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一章 合适的借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淡淡的笑了笑,轻轻的把手从林琳夕的手里拿了出来,说道。“好,你先回去歇着吧。”

    林琳夕剜了一眼林简琴和喜悦,扭身便摆着屁股腰肢的离开了。

    林简琴看着那欠抽的林琳夕有些怒火。可是现在这会儿完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纵使发脾气也得找到个合适的借口才行啊。

    林无尘见林琳夕离开。便走到了林简琴的木椅旁边。俯下身子温软说道,“好琴儿,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等我忙完了一定去找你玩。只是我娘这两天突然病的有些厉害了,所以——”

    林简琴抬起眼皮,那细长的睫毛翻飞一下。一双翦水大眼。眨了两下,“无尘哥哥,二娘的身子自然是最重要的。你忙你的便是。”

    喜悦见到这个情形。也朝着林无尘笑了笑。她竭尽所能的笑的更甜美一些,低了头算是施礼。便推着林简琴出了相思阁。

    待众人都离开后,林无尘又屏退了萧洁梅左右的侍从。脸色有些阴郁的说道,“娘,您这两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病得这么厉害?”

    萧洁梅虚弱的看了看周围。说道,“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是我也已经着人看了二丫头和三丫头送的东西,没有什么不对的,难道是我别的地方疏忽了?”

    林无尘也皱起了眉头,“儿子在家里也是百般的忍耐,可是还是有人骑到了咱们脖子上!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手,若是被我找出这个人,我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林无尘的眼光中迸射出一阵阵的凛冽,他的拳头捏的很紧,似乎真想着将那捣鬼的人砸个稀巴烂一般。

    “尘儿,你先帮我找个好一点的郎中吧,对了,这件事不知道二丫头有没有跟别人说过。”萧洁梅有些体力不支了,喘得厉害。

    “没有,她这会儿正急着找琴儿的茬,哪里有时间去管娘的病情,况且我也没见大夫人有什么动静。”林无尘冷冷的说道,他的眉心的愁闷正在不知道如何开释。

    萧洁梅躺下了,只摆了摆手,便闭上了眼睛,要休息了。

    林无尘真是纳闷了,怎么会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短短的几天的时间,娘竟然虚弱到了这种地步,身边吃的吃的东西也没什么不妥啊。

    林无尘呆了片刻之后便急匆匆的出了相思阁的门,找了楚殇,去外面请郎中了。

    请郎中自然不难,可是找个好些的郎中也不是容易的了。

    寿康堂的那位老神仙说是去了山里采药,还带了不少的东西,听着小童的那个意思,老神仙怕是这两天回不来的了。

    林无尘一阵焦虑,正巧这会儿看到了从内庭走出来的一位年轻男子,他身着玄青色的长袍,有些瘦削却显得整个人都干净利落的。

    “南宫大夫——”林无尘深深的鞠了一躬,很是恭敬,“不知道南宫大夫是不是有时间辛苦一趟?”

    那玄青色长袍的男子稍稍的抬了一下脸,这张脸倒是清秀的很,若是稍微的打扮一下,怕是都会被认作是女人了,而且是个漂亮的女人。

    “哦?林公子何事?”南宫长昔很是淡漠,即便嘴角勾着意思笑意,却也让人觉得那笑意有些清凉。

    “家母抱病在床,还不能亲自来找大夫看病,所以劳烦大夫去一趟敝府,替家母诊治一下,在下自然是不胜感激的。”林无尘一直都是很是恭敬,脸上的表情也甚是谦恭。

    南宫长昔又是微微扯了一下嘴角,朝着堂上的小童喊了一声,那小童便拎着药箱跑了过来,施了礼,乖巧的站在了南宫长昔的身边。

    “那好,救死扶伤是天职,我随你去一趟便好。”南宫长昔也不端着架子,但是林无尘心里明白,这已经是给足了他林无尘的面子,南宫长昔是老神仙的得意门生,轻易地不会出诊的。

    林无尘又是一阵谦恭,将南宫长昔让上了车,便急忙催着楚殇朝着林府回去了。

    一阵紧促的脚步声,相思阁里来了位神医。

    南宫长昔将手搭在萧洁梅的手腕上,先是很冷静的神情,毕竟他行医十载也见过生生死死不少,可是紧接着下来的脸色却变得有些纠结,他的神色的变化,让站在一旁的林无尘有些紧张了。

    “南宫大夫,我娘的病如何?”林无尘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原本是人家正在诊脉不轻易打扰的。

    南宫长昔并没有说话,纠结的神色又变得加剧了一些,接下来的神情变得有些痛苦,到了最后却也释然了。

    南宫长昔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大宅出身,可是跟着师傅行走林湖十余载,见过的也多了,在这种深宅大院里中毒的事情,那简直比从平常的头脑发热身子不爽多的多了。

    “林公子,令堂只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我配一些药,你照着抓了,给令堂服下,过三五日便会有起色了,只是,这几日令堂的吃食还需林公子亲自侍奉的好。”南宫长昔很平静的说道。

    林无尘虽然听着对方所说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看着对方脸上刚才的神情便有些疑惑,若果真是那么轻松的事情,为何小神医的脸色会如此的难看?

    但是对方似乎不愿意多说,林无尘也只好不再问,毕竟眼下最重要的事要把娘的病先治好,过几日便是老太太的寿辰,千万不能让俪香阁的人占了便宜。

    “好好好,那真是劳烦南宫大夫了,这是一点心意,还请南宫大夫不要嫌弃。”林无尘急忙将一包银子拿了出来,很是恭敬的放到了南宫长昔随身而来的小童的手里。

    南宫长昔到也不推辞,只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写了药房,叮嘱了几句关于饮食的话,便离开了。

    林无尘遣楚殇将南宫长昔送回了寿康堂。

    林无尘细细的琢磨着南宫长昔的那几句话,用心的找来了潋滟,把事情嘱咐好,便要去柜房了,到了在父亲面前表现和学习的时间了。

    南宫长昔被楚殇亲自的送了出来,这时候正巧喜悦从大厨房里拿了些食材出来。

    从外面长大的人,毕竟不跟府里的一样,见了有些脸熟的人,便想着主动的打招呼。

    “咦?这不是我们上次去的寿康堂的郎中?喂?姑娘,你出来难道还要扮男装?”喜悦有些嘻嘻哈哈的打招呼说道。

    上一次和林简琴还有月姨和娘,一起去寿康堂的时候,是老神医亲自给诊治的林简琴的腿伤,当时这位小神医可是在一旁一直看着。

    喜悦就算不是很聪明也能看得出,老神医是颇为喜欢这个弟子的,所以当时还特意的看了一眼这个小神医呢。

    南宫长昔抬眼看了看嘻嘻哈哈有些大咧咧的喜悦,只是轻轻一笑,轻轻的低了头,算是回礼了。

    喜悦似乎那股子劲还在,便笑着说道,“怎么样,上次你在老神仙的面前就没说话,这会儿还是不说话,哈哈,是不是怕一说话便漏了相,我们就知道你是个姑娘?”

    南宫长昔只是嘴角轻轻一勾,看着这个大咧咧的丫头有些与众不同,在大门大户的人家,这样的丫头怕是早已经绝迹了。

    “丫头,我是男的。”南宫长昔只淡淡一笑,便转身离开了,一股清香的药味儿飘了过来,却比那花香还要好闻千百倍。

    喜悦站在原地惊讶的张大了嘴吧,那人长得明明是个姑娘,怎么说话却如此的像个男人?

    喜悦实在是不能理解,便一边自言自语的回了畅春园。

    林无尘到了柜房,将林原道和林长风已经在了,便恭敬的走了过去,给林原道行了礼,说道,“娘的身子有些不好,所以误了些时辰,还请爹爹见谅。”

    “恩,你坐下来吧,这是这几日的账册还有一些要处理的事情,你和长风每人都合算一下,然后把你们对这几件还没有解决的事情的见解思考一下,然后写下来。”林原道说着便拿着基本册子放在了长桌上。

    林原道又转了一圈,吩咐了几件事情,看了看正在用心的林无尘和林长风便带着常叔离开了。

    老王爷跟他说的军饷的事情,他还是要尽力的去办的,虽说上次和老王爷说好了两家的亲事,可是毕竟老王爷有意,不知道小王爷怎么想的呢,若是小王爷又像是以前一样的耍手段,那还是竹篮打水。

    林原道边走边想,问了问常叔的意见,便闷不吭声的坐在了轿子上想着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他有些闷得慌,撩开了轿帘,看了路边的店铺,想着老太太的寿辰就在大后天了,这两天其他的事情就先拖一拖吧。

    “常叔,咱们先回府里吧,看看交代的奴才办的事怎么样?也不知道琴儿都准备了些什么。”林原道有些倦意。

    常叔得了令,便跟轿夫说完,一行人朝着林府去了。

    林原道到了府里,先去相思阁看了看萧洁梅,他真的有些震惊,这只是三五天的功夫没过来,一直说是萧洁梅身子不舒坦,他还以为是月信,却不想萧洁梅病的如此厉害。

    “洁梅,你这是——”林原道有些惊诧。

    萧洁梅急忙用锦帕捂住了脸,她自知现在容貌丑陋,试想连眉毛都稀疏了还能好看到哪里?

    “没事没事,老爷您还是在那边坐下吧。”萧洁梅急忙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旁边的椅子。

    林原道也不好强求,便退了两步,坐在了椅子上,“洁梅,你这是怎么弄的?”

    “没什么,好像是吃错了东西,哦,这几天琳夕那孩子倒是不错,天天的来给我送些吃的。”萧洁梅淡淡的说道,还有些惊魂未定,想必林原道若是看了她现在的丑陋,怕是以后再也不想看她了。

    “琳夕?”林原道嘴里说着,心里却疑惑起来,所说他从来没说过,可是他心里却明白,萧洁梅和林静影是面和心不合,只是不要闹出什么大的乱子,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算了。

    可是现在林琳夕也搀和进来了,林原道有些愤怒,他不想着自己的子女搀和进这些争风吃醋耍手段的尔虞我诈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