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 注意德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林静影也知道了此时,慌里慌张的,连头发都没有梳理。只穿了件昨日的旧袍子,便慌张的跑出来,她没了主意。只能求救于林原道,谁让她的娘家没有个哥哥或者弟弟能来做主?

    林原道见林静影那凌乱的样子。没有好脸色的说道。“毫不注意自己的德行!以后如何在家里立威?”

    “老爷,先救救琳夕吧,这都一晚上了啊。琳琅那可是我带过来的激灵的丫头,现在都说没就没了,琳夕可是受不了啊。老爷——”

    “不要再吵吵闹闹的。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林原道厉声喝道,他最烦这个时候有女人在一旁哭哭啼啼的扰乱心智。

    林原道的意思是他要带着人手亲自上鹰嘴山,可是最终却被家里的几个位份稍高的人阻拦了。万一那鹰嘴山的山贼翻脸不认人。岂不是很危险。

    “那我去带着银子换琳夕!”林静影急忙说道。

    林原道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说道,“我林家没人了么?竟然让你去?”

    现下人越来越多。可是大家都得小心翼翼的,不能让老太太知道了这件事。老太太近些日子身子一直不好,若是知道林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是急坏了。

    林简琴回了畅春园。喜悦便一屁股坐在了院子的甬路上,半天才说了几句话。

    这架势这是吓坏了淑涟韵和越思敏,后来询问了林简琴之后才知道琳琅被山贼残忍杀害,用来警告林家不出银子赎回林琳夕的。

    “你没事吧琴儿,这几日好生的在家里养着,千万不要到外面去了。”淑涟韵急忙说道,她拿了水给喜悦喝了些,这边便对林简琴安慰道。

    越思敏也急忙说道,“琴儿,你云姨说的对,这件事也太吓人了,那些山泽可是杀人不眨眼,咱们要躲得远远的。”

    林简琴静了静,心里想着,大夫人一直想着让她替嫁,现如今也算是给了大夫人一个教训,二夫人因为林无尘的事情已经病倒了,现在自己若是再给大夫人踩上一脚岂不是让大夫人伤心欲绝很久才好?

    林简琴想着要不要自己主动请缨去鹰嘴山,可是这样一来,若是林琳夕真的死了,那大夫人势必会要报仇雪恨,再者说了,林原道已然和侯爷府约定了儿女亲家,林琳夕死了那岂不是要她林简琴替上?

    林简琴也想越不对,难道这时候要卷了银子带着娘逃跑?

    “琴儿,你到底在想什么?”越思敏碰触了一下林简琴的肩膀。

    林简琴这才缓过神来,微微一笑,“没什么,云姨说的对,咱们在自己的园子里,不招人他们。”

    林简琴嘴里这么说着,可是心里却一直在算计着如何做才是最好的。

    一直到晌午的时候,天热炎热的很,林简琴正在屋子门口的树下纳凉,突然听闻外面过路的女仆说林无尘好像是醒了的事情。

    林简琴只听了一耳朵,却没放在心上,她现在想的是林琳夕的事情怎么处理才是最佳的。

    不知道过了过一会儿,淑涟韵端着一碗绿豆汤出来,“琴儿,已经用冰水冰凉了的绿豆汤,喝了解暑。”

    这会儿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射来一支箭,瞧着那箭的力道,真不是一般寻常人所能的,似乎那箭从很远的地方射过来,一下便射穿了半株桃树,那箭头上插着一页信纸。

    林简琴不顾的将手里的碗交给了淑涟韵,指着不远处的桃树说道,“云姨,快,把那拿给我看。”

    淑涟韵当下吓得碗打在了地上,她怎么都料不到,在家里好生的呆着,外人的箭竟然这样轻松的射了进来。

    不过淑涟韵马上缓过神,先不顾地上的碎了的碗片,急忙去取那信纸。

    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只箭拔下来,取了信纸给林简琴。

    林简琴看完了那信纸,嘴角不禁的抽了,这个信居然是那个黑衣男子所射!他现在居然找到了林简琴所在,却也没有进来打扰。

    只是那纸条中的语言似乎带着戏谑和寒冷,“臭丫头,我看你到底能走到哪里!不用担心,你的姐姐我已经帮忙送回府上。”

    林简琴气的吐血了,他怎么知道那是她的姐姐?他怎么知道林简琴在这里?他是怎么救了林琳夕的?天啊,这简直就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鬼,若是能任凭他如此的来去自由,林简琴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这个冰块木头一定会把林简琴糊弄他的事情记载了心上,林简琴想着他冰冷的叫着臭丫头三个字的时候,浑身的就打冷颤。

    “琴儿,这是?”淑涟韵虽然识的几个字,可是终究认不全,见着林简琴的神色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竟然换了好几次,有些疑惑。

    “这,哦,没什么,云姨,你不用担心。”林简琴嘴角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越思敏刚才听到了外面的碗碎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嘴里问着,“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淑涟韵见林简琴的表情,便笑着跟越思敏说道,“没什么,姐姐,是我不小心打翻了碗。对了,这老太太赏的蓼花真是好看,今天咱们是不是该浇下水了?”

    说了些别的话,淑涟韵和越思敏便忙乎别的去了。

    喜悦还呆呆的在屋里坐着,只是没出来,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林家大宅一点都不好玩,可是她心里却想着林无尘,每每看上他一眼,她便觉得神清气爽的。

    林简琴在院子里盯着那桃树看了好久,她真的有些怕这个黑衣男子了,虽说她是个穿越人士,可是总的来说,人家的身世背景她一点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个名字,可是人家却一下找到她的家门了。

    吃过了晌午饭,林简琴想着去厨房跟阳半夏说说老太太过大寿需要的东西,便叫了喜悦一起。

    喜悦推着林简琴的木椅往外走,还是有些胆怯的朝着四周看了看,小声的说道,“琴儿,咱们不会遇到那些可怕的事情了吧。”

    “不会了,没事了,你放心就好,不过,咱们绕个弯子,从湘竹园的门前过。”林简琴吩咐道。

    喜悦迟疑一下,“琴儿,那二小姐可不是个吉利的人,咱们怎么还去她的园子前走?”

    “嗯,我是看着那条路上的花好看,反正咱们又不是看她,只是看看花,若是没什么人,你帮我偷偷的摘些。”林简琴笑着说道。

    “小姐,眼下老爷和老太太那么喜欢你,你就算是在人面前摘,还能怎么样?”喜悦有些不解,但是她觉得现在的林简琴非同以往,为什么摘个花还要小心翼翼。

    “喜悦,其实这件事也不大,只是现在我备受爹爹和老太太的喜欢,更加的需要谨慎了,就算是摘个花,万一让那些总是盯着找咱们茬的人拿去做文章就不好了啊。”林简琴一边跟喜悦解释一边催促喜悦赶紧的行动。

    喜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嗯,还是琴儿想得周到。”

    喜悦突然想起,那湘竹园可是离着碧桐园也不远,于是突然心情好的不得了,不知道能不能远远的看上大公子一眼。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大厨房走去。

    路过湘竹园的时候林简琴见里面的人穿梭的匆忙,突然听到了屋子里的一阵哭声,那哭声甚是委屈,林简琴心里终于还是咯噔一下,原来黑衣男子应随六说的果真是做了,林琳夕真的回来了。

    喜悦的心里哪里还装着林简琴要做什么,她手上更用力了,使劲儿的推着林简琴朝着前面走去,因为前面不远便是碧桐园了。

    过了碧桐园,里面安静的很,喜悦的高涨心绪突然有些失落,自然,手上也轻了很多,慢吞吞的推着林简琴的木椅朝着大厨房走去。

    林简琴心里捉摸着,应随六难道是行走林湖的侠客?因为看着他那张虽然冷的脸,却没有半点跋扈和乖张,也不觉得像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是看着他那一身清凉如玉的气质,又觉得他有些像是归隐山林的贤士。

    林简琴越发的弄不清楚了。

    “琴儿?”一阵熟悉的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林简琴听得出,那是林无尘的声音。

    喜悦突然听到背后是林无尘,低落的心情马上又兴奋起来,急忙帮林简琴转了方向,笑吟吟的看着林无尘。

    他依旧是一袭白衣,温软的微笑,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嘴唇没有什么血色,那一双明媚的眼神也略显没有神采。

    “无尘哥哥,你好些了么?”林简琴又是那一抹无辜纯真的笑意,像是净水而出的青莲。

    林无尘微微一笑,说道,“琴儿不让我有事,我怎么敢有事,我还要陪着琴儿玩耍,怎么能有事,”林无尘的两句话虽然有些宠溺可是看着林简琴那纯真的眸子,林无尘马上又说道,“琴儿怎么样了?”

    “嘿嘿,托了哥哥的福分,好着呢,爹爹还遣人给我做了带轮子的椅子。”林简琴拍了拍手边上的木椅。

    林无尘若清风一般的走了过去,笑着对喜悦说道,“喜悦丫头,你且休息一会儿,我来推琴儿。”

    “这——”喜悦原本还陶醉在林无尘那春日阳光的笑意中,听了林无尘的话,她有些欣喜,难道是大公子怕她累着?

    不容喜悦再多说,林无尘已经将手伸了过去。

    喜悦只好马上松了手,就紧紧地跟在林无尘的后面。

    “怎么?琴儿这是去了大厨房?这身上的桂花糕的味道像是半夏厨娘的?”林无尘笑着说道。

    林简琴歪着小脑袋眨了眨大眼睛,一本正经的问道,“无尘哥哥属狗的不成?鼻子这么好使?”

    “哈哈,你这丫头,总是拐弯抹角的来骂我,对了,我娘病了,总是头痛的厉害,睡觉都不好了,我前些日子病了你能做那么好的吃的,能不能也帮我娘做些食补的好吃的?”林无尘的语气里多的是乞求,还有淡淡的温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