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信心十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好好,无尘这孩子果然一直是细心的,孝顺的。你看在了眼里,以后多照拂他才好,百事孝为先。一个人若是能把孝顺做好了,其他的也没什么不能培养的。何况他天资聪颖。”老太太笑着说道。

    林原道点头称是。

    接下来的便是林长风献寿礼了。

    只见林长风满面春风一身紫红长袍。英姿飒爽的站在了高台下面,先是给老太太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接着便朝着身后摆了摆手。

    众人屏息凝神的注视着入口处。只见六个身着金色上衣短坎肩,下着大红喜色短裤的彪壮汉子抬着一个蒙着红绸子的东西上来了。

    大家都仔细认真的看着,恐怕错过了什么精彩之处。可谓一眼都不眨。

    林长风给各位作揖。便信心十足的一下扯开了那大红绸子。

    一个约高一米的粉红寿桃映入众人的视线,当场一片惊呼,现在已是七月天。哪里还有寿桃。即便是有。恐怕王母娘娘的寿桃也不会有如此之大了。

    宾客席中又是一阵阵的称赞声。

    老太太自然又是满心欢喜。

    “祝愿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林长风又是一阵情绪高昂的祝贺。

    老太太尽顾着新奇那东西是怎么做成的了。听了林长风的话,才缓过神。转头跟林原道说道,“我看你不成器,倒是生了两个好儿子。赏!”

    林原道连连称是。

    林静影见自己的儿子也风光了一把,自然是喜不胜收,一阵欢喜。

    按照这个顺序便是林琳夕了,林琳夕准备的是一件上好的衣衫,虽说那衣衫价值很高,可是老太太的眼里已经是看习惯了这些,也并不新奇,并没有多大的赞赏。

    接下来的林简琴又是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出场,手里捧着个大木盒子,众人也甚至惊讶。

    “为何还抱着个木盒子,难道是见不得光?”林静影讥讽一句,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越思敏。

    越思敏脸色一紧,自然不会去跟她计较,一是计较不过,二是林简琴说过了,对于林静影这些人的刁难,若不是伤及很深不便理会,她总会给大家找回来。

    林简琴丝毫不理会别人的说法和眼光,硬是拄着拐杖很吃力的上了高台,亲自抱着木盒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用她那人畜无害呆萌纯真的大眼睛看着老太太,说道,“奶奶,请您吃好吃的。”

    说完便将那木盒子递了过去。

    林原道急忙接着,他也不知道这个他看好的女儿会有什么招数得老太太欢心。

    老太太亲手打开,一见那三层的水果生日蛋糕,马上笑的合不拢嘴了,要说之前林无尘和林长风的东西稀罕,那现在林简琴送的这个简直是连见都没见过的了。

    “小丫头,这个花花绿绿的看着倒是好看,能吃?”老太太笑呵呵的问道。

    “我来喂奶奶吃。”林简琴乖巧懂事,像只安静的猫儿一样,轻轻的拿了竹片一样的薄木铲,轻轻的切了一片,缓缓地放进了老太太的嘴里。

    老太太这一生也是吃过了数不清的好东西,可是这个她真的是头一次吃,当然是万分的高兴了。

    众人看着高台上那祖孙二人惬意融融的,真是羡煞旁人了。

    林简琴见老太太吃得高兴,接着说道,“您看这日头多么毒,我心疼奶奶,也心疼爹爹和所有的人,不如琴儿带您去个地方?这里离着敬水池近,咱们看看去?”

    老太太的眼睛一看,便知道林简琴这孩子一定还有什么新鲜玩意没拿出来呢,便笑着说道,“好,依你,眼下你倒是跟我一样了,我住着拐杖,你也是,走吧。”

    老太太竟然没有让林原道搀着,跟着林简琴,这一老一少都是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朝着敬水池走去。

    幸而很近,还没到那之前老太太便觉得越来越清爽了,刚才那浑身的燥热一扫而光,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众人也瞬间的惊讶起来。

    这敬水池的廊道凉亭,尽是冰雕的荷花,怪不得一阵的清凉,这里面布置的俨然一个水晶的世界。

    老太太看着喜欢的不得了,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的。

    林原道看在了眼里,心里已经给这个几个孩子的表现打了分数。

    玩耍的累了,众人各自的回到席位上吃了饭菜,老太太却要求她只吃那个水果蛋糕就好了,还说道,“人老了,吃什么都嚼不动了,还是琴儿的心思细腻,这些东西吃着味道又好又松软。”

    经过这件事情,林原道更笃定,要尽快的把林琳夕嫁出去了,于是便在第二天就找了林静影商量着林琳夕的婚事。

    林静影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林原道的主意她是万分奈何不了的,真恨不得现在有个健健康康的男人能出来娶了她的女儿,哪怕她以后来养着女儿女婿也好。

    怎么都比林琳夕嫁给一个将死的男人好,不要进门就守活寡才好。

    林静影心里难受,就着夜色去了湘竹园。

    “玲珑,你出去吧,在外面看着,若是有人来了,你赶紧的知会一声。”林静影交代完了林琳夕身边的侍女便坐在了椅子上。

    林琳夕这两天不得出门,按照林原道的意思,是要准备嫁妆了。

    林静影看着林琳夕那哭的比樱桃还要红肿的眼睛有些心疼,忍不住的淌下泪来,可是她真是无可奈何了。

    “琳夕,你跟娘说,你心里有没有喜欢的人,若是真的有,跟娘说说,若是对方健康人品好,为娘就——”林静影不敢说的太直白,唯恐隔墙有耳。

    她就算放纵女儿私奔,挨些委屈,哪怕是被林原道惩罚,等林原道消了气,她在把女儿女婿接回来也好。

    林琳夕张嘴就想说林无尘,可是她张开的嘴,就那么停滞了,她倒是乐意,可是林无尘却一直在打马虎眼,她觉得林无尘难道是看不穿她的心思?可是为什么又对她很好?

    林无尘一定不会跟她私奔的,因为二娘在林无尘的心里是最重要的,再者说了,她只是听到了流言蜚语说林无尘不是二娘和爹爹亲生的,可是若真的是亲生的呢?那岂不是乱了?突然间有点不敢再细想下去了。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林静影有些着急了。

    “没——”林琳夕神色黯淡了。

    现如今林简琴正值被众人宠爱的时候,想着找个机会扳倒她,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林琳夕恨得咬牙切齿,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亮,“娘,您以前打算让林简琴那死丫头替我出嫁是怎么打算的?”

    “唉,现在不成了,原来还不是看着她好欺负,想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人?”林静影叹了一声气说道。

    “现在她不好欺负,可是我们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人,等着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她还能怎么样?”林琳夕的嘴角露出一丝狠毒。

    林静影原本伤神的脸色突然也光亮起来,眼中也同时闪过一丝阴险,笑着说道,“也是啊,就算以后被你爹骂了或者罚了又怎么样?到时候那死丫头只能认命,而你则可以代替她去嫁到王爷府!”

    “娘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只是要想一个合适的计策才能把那死丫头给塞进花轿里。”林琳夕说道。

    “恩,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让娘去做,事后一定会被揭露,省的到时候你爹会怪责你,这件事娘揽到了自己身上,就算你爹事后恼羞,也会顾及着和我多年的夫妻情分的。”林静影瞬间觉得有了光芒出路。

    “娘,那我们现在一定要做些工作啊,不然不可能等到了结亲的时候硬是去畅春园拉人啊。”林琳夕急忙问道,恨不得现在就将林简琴给嫁出去,谁让她分了无尘哥哥的宠爱。

    林静影蹙了蹙眉头,深思片刻,说道,“这件事容我慢慢的想一想,一定要思虑的周全才好,等娘想好了再告诉你怎么做。”

    “也好,只是娘您一定要快点,不然——我的后半辈子就毁了。”林琳夕焦虑的说道。

    林静影轻轻的将林琳夕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发髻,“琳夕,你放心好了,有娘在,绝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等娘的消息吧,不过现如今要做的便是,你一定要主动的去跟那死丫头示好。”

    “为何?她受了家里那么多人的宠爱,爹爹的老太太的,还有——还有很多,”林琳夕差点一怒之下就说出了林无尘的名字,“我看见她,恨不得撕了她,又如何能低三下四的示好?”林琳夕的眼中闪过几滴泪珠。

    “哎呀,琳夕,这点道理你都不懂?若想求于人或者摧败对方,必然是先了解对方,即便不是了解也要靠近,让对方心里防范降低才能突然出手,一举得胜啊。”林静影虽然急躁仍旧耐着性子给林琳夕讲道理。

    林琳夕总是百般不愿意,可是还是答应了林静影,她只能把这份愤怒记在心里,等日后林简琴被她压制住了,她才能好好的羞辱林简琴。

    林静影又安抚了一下林琳夕,便离开了湘竹园,她已经有了别的打算,这次一定要成功不能失败。

    林琳夕纵然是听从了林静影的劝说,可是毕竟年轻气盛,加上她容易焦躁的性子,平时就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想着日后要在林简琴那个瘪三庶出的死丫头面前低三下四便心中万分不爽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