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三章 打退堂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琳夕听了这些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失落的样子,她有些替林无尘担心,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轻轻地问道,“爹爹罚了无尘哥哥?”

    “不知道,我才懒得管。反正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挨骂。”林长风兴致很高,“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娘说一下,对了过两天老太太过寿,你也好好的准备一份礼物。”林长风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林琳夕狠狠地从旁边的合欢树上掐了一朵花。又咬着嘴唇,恨恨的将那花揪的稀巴烂,跺着脚的离开了。

    显然。这会儿就算找个借口去碧桐园。也是见不到林无尘了,林琳夕便寻思着还是回去准备一下老太太寿辰的事,虽说她不怎么被喜欢。可是毕竟还的在林家混啊。

    过了晌午的时候天气真是越来越热了。若不是为了给老太太准备惊喜。林简琴真想把地窖里新买来的冰拿上一块来自己用,简直是热的不可忍耐。

    林简琴使劲儿的摇晃着扇子。甚是想念以前的空调,哪怕就是有个电扇也好啊——忘了这茬。没有电。

    真不知道一下午的燥热该怎么度过,看着腿伤上结的血痂,林简琴恨不得赶紧的好了。趁着没人去敬水池游泳也不错。

    想着想着,林简琴有些忍耐不住了,看着在一旁打盹的喜悦和应宿,她便轻轻的拿了拐杖,自己偷偷的溜出去了。

    幸而离着敬水池比较近,现在正是盛夏,周围的绿树鲜花倒是把这里围住了。

    不走进去看,怕是也看不出什么。

    林简琴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在林家,这是个让人忌讳的地方,一般都是老太太才会过来敬水池的湖心小凉亭呆着。

    这敬水池的水可是不一般都是引得外面的活水,自然只要靠近了便会浑身觉得清凉。

    林简琴虽然身子不是很轻快,可是现在也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了。

    她左右的瞧了瞧看没什么人,只有那树梢上聒噪的蝉无聊的嘶哑着,她心中窃喜,偷偷去凉亭玩一会儿,等会再回去,也不会有什么不好。

    若是跟喜悦说,她必然会跟淑涟韵说的,那淑涟韵哪里肯让林简琴冒险?自然是说着各种林家的忌讳,也就不让出来了,若是跟应宿说,应宿想必自己都打退堂鼓了,离着越思敏知道也就不远了,还是自己玩比较爽快。

    林简琴想着便觉得心里高兴,好久没有这么任性了,只有她自己的时候才觉得放松起来。

    林简琴到了敬水池的小凉亭的时候有些气喘吁吁的了,将拐杖收起来放好,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倚着栏杆闭着眼睛享受着习习凉意了。

    她原本热的难受,可是在这池边坐了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有些困意了,那种清凉拂面的感觉让整个人浑身的燥热瞬间退却,从外到内的舒坦。

    林简琴突然觉得身边满是紫色的花儿,一团团一簇簇的,那花儿似乎在笑,甚是美妙,她有些欣喜,伸手去摘——

    啊——噗通——

    几乎是尖叫伴着沉闷的落水声,林简琴这才慌忙的挣扎着,腿伤传来的一阵阵的钻心的刺痛让她更加的清醒过来。

    林简琴腿更痛了,似乎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有些裂开的预兆,那腿伤一阵接连一阵的钻心的痛,让她有些慌张了,虽然会游泳,可是却奈何腿疼得要命。

    完了,有些抽筋!

    林简琴心里愤怒到慰问老天爷祖宗十八代了,怎么可以这样,上一世便是刚刚过上好日子便让她轮回转世了,这一世又是这样,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

    可是很明显,慰问却也无济于事,她有些窒息的感觉,身子却无奈的浮不上去,难道这是孽缘?要喝那些冤死在这敬水池的人一起做鬼友?

    林简琴喊却也喊不出声,况且这大晌午的,人人都在午睡,就算没有午睡的,哪里还听得见这里的声音,那鼓噪的蝉鸣更是伊朗高过一浪的。

    林简琴突然觉得就在正上方一阵昏暗的压了下来。

    她瞪大了眼睛,只见又是那个熟悉的冷峻的面庞!

    他身如蛟龙,一个猛子便扎到了林简琴的身边,打横抱起,很轻松的便浮出了水面。

    那一袭黑衣在现在看来紧紧的贴在他那凹凸有致的身上,林简琴仿佛一瞬间觉得自己得了个宝,这么俊美的身材让人看一眼死了也真是值了。

    应随六一只大手抱着林简琴,另一只手轻轻的抹去了脸上的水痕,又很温柔的将林简琴脸上的水痕拂去。

    林简琴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了,这个家伙真是像影子一样啊,明明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人啊,她林简琴也是机灵的人,怎么可能觉察不到有人尾随?

    “臭丫头,果真毫无淑女模样,做个梦都要流口水张牙舞爪的。”应随六那有些冰凉的语气带着些许的责备和溺爱,倒不如说是赞美。

    林简琴嘴角一抽,自己睡着了还有那么多的丑态?可是这家伙毕竟是偷摸来的林府,“你怎么总是在林府晃悠,难不成你想着偷盗我们家的东西?”

    林简琴虽说被应随六救了,可是总觉得应随六这个人实在是难以捉摸,便有些排斥感,忍不住的责难两句。

    没想到应随六却很不屑的冷笑一下,余光瞟了一眼周遭,嘴角一勾,“你这破院子里有什么是值得我惦记的?”

    林简琴差点被气得嘴歪眼斜了,往常都是她揭短别人,没想到这会儿却被这个黑衣不定时出没的人抢了气势。

    “那你放下本小姐!”林简琴咬牙切齿的狠狠地剜了一眼应随六。

    “你说的?现在我松手的后果——”应随六的眼光已经落在了那安静的池水面上。

    林简琴嘴角一顿抽搐,若是这个货此时真的放手,她又回到水中等着被淹死了。

    林简琴闭了嘴,嘟囔道,“哼,走着瞧。”

    应随六嘴角一抹冷笑,也不多解释,只是奋力一下,便将林简琴举到了水面上。

    林简琴浑身一个激灵,应随六在托起她身子的时候竟然不小心碰触到了敏感部位。

    应随六早就注意到了林简琴那眼中的窘态,可是他似乎很不理解,不知道林简琴为何这般的神情,便接着动手将林简琴举上水面的亭台上。

    林简琴将自己终于安全着陆了,这才舒了一口气。

    当她的心思转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赫然发现,身上的衣服由于全部湿透,完全贴在了身上,不知道是因为最近的事情烦心还是没有注意,原来自己的身材有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她已然是个玲珑有致的凹凸少女了。

    林简琴脸颊瞬间一片绯红,像极了池边不远处娇艳的花儿。

    “嗯,这会儿倒像是个女孩子了。”应随六似乎自言自语,眼光看着自己身上湿透的衣衫,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又像是跟林简琴在说话。

    林简琴听了他的这一番话,突然咬着牙撅起了嘴,“我何时不像是女孩子?”

    应随六淡漠的眼神看了林简琴一眼,没说话,接着拍打他的衣衫。

    “你怎么又来我家?我倒是你是梁上君子的好友,自然晚上出来玩,现在看来你是白天也很嚣张了,这么来去自由的在林家晃荡?”林简琴鄙夷的看着应随六说道。

    本来林简琴是要羞辱一下应随六的,熟料那家伙居然大言不惭的说道,“若是我喜欢,这片宅子不出一刻钟便是我的,何来在林家晃荡一说?”

    林简琴啐了一口在地上,“吹牛不上税,不怕风大把你吹牛皮的舌头吹断了。”

    应随六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个坐在地上,瞪着眼睛,鼓着鼻子,撅着嘴的丫头,他垂下那细长的眉睑,“我倒是多想待一会儿,只是来人了,我也得走了。”

    不等林简琴说话,他只脚尖一点便消失了,弄的林简琴真是有些顾虑了,这样一来岂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啊。

    “琴儿——”

    “三小姐——”

    一阵带着焦急的火烧火燎的喊声,乱作一团一样的从远处传来。

    林简琴嘴角一抽,完了,看来这一顿训是免不了了,总不能说自己就是为了弄湿衣服跑过来的吧。

    林简琴应了声,只见畅春园的人都来了,越思敏满脸的焦急和担心,淑涟韵也是急的脸色都变了。

    喜悦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别的,小脸通红,方离叶其和应宿则是因为主子不见了而心里不安。

    更让林简琴意外的是,这群人里居然还有林无尘。

    他那一袭白衣尤其的眨眼,在隆冬之日穿一袭白衣让人觉得寒彻,盛夏之时却让人觉得格外清爽了。

    林简琴倒是觉得林无尘在打扮上是有些功夫的,不像是刚才那个说话噎死人,半点不会笑的冰块应随六一样,捡了这么多此面总是那身黑衣裳,让林简琴不得不想,难道他穷的只有一身衣裳可以穿。

    还没等着林简琴回过神来,这一堆人便都跑到她的眼前了,站着喘着粗气的,猫着腰拍着胸脯的,憋得大红脸抹汗的,也真是让人见识这个鬼天气是有多么的折磨人了。

    “琴儿,你怎么到了这里?为什么出来不说一声?你知道娘多么担心么?你这样做让你云姨也担心!若是你不小心摔了怎么办?”越思敏简直就是瞬间开启了疯狂的轰炸模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