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好生之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琢磨着时间。

    总不能落下一样才好,原来还觉得这日子一天天的难熬,现在好了。恨不得一刻钟当做三刻钟来用了。

    淑涟韵笑着说道,“琴儿,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只要食材取回来了,云姨就会记得这些事。要是等着你睡足了再起来。太阳都要落山了。”、

    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叶其插了一句,“三小姐。我想着今晚上回去看一趟,我娘的病好了不少,可是小妹叶思身子有些不爽。”

    林简琴点了点头。关心的问道。“不然我替她倾歌郎中看看,拿一些好的药,吃了也好得快。”

    “不不不。谢谢三小姐的好意。我只需要回去看看记好了。先前三小姐赏的银子还剩下不少呢,足够用的了。”叶其推辞道。

    他心里是热腾腾的。因为遇到了一个好主子,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林简琴见叶其的神情。便猜出了几分,男子大抵都是要面子的,若是强行施加恩惠。人家反倒会当做累赘了。

    “那好,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就好了。”林简琴笑着说道。

    几个人都说了些普通的事情,林简琴便要去相思阁了,可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心里不免的又有些不放心。

    若是能把林琳夕送的饭菜拿来检测一些就好了。

    林简琴出门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的了。

    喜悦瞧着林简琴发呆,便放满了脚步,怕林简琴捧着的食盒若是掉在了地上,就不好了。

    两人慢慢的走着,喜悦见林简琴沉思,自己便开始欣赏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

    在晴雪巷子的时候哪里有这等的福气来欣赏什么名贵的花草树木,怕是连填饱肚子帮着娘洗衣裳的时间都少的很。

    喜悦心里还是希望过着现在的日子,若是让她回到了以前,她怕是怎么都不愿意接受了,这也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吧。

    正走着走着呢,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这满园芬芳中,却让人听了浑身的不自在,因为那笑声是林琳夕的。

    喜悦心里不由得生了几分厌恶。

    林简琴倒是被那几声欢笑搅了雅兴,正想着整理一下衣衫,毕竟都是这林家的主子,见面不一定要分出个高低贵贱,可是那份气势还是要有的。

    突然也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夜风,将林简琴的丝巾一下子吹倒了老远。

    喜悦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急忙去追那丝帕。

    “啊——”

    “哎呀——”

    两声尖叫,突然响彻这半边院子。

    林简琴将捂在眼前遮挡沙土的手臂拿开,有些惊呆了。

    和林琳夕一起的林无尘也愣住了。

    喜悦和林琳夕硬生生的撞在了一起,又交缠着躺在了地上。

    更让人有些不安的是,林琳夕那满满的一盒子吃食洒了一地,喜悦的裙子沾满了污渍,就连头上的素银簪子也撞的掉了,直接插在了饭菜上。

    “哪里冒出来的混账东西,这是要把本小姐撞死啊?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林琳夕顿时火冒三丈,大声的斥责道。

    喜悦也是慌了神的,听了对方的大骂,竟然惊得趴在那不敢动了。

    林简琴看着满身狼狈的林琳夕,哼哼,心里真是高兴,平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现如今跟着林无尘在一起更是费劲了心思的打扮,这下好了,都被喜悦的追锦帕给弄得一团糟了。

    林简琴真心的想哈哈大笑,可是想着还有林无尘在,便硬生生的忍着。

    “死奴才,臭奴才,你眼睛长在脑门顶上?走路不看前面啊?看本小姐不打死你!”林琳夕怒不可遏了。

    林简琴自然不会让她打了喜悦,便说道,“无尘哥哥,你快点帮琳夕姐姐收拾一下吧,不然待会儿让下人们看见,真是丢了面子了。”

    林琳夕一听这句话有些发出的怒火在瞬间冰冻的样子,看着站在一边的林无尘,她硬是挤出一丝笑意,说道,“无尘哥哥,不然你陪我回去湘竹园再换一身衣裳吧,让二娘见了终究会说我不懂尊敬。”

    林无尘那柔和的目光看了看林简琴,似乎明白了林简琴此举的用心,微微一笑,“琴儿妹妹,你们这也是见我娘吧,自然,琳夕的衣裳脏了,我先陪着她去换一身,那就辛苦你自己先过去了,我一会儿便回来。”

    “哎呀!无尘哥哥,你还在这里跟她们说话浪费时间?我这一身的脏兮兮的怎么见人?都是那个贱人,走路横冲直撞的,等我有了时间,一定好好的收拾她!”林琳夕一边说一边撒娇的将林无尘拽着走开了。

    喜悦趴在地上直接看傻了。

    林简琴见那二人走远,便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喜悦,你还不起来?难不成还等着这地上的吃食自己跑到盒子里?”

    喜悦似乎刚刚的缓过神来,说道,“琴儿,这可怎么办是好?那个母夜叉不会真的找我的麻烦吧?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说了,有我在你怕她做什么?”林简琴看着林琳夕那渐渐消失的背影说道。

    喜悦还是有几分胆怯,“琴儿,你是不怕她,可我毕竟只是——”

    “没事,你放心好了,喜悦,我今天得好好的谢谢你,你今天立了功,回去了我把那匹上好的越绣送给你做衣裳。”林简琴笑着说道。

    “琴儿?你这是何意?”喜悦有些不明白了,明明是她不小心招惹了林琳夕,林琳夕肯定会跟林简琴过不去的,怎么到成了立了大功呢?

    “嘿嘿,你的素银簪子呢?”林简琴笑着问道,托着腮在食盒上,看着有些狼狈的喜悦。

    喜悦这才摸了摸发髻,天啊,她视若珍宝的素银簪子居然掉了,喜悦急忙去到处的寻找,这才从林琳夕的饭菜中找了出来,急忙用身上没有被饭菜弄脏了的衣裳擦拭。

    “你看,你这素银簪子掉到了饭菜里,居然没有变色,说明她这饭菜是没毒的,所以,我的好好地想一想是不是什么别的地方疏忽了,好了,不要疼惜那一枚破簪子,改天我再送你一个新的。”林简琴轻松的说道。

    她本来还以为是林琳夕在饭菜里放了什么东西,才让萧洁梅生了病的,可是眼下看来自己又想错了方向了,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人下手?

    喜悦眼里却噙满了泪水,她不想要林简琴的那枚新簪子,这一枚可是林无尘帮忙挑选帮忙试戴的,她有些哽咽了。

    “喜悦,你怎么了?是不是摔疼了哪里?”林简琴见喜悦那委屈的失魂的神情,有些疑惑了。

    喜悦急忙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没,没什么的,是沙子迷了眼。”

    林简琴看在了眼里,也记在了心里,这里一定有些事是她没有顾忌到的,得了空闲一定关心一下喜悦才行。

    “琴儿,我们继续去给二夫人送吃的?”喜悦哽咽了一下,问道。

    林简琴看着喜悦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说道,“咱们的畅春园离着相思阁近,还是回去换了衣裳再来,你这个样子让我看了都觉得不好了,那么娇美的人怎么能这么乱糟糟的?”

    林简琴一句开玩笑的话,倒是让喜悦喜笑颜开了。

    两个丫头便也转身回了畅春园换衣裳。

    林简琴带着喜悦再到了相思阁的时候,林琳夕和林无尘已经在了。

    林无尘那温软的目光看了看林简琴的神色,便微笑着说道,“琴儿妹妹好些了么?这几日你怎么也不去找我玩?”

    “你也未曾找我啊?”林简琴反问一句。

    林无尘马上便笑了起来,笑的像是午后暖阳,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娇羞。

    “好,是我的不是。以后会常去看你。畅春园和碧桐园很近。”林无尘微微笑着说道。

    林琳夕狠狠地剜了一眼林简琴,嘟囔道,“轻狂的德性。”

    林简琴装作听不到,继续说道,“是啊,碧桐园离得最近的便是畅春园了。”

    萧洁梅躺在床上,病恹恹的,似乎没有精神顾忌这些晚辈们拌嘴了。

    林简琴看了看床上的萧洁梅,说道,“二娘还是很乏力?”

    “浑身的不舒服,我想着过了晌午让尘儿去请个郎中来看看的。”萧洁梅很是虚弱的说道,萧洁梅虽然有些故意的掩饰着自己的病容,可是林简琴还是眼尖,看到了萧洁梅此时珠帘后的那张脸.

    林简琴的心里不禁的打了个寒颤,那张脸真是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了,最让人疑惑的事,怎么萧洁梅的眉毛都淡了许多?

    林简琴有些心里不安,可是自己的饭菜的食材是没有毒的,就算是林琳夕拿过来的那些菜,也是没毒的,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林简琴不得不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别的地方,也许是遗漏了哪里。

    可是这会儿若说不给萧洁梅送饭了,显然也是照样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可是要这么继续下去,难免哪一会儿萧洁梅突然不行了,自己变成了嫌疑人。

    到时候林静影若是再找了证据,或者更多的事捏造了证据,那该怎么办?

    林简琴有些吃力了,她以前的时候倒是见多了尔虞我诈的勾当,可是这件事还真是难查,还是回去了好好的思量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林琳夕看着林简琴和喜悦便不由得愤恨,一个劲儿的在林无尘的身边说些什么。

    大概是萧洁梅也累了,便说道,“尘儿,你快些给娘找个郎中看看,你们都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老太太过两天的寿辰,你一定要做出一些新鲜的东西让她老人家高兴才行。”

    林无尘见萧洁梅确实身子有些体力不支,便温软的说道,“琳夕,简琴,我娘身子真是有些不好了,你们先各自的回了各自的住处,我要去找个郎中来给娘看看了。”

    林琳夕急忙撒娇道,“无尘哥哥,等你请了郎中,我一定要跟你一起看望二娘,我娘虽然平日有些不喜欢二娘,可是我却喜欢二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