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局促不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宿看了看林简琴脸上的神情,一时半会儿猜不出什么,便双手接过了银子。嘴里道着好,便去一边了。

    这下午的时候,林简琴还是为这件事操心。便跟越思敏聊天,越思敏和淑涟韵还在纳鞋底。上次给了叶其的方离的鞋子。那二人都说比外面鞋店卖的穿着还舒服呢。

    两人正说着话呢,喜悦突然从外面回来了,脸上有些不高兴。

    “喜悦。你去了哪里,这么大热的天,到处的跑?来。过来喝一碗绿豆汤吧。”越思敏有些小小的心疼的说道。

    “哦。月姨,我就是出去玩了一会儿,没什么。”喜悦虽然脸上不高兴。可是看到越思敏和林简琴还有自己的娘都在。便支吾两声。接过绿豆汤,咕咚的喝了下去。

    “果然解渴。月姨,还有没有?”喜悦笑着问道。似乎这一碗绿豆汤一下子把刚才的不顺心都给冲走了。

    “当然有,月姨给你弄些。”越思敏很是疼爱这两个女孩子,并没有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高了而把喜悦当成丫鬟使唤。

    淑涟韵却狠狠的瞪了一眼喜悦。低声说道,“丫头,你到底怎么了?”

    喜悦有些回避,可是看着淑涟韵的眼神的厉色,便有些局促不安了。

    林简琴也看了出来喜悦刚才进来的时候的怒气。

    “其实,也没什么。”

    喜悦说着就想走开。

    “不管有没有,你刚才遇到了什么就讲什么。”淑涟韵似乎就想着让喜悦都说出来。

    淑涟韵倒是不忌讳林简琴在身边,她心里倒是想着,要是林家的事,让林简琴知道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喜悦站住脚步,又用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淑涟韵,却不料淑涟韵不看喜悦,铁了心的要让她说些什么才肯放她走。

    喜悦对于别的人还能说些谎话,可是在自己的娘面前,她怎么都张不开口,犹豫了半天,才说道,“我看见二小姐也给二夫人送吃的了。”

    淑涟韵稍稍的愣了一下神,倒不是别的,平时林琳夕是很少去相思阁,更是很少跟萧洁梅说话的。

    林简琴却寻思着难道萧洁梅嗜睡这件事跟林琳夕有关系?

    只是猜想罢了,林简琴只想到这里便听着喜悦接着说。

    “她是跟大公子一起去的,居然——居然不知道羞臊的拉大公子的手,还——”喜悦脸色有些绯红还有些怒色。

    “那关你什么事?人家是兄妹,拉手怎么样?”淑涟韵冷冷的训斥了一句。

    “她,她骂了我!”喜悦终于忍不住的抽泣起来,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子像是断了线一样的,流淌在白皙的有些绯红的小脸儿上,显得有些娇媚。

    淑涟韵显然脸上的神色有些变化,虽说自己和女儿是来林家做奴才的,可是也不至于招惹了二小姐,于是听了喜悦的说法,她的脸上也是有些不高兴了,当下便问道,“骂你什么?”

    “她骂我狐媚惑主!骂我不要脸!骂我——”喜悦从小声地抽泣变得呜咽起来了,直接蹲在地上哭起来。

    淑涟韵看着女儿这般摸样有些心疼了,急忙擦了擦手,走过去,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她是主子,想必是你哪里惹了她,她才会骂你,对她,不比咱们对琴儿和你月姨,你要小心才是。”

    “我哪里惹了她,我不过就是去花园那边摘几朵花给琴儿的!我只不过跟大公子问了声好,请了个安!”喜悦哭着分辩道。

    “好了,你哭岂不是也只能这样了?难不成咱们还能找人家理论?”淑涟韵也是没辙,毕竟奴才就是奴才。

    林简琴看了看喜悦哭花了的脸,说道,“喜悦,我给你保证,你今天受的欺负,来日一定给你找回来。我可是说话算数的。”

    林简琴的语气很强硬,声调不高,却被喜悦听了进去。

    淑涟韵急忙说道,“琴儿,不要因为这些小事跟二小姐起了争执,就算是喜悦没什么错,谁让咱们是奴婢呢?”

    林简琴有些冷冷的笑道,“谁说的奴才就得卑躬屈膝的?伺候人的人就没有尊严?再说了,你们是我林简琴的人,要是敢这么欺负你们,那便是对我的羞辱,这口气必然是要出的。”

    喜悦听完,马上站了起来,走到林简琴的身边说道,“琴儿,你一定替我报仇。”

    “那是自然,你我本就是姐妹,我不心疼你,谁心疼你?”林简琴看着泪眼汪汪的喜悦。

    喜悦这次啊住了哭声。

    “对了,你刚才说看着林琳夕和无尘哥哥一起去了相思阁?细细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简琴突然有点好奇了,这大夫人和二夫人那简直就是水火不相容,两个后辈人怎么会那么熟络?

    “也没什么别的,就是见二小姐拎着食盒,和大公子一起从相思阁出来,然后还听到二小姐说,明天还要送吃的给二夫人,但好像是二小姐没有进去屋里,东西是大公子拿进去的。”喜悦边想边说,寻思着当时的情形。

    林简琴突然想着,难道不是自己的东西有毒?那是林琳夕的东西有问题?

    数个想法在脑子里翻腾开了,可是这一切终究都是臆测,还得是有了真凭实据才能说。

    林简琴想着去大厨房看那些菜的食材是不是有问题的决心更大了。

    这一天下午,喜悦只是拿着银簪子在院子里发了会呆,便陪着林简琴在一边看书了,与其说是陪着看书,倒不如说是陪着吃东西。

    林简琴边看书边吃些水果,喜悦闲着无聊,一会儿吃点水果一会儿有意无意的问一句话。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林简琴倒是盼着这炎热的时候早点下去,因为腿伤的复原好像好了很多,总是有些痒,可是夏天还容易出汗,倒是让伤口不是好的很快了。

    晚上吃过了饭,大家都在院子里歇着,林简琴看着那漫天的繁星,突然想起了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冰块应随六,应随六那冷峻如刀雕的脸,不时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琴儿,琴儿,你知道么?我小时候听姥姥说有个说法,说是在流星滑落的那一刻想的那个人便是以后要嫁的郎君。”喜悦笑着说道。

    过了这一天,似乎白天的不快,喜悦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谁信你?”林简琴有些开玩笑的说道,因为此时此刻她脑子里浮现的就是那个不苟言笑却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觉的应随六。

    熟料就在林简琴说完这句话,和喜悦不约而同的看着天空的时候发现一颗闪烁的流星,在天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林简琴突然脸上有些发烫,她竟然想着喜悦说的那句话了。

    这一夜没有人打扰,夜风也算清凉,便早早的入睡了。

    一大清早的,林简琴自然是急着昨天想的那件事,吃了饭,便让应宿和喜悦跟着她去了大厨房。

    阳半夏那些人做事倒是勤快谨慎,这么早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在准备着中午要吃的东西了。

    林简琴来了,不用说,阳半夏便知道林简琴的来意了,很利索的起身去装了食材。

    林简琴看着她都是从一些袋子里拿出来的,想必也是没有做了什么手脚,可是她的疑心还是让她开了口。

    “半夏姑姑,我想让应宿和喜悦帮我捡一下材料,毕竟她们仔细的选好的,给二娘做了吃的,才能更合二娘的胃口,病也能好得更快。”林简琴一副很傲气的样子。

    哼,谁叫这老太婆当初有眼不识金镶玉,冲撞了她林简琴的?

    阳半夏的眼神里虽然闪过一丝诧异,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奴才,主子怎么说她便怎么做,她很快的笑着闪开一条路,说道,“那就请应宿和喜悦两位姑娘自便吧。”

    林简琴又眼瞧着喜悦和应宿重新选了一袋子食材,选完了,便笑着跟阳半夏说道,“半夏姑姑,我想着老太太寿辰的时候还要用些精细的玉米面,和质量好的鸡蛋,劳烦你准备些。”

    阳半夏鞠躬施礼,嘴里自然是说不出半个不字了。

    林简琴带着喜悦和应宿回了畅春园,马上叶其出去找的郎中也已经到了。

    那郎中查看了一番,很肯定的说道,“这些食材没什么不妥之处。”

    林简琴这才发现,这郎中有些面熟,可是一时竟然想不起来了。

    “钟郎中,真是辛苦您了,以前的时候您照顾我们娘俩,现在还是要少不了的麻烦您了。”越思敏客气的说道。

    淑涟韵也急忙走过来,客气的说道,“是啊,钟郎中,以前在晴雪巷子您不收分文替我们孤儿寡母的诊治,现如今我们也能好好的酬谢您一番。”

    越思敏从荷包里拿了不少的银子出来,一定要钟郎中收下。

    林简琴的脑子有些疼痛,不过很快她的回忆里便出现了一幕幕的过往,这老郎中原来是帮过她们很多次的恩人。

    林简琴想起这些,也急忙的谢了钟郎中,又嘱咐了几句,便让叶其好生的将郎中送了回去。

    林简琴心里想着,眼下是找了可靠的人来看,食材是没问题了,难道真的是林琳夕的饭菜有问题?

    可是不能让这件事到最后落到了她林简琴的头上,那可真的冤枉了。

    院子里正清闲呢,突然外面有敲门声。

    应宿急忙去开门,见是林原道,急忙的施礼,清了清嗓子喊道,“奴婢见过老爷。”

    自然,屋里的人也知道是林原道来了,该收拾的就得收拾一下了。

    林简琴本来有些困意了,听了应宿在外面的喊声,便又坐起来,不晓得这会儿林原道来是何意。

    林简琴的腿日渐好些了,只需喜悦稍微搀扶,她便能自己坐到木椅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