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穷人出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自从见了林简琴的第一面,楚殇便发现大公子总是有意无意的会去为林简琴着想。

    站在那边的林无尘听到了楚殇刚才的那句疑惑,便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着。“我对琴儿的情意,岂是你可以懂的?”

    “大公子!”楚殇突然觉得林无尘的这句话有些深意,急忙问道。“三小姐和大公子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林无尘没有辩解,只是笑了笑。因为那个秘密在他的心里已经十年了。

    沉默片刻。林无尘突然说道,“是啊,正因为琴儿是我的妹妹。我才应该好好待她。”

    “可是大小姐和二小姐,也没见——”楚殇满腹的疑问,当初林婉宁尚未嫁人。林琳夕依旧在阁中。何时见过林无尘这般的疼惜?

    “你知道的,我娘和大娘的关系,我如何对婉宁和琳夕好?可是琴儿不同。三娘身份低微。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琴儿她更是跟着受了不少的苦,所以我疼惜琴儿。自然不能把对琴儿的疼惜跟对婉宁琳夕相比。”

    林无尘的这一番话,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不是说的真心话。

    楚殇听完了林无尘的这番解释。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是啊。他也是穷人出身的,那些穷人的苦楚,富人很少体会的到,这么想来,他倒是没有之前那么不喜欢林简琴的刁蛮了。

    林无尘正在和楚殇有意无意的聊着,突然外面吵吵嚷嚷的进来了一堆人。

    自然,为首的是虬髯大汉鹰嘴山的大当家——黑龙。

    几人嚣张跋扈的模样晃荡到了关押林无尘的房间外,有眼力的小弟急忙搬了椅子给黑龙坐下。

    黑龙摆了一下手,他旁边站立的一个彪壮汉子朝着林无尘喊道,“听说林大公子擦屁股都用金钉子,家里除了银子金子,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其实对于林家的家业,黑龙早就有所耳闻,只是林原道一直都是做人低调,对外不漏财不声张,外人只是知道林府富庶,具体如何,知道的人很少。

    可是林简琴来了之后可是把林家说的天花乱坠了,说的黑龙倒是动了心,黑龙当然知道这林无尘是林原道的长子,而那个小丫头片子也就是个捡回去挂名三小姐,若是绑架,一定会得罪了林府,何必不来一场大买卖?

    本来还想着费些力气去截林无尘的路,没想到这小子自己找上门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无尘懒得跟着这些地痞流浪破落户说话,他都觉得污了他的舌头和耳朵。

    林无尘冷笑一声,毫不理会。

    “呦呵,看着林大公子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儒雅身子,怕是受不了咱们鹰嘴山的三百六十份刑罚吧?”刚才那彪壮男子见林无尘的反应心里有些不舒坦。

    毕竟老大在身边呢,他若是连审问绑票这点事都做不好,还能指望着老大给什么差事?

    黑龙那阴狠的眼光看了看林无尘,也冷笑一声,朝着旁边的彪壮汉子说道,“二虎,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先去睡会儿。”

    说完,黑龙便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个被叫做二虎的彪壮汉子,走开了。

    这一夜,鹰嘴山上似乎很平静。

    积羽城的林家的午后,还是一片安静,安静的有点让人发慌,平日里下人们在角落窃窃私语的都听不到了。

    萧洁梅正在急的踱来踱去的等着娘家哥哥的到来,她寝食难安的,砸了不知道多少茶杯水壶花瓶了。

    突然潋滟跑进来,神色慌张的说道,“夫人!快!信!”

    潋滟喘的上不来气了,满脸长得通红,人还没迈进门槛,便使劲儿的朝着屋里扬着手里的一张信纸。

    萧洁梅一脸的紧张又带着渴盼,又有些畏惧,她迅速伸出的手有些颤抖,稍稍有些迟疑,但是马上又将潋滟手里的信纸一把夺了过来。

    她颤抖的打开那薄薄的信纸,屏住呼吸看完了信上所写的内容,突然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挥手朝着身边的丫鬟说,“去,去账房,去账房拿五百两银子。”

    潋滟迟疑一下,问道,“二夫人,这是——”

    “哦,对了,潋滟,你这信纸是从何而来?”萧洁梅顾不上回答亦或者去寻思潋滟的问话,直接问起潋滟这信纸的出处了。

    “是我去门外看看大公子回来没,一个好像是卖柴的人递给我的,让我交给二夫人。”潋滟一边说一边描述了一下那个人的大概样貌。

    “好好好,你赶紧的让下人去给我准备银子,我要去鹰嘴山赎回尘儿!”萧洁梅神色紧张的很,她根本就坐不住,两手不停的互搓。

    潋滟急忙打发旁边的丫鬟去账房了。

    就在萧洁梅焦急的等着那丫鬟把银子拿回来的时候,却不想等来了林静影。

    萧洁梅一眼看到了正往相思阁园子里走着的林静影,心里边有些诧异,但是想着待会儿还的去找鹰嘴山的贼匪谈判,便不想跟林静影多说些什么。

    “妹妹,果真是有了无尘的消息?无尘可还好?”林静影的脸上自然是关心的神色。

    可是她的心里巴不得林无尘有去无回呢,就因为林无尘比林长风大了那么一岁十个月,却占着林家长子的位置,让很多应该给林长风的东西却白白的落在了林无尘的头上。

    可是鉴于现在还不知道林无尘的生死安危,林静影便不想让萧洁梅这件事办得顺利了,反正林原道不在家里,也没人给这个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萧洁梅做主了。

    “姐姐来了,我这里已经收到了绑匪的信件,我现如今先从账房预支五百两银子,去把尘儿赎回来。”萧洁梅没有心思跟林静影斗了。

    眼下萧洁梅最紧张的便是她的儿子了,只要贼匪出了条件,她能做到的一定要做,即便做不到此时此刻她也要去做。

    “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老爷不在家,恐怕咱们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能做的了这么大一笔银子的主啊。”林静影不咸不淡不急不慌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萧洁梅一听林静影的话,便有些恼羞成怒了,这林静影明摆着就是要阻止她去救儿子!

    “妹妹别误会,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着做事要妥当些,妹妹仅凭着那么一张信纸便要把五百两银子送去鹰嘴山,若是这是别人的奸计呢?尘儿被绑了在那也算不白搭进银子去,若是尘儿不在——”

    林静影一边说一边分析,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看好戏的得意。

    “哼,你这般的阻拦,莫不是想着看着我的儿子受了危难,想着让我们娘俩走到绝境,你好带着你的儿子站稳了林家的脚跟?”萧洁梅冷笑一声说道。

    林静影只听着,微微一笑,似乎有些任凭你说什么,我就是不同意拿银子的意思了。

    “还请姐姐高抬贵手,让我拿了银子去救尘儿。”萧洁梅这句话虽是请求,可是语气仍旧是强硬的很。

    林家的家里的账房两把锁两把钥匙,一把在管家手里,另一把则在林静影的手里。

    林静影只微微一笑,说道,“妹妹,不是姐姐不心疼你,只是这件事太大了,我想还是等老爷给了吩咐,我定然会双手把银子奉上。”

    萧洁梅哪里还等的了林原道回来?林原道被叫去了老王爷的行在,恐怕一时半会儿的是回不来了。

    萧洁梅气的难受,可是也不能硬抢来钥匙?再说了,即便是抢,也得知道钥匙在哪里才好啊。

    林静影似乎真的是来看戏加上添油加醋的,一阵子无关痛痒的安慰,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萧洁梅气的恨不得上去撕烂了那人面兽心黑心肝的林静影,素日都是一股子温尔文雅的淡然,实则骨子里全是一些肮脏龌龊的诡计。

    潋滟也急了,“夫人,那咱们——要是没银子,大公子在那土匪窝里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是知道怎么办还在这站着受那个老女人的窝囊气?我要是知道怎么办,我还要你们做什么?一个个全是没用的东西!”萧洁梅气的一把将桌子上的茶具都呼啦到了地上。

    满屋子的丫鬟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屏住呼吸,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主子,没有好果子吃了。

    “夫人,不然咱们跟舅老爷借一些银子吧,总不能耽误了赎回大公子的事情啊。大公子在那里多呆一会儿就会多一份危险啊!”潋滟突然说道。

    “对啊!我去找哥哥借银子!”萧洁梅突然脸上有了喜色,她高兴的说道,马上就要往外走。

    “夫人,您先别着急,奴婢这就去准备。”潋滟说着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萧洁梅心里有了主意,这会儿高兴的停不下来了,走来走去的。

    相思阁外面的花啊朵啊这会儿似乎也开的欢快了,香气弥漫的,却不想着大夫人的园子里的花儿开的更艳,只是畅春园却郁郁葱葱的,只有零星的那么一点红。

    林简琴拄着拐杖从屋里走了出来。

    别人园子越是闹腾,她就越心安,这样人家便没有心思管她这棵石缝里的野草了。

    林简琴和喜悦遭此一劫,把越思敏和淑涟韵吓得不轻,这边急忙着给做些好吃的,补补身子压压惊。

    林简琴看着那郁郁葱葱的桃树叶子发呆,突然脑子里晃出一个念头,若是真的因为这件事萧洁梅垮下去,那岂不是让林静影一家独大了?

    那林静影那阴险的性子岂不是按耐不住了,恨不得早点把林简琴替嫁的事坐实了,恐怕她的琳夕出点什么岔子。

    “喜悦,咱们去相思阁!”林简琴朝着旁边正在学着修剪盆景的喜悦招呼道。

    “不行!琴儿,你这还没缓过神来,怎么又要到处乱跑?”越思敏耳朵好使,一下子便听到了这边的事情,几个大步子迈过来。

    林简琴眨巴眨巴那很无辜的大眼睛,说道,“娘,其实我也不确定啊,当时我被坏人弄晕了,好像是听到了无尘哥哥的声音,貌似是他带人去找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