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行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畅春园里已经掌了灯笼,微风吹过,灯笼里的红烛晃着影晕。

    “我错了。老爷,求求您,让常叔带了银子去救救琳夕吧。”林静影又一次的乞求道。

    这说着说着。便已经进了畅春园的门了。

    “老爷,夫人。”应宿正好在院子里摆放乘凉用的果盘和扇子。见门开了。转身一望是林原道和林静影,便急忙行礼。

    这会儿正巧淑涟韵往外搬桌子,见着这些。便急忙嘴里说着,给了屋里的越思敏和林简琴听。

    越思敏给林简琴穿好了鞋子,这会儿林原道已经进了屋子了。

    “怎么样?琴儿。这两天好些了么?这——你在外面——”林原道自知道没有第一时间去营救林简琴。第一是确实不知道林简琴到底人在哪里被什么人掳走或者走丢,第二便是现在是紧张时期不能太张扬。

    想到这些的时候林原道便有些没有底气,他知道林简琴不是个一般的孩子。从前几次的接触。他便得知林简琴的聪明了。

    “爹爹放心了。那鹰嘴山的土匪又不是在那一天两天了,他们打家劫舍绑票掳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是看上的林家的银子才这么做的吧?”林简琴边说边带着疑问。

    这样一来,似乎也说明林简琴也是个无辜的。

    喜悦从旁边听了。心里有些矛盾,先前还说是二夫人捣的鬼呢,怎么这么一会儿。林简琴变了嘴,却不提那件事?

    “这帮贼子,等这段时间过去以后,我一定去州府大人那里好好的说说这件事,不过,琴儿你没事吧?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无尘也回来了。”林原道听了林简琴的话倒是有些深情款款了。

    林简琴抿嘴一笑,说道,“爹爹,有您的威名在,我只是说了您的大名,他们果真没有为难我,哦,对了,我也是迷迷糊糊的当时吓坏了,都顾不得想太多,找了机会就往外跑。”

    林简琴怕说得越多越详细,便会让林原道猜出事情的梗概,于是便只说自己是迷糊着乱跑出来的。

    林原道听了,也从心里更加的肯定了林无尘许是为了救林简琴才被逮住了的事情,这么说来倒是通顺的,林原道接着想到,想必贼人抓了林无尘威逼利诱,又让人送了绑票要银子。

    林静影为了私利没有给银子,萧洁梅才晕倒气急了,后来大舅子萧皓天带着银子找上门,结果贼人在预料的时间内没得到银子,便被逼急了又掳走了林琳夕。

    林原道又体贴的询问了两句,林简琴皆是说的有情有理,很是让林原道喜欢这个女儿了,他似乎从林简琴的身上看到了儿时的自己。

    林静影眼瞅着外面天色越来越晚,更是不安起来,便插嘴道,“老爷,琳夕——”

    “明天再说吧!”林原道这会儿很讨厌林静影,由于她的一己私心,差点让林家丢了林简琴和林无尘两条命,还把萧洁梅的娘家哥哥惹了来,让人奚落一番。

    林静影六神无主,声泪俱下。

    林原道看着心烦,便朝着林简琴说道,“琴儿,老太太有些想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爹爹去养心阁看看去?”

    “奶奶只要喜欢,琴儿便喜欢,尽一份孝道,是琴儿应当做的。”林简琴嘴角勾起一弯甜甜的笑意。

    林原道朝着身后的常叔说道,“常叔,你着人给琴儿做一辆好些的木轮车子方便她行动,这件事越快越好,不过今日,你们先抬着琴儿去老太太那里,我随后就到。”

    常叔听了林原道的吩咐,马上招手让身边的奴才跟着一起抬了椅子过来,谨小慎微的把林简琴送到了养心阁去。

    林原道瞪了林静影一眼,“你今天先回去吧,琳夕的事明天再说!”

    “可是——”林静影伸手,想着分辨两句,却见林原道拂袖而去,只好跟了出去。

    众人走后,畅春园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越思敏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些纳闷的说道,“不是咱们琴儿和喜悦丢了么?怎么大夫人却说二小姐丢了?”

    淑涟韵也是有些迷茫,林简琴回来的那会儿,这些人尽是忙着给林简琴和喜悦又是请郎中又是擦药又是熬粥换衣裳了,哪里还顾得外面发生了什么。

    应宿眨了眨眼睛,说道,“三夫人,云姐,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也是出去拿东西的时候听了别的园子的人说的。”

    接下来,应宿便把听到的事情七七八八的说了不少。

    越思敏听完一脸的惊讶和不解,淑涟韵倒是说道,“活该他们欺负咱们,这真是现世报了。”

    这院子里正嘁嘁喳喳的说着,突然听到一阵闷声的滚滚雷,从黑夜里划破长空,伴随着那雷声有一道银蛇般的闪电。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子就砸下来了。

    越思敏淑涟韵等人急忙把园子里的东西往屋子里拾掇,生怕被淋坏了。

    老太太也不知道怎么的,越来越喜欢跟林简琴说话,还跟林简琴说道总是想吃蛋糕。

    林简琴一口答应了,说是老太太过寿的时候,一定给个惊喜。

    养心阁的园子里尽是一串串的笑声,比起那欢快的雨点击打在窗子上的声音欢快多了。

    相思阁虽然说不上多么欢喜,可是林无尘回来了,萧洁梅也算是心满意足了,只是她的头疼越来越厉害了,不知道怎么的,辗转反复的总是睡不着,可是又浑身的疲倦想睡。

    碧桐园里一片安静,这里本来就没什么花啊朵啊的,被雨水冲刷过的绿树,映着左右摇摆的灯笼的光芒,闪闪发亮,倒是好看,只是林无尘还在睡着,却看不到。

    俪香阁里可是阴沉的很,林静影摔碎了一波又一波的茶碗茶壶,紧闭大门,恨恨的谩骂,只可惜那声音都湮没在了风声雨声之中。

    老太太高兴的要紧,跟林简琴聊完了天,赏赐了一大堆的东西,还着梅姑姑亲自把林简琴送回了畅春园。

    梅姑姑把林简琴送到了畅春园,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便要往回走了。

    林简琴拿了老太太赏赐的最贵重的东西,恭敬的托着到了梅姑姑的面前,“梅家奶奶,我是外面长大的,自然觉得您的这个岁数便是奶奶,还希望您不要嫌弃我这么称呼,自从我和娘回来这里,得了您不少的庇佑,这是孝敬您的。”

    梅姑姑微微一笑,“三小姐果真是不同旁人,三小姐的心意老奴领了,既然是老太太赏赐给你的你便好生的留着,我这老婆子没什么可用的了。”

    林简琴只温软一笑,不再多说,让淑涟韵搀着送走了梅姑姑。

    这一夜的林府,几家愁闷几家欢喜。

    天蒙蒙亮的时候,雨已经住了。

    外面空气清新的很,深的呼吸一下,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从脑子到脚底板都是湿润畅快的。

    林简琴刚要到院子里站一会儿,便听到有人敲门了。

    淑涟韵和应宿已经在小厨房正做饭了,听到了敲门声,自然很快的跑出来,要去开门。

    林简琴则看了那门一眼,透过门缝看着外面似乎站着的不是一个人,心里有些诧异。

    这时候淑涟韵已经打开了门,见是常叔带着两个男仆,手边上放着一个带着轮子的木椅。

    林简琴心里虽然有些吃惊这做木椅车的速度,可是也同样的明白了林原道现在对她的看中。

    林简琴带着下人谢了常叔,便上了木椅试试,果然是比拄着拐杖走路舒服多了。

    幸亏这林府的甬路砌的石子比较的平整,以至于木轮在上面转起来,倒不显得坐在椅子上的人颠簸。

    林简琴一时兴起,竟让喜悦帮忙推着椅子朝着外面走去,心里欢喜的有点撒欢了。

    “琴儿——不不不,我怎么又忘了,出了畅春园我的叫三小姐,嘿嘿,三小姐,咱们现在去哪里?”喜悦一边推着林简琴一边问道。

    “嗯~咱们去门口看看,这会儿的街上估计会有不少早起的遛鸟的卖花的,咱们买只小鸟回来养着?”林简琴这会儿真有点喜欢这种日子了。

    喜悦听完便高昂的朝着门外走去。

    当两人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见前面常叔也正在往外走。

    林简琴正要打招呼,只见常叔正在跟两个守门的男仆说话,便住了嘴,想着等走近了再说吧。

    “啊!”

    “常叔!”

    两个开门的男仆就在门开的一刹那,不约而同的尖叫了一声。

    常叔也很紧张诧异的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喜悦更是吓得尖叫起来。

    琳琅的身体正在被几只野狗撕扯着,看样子,琳琅是早就没了气息的了。

    喜悦浑身哆嗦的捂着眼睛,声音都变了腔调,“琴儿,咱们走吧,我不敢看,太——”

    那两个男仆的脸色自然是很凌乱,不知所措了,常叔到底是在林家呆的时间长了,经历的事情也是多了,诧异片刻之后便吩咐那两个男仆去禀报林原道。

    那二人心惊胆颤的朝着院里跑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常叔叹了一声气,他的脸色有些不畅,不知道大夫人现在怎么样了,若是大夫人知道了,想必会吃不消了。

    林简琴想着,这件事还是不搀和了,趁早还是回畅春园,就当不知道吧。

    常叔一转身,见林简琴和喜悦在那里边站着,快步走了过来。

    “三小姐,这边发生了点事,老奴怕会冒犯了三小姐,还是请三小姐——”

    不等常叔说完,林简琴便做状怕得要死,脸色惨白难看的说道,“还劳烦常叔照料,我年纪太小,见不得这么血腥的事。”

    常叔鞠了躬,又请林简琴暂时离开了。

    喜悦吓得腿都软了,六神无主,直到林简琴拉了拉她的袖子,她才急忙推着木椅朝着畅春园走去。

    显然,林原道知道了这件事,脸色有些难看,再怎么说,他林原道在这积羽城是有名气的人,虽说平时做事比较低调,可是眼下让这帮山贼欺负到了头上,却是有些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