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 搞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林静影倒是不同了,她的女儿被抓了时候她也是忙得慌得难受,可是如今却还是老样子。似乎没什么影响,林简琴不得不放着那个老女人了,不知道她又会捣什么鬼。

    “喜悦。咱们去厨房拿食材吧,到时候做好了给二娘送过去。”林简琴朝着坐在门口发呆的喜悦说道。

    喜悦自己都有些迷瞪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门外有脚步声。总觉得大公子要过来了。

    “哦,好的。”喜悦应了声,无精打采的过来了。

    林简琴看了看喜悦的神情。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累了么?不然我还是叫应宿跟我去。”

    “没有,琴儿。我就是在想些事情。没事的,我这就推着你去大厨房。”喜悦说着便伸手去推着林简琴的木椅。

    林简琴瞧着喜悦的失神,便说道。“喜悦。你的银簪子似乎挂了灰尘。”

    “嗯?是么?”喜悦急忙的去头上摸索。

    林简琴还没来得及说别的话呢。喜悦便两步跨到了水缸旁边,仔细的照了照。又急忙把簪子摘下来,拿出那素日舍不得用的金丝帕用心的擦了擦。然后又很小心翼翼的插了头上去——还是林无尘给试戴这枚银簪时候插得那个位置。

    喜悦这才走过来,仔细的问道,“怎么样?这下好了吧?咱们去大厨房吧。”

    林简琴应了声。可是她的心里有些疑惑,喜悦到底是怎么了,如此的紧张这簪子的佩戴。

    两人这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倒不是林简琴不想说话,只是喜悦有些失神。

    很快两人便到了大厨房,厨娘们都在忙着,阳半夏见林简琴来了,很是恭敬的说道,“老奴见过三小姐,请问三小姐需要些什么?”

    “按照前两日的食材再给我们小姐来一份。”喜悦淡淡的说道,她可是见过阳半夏以前是怎么对林简琴的,所以印象里一直觉得这个老太婆不是好的。

    阳半夏很利落,不用指派别的人,亲自把东西悉数的准备好,包好了便亲自放到了喜悦的手里。

    林简琴便回了畅春园,做熟了那些吃的,就想着遣人送到相思阁去。

    “琴儿,你们出去的那会儿,相思阁还给咱们送来了些料子呢,娘想着跟你一起过去,当面跟二夫人说声谢谢。”越思敏说道。

    “好吧,那我便也跟着去,前两次都是让应宿去送的,今天咱们亲自过去看看。不管怎么样,她的这个病——好了,走吧。”林简琴似乎像是自言自语,又不像是。

    这样便由着越思敏推着林简琴的木椅车去了相思阁。

    淑涟韵见林简琴母女俩离开了,便拉着喜悦到了石桌旁,“喜悦,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总是精神有些恍惚的样子?”

    “没有啊?我哪里恍惚了?”喜悦看着淑涟韵这么问,她心里有些发毛,她虽然自知自己身份低微没有福气嫁给大公子,可是她都想着哪怕给大公子做个小妾也算是欣慰了。

    “死丫头,你是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你想什么娘难道看不出来?”淑涟韵有些生气了。

    “娘——”

    “喜悦我告诉你,咱们跟着月姨来了这大宅子吃得饱穿得暖了,就得用心的侍奉着她们娘俩,你若是想些别的什么没用的东西,别怪娘不客气。”淑涟韵虽然有些不想这么说,可是她心里更加的明白,嫁给富家子弟也不见得就会生活的多么好。

    喜悦捏搓着手里的衣角默不作声,可是她终究还是不甘心,为什么她的这点心思都不能有。

    林简琴母女俩没有多一会儿的时间便到了相思阁了。

    相思阁里似乎不像是往日那么热闹了,灯笼也少了些,听潋滟说道,二夫人这两天很是嗜睡。

    林简琴慢慢地走了进去,本想着随便的看看,便离开。

    “三丫头来了?里面坐吧。”有些孱弱和软绵绵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恩,二娘身子虚弱,怎么不多躺一会儿?我和娘过来看看您,顺便拿了些吃的过来。”林简琴边说边指了指越思敏刚刚交到潋滟手里的吃食。

    萧洁梅这两天脸上没有了嚣张的气焰,看着倒也不是那么不顺眼了,一脸的疲倦。

    “恩,你也真是有心了,以前二娘哪里做的不好,还请你和你娘多多担待,你送来的这吃食还真不错,让人吃了还想吃,只是有些倦意。”萧洁梅说着话,便指使潋滟在她身后垫了软枕。

    林简琴一愣,嘴上没说,心里却还是有些纳闷,这东西是吃了让人凝神静气的,可是也不至于吃了倦意这么重啊。

    这毕竟是在相思阁,不是自己的地界,林简琴只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二娘,若是喜欢吃,我这几天没什么事,就多做一些。”

    “那我谢谢你了,对了,老太太的寿辰马上就到了,琴儿你的心思细腻,会说话也讨老太太的喜欢,若是有时间了,也去老太太那里坐着,看看她老人家最近喜欢写什么,跟二娘说,二娘便打发人去买。”萧洁梅拖着额头说道。

    眼睛有些迷糊,困意浓烈。

    林简琴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鉴于萧洁梅的症状,她便笑了笑说道,“二娘嘱咐的事情,我记住了,改天有了消息就过来和二娘说。”

    越思敏也跟萧洁梅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娘俩便回去了。

    走在了路上,一阵微风吹来,吹的人脸有些痒。

    林简琴仰头问道,“娘,春困秋乏夏打盹,你最近瞌睡么?”

    越思敏愣了一下神,笑着说道,“你这丫头,打盹也得是有那个资格的人啊,像是以前的时候咱们哪里有时间打盹?再说了,那只是句谚语,平常人没事总打盹可不是吃坏了身子?”

    林简琴听了越思敏的话,更加的疑惑了,她给萧洁梅吃的东西也没什么不对啊?突然间,林简琴的脑子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想法。

    难道是有人想着借她林简琴的手除了萧洁梅?这个人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了。

    林简琴浑身一震寒颤,这可是七月天了。

    “娘,咱们快些回去吧,我有点事。”林简琴突然紧张的语气,让越思敏有些慌张,还以为林简琴又有什么不舒服的。

    “琴儿,你哪里不舒服?还是腿伤有不好了?”越思敏紧张的询问。

    “娘,没有,我只是觉得外面日头太大,虽说有着路边的树荫,还是热得难受,得回去坐着扇着扇子喝点冰绿豆粥才好。”林简琴笑着说到。

    这外面可是闲杂人太多,林简琴听到了萧洁梅的儿子也就是她的无尘哥哥的身世的问题,还不是那些下人们在外面走路嚼舌头,以为没人听得见?

    所以,有什么事还是回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再说吧。

    越思敏听了林简琴的解释,便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女儿热了,便舒缓了刚才的神经,笑着说道,“好,娘动作快点就是了。”

    越思敏看着眼下这个人精一样的女儿,心里有些安慰,之前还真的想过,若是到了林家受气该怎么办,可是她又不想错过机会,就算是受气可是能吃得饱穿得暖啊,不比在晴雪巷子那里。

    经历了最近的这段时间,越思敏越来越对女儿有信心了,所以但凡不是很出格的事,她也便不管,就凭着女儿自己的想法来。

    娘俩很快便到了畅春园,在关上门的那一刻,瞬间感到还是自己的地方呆着爽快。

    “琴儿,娘给你弄些绿豆汤来喝,你先坐一会儿等等。”越思敏把林简琴放在了一个风口的树荫下,嘱咐道。

    林简琴微微一笑的点了点头。

    越思敏朝着小厨房去了。

    林简琴便想着,难道是有人在她做吃食的材料里面动了手脚?难道那阳半夏也是大夫人的人?

    若是萧洁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一睡不起了,到时候她的娘家找了来,林原道势必会好好的查找,那么林简琴岂不是逃不过?

    林简琴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不行,要好好的看看那食材是不是有问题。

    “琴儿,来,正好喝,这可是你云姨才从地窖里拿出来的,冰冰凉的,喝了浑身的舒坦,娘还给你放了些糖进去。”越思敏说着,便端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碗过来了。

    林简琴接过碗,一饮而尽,直叫着好舒爽,在这盛夏热的人嗓子都冒烟的时候,喝点冰冰凉的东西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林简琴喝了绿豆汤,便靠在了椅子背上,有些昏昏欲睡了,趁着凉快能休息一会儿。

    可是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在相思阁看到的那个场景,似乎刚刚有些睡意便被惊醒了,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拉去当了替死鬼?

    林简琴看了看不远处的应宿,招呼了一声。

    “应宿,好好的看看咱们畅春园的外面是不是通畅,我怎么觉得这外面的风刮不进来?”林简琴看着应宿说道。

    应宿自然是精明能干的,一下就听出了林简琴的言外之意,说道,“三小姐您稍等片刻,我去打开大门,把风放进来些。”

    应宿出门左右的看了看,没见有什么人,便进来了,关上门,说道,“三小姐,外面没人。”

    “恩,这两天天气燥热,你跑来跑去的给二夫人送吃食也算是辛苦了,喏,这是给你的赏钱。”林简琴从荷包里拿了些碎银子。

    应宿先是一愣,后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急忙磕头说道,“奴婢无功不受禄,不知道三小姐这银子是为何啊?”

    林简琴笑着说道,“看你那小心谨慎的样子,我确实是觉得你辛苦,所以啊,明天你跟我去大厨房再拿些食材回来,然后咱们俩一起做好了给二娘送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