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二章 一时兴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情做了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照旧是大家该回到自己的地方,可是林简琴却坚持让大家留下来。尝尝她的手艺,真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觉得好玩。

    幸好是淑涟韵和应宿等人已经把食材都准备好了。林简琴只站在大锅旁做大师傅便可以了。

    当众人席地而坐,把几张木桌合并起来等着吃饭的时候。不料林原道来了。

    众人自然是恭恭敬敬的站起来。迎接林原道,也不敢坐下来等着吃东西。

    林原道看了看众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笑着说道,“你们倒是有口福啊,给琴儿这丫头干了点活。就能受到如此盛情款待。我可是闻着味道过来的。”

    这一句话把林简琴给从厨房里勾了出来。

    林简琴头上扎着个白头巾,手里拿着饭勺,朝着这边瞄了一眼。满脸的都是纯真可爱。“爹爹。你既然闻到味道了,也一起吃?可是这些人都是我要求留下来。现在若是赶了走,日后定然在我背后说我没有信誉。”

    林原道听了林简琴的话。不知道怎么突然觉得林简琴倒是有些可爱可靠之处,便笑着说道,“那便听你的。你说留下来就留下来,我今日是到了你的园子,也是客人了。”

    “那好,云姨再添一副碗筷给我仁心的爹爹。”林简琴笑着又转身到了灶台旁。

    林原道看着林简琴拄着双拐的样子,心里很是钦佩,林简琴如此小的年纪,竟然有着许多这个年纪没有的心胸——聪慧过人,遇事不慌沉着冷静,懂得笼络人心。

    林原道似乎看着林简琴的背影看着看着觉得若是林简琴不是个女儿该多好,也就不会被扔到贫民巷子这么多年,这林简琴的性格真是跟他二十几岁的时候颇为相似,比起林无尘和林长风来说,更让他喜欢。

    那些工匠们见林原道也跟他们之前那样坐在了木桌旁,都不敢说话低头不语的。

    “你们不要拘束,今天我也是这里的客人,琴儿说了,我和你们是一样的,都是来吃饭的,当然,我还不如你们,你们是理所应该,我只是蹭饭的,来来来,不必拘束,都坐下吧。”林原道笑着说道。

    那个领头的见林原道的神色不像是说面子话,便朝着众人招呼一声,“林老爷都让咱们兄弟一起吃饭,真是宅心仁厚,平易近人,兄弟们好好的谢谢林老爷,咱们一起坐下来吃饭。”

    众人见有人带头,又实在禁不住那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儿的诱惑,纷纷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先前一小会儿都拘谨着,可是慢慢的便从窃窃私语变的大声笑闹起来。

    这一顿饭大家是酒饱饭足了,饭后都是高兴的不得了,在他们的心里,似乎林家很少有人像这样对待他们这些下人们。

    林无尘本来是在完工之后回了碧桐园的,可是刚刚吃了饭,便听到了楚殇所说的,林原道也到了畅春园,他便急忙换了衣裳,朝着畅春园走去。

    “爹,您也在这里?”林无尘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说道。

    林原道正喝得热闹,脸色有些醉意的酡红,笑着说道,“无尘,你这个妹妹可是个出色的人,以后你若是有些什么想法可以多多与她商议。”

    林无尘脸色有些疑惑,若不是天色太浓,恐怕他的疑惑早就被林原道看到眼里了。

    “爹,您这句话?”林原道笑着说道,“我有意让你妹妹——琴儿,也跟着你们学习一下钱柜上的事。”

    林无尘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不舒服,脸上的笑意也有些勉强,他一直韬光养晦,不想再爹爹面前显示出他多么想多得到爹爹的宠爱,可是对于长风,他还是很厌烦。

    素日里的和谐都是装出来的,他如何不想掌了林家?只是因为他的娘是妾侍。

    “无尘?你听到我的话没有?”林原道脸上还是醉醺醺的,有些轻飘飘的样子,他左右的看了一下,却没发现林简琴的身影,又说道,“琴儿的手艺果然是好,我都不知道她从哪里学的,好些菜,我都没吃过。”

    “爹,您小心!”林无尘一下子扶住了差点摔倒的林原道。

    “不碍的,你爹还没老到站不住的地步。”林原道一把将林无尘伸过来的胳膊挡了回去。

    “琴儿呢?这丫头——”林原道似乎这些日子心里积压的事情多了,喝了些酒便有些醉了。

    林无尘看了看人群中,没有林简琴的影子,便急忙说道,“爹,琴儿这会儿不在,不然我先扶着您回去吧。”

    “嗯,也好,对了,我还要去找静影说说琳夕的事。”林原道说完便抹了抹眼睛,他有些困意了。

    常叔突然走过来,很恭敬的说道,“大公子,还是让老奴来侍候老爷吧,天色这么晚了,大公子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林无尘本来还想着趁着林原道醉酒问些钱柜的事情,可是听常叔这么一说,只能温软一笑,说道,“那就有劳常叔了。”

    正在这时候林简琴被淑涟韵推着木椅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捧着个大罐子。

    林无尘无意中瞥见之后,急忙笑着迎了上去,“琴儿,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到处乱跑,若是磕了碰了,怎么办?”

    “磕了碰了又是你疼,你着急什么?”林简琴娇俏的撇嘴说道,转身便嘱咐淑涟韵道,“云姨,今天大家都是高兴的很,喝的有些多了,你用这个做些醒酒的汤,大家喝了胃口不会很难受。”

    淑涟韵接了林简琴的嘱咐,便去了厨房。

    林无尘便推着林简琴到了常叔面前。

    “爹,您喝多了,琴儿做了醒酒的汤,待会儿儿子亲自给您送些过去。”林无尘恭敬的说道。

    “大公子身子也比较弱,天色已晚,就不劳烦大公子,老奴遣人来端就是了,好了,大公子,三小姐,老奴就先扶着老爷回去歇息了。”常叔说完,便扶着林原道坐在了刚才遣人抬来的轿子上,离开了。

    林无尘貌似是逗着林简琴玩笑的说道,“你说了留下他们吃饭,可是却没说是亲下厨,害得我错失了好机会,要是你的手艺,我怎么都不可能回去吃饭的。”

    “哼哼,我做了些给二娘吃,已经算是很好了,到现在你又想着来我这混吃混喝?所以我才不说的,以后啊,我若是高兴了,叫你吃,你也要付给我银子,不然,没得吃。”林简琴撇嘴俏皮的说道。

    林无尘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收拾完了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林无尘也被楚殇接了回去。

    淑涟韵一边垂着胳膊腿一边说道,“好些日子没有这么忙活了,突然间辛苦一下竟然是全身都酸痛了。”

    “是呢,我也是,好久没动,就做了这么点活就有些吃不消了。”越思敏边应声边拿了一块西瓜吃在嘴里。

    喜悦打瞌睡的说道,“都这么晚了,我都困了。”

    林简琴看着喜悦那瞌睡的样子,说道,“困了就去睡吧,这会儿都是关上门,咱们自己人了,不用据着。”

    应宿笑着说道,“奴婢不困,以前在大夫人的俪香阁的时候,可是严谨的很,若是半晚上轮班的值夜的被发现了打盹,那可是藤条都抽坏了后背呢,现在都练出来了。”

    林简琴心里一阵吃紧,她也不是没有狠过,只是那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娘,云姨,应宿,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在这院子里再坐一会儿。”林简琴跟大家聊了一会儿,见大家都在打哈欠便说道。

    她不是不困,只是饭后的时候见林无尘和林原道在那里说些什么,似乎还听到了林原道提到了她的名字提到了钱柜,她不得不多想想,现如今在林家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怎么的也得保全这个“娘”啊。

    大家见林简琴坚持要在院子里坐一会儿,还以为林简琴嫌屋子里闷得慌,便想着要把屋里的竹席拿出来,这样让林简琴躺在上面会更舒服一些。

    林简琴倒是坦然,越思敏坚持要把竹席铺好,她便安然的躺在了上面,这会儿的夜风倒是凉快,漫天的繁星虽说没有月光的光辉明亮,可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大家都安排好了,便各自的回房了。

    “三小姐,有什么事,您叫我一声,我便出来。”应宿最后一个走,蹲在林简琴的席子旁边温柔说道。

    “你去睡吧,没事,我都跟我娘说了,过一个时辰,便出来接我的。你今天累了一天也辛苦,改天去外面买首饰,送你些。”林简琴轻快的笑着说道。

    应宿笑了笑,“多谢三小姐,奴婢告退了。”

    似乎一天的紧张和喧嚣瞬间尘埃落定,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林简琴躺在凉席上,望着那深不可测的苍穹,突然觉得,自己来到了这里竟然也有些日子了,不知不觉竟然过得好快。

    她很想念老爸,想念老爸做的披萨饼,虽说卖相不怎么地,可是当真是好吃极了。

    她突然看到一颗流星闪过,划破天际的那一刻,她想起了那个口口声声愿意保护她陪她玩陪她闹和她一起疯的他,为什么偏偏——

    林简琴的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了一行清泪。

    不是一个人就会孤单,而是心空了才会觉得孤单。

    林简琴任凭泪水再一次的流出来,她不去擦,也不想去擦,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在流泪的让人眼睛朦胧的时候才能看到老爸的样子。

    “臭丫头,这么肆无忌惮的哭,可不像是你的性子。”突然一阵冷的让人有些寒颤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林简琴一个激灵,问道,“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