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三章 戏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她马上就知道了自己的这个问题是多么的愚蠢了,她明明知道这半夜访客就是那个被她耍戏了的大冰块应随六。

    林简琴听出了对方的声音,便冷冷的不客气的说道。“什么人能跑别人家的墙头,比起梁上君子真是好不到哪里去。”

    “再不好,我也没有耍戏别人。你问我的问题,我也会实话实说。不像是某些人。装着可怜楚楚的,却坏笑在一转脸之间。”那冰冷的声音突然由近及远,话音落地。人也飘至眼前了。

    “哼。”林简琴懒得理,其实心里还有多半的原因是毕竟是她耍戏了人家,可是又想来。谁让他总是缠着不肯走开的。

    “唉。不管从哪里说,我也是救了你和你姐姐的恩人,你做了好吃的竟然也是招呼都不打一声。”应随六不请自来。更是不问林简琴的意思。便轻轻的坐在了林简琴的身边。

    林简琴防备的看了他一眼。心里知道,虽然自己也懂得一点功夫。可是跟眼前这位比起来,那简直是班门弄斧。与其显摆不如装小羔羊,见机行事吧。

    林简琴一言不语,就那么盯着天上的繁星看着。

    “怎么?让我说中了心思?”应随六有些小小的打趣的玩味。

    林简琴软软的哼了一声。她对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还不熟悉,也不知道对方哪里有什么弱点,自然不能主动出击,就等着对方自己慢慢的露出来。

    应随六见林简琴还是不肯说话,便突然从背对着林简琴转了过来,就那么在眼前看着躺在竹席上的林简琴。

    “你在想事情?”应随六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柔和,从那万年玄冰的冷淡语气变得像是千年古泉的清凉了。

    林简琴只瞟了他一眼,继续看繁星,她现在的心情的确有些糟糕,她还在想着老爸。

    突然林简琴觉得眼前一黑,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气流扑面而来。

    “你干什么?!”林简琴低声吼道。

    “没什么,我就是离近了看看,你是不是睡着了。”那张脸就在眼前,似乎只差那么一丁点的距离,便碰到一起了。

    林简琴突然心里一紧,这个家伙不火包藏祸心想着做些什么坏事吧?

    应随六显然是看出了林简琴的恐惧,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嗯,我喜欢。”应随六像是跟林简琴在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林简琴才懒得理这个疯子一样的人,不会是不小心便招惹了他,白白的送了性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她带着越思敏几个人来了林府,一定要让她们地位稳固了再去寻找穿越回去的事情。

    “喜欢你个头,你不知道人吓人会死人?”林简琴不想惹怒对方,可是真是受不了那一惊一乍的行为,真是有些怒不可遏的想骂人了。

    但是想着屋子里的人都睡着了,林简琴要是大声嚷嚷岂不是全部被吵醒了,大家见了这不速之客还不得乱叫,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争执就不好了,再怎么说,却是是这个家伙救了她林简琴。

    “额,我不太知道。”应随六的这句话回答的倒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像是思考了一下才回答的。

    林简琴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不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你来找我做什么?”林简琴抬眼问道。

    其实并不打算真的问,人家心里有什么阴谋怎么可能就这么说出来?没有一个想着去做坏事的人,嘴里会嚷着自己要做坏事。

    “额,我就是看看你好不好。”应随六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低落,那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林简琴的嘴巴都快抽了,一面之缘的人却能这样彼此的惦记,难不成自己运气太糟碰到了个傻子。

    “我好不好的跟你也没关系,就算是好着,你这大半夜突然就从外面窜进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我也被你吓死了。”林简琴剜了一眼。

    应随六也随着林简琴的视线看了看天空中的繁星,没有说什么,自己也学着林简琴的样子躺在了竹席上——只是席子太小,他一半身子在竹席上一半身子在地上。

    “我在回忆。”应随六似乎在自言自语。

    林简琴真心觉得这个人有些怪怪的,便不再理他,心里想着,等他玩够了也许就走了吧,希望如此。

    “回忆初见你在受惊的马车上的时候,回忆你被抓到山贼窝里的时候,回忆——”应随六突然止住了说话,他敏锐的朝着墙外看了一眼,突然纵身而起,跳到了房檐上。

    林简琴也被吓得机灵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着那急促的脚步声,要么是着急要么是欣喜。

    林简琴愣了愣,看了看房檐上那根本看不清的方向,自然也看不清应随六所在,又扭头看了看畅春园的大门的方向。

    果然,有人敲门了。

    “琴儿——”外面的声音传了进来,果真是带着些许的喜悦。

    林简琴有些无语了,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来叨扰别人,真不知道林无尘平日里的那些什么规矩礼仪都学到了哪里,难不成是跟着便便拉出来了不成?

    听到了敲门声,正厅和厢房的灯都亮了。

    应宿自然是最快的,跑出来便问道,“可是大公子?”

    林简琴跟应宿说道,“你就跟他说,我睡了,有事明天再来吧。”

    应宿点了头,便朝着门口跑去了。

    “大公子,您这是——”应宿恭敬的施礼,便直接站在了门口正中,没有要让林无尘进来的意思。

    “我找琴儿,她睡了么?”林无尘一脸欣喜的朝着里面张望,见正厅的灯亮着,便想朝里走。

    “大公子,三小姐今天白天特别累,早早就睡了,屋里是夫人在绣鞋样儿。”应宿着重的说了累那个字。

    林无尘的脸上有些失落,只好说道,“那好,我明日再来吧。”

    “奴婢恭送大公子。”应宿施礼,见林无尘走远了,这才重新上了门闩。

    等应宿再走回来的时候,见林简琴在那躺着,照例林简琴一定会询问的,只是这会儿却没动静,应宿上前一看,林简琴居然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睡着了。

    应宿只好进了正厅,跟淑涟韵和越思敏说了刚才的事,又主动让淑涟韵帮忙把小姐抱回了屋里。

    这一夜林简琴睡得很踏实,好久都没有这样一夜无梦的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林简琴还在睡着,其他的人则是在准备早点。

    每天都是同样的事,喜悦见小厨房的饭菜差不多要做好了,便寻摸着叫醒林简琴吃饭,可是这个差事真是不那么好做,娘说了,不让她大吼大叫又不能弄疼了弄恼了林简琴。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炮仗声,喜悦便踮着脚朝着外面看了看,不知道哪一家有什么喜事呢。

    “喜悦——”林简琴自己醒了,居然已经穿好了衣裳坐在床榻边上等着人帮她坐到竹椅上。

    “咦?你怎么醒了?我这还没叫醒你呢?”喜悦有些吃惊的说道。

    “嘿嘿,今天我可是有事要做,走,咱们赶紧的吃些东西去花市。”林简琴笑着说道。

    喜悦马上上前,一边搀着林简琴上了木椅边笑着问道,“琴儿,大公子不是说咱们要是去花市,他也要去么?”

    林简琴马上打断了喜悦的话,“咱们去买咱们的带他去算是什么?”

    林简琴却没有注意到喜悦脸上失落的表情。

    喜悦现在越来越感觉到,现在的琴儿已经跟之前的琴儿很不一样了,虽然心里有很多的不情愿和不甘心,可是她也只能如此,谁让琴儿有个这样的爹,而她却没有呢。

    “呦呵?今天怎么这么勤快了?这么快就起床了啊?”淑涟韵打趣道,倒是没有去看林简琴和喜悦的表情。

    喜悦有些失落,不说话,林简琴则笑着说道,“我们吃完了饭去花市看看,我的琢磨着置办些东西,让咱们这园子的风水好一些,不然怎么来财运和福运?”

    淑涟韵笑着放下了东西便转身又去了厨房,嘴里却说道,“听着这个意思,你倒是要做个小神婆了。”

    林简琴抿了抿嘴巴,说道,“云姨这是哪里的话,咱们这园子里要是财运福运好了,你和喜悦也是会跟我和娘一样的。”

    “是吧?喜悦?”林简琴仰起头,往后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喜悦的神色有些不好,“你怎么了喜悦?”

    “额,没什么,我就是看到这早饭突然想起了以前吃不上饭的日子。”喜悦胡乱的说了一句,她可不想让林简琴看出她是因为没有跟大公子一起去花市而心情低落的。

    “嗤嗤,你呀,真是想的多了呢,有饭吃就好啦,以后咱们只会越来越好,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林简琴说着便伸出胳膊,将喜悦拉到了身边,“喏,咱们坐着等着吃饭啦。”

    今天的早饭可是色香味俱全了,虽说是早点,可是越思敏喜欢折腾这些,便做了好些。

    “月姨,你一下子做了这么多,嗤嗤,是不是怕以后咱们再回了晴雪巷子吃不上饭?”喜悦毕竟是十多岁的丫头,虽然心中有些不畅,可是很快也就过去了。

    越思敏被喜悦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面子,虽然她知道喜悦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可是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畅快。

    “喜悦,你这死丫头,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哪里那么多的晦气话,你月姨这是心疼你和琴儿,怕你们待会儿饿了。”淑涟韵急忙说道。

    越思敏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说道,“呵呵,喜悦这丫头总是感情细腻些,总是想着那些不高兴的时光,不过,只要有月姨一点吃的,便有你和你娘的。”

    应宿只静静地听着,她可是知道云越是怎么没的了,多说话终究没什么好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