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九章 历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原道神采奕奕的走了进来,看了看林简琴的精神,便笑着说道“琴儿。你的腿好些了么?赶紧的好起来,爹爹还要让你做些事情来历练。”

    林简琴一愣,她虽然为林原道也办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可是毕竟自己也是个女儿,不同儿子。怎么林原道突然想着让她历练?

    林原道的心里却是打好了主意。一定把女儿培养的博学多才,到了老王爷家里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到时候林家有了什么问题。只要林简琴去办,想必会省了很多的弯弯绕绕。

    “怎么?你不乐意?”林原道看到林简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接着问道。只是林原道脸上的笑意却没有退却。他坚信这一切绝对会在他的掌握之中的。

    “不是的,只是我不懂爹爹说的这些历练是什么?再就是,我是一个丫头——抛头露面的——”林简琴虽然心里想着多搀和一下林家的产业。可是毕竟要拿捏好了分寸才能下手。以免发生什么不可扭转的事情。

    “无妨。爹爹喜欢就好,所以。从明天开始你也抽空去钱柜转转,等熟悉了日常的人和事。我便安排你跟着你的两个哥哥一起学习。”林原道很是欣慰的捋着胡须说道,仿佛他已经看到了林家光芒万丈的将来。

    林简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心里却说道,管家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哼,想当初老爸那么大的产业,她还不是照样管理的顺风顺水的?

    “哦,对了,琴儿,老太太的寿辰快到了,爹爹买了不少的东西,可是也想不出个什么花样来,你这两天先把手里的别的事情都放一下,缓一缓,想个好主意给老太太办寿宴。”林原道乐呵呵的说道,那眼睛都高兴的眯成一条缝了。

    林简琴差点吐血,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不早点说,都临了了才说,真的是要考验她的能力也不能来这一招啊。

    “爹爹,这时间剩下的不多了,我也只能试试了。”林简琴这会不敢保证了,万一的出了什么差错,岂不是会在林原道的心里打折扣,还会让大夫人趁机挑拨?

    “无妨,你试着看吧,好了,你好好的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忙。”林原道不等别人说什么,便站起身来要走。

    越思敏却不敢抬头看林原道,只低着头,施礼,然后默默的送了林原道出去。

    林原道走到了院中,余光瞥了一眼,见只有越思敏送了出来,其余的下人都在门口别停住了,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晚上,你来我书房一趟吧。”

    越思敏有些愣神,似乎没有听懂林原道的意思。

    “这么多年,我有些辜负你,也应当尽一下为夫之道。”林原道说完,便背着手昂着胸的离开了。

    越思敏的脸色有些不知所措,她盼着这件事却又怕这件事,她再门口站了好久。

    林简琴看的出,林原道的意思,便让淑涟韵去了门口把越思敏接了回来,闹着要吃些凉爽的东西。

    越思敏回来了,看着林简琴那单纯的眼神,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她一直以为这一天不会有,可是日盼夜盼这一天,这一天到了的时候,她却有些害怕了,因为她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天又会悄然消失。

    “娘,你想哭便哭好了,我们都是女人哦,谁都不会笑话谁的。”林简琴俏皮的说道,说完便做了个鬼脸,惹得越思敏本来有些抽泣的,变得突然哭笑了。

    林简琴嘴上没说,可是心里的却觉得有些沉重了,这办法她倒是可以想,以前的party又不是没有组织过,只是这次给老太太过寿辰,总不能学着年轻人的样子,她只好费费脑筋,幸好现在手里也有这么多人来帮衬。

    大家说说笑笑的,又规整了一下畅春园的物件摆设,毕竟是新摆弄的,有些还是需要再好好的斟酌一下。

    到了晚上的时候林简琴看着那窗前的树叶,明明是静的出奇,却突然英姿婆娑起来,当真是吓了一个激灵。

    “琴儿,你怎么了?”喜悦问道,因为越思敏和淑涟韵带着应宿再小厨房准备着林简琴所说的东西。

    “额,喜悦,我跟你说一件事,但是你的替我保密。”林简琴试探着说,千万不要她把事情说了,喜悦再大叫一声,那可就麻烦了。

    喜悦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你说来便是了。”

    “你确定不会大叫?”林简琴正在问着,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许会很突然,便招了招手。

    喜悦看着莫名其妙的林简琴走了过去。

    林简琴急忙捂住了喜悦的嘴巴,果然,很快一个黑影从窗前闪过,等着喜悦眨了眼睛的时候,窗台上已然坐着一个人了。

    喜悦吓得睁大了眼睛,幸亏林简琴捂着她的嘴巴,不然,这一声肯定是叫出来了。

    当喜悦看清楚了来的是谁的时候,虽然还是惊讶的厉害,但是看到林简琴一再的使眼色,她便闷声不吭了,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多么的厉害,可以在鹰嘴山上于几百人中随便出入的将她救出来。

    “臭丫头,你倒是机灵,你怎么知道是我要来?”依旧是那冰冰凉的声音,只是此时听着这声音倒是浑身的舒坦,在这盛夏闷热的晚上,听着清泉一样的声音,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说道,“谁能三更半夜的爬人家的墙头拔人家的窗子?”

    “额,我,只是想看看你腿伤好些了么?”应随六的黑眸轻微的动了一下。

    林简琴看到了眼里,她此时此刻觉得应随六那冷冰冰的模样有些招人喜欢了,看着他那浓密细长的睫毛,映在墙壁上的影子就像是两只蝴蝶在悠闲的赏花一般。

    “我的腿伤又不是你弄的,你来看我做什么?我才不稀罕。”林简琴翻了个白眼,有些俏皮。

    “——”应随六只是含情脉脉若秋水一般的看了看林简琴,没有说话。

    林简琴又看了看应随六的表情,“啧啧,真有意思,人家不喜欢看见你,你还赖着做什么?”

    “你喜不喜欢是你的事,我喜欢的我就要做。”应随六的话虽然不多,总是有些说不出的霸道。

    喜悦直接看傻了眼,问道,“大侠,您不会是因为救了我们,我们又甩了你,你来报仇的吧?”

    应随六嘴角勾起一抹带着些许魅惑的笑意,“我若是报仇,还留到你们现在?”

    喜悦嘴角一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反正自己动和不动,对方都能像豹子一样的抓住,干脆还是省些力气。

    “你这人真是古怪.”林简琴也有些觉得现在的空气紧张。

    “你喜欢么?”应随六这句话有些调戏,可是看着他那如百年清泉一样安静的眸子却看不出这句话有丝毫的不妥。

    林简琴嘴角也抽了抽,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看来在这个怪人面前多说一句话都无意,干脆不说就算了。

    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林简琴一会翻翻白眼,一会瞪大了眼睛盯着对方,一会眯起眼睛装睡觉,可是应随六的眼睛似乎连眨都不眨,似乎这一眼便要看上一万年。

    “你看够了么?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有洗掉?”林简琴突然觉得应随六之所以这么做是在耍戏。

    喜悦急忙从身后的柜子上拿了一面铜镜,递给了林简琴。

    林简琴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更是有些恼怒的看着应随六了,熟料就在片刻之间,他竟然翻出了窗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喜悦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拍着胸口说道,“琴儿,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的古怪,他不会是想着杀了咱们吧?难道是因为上次骗了他的缘故?”

    林简琴无奈的双手一摊,“我若是知道他抽了什么风,早就对症下药的给治好了,还能由着他三番五次的来?”

    “什么?”喜悦很吃惊的看着林简琴,她真的不能相信,林简琴所说的,那身手敏捷的家伙竟然已经来过了。

    就在这时候,越思敏和淑涟韵的嬉笑声传了过来,两个女人在为着放白糖还是放红糖的事各执己见。

    林简琴急忙使了个眼色,“这件事千万不可以告诉第三个人了。”

    喜悦急忙点头,甭说林简琴嘱咐了,就算是不嘱咐,她轻易也是不会说了,那个人的厉害她比谁都清楚啊。

    说着说着,越思敏和淑涟韵进来了,看着两个丫头在那安静的坐着,越思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问道,“你们俩在那做什么?”

    林简琴和喜悦脚软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闭口不说话。

    若是有人说话也就罢了,眼下两个人都不说,真是让越思敏有些纳闷了,不过看着俩人都好好的,越思敏便笑着说道,“得了,你们俩收拾一下,咱们该休息了。”

    这个夜里林简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只是很晚了吧。

    睡不着的时候果真难受,可是一旦睡着了被人喊起来,却怎么都不想起来的时候也是难受的要死了。

    林简琴被喜悦叫了不下十几遍这才起床。

    慢慢吞吞的吃完了饭,这才算是真正的醒了。

    “咦?对了,还有些事情要做呢,对了,云姨,给二娘做的吃食,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林简琴突然记起了这件重要的事情。

    照眼下来看,今天还真是累得要命的,先给萧洁梅送了吃食,还要去大厨房吩咐阳半夏去采办一些给老太太过寿需要的食材,然后还要去钱柜熟悉一下日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