喜悦的身影。

    两个女人突然见自己的女儿都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呜咽的哭起来。一把将女儿揽在怀里,生怕来一阵风给吹跑了一样。

    这消息传得就是快。没有片刻时间。畅春园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了

    林原道见林简琴回来了,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欣慰。

    林静影见到林简琴完整的回来了,心里的那块石头落了地。昨天她还想着把娘家的哥哥叫过来参与琳夕嫁人的事,照目前看来,这个主意可以不用考虑了。

    萧洁梅则怒气冲冲的冲进来。说道。“你这个扫把星,你倒是活着回来了,我的尘儿呢?你把他弄到了哪里?”

    林简琴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发了疯一样的女人。

    越思敏再也顾不得什么这个礼节那个规矩的一下子站在了林简琴的身前。伸出两只胳膊。像是要与敌人拼死搏斗也要护住自己孩子的母鸡一样。

    “二夫人。大公子也是大人了,他的来回怎么可能跟琴儿有关系?”越思敏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

    “你给我滚开。看你们娘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这个死丫头不把尘儿给我好好的找回来,我饶不了她!”萧洁梅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林简琴母女俩生吞活剥了一样。

    “混账!”一直没说话的林原道低吼一声。“你看你这疯狗一样的德行给尘儿丢了多少面子?尘儿现如今也是独当一面了,不就是一晚没回来?他没事也会让你诅咒出事情来!”

    萧洁梅一听林原道的低吼,便极力的忍着怒气。那眼光恨不得变成利剑,当场杀了林简琴母女。

    林简琴面不改色,从越思敏的身后走出来,很恭敬的说道,“爹爹,无尘哥哥的事,我不知道,我是在外出看病途中被歹人掳了去的,”林简琴说着便看了一眼萧洁梅。

    “也不知道歹人如何会知道我这个刚刚认祖归宗的小丫头的行径的。”林简琴虽说嘴里跟林原道说话,可是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萧洁梅。

    林原道只瞟了一眼萧洁梅,便没再说什么。

    “琴儿,你没事吧?”越思敏急忙的上下检查林简琴是否完好。

    林原道这才说道,“洁梅,此事你不知道便好,若是真的知道些什么,还是早一点说出来,兴许无尘会回来的早一点。”

    林静影心里冷笑一阵,看着萧洁梅那束手无策的样子,她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她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林长风说道,“风儿,你带些人,到处的去打听一下你大哥的消息。”

    林长风自然听得出林静影的话意,看了林原道一眼,见林原道没吱声,便转身离开了。

    正在林原道想着林无尘为何一夜未归的时候,家里的总管快步跑过来,说道,“老爷,老王爷召见,还请老爷速速前去王府。或许是为了钱庄的事。”

    林原道点了点头,吩咐管家去准备轿子,转过身看了一遭这些人,低声说道,“都各自的安分些。”

    说完话,林原道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他前两次要拜见老王爷,可是对方始终没给机会,眼下对方主动要见他,他当然要马不停蹄的前去。

    萧洁梅再也坐不住了,急忙打发潋滟,让潋滟去找些人手去寻找林无尘。

    “妹妹啊,要姐姐说来,你还是慢慢的等消息吧,若是无尘真的去了什么鹰嘴山,怕是不那么好回来了。”林静影一脸的得意,有些嘲讽的沾沾自喜的说道。

    萧洁梅怒目而视,此时却没有心情再跟林静影吵架了,她要去找她的儿子,可不能耽误了,若是无尘有个三长两短,她都不敢想剩下的日子该如何度过了。

    萧洁梅带着身后的丫鬟急匆匆的离开了,她想着找娘家哥哥商量一下。

    林静影见没什么好戏可看了,便安慰道,“越妹妹,这次琴儿在外面受了惊吓,你要好好的帮她调养,我待会儿就让人送些补品。”

    越思敏脸上的泪痕依然在,但是听了别人这安慰的话,便千恩万谢的了。

    林静影离开后,林简琴被越思敏一把抱进了屋子里。

    越思敏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这才发现,林简琴的裙子污了。

    “琴儿!你哪里伤着了?是不是那日马车上撞到了?还是你刚才所说的被歹人掳走——”越思敏越想越害怕,已经亟不可待的将林简琴的裙子翻开看。

    林简琴倒是没什么反应,喜悦也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简琴,越思敏的脸突然绯红一片,淑涟韵看着越思敏的眼神似乎瞬间也明白了什么。

    “琴儿已经长大了。”越思敏安慰道。

    喜悦却很迷惑的问道,“月姨,怎么流血受伤就是长大了?那我不想长大,我怕疼。”

    “傻丫头!不许胡说!”淑涟韵一下子将懵懂的喜悦揽在了怀里。

    林简琴很想吐槽一下,若是换了之前,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把生理卫生课都给讲了,现在可倒好,这些基本的常事,却被她们当做一件羞涩的事情藏着掖着不能说。

    越思敏给林简琴煮了一碗红糖姜水,照顾着林简琴喝下去,便一直握着林简琴的小手守在她的身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林简琴倒是没什么事了,这一天可是把她折腾苦了,眼下环境这么好,哪里还有时间想别的,先睡一觉养养精神才是最重要的了。

    林简琴眯着眼睛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呼吸着从院子里吹进来的花香,可是城中那位去找郎中的黑衣男人却命苦了。

    应随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老郎中愿意深夜出诊,人家老郎中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啊,赚那么一点的诊金,首先是深更半夜的跟着一个壮年男子出去,再就是要去城郊,这让任何人想都不敢想。

    可是老郎中禁不住应随六的几句劝说,应随六声色俱下的说道,自己是带着妹妹逃亡出来的,妹妹不小心被歹人所伤。

    老郎中怎么都觉得应随六口中所说的可怜的女孩,跟自己的孙女年纪相仿,便动了恻隐之心。

    熟知,当应随六千辛万苦的带着老郎中到了当初他们分手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空无一人。

    应随六再三的确定是那个地方,可是无奈,人去路空。

    老郎中狠狠的骂了应随六一顿,教训道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无良,找老人家取乐,应随六就算有一千张嘴巴怕也说不清楚了。

    应随六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那个刁蛮精怪的臭丫头被别的什么人掳走或者失血过多死掉了?

    反正他跟着父王来到这积羽城也要办点事的,再者就是那帮山贼趁着他昏迷的时候抢了他的紫龙宝剑,他一定是要夺回来的,再就是,他总是不知为何,放心不下那个臭丫头。

    应随六被老郎中奚落一通,也找不到林简琴,只好先找个客栈落脚了,父王还在州官的府邸,他倒是不喜欢跟那些人来往。

    林无尘被黑龙的人很容易的关押起来,林无尘当时也是很愤怒的,无奈自己身体太弱,做了挣扎也是徒劳,只好安静的想些办法。

    林无尘看到了林简琴一直睡在哪个黑衣男子的怀里,只是在最后的时候叫了他一声,他当时看到林简琴惨白的脸色,现在仍旧是很担心的。

    不知道林简琴那一会儿是不是仍旧病得厉害,或者遭到了鹰嘴山这帮贼匪的刁难,难道琴儿是被那个黑衣男子掳了走?

    林无尘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可是无奈脑海里总是闪过林简琴那惨白的无力的可怜表情。

    就在林无尘很烦躁的时候,黑龙的人又五花大绑的把楚殇推搡进来。

    楚殇的功夫也是不错的,原本不会被这些普通的贼人抓到,可是再跟黑衣男子斗了百十个回合后,对方招招致命,他只有躲闪的力气,若不是最后对方抱着三小姐离开,他都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活着见到林无尘。

    楚殇受了伤,才被那些山贼蜂拥而至的逮了起来。

    “楚殇,你怎么样?”林无尘关心的问道。

    “大公子,小的没用,没能把三小姐抢过来,还请大公子——”楚殇有些愧疚。

    “那,琴儿她被那个男子带走了?”林无尘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楚殇点了点头。

    林无尘的心又像是一颗重石,通的一声,掉了下去。

    “大公子,你别担心,没准三小姐——”楚殇想着安慰几句,可是看着林无尘的失落,他便不再说话了。

    林无尘一直沉默着,在林简琴面前那温软如玉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的脸上即便不是阴云密布也算的上是阴雨绵绵的了。

    楚殇有些心疼林无尘,就那么一直隔着木栏杆看着林无尘。

    林无尘偶尔的重重的咳一声,似乎五脏六腑都在颤抖一般。

    “大公子——您——”楚殇欲言又止,“三小姐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林无尘苦笑一下,喃喃自语到,“我懦弱到连一个柔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真是可笑。”

    “大公子,您对三小姐的情意——”楚殇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他不想说破,毕竟他跟了大公子这么多年,大公子从来没有对任何的女子如此的用心呵护。

    林无尘是林家的长子,虽说不是嫡出,却也尊贵无比,自然,老太太和林原道早就有意给林无尘说一门亲事。

    林家的财富和地位自然不用说,就凭着林无尘的一表温尔文雅的人才,已然有不少名门望族的姑娘趋之若鹜了,可偏偏没有一个能入得了他的眼。

    三番五次的弄了误会,林家也便把这件事放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