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六章 无法追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做事从来都是给自己留着后路的,所以刚开始林原道询问此事的时候,她并没有把什么事情都说的很确定。

    眼下想着去相思阁跟萧洁梅说这件事。完全可以用这个当时还迷迷糊糊的借口说出来,若是林无尘好好的回来了,她也是有情有义的人。若是回不来,反正她说的都是迷迷糊糊时候觉察的。任凭别人也无法追究。

    越思敏听了这句话有些疑惑。思忖片刻才问道,“大公子去找你了?你见到他了?”

    林简琴抿了抿嘴春,很乖巧的说道。“我当时早就吓晕了,只是迷蒙之中听着像是无尘哥哥,也不确定。不过既然知道这么一点线索。还是跟二娘去说比较好。”

    越思敏点了点头,“恩,大公子一向对我们很好的。你若是觉得有可能。那就去跟二夫人说吧。娘跟你一起去。”

    “娘,你不用去。我还想让您帮我做更重要的事情呢,二娘受了打击。精神一定不好,这样,您帮我按照我写的这方法炖个汤。”林简琴说着摊开双手。将一张写了字的纸张递给越思敏。

    越思敏又看了看,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让你云姨跟你一起吧,喜悦也去。”

    就这样,林简琴在淑涟韵和喜悦的陪伴下,去了相思阁。

    还没进园子,突然听到里面有抽泣的呜咽声,林简琴有些疑惑,问了门口的人,才知道,萧洁梅晕倒了。

    林简琴带着淑涟韵和喜悦急忙进了屋子,见萧洁梅已经被下人安置到了床榻上,脸色有些差,眉头紧皱。

    林简琴上前想要给萧洁梅把脉,不想潋滟一下挡在了林简琴的面前,一脸的戒备神情。

    “三小姐这是何意?”潋滟两眼紧盯林简琴,“我们夫人眼下身子不好,还请三小姐保重自己的身子,站在远处才好。”

    林简琴嘴角一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无奈的看了看一脸防备的潋滟,“我给你的主子把脉,又没带凶器?再说了,我这把小骨头能把她怎么样?”

    潋滟被林简琴这毫不含糊的反问,弄的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那,三小姐,您小心些——”

    这个小心可是意思多了去了,是让林简琴注意自己的身体小心,还是让林简琴小心别惹毛了萧洁梅?

    “恩,急火攻心,二娘体内本来就有虚火了,现在这内外焦虑,便让她应付不过来了。”林简琴镇静下来,仔细的给萧洁梅把脉后,安慰道,“二娘,我来不是和你吵架的,无尘哥哥对我好,他有了灾祸,我自然要帮忙。”

    林简琴见奄奄一息毫无力气的萧洁梅要挣扎着坐起来,急忙说道。

    萧洁梅眼中当然是疑惑万分,但是看着林简琴的严肃,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便又躺回去,只是扭过头,不再看林简琴。

    “潋滟,我这里有些食补的方法,你按照这些给二娘调理,很快便能有起色的,至于二娘要着急的五百两银子,我去想办法。”林简琴说完,便朝着喜悦娘俩找了一下手。

    三人很快离开了相思阁。

    林简琴走后,萧洁梅咬牙切齿的说道,“猫哭耗子假慈悲,这会儿老娘倒下了,这是来看热闹的?”

    潋滟急忙上前说道,“夫人,这真的是食补的方子,玉儿略通医理食补,她刚才看过的。”

    “那又如何?我现在担心的事尘儿!你快去找人,哥哥怎么还没过来?”萧洁梅愤怒的吼道。

    “夫人,您请息怒,其实您可以这样想,这个时候大夫人一定是为难咱们了,这三小姐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她如今没有跟大夫人站在一条线上,对于咱们来说这也算是好事啊。”潋滟尽量的不去激怒萧洁梅。

    萧洁梅思忖片刻后,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那好,若是她真的想帮我,一定会真的去想办法,你找个人去盯着畅春园的动静。”

    潋滟听了吩咐便着人去办了。

    林简琴和淑涟韵母女俩出了相思阁便往回走,走到了花园处,突然看到了大夫人身边的琳琅正在和林琳夕说着悄悄话。

    林简琴便放缓了步子,站在了葡萄架后面。

    “二小姐,这事不好办吧?”琳琅有些迟疑。

    “那总不能拿着我的画像给那个痨病秧子看啊?不管,我是不同意去画像!”林琳夕说道。

    “可是大夫人说了,您先把画像画好了,但是出嫁之前,她已经有了主意让三小姐替您出嫁的。”琳琅急忙说道。

    本来这件事只有林简琴一个人知道,现在这些话让淑涟韵和喜悦也听进了耳朵里。

    淑涟韵和喜悦吃惊的表情有些难以把握,只好死死的咬住了自己手中的帕子。

    “那也不行,这么办,你去编点胡话,让那个外面捡回来的死丫头画像,这才是合适呢,画她的像,嫁人也是她,省的到时候那个什么狗屁小侯爷来找茬。”林琳夕很刁蛮的说道。

    “可是,眼下府里大公子的事弄的大家都人心惶惶的,侯爷府又催得紧,奴婢也不好去畅春园找——”

    “我才不管你呢,反正我不去。”林琳夕傲娇的绕了绕手里的帕子,一下子坐在了石凳上,毫不在意的拿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噗的一声,把葡萄籽啐在了地上。

    琳琅也不敢说什么,就在那站着,有些僵持。

    “你怎么还不走?我不是说了,我就是不同意的么?”林琳夕剜了一眼琳琅,怒气冲冲的说道。

    “二小姐,奴婢回去交不了差。”

    “交差那是你的事,跟我什么关系?”林琳夕打定了主意,可是她又吃了一颗葡萄之后见琳琅还是没有走的意思,突然想到,若是琳琅回去挨骂了,那到最后还不是娘亲自过来?

    林琳夕眼珠子一转,透着几分邪恶的说道,“那好,你跟我一起去外面画像?”

    “啊?二小姐答应了?奴婢真是万分的感谢二小姐对奴婢的疼爱——”

    “呸呸呸,我几时答应你,我要去画像?我是先跟你说,我去让画师画一张林简琴的画像!好了,你跟着我去,如何?至于回来了怎么交差,我亲自去跟我娘说。”林琳夕一副胸有成竹的摸样。

    琳琅听了这话,商量好了去哪一家画像馆,便答应下来,两人便急匆匆的朝着门外走去了。

    等那二人走远了,淑涟韵一把将林简琴拥进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琴儿,这可如何是好?要是姐姐知道,岂不是要——怎么办啊?”

    喜悦也是听的呆了,她原本以为这可是过上了好日子,吃好的穿好的,可是没想到,她的好姐妹就是被人家这样当做棋子来使唤,到头来即便死了都不知道死在了谁的手里。

    林简琴却很淡然,丝毫不惊慌的说道,“哼,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淑涟韵突然一惊,照常理,林简琴听了这晴天霹雳一样的事情应该抓狂才对,可是现在在林简琴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紧张,而是冷静的让她这个大人都有些不解。

    “琴儿,你此话怎么讲?”淑涟韵接着问道。

    林简琴坐下不紧不慢的说道,“二娘虽说跋扈,还让山贼把我给绑了,可是她却也算是直来直去了,大娘却不一样了,同样是让我死,可是大娘的手段却是辱没了我的声誉,哼哼,我本来想着借着这件事打击二娘,眼下二娘病倒了,无尘哥哥也受了苦,接下来便轮到了这个林静影了。”

    淑涟韵有些迷惑,不知道林简琴这一句一句的都是说了些什么,可是她的心里却觉得,此时的林简琴真的不是以前的林简琴了。

    喜悦看的直了眼,半天才缓过神,说道,“琴儿,你这到底是有什么主意?快说出来,咱们总不能坐着等着让大夫人把你嫁给一个快死的人啊。”

    “林琳夕不是觉得自己聪明么?她不是过惯了这锦衣玉食的日了么?那我,我要让她尝尝别的生活,给她的人生多加点作料。”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狠毒。

    淑涟韵和喜悦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姨,我嘱咐您帮我做点事,只是去城郊点一把火,喏,这是找轿子的银子,您一定要个脚程快些的,地方很好找,跟人家说明白了就好。”林简琴突然从荷包里拿出银子给了淑涟韵。

    “好,琴儿,云姨这就去办,一定会很快就回来了。”淑涟韵顾不上多问了,她已经见识到了林简琴的心思是如何的缜密,想必林简琴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了,这时候她要做的,只是帮林简琴跑腿了。

    淑涟韵急匆匆的离开了。

    喜悦问道,“琴儿,你这是做什么?”

    “嘿嘿,咱们这下也不用想去哪里折腾那五百两银子了,我只需要个人帮我跟着林琳夕就行了。”林简琴很轻松的说道。

    “嘻嘻,琴儿,这件事啊,我还是马上回咱们畅春园,要是跟人这件事叶其一定做得好。”喜悦说着一溜小跑的朝着畅春园跑去了。

    林简琴坐在葡萄架下的石凳上,嘴角的那一抹邪魅像是深夜里血河旁的彼岸花,极尽妖娆之色。

    喜悦办好了事便回来了,这时候林简琴让喜悦陪着,到了林家的花园假山上,这可是林原道的最爱,这假山可以以真乱假了,且做得峻峭。

    林简琴好不容易爬上了假山的山顶,看到了城西的郊边那袅袅的红烟,她嘴角的那抹笑更是妩媚了。

    喜悦朝着林简琴的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咦,琴儿,那烟居然是黑红色。”

    “对啊,这可是救命的烟。”林简琴淡淡的说道。

    “好了,咱们不在这边坐着了,万一惹了谁的注意就不好了。”林简琴说着,便伸手让喜悦把她从山上搀扶下来。

    此时此刻,鹰嘴山上的黑龙突然见到了信号,心里有些纳闷,这小丫头说的林家最值钱的公子不就在山上呢么?怎么这会儿又点了烟火?难道有更大的买卖?

    黑龙叫了二虎下山,最近积羽城外的一队人也想着占地盘呢,黑龙可是缺银子来招兵买马,若是有更大的买卖,他怎么可能不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