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八章 信得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琳琅可是跟了她许多年了,半是相当的稳妥,也是她最信得过的佣人了。

    “没见琳琅姑娘回来啊。只是一个戴着草帽的男人送信来的,我大声喝住他,他却拔腿就跑。消失在了人群里。”管家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林静影更是慌张了,若是琳琅也不见了。那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她心里要崩溃了,她只是让琳琅带着琳夕去画像怎么就能生出这么多事?难道是凑巧?难道是山贼真的盯上了林家?

    “大夫人,要不要准备八百两银子。去把二小姐赎回来啊?二小姐的身子娇贵啊,若是在鹰嘴山收了什么欺负传了出去,以后可是——”管家及时的提醒道。

    林静影这才想起来。林无尘也被那帮山贼绑了去。可是林无尘毕竟是个男的,若是她的女儿被山贼绑了,传了出去。日后要嫁人。恐怕是会遭到质疑的。不知道女儿的清白名誉会不会受损啊。

    “常叔,快。快去准备银子,我的这把钥匙也给你拿去。”林静影哆哆嗦嗦的从腰间的荷包里将钥匙掏出来。颤抖的递给常叔。

    “诶,老奴这就去办。”常叔转身便想走,可是一步也没迈开正好差点撞到了身后站着的萧洁梅。

    萧洁梅脸色苍白。可是她听到林琳夕被劫持后,绑匪索要八佰两银子的时候,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她萧洁梅的儿子被绑架了,那个老女人竟然作壁上观,看她的笑话,哼,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这么快那个老女人便遭到了报应——女儿被人家绑了。

    “哼,怎么?姐姐,我的尘儿只要五百两银子便能赎回来,你却各种理由搪塞,见死不救,现如今你的女儿被贼人绑了,你却忙着往外拿八百两银子?”萧洁梅一脸的冷笑。

    她本来就苍白的脸此时此刻更显的瘆人了。

    “我——”林静影见萧洁梅突然而来,刚才的事情她还没冷静下来,现在又来了一个阻拦找茬的,她强逼着自己冷静一下。

    “妹妹,我不是不想救尘儿,只是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么?老爷不在家,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啊。”林静影虽然说这句话,眼睛却看了看旁边的常叔,示意常叔尽快拿银子救人。

    常叔自然明白大夫人的意思,不料刚迈开步子就被一个来者挡住了去路。

    “怎么?这是欺负我萧家没人了?竟让我的妹妹受你们这么多人的欺负?”一个浑厚生冷的男人的声音。

    “这,原来是舅爷上门了,这,里面请里面请——”常叔急忙闪开一条路,伸手请萧洁梅的哥哥萧皓天进屋里坐着。

    “咱们都不是外人,这虚的就不用来了,我此时来,只是想为我这苦命的妹妹讨个公道?怎么?妹夫不在?”萧皓天朝着里面看了看。

    看完了之后这才趾高气扬的说道,“原来是妹夫不在,便有些人要冲天了,牝鸡司晨?哼,若是妹夫在家,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长子不管,而多花了一倍的银子去换个丫头片子吧?”

    “舅爷,还请您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林静影低声冷冷的说道。

    “啊哈?注意身份?我倒是想问问,你舍得拿出八佰两救你的丫头,为何不让我的妹妹拿出五百两救我的外甥?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可是注意了你的身份?”萧皓天字字逼人。

    “我们家的事,跟你没关系!”林静影自知分辨不过对方兄妹俩,便要以不变应万变了,干脆不说话。

    “呵呵,你们家?我妹妹可是把你当一家人,你可是当她也是一家人?不嫌羞臊!”萧皓天冷冷的说道,围着林静影冷眼看了一圈。

    就在争执不下的时候,林原道回来了。

    林原道自然一进门,便听说了这许多的事。

    他一边听仆人讲一边心里想着,人到了相思阁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了打算。

    “呵呵,原来是大哥过来了?怎么,今天有了空闲过来?”林原道似乎像是不知道这里刚才的场面多么激烈一样,很平常的说道。

    萧皓天见林原道回来了,而且说话很客气,便冷冷的看了林静影一眼,没再说什么,跟着林原道进了屋子。

    两个男人坐好之后,下人们自然已经把茶水准备好了。

    林原道在进来的路途中就知道了林无尘和林琳夕被绑了,而林简琴已经回来了的事情。

    他是林家的主人,无论从哪里思考,他先救的必然是儿子。

    “大哥,你来我这里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你在家里等着,我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林原道微笑着,请萧皓天喝茶。

    萧皓天看了看门外坐着的两个女人,淡淡的说道,“唉,我这不是拿银子来救我的外甥,你的儿子来了么?”

    萧皓天说着便从袖子里拿出了几张银票。

    “唉,无奈啊,我的妹妹是个受欺负的命,眼见着自己的儿子被绑了,却拿不出钱了,还要处处看人眼色受人刁难,我这个做哥哥的看着自然是心疼,我心疼的不光是妹妹,还有外甥啊。”萧皓天叹了口气,把银票往桌子上推了推。

    林原道急忙把那银票又推到了萧皓天的眼前,很抱歉的说道,“大哥,你看你这是哪里的话,无尘是我林家的长子,他出了事,自然是我这个做爹爹的来解决。”

    “妹夫此话当真?”萧皓天看了林原道一眼,又瞟了一眼外面的林静影。

    “自然,无尘可是我的儿子。”林原道淡淡的笑了笑,便朝外面挥了一下手,常叔进来了。

    “常叔,你速速去账房拿了银子带些人去跟山贼说和,要无尘丝发无损的回来。”林原道吩咐道。

    林静影一时急了,站起来哭着说道,“老爷,那您不管琳夕了么?咱们账房没有现银,只有那九百两,琳夕也是您的亲生骨肉啊。”

    “你先坐下!”林原道声音不大,却带着些许的震怒。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听到了一阵嘈杂声。

    “慢着慢着,你,去给大公子请郎中,你去厨房熬些鸡汤,你——”是楚殇的声音。

    这嘈杂的动静一下子扰乱了俪香阁的清净。

    林原道带着疑惑的跑了出去,自然,一干人等也都跟着走了出来。

    映入林原道眼帘的是几个人抬着林无尘往碧桐园走去。

    “老爷!”林静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无尘已经好好的回来了,您还是去救琳夕吧,她可是个女孩子啊,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琳夕曾经被山贼掳走过,以后她的声誉——”

    “一会儿再说!我且去看看无尘!哼,你做的好事!”林原道嫌弃的甩开袖子,朝着碧桐园走去。

    林静影怎么肯罢休,她心里紧张着林琳夕,不滚裙裾上的土灰急忙站起来跟了过去。

    萧皓天瞟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林静影,眼神里极尽傲慢。

    萧洁梅这会儿倒是没跟出来,她已经站不住脚了,本来身子就虚弱内火,这会儿又添上为了林无尘的事情着急,内外都是火,终究是扛不住了。

    不过看着林无尘回来了,便急忙的打发潋滟去碧桐园看看,若是没什么大事,赶紧的回来禀报。

    潋滟听了吩咐也赶了过去,只剩下萧洁梅被下人们搀着躺到了床榻上。

    林原道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碧桐园,这时候楚殇派的人已经直接驾着马车把郎中拉进来了。

    林原道有些紧张的看了看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嘴唇青紫的林无尘,心里有些心疼,虽说他不是很喜欢林无尘的温软性子,可是林无尘做事勤俭认真倒是让他很满意。

    郎中急忙上前为了林无尘把脉,屋子里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众人屏息凝气,等着郎中的结论。

    片刻之后,郎中站起身来,脸色有些许的严肃。

    林原道急忙问道,“请问郎中,我儿如何?”

    “老爷,令公子身子本就虚弱,怎么能禁得起真么折腾,唉,眼下可是要好好的调养,否则出了点事,也是担当不起的。”郎中边说边从药箱拿出纸笔,写了方子。

    林原道毕恭毕敬的从郎中手中拿过方子,跟身后的管家说道,“常叔,你亲自走一趟,去寿康堂为尘儿取药。”

    管家得了命令,收了药方子便急匆匆的出门了。

    萧皓天见林无尘虽说病的不轻,可是到也没什么性命之忧,便说了几句旁敲侧击的话,离开了。

    这时候旁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林静影急切的说道,“老爷,眼下无尘的事已经差不多了,您看看是不是该去找人救一救琳夕了啊,外面马上就天黑了。”

    林原道并不正眼看林静影,只交代了几句话给楚殇,便背着手从碧桐园走出来了。

    林静影急忙追上去,恳求道,“老爷,天马上就黑了,琳夕以后可是要嫁人的,若是让旁人知道咱们的女儿在山贼的手里过了夜,这以后——”

    “哼,这会儿你倒是急了,就算是琳夕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也是你一手造成的,怨不得旁人!”林原道冷哼一声,继续走路。

    今天刚给林无尘看完了病的时候,老太太房里的梅姑姑遣人来过一次,说是老太太身子不太爽,想着让林简琴过去看看,于是林原道记下了,这会儿没什么事了,便朝着畅春园走。

    “老爷!这跟我何干?眼下无尘都没事了啊,琳夕——”

    “闭嘴!若不是你为难洁梅,不肯让她从账房拿银子,怎么会惹恼了山贼再次下手把琳夕绑了?若是第一次那些贼人索要什么,你给了,怎么会激怒了他们?”林原道狠狠地瞪了林静影一眼。

    这会儿夜色已经下来了,十步之外便看不太清楚脸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