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五章 管理账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拿着怎么看得出来。要戴上了才会看得出来哦。”

    喜悦一听,脸上的喜色瞬间飘的无影无踪了。

    “我来,我来帮你带。”林无尘两步便走到了喜悦的身边。从喜悦的手里接过那几枚簪子,轻轻地插进了喜悦的发髻里。

    喜悦脸上顿时绯红一片。像是喝醉了美酒。她的心里不光因为带上了心爱的饰品而欢心,更多的事因为给她戴饰品的那个人。

    林简琴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带上个簪子就能把你美成这个样子?你还真是好哄。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情求着你办,就答应给你买银簪子好了。”

    林无尘给喜悦带簪子的时候,不光林简琴看到了。恰恰此时正在逛街的林琳夕也都看在了眼里。

    “贱人!居然配的上我的无尘哥哥给带那不值钱的烂银簪子?”林琳夕细嫩白皙的手指节骨咯吱直响。

    “二小姐。咱们还是急忙的回去吧,回去晚了,耽误了吃饭。过了晌午。大夫人不是说还要教你一些管理账房的事情么?”林琳夕身边的贴身侍女玲珑说道。

    这个玲珑可是林静影一手培养的。跟琳琅是一起带进林家的。

    林琳夕恨得牙根痒痒,朝着远处的含羞如玉的喜悦恨恨的瞪着眼睛。这件事她早晚要让喜悦偿还。

    无尘哥哥只能属于她林琳夕的!林琳夕愤愤的踢打着轿子的边缘,大声的叫嚷着让奴才们马上送她回林家。

    可是远处的林简琴一行人却没有看到远处的人群中竟然还有林琳夕的存在。这一疏忽之间,便惹得人家结了仇。

    给喜悦付了银子,几个人便欢快的回了林府。

    时间刚刚好。林无尘把林简琴送到了畅春园便急匆匆的走开了,他怕晚了去钱柜做事的时间,对于他内心来说,这件事似乎便是活着最大的事情了。

    林无尘找了楚殇,上了轿子,很快便由着家里的仆人抬着轿子朝着城西的柜房去了。

    为了节省时间,林无尘命令人走小路,熟知刚走了没有多一会儿,外面的仆人便听了脚步。

    林无尘正在眯着眼睛回想着上次的盘账呢,眼下林府的钱柜出了点问题,又赶上老王爷前来要军饷,林家也是有些力不从心。

    “这么快就到了?”林无尘懒懒的说道,那语气比外面垂柳拂过的风还要软一些。

    “大——大公子——”外面的人磕磕巴巴的说道。

    林无尘自然听得出这声音里更多的事惧怕和寒颤。

    这时候已经听到了楚殇和对方动起手脚来的声音了,林无尘撩开了轿帘,见了那动手的人,便咳了一声。

    “楚殇!过来。”林无尘语调不高,但是却很有力道。

    楚殇先是一愣,可是主子的话那就是命令,他自然撤了回来。

    林无尘亲自从轿子上下来了,从荷包里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五百两的银票,很淡定的说道,“二当家的,上次是我们做事不对,这是五百两银子,剩下的三百两银子,我会很快的派人给您送到山上去。”

    那彪壮的二虎瞬间一愣,他心里有些纳闷,这林无尘若是这么怕死,马上拿出了银票,可是上次却不是这样啊,难道是说林无尘确实是个讲信誉的人?

    二虎提防着拎着剑的楚殇,又看了看林无尘脸上那严肃的神情,说道,“林家公子果然是大丈夫,说话算数啊?”

    “自是如此,我是因为这几天身子虚弱,才没能得空去山上看望二位的,这些银票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只是今天出门怕带得多了会招来什么祸害,既然遇到了二当家的,那么就劳烦二当家的先把这五百两带回去。”

    林无尘说的毫不低三下四,倒是有些施舍的神情。

    二虎听完,又很狐疑的看了一下林无尘,这次对方可是带了人,况且现在是晴天白日的,二虎还是想着见好就收,于是拿了银票便消失了。

    楚殇虽然没有败,可是对于这突然出来的一拨人还是心有余悸,幸亏了公子的未雨绸缪。

    “公子,您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贼人还会卷土重来?”楚殇一边跟着轿子走一边问道。

    林无尘冷冷一笑,“前两次他们费劲了心思的把我林家的人都逮了到山上,还不是为了银子,可是琳夕竟然不知道托了什么福气自己回来了,若不是有高人相助,怕是林家不仅要花银子还的赔上条人命了。”

    楚殇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们上次没有得到好处,却与我们林家结了梁子,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找上门来是迟早的事情。有所准备才不会吃亏,走吧,快点,不要让爹看到我迟了。”林无尘大有一种看清一切的阔野。

    楚殇只是默默的觉得现在的大公子跟很久之前越来越不同了,他加紧了步伐,不停的催促着轿夫。

    林简琴则是带着一堆的人开始忙碌着布置园子了,趁着现在老太太大寿的事情还没有什么任务吩咐过来。

    院子里真是热闹的很,林简琴坐在树荫里吃着冰镇西瓜咬着扇子,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劲儿,难道是她疏忽了什么?

    越思敏看着女儿的腿伤似乎好了不少,心里感到甚是欣慰。

    瞧着外面的天气热得难受,越思敏干脆自己亲自动手给大家伙开始熬绿豆粥了,然后再放到井水里冰着。

    畅春园里忙得厉害,却都是见得光的忙碌,可是湘竹园的那位忙着的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林静影想着去看看林琳夕,林长风自然是要跟林无尘一样,到了时间去钱庄学习打理家务的事情,但是林静影更想着让林琳夕也能出一把力,这样等林原道老了,她便更有实力把萧洁梅给从这个家里挤出去。

    还没进湘竹园的门,便听到了里面一阵摔摔打打的声音。

    林静影不禁的叹了口气,拉着脸进了门。

    玲珑见是林静影来了,急忙施礼说道,“奴婢见过大夫人。”

    林琳夕一听这个,马上便住了手,她可不想让林静影知道她是因为畅春园一个死丫头跟她抢她的无尘哥哥而气恼。

    “琳夕,你这是怎么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要去解决,你摔了这么多的盘子碗的瓶子,又有什么用?说,跟娘说说,你又是为了什么这么发脾气?”林静影嘴里没说谴责,可是语气却不是很好。

    林琳夕马上嘴角扯了一下,“娘,没什么,我就是看不惯林简琴那死丫头,居然什么都比我的好。”

    “比你好?哼,你娘住的是阁,你二娘也是,她的娘呢?你和你的哥哥都各自有各自的园子,她有么?再说了,就算你爹平时多给她些东西那又如何?”林静影边说边指使玲珑把地上打扫一下。

    “你看你,这屋子里还让不让别人进来了?”林静影继续说道。

    “娘,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都觉得这次我被山贼撸了走,大概是林简琴出的馊主意。”林琳夕想着找些借口让娘帮着她出气,只要畅春园倒了霉,那个什么喜悦的还能有好日子过?

    “眼下忍不住也得忍着,你爹爹近日似乎很是喜欢她,娘也是不喜欢她的,所以琳夕你放心,过段日子吧,等你爹出了远门,娘会把这些日子生的闷气都让她悉数偿还的。”林静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凶狠。

    “娘,爹要出远门?”林琳夕问道。

    “嗯,是啊,要是老王爷筹集军饷的事情办得顺利,你爹就会跟着一同返京,他要护送老王爷的。”林静影说道。

    “可是琳夕,娘还是想着找媒人给你说一门亲事,”林静影顿了顿说道,这其实才是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不嫁不嫁,娘我才不要嫁人。”林琳夕的心里想着的可是林无尘,她怎么可能轻易的嫁给了别的人。

    “胡话!琳夕,你知道么?你被山贼掳走的事情已经在咱们积羽城是闹得满城风雨了,你的清誉都受了不少的影响,趁着现在还有些人家不晓得这件事,赶紧的嫁了,非得弄的全积羽城的人都知道了?”林静影有些忍不住怒火了。

    现在的林琳夕是越来越不如小时候乖巧了,林静影只是生气,可是终究这是自己亲生的,她只能好言相劝。

    “娘,我就是不想嫁人,哥哥比不上无尘哥哥在爹心里的分量,你何尝不可以培养我,帮着哥哥?”林琳夕说道。

    林静影倒是喜欢林琳夕这从小就有的霸道和从不认输的劲儿,真恨不得这个性格是长在林长风的骨子里。

    “可是琳夕,你毕竟是个丫头啊——”

    “丫头怎么样?丫头就不可以替爹娘分忧?”

    “好了,娘再想想办法,今天上午,侯爷府的人又要过来看看你了。”林静影说道,她心里真是为难,要想推了侯爷府的婚事,又不能闹了两家的关系,又想着给林琳夕找个好婆家,真是有些为难。

    “娘,您还是早点回去养着吧,这几日您的身子虚弱的很,您放心,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林琳夕边说边往外送林静影,她总要想个主意治治那畅春园的死丫头。

    林静影看着林琳夕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她的心里也是有事,想着还是早点回去自己寻思一下对策,这眼看着和侯爷府结亲的日子越来越多了。

    林静影正走着着,突然看到大厅里林原道正在和一个人说话,那来者的架势真是不同凡响,林原道每每说话都会看着对方的脸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