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以大欺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心里自然知道,越思敏是因爱而生气,便一直用那可怜兮兮的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越思敏。

    越思敏看到女儿的那个眼神。心里的气消了不少,可是还是忍不住的询问。

    林简琴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看来不说出点借口。真是逃不过去了。

    “娘,我只是想出来凉快一下的。可是看到了一只蝴蝶。然后——”林简琴说着说着,便拿眼睛给淑涟韵使眼色。

    淑涟韵见机急忙说道,“你看看。不就是追个蝴蝶么?这是怎么就玩水了?把身上弄的湿乎乎的,生病了怎么办?”

    越思敏看着林简琴那浑身湿淋淋的样子,竟然也没有想追蝴蝶和玩水弄湿了衣裳的关系。只顾着要赶紧的把林简琴抱回去换衣裳了。

    “三娘。我来!”林无尘拨开淑涟韵和越思敏的胳膊,不等越思敏说话,便横抱起了林简琴。

    林简琴一阵惊呆。怎么能这么霸道啊?怎么感觉现在的林无尘有些应随六上身的感觉啊。

    算了。这会儿她肯定是会被说教的那个。自然还是少说些话,省的惹得越思敏不高兴。又要唠叨。

    一干人等簇拥着,林简琴终于被抱着回了畅春园。

    应宿急忙找了干净的衣裳拿出来。喜悦将凉席铺好在床铺上。

    林简琴看着站在一旁气喘吁吁脸色通红直冒汗的林无尘说道,“无尘哥哥,你这是要等着跟我一同换新衣裳?”

    林无尘却软软一笑。尽量的平静呼吸说道,“我倒是愿意,就怕你不肯。”

    这句话让越思敏听了觉得有些不满意,她狠狠的瞪了林简琴一眼,开这样的玩笑,吃亏的可不是男孩子倒是林简琴这小丫头。

    淑涟韵却看着早就成年的林无尘,有些酸楚,每次见到林无尘,她总是会想起一些往事。

    喜悦听了却有些小小的嫉妒,真恨不得那个同林无尘开玩笑的是自己,只是现在的这个情况是她的主子了。

    “哼,无尘哥哥净想着欺负我?以大欺小不害臊?”林简琴见林无尘有点耍无赖,只好哭丧着脸说道。

    林无尘一看林简琴那小脸的难看,便急忙笑着哄说,“都是我不好,本来是想着跟你开个玩笑的,瞧瞧,还把你给惹哭了,对了,我刚才看着你的腿伤又有些开裂,我去让楚殇请个郎中回来。”

    林无尘急忙的将事情说道其它的地方,也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说着林无尘便出了房间。

    只剩下了越思敏淑涟韵了,越思敏和淑涟韵忙着给林简琴换衣裳,没有注意,喜悦却跟了出去。

    喜悦心里有些跳得厉害,跟着林无尘出了门。

    林无尘自然觉得出来后面有人跟了出来,便住了脚,转身看了喜悦一眼,这一眼也是极尽的温和,似乎在喜悦看来大公子的世界里没有焦躁没有恐慌更没有狂怒。

    “喜悦,你有什么事?”林无尘温和问道。

    喜悦双手捏搓这衣角,这会儿有些恨自己为了跟了出来,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哦,没什么。家里大夫人和二夫人好像都不是很喜欢琴儿,还请大公子多多帮琴儿。”

    喜悦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就说了这些。

    林无尘听完,嘴角勾起一抹软软的笑,“这个自然,你放心就好了。”

    喜悦给林无尘施了礼。林无尘便转身离开了。

    喜悦望着林无尘的背影,一直等着他消失了,才转身回了院子。

    “喜悦!我先前嘱咐你的事情,你当稀粥喝下去了不成?怎么不记得!”淑涟韵低声厉色说道。

    喜悦就在一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在了淑涟韵的身上,再听淑涟韵的一阵疾言令色,更是吓的有些慌张了。

    “娘,我——”

    “你以后给我老实点!知道自己的身份!回来!”淑涟韵狠狠的说道,甩了袖子回了畅春园。

    喜悦在身后乖乖的跟了回去。

    院子里的人还在说着林简琴落水的事情,这件事说小也小,说不小也不小,林简琴还是让畅春园的人不要说出去。

    毕竟敬水池是个有忌讳的地方。

    下午的时候,林简琴又给众人吩咐了任务,大家便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准备着老太太的寿辰了。

    倒是林无尘,大晌午的一顿折腾,弄的自己有些受热中暑了,一下午的时间都躺在床上,到了傍晚的时候,竟然有些发烫了。

    林静影自然是急的团团转,可是林无尘却跟手下的人说了,在大夫人面前一个字都不能多说畅春园的事,否则后果自负,没有什么别的消息来源林静影也只能认为是自己的儿子身子不好,更是亲自去张罗着请郎中了。

    林静影的这两天也是吃不香睡不好的了,若是老太太的寿辰上她没有什么闪光的地方,怕是林琳夕的婚事就不好办了。

    越是无聊的时候日子越是难打发,手里一旦有了活,还是那种不能不做而且必须做的好的,日子仿佛就不够用的了。

    天蒙蒙亮,林府已经是张灯结彩的了,林府的佣人们都是一路行色匆匆,忙忙碌碌的样子了。

    林简琴现在的腿伤好了些的,可是经过落水这次,又不得不只能靠着木轮椅行动了,外面的天色不是很亮堂,她的行动也有些不便,只能在屋里说些什么,让喜悦去吩咐了下人去做。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把摆设们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各个园子里的主子奴才们都吃过了饭,便开始张罗着寿宴的事情了。

    一直到了晌午,这才差不多了,不知道是老太太的阳气旺了还是老天爷看的打盹了,这天气热的让人焦躁。

    可是这些奴婢小厮们只能闷着声,那些个主子们可都在窃窃私语的,这天气真是着了魔了。

    就在这时候,林原道毕恭毕敬的搀着一身大红寿服的老太太从养心阁过来了,后面是林无尘和林长风给撑着太阳伞,老太太的精神比之前几天好多了,不知道是天气热的缘故还是本身就好了,满面红光的。

    在众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注视下,老太太坐上了主位,笑着跟大家讲了几句高兴的话。

    接下来便是以往的歌舞吃喝了,这些个都是按照老规矩,有林静影操持的。

    看完了歌舞,老太太有些倦意了,虽然身边有两个丫鬟一直在扇着扇子,终究是敌不过这老天爷的酷热淫威。

    林原道本来还是一脸的高兴,可是看着老太太的面色似乎不如刚才的高兴,便有些细微的担心,凑到了老太太的身边说道,“娘,下面是几个孩子给您敬献的礼物,您看看?”

    林原道笑着,和蔼的说道,那声音当真是只有在老太太面前才有的吧。

    “恩,也好,虽说这歌舞喜庆,可是年年看日日看,也没什么新鲜的了。”老太太似乎很同意林原道的提议。

    老太太一早就喜欢两个孙子,更是跟林原道私下说过很多次,论长幼,自然是林无尘是长子,可是论尊卑,则林长风是嫡出的,所以在斟酌之后,老太太的意思是这两个孙子谁能在能力上有优势,那么就让哪一个多多的关注林家的事务。

    林原道原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想着这些话还是由老太太说出来比较好,便一直等着了。

    林无尘作为长孙,先给老太太敬献了寿礼。

    看着近百十号的人各自身着红衣,手中举着一张红纸金字的寿字出场,然后这些人又干净利落很是规范的排列成了一个巨大的寿字队形。

    老太太看的满心欢喜,直夸林无尘孝心可鉴。

    林原道看着老太太开心,脸上自然也是高兴无比的了,在座的嘉宾们,也无一不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赏。

    林原道更是喜笑开颜的说道,“娘,不知道您发现没有,这许多的寿字,居然各不相同啊!”林原道边介绍边指着高台下面远处的举着寿字的下人们。

    老太太已然是笑的合不拢嘴,嘴里说的尽是好。

    林无尘虽然也被太阳晒的有些发晕可是看着老太太的喜色,他也自然是喜不胜收的了。

    萧洁梅的病还没有好,纵使旁边的潋滟又是打着伞又是扇着扇子,萧洁梅的脸色还是有些惨白,只是她见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的争气,能博得老太太的笑意,便深感欣慰了。

    这边的母子俩都很是高兴,可是对面坐着的林静影母子三人就不是那么好了。

    林静影看着林无尘的寿礼如此的受老太太喜欢,有些愤恨了。

    “琳夕,娘早些说什么了?你看看,现在显摆威风的时候都让人家抢了,本来还想着你能抢些风头,让老太太松口你跟侯爷府的婚事呢!”林静影的口气里尽是训斥。

    本来林琳夕看着林无尘的寿礼心里便一直仰慕,她看中的男人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不仅样貌出众才学和精明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可是被林静影这么一说,林琳夕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境地似乎真的有些危险了。

    她看着高台上端正坐着的林原道和老太太,心里突然有些恨意了,她自己的事,为什么偏偏受着这两个人的摆布。

    林原道看着老太太的喜色,便说道,“无尘这是百寿献仙君,这数上去整整一百零一张,可见无尘也是有个别的意境,那便是,娘的寿宴是百里挑一的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