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 鬼魅的笑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小姐,您只要想想以后能随便的摆弄她,看着她生不如死的境况。就会舒服多了,您想啊,以后她嫁进了侯爷府。八成半年都过不了那小侯爷就翘辫子了,她就是守活寡。在婆家人人都说是她克死了夫君。娘家就算让她回来,哼……”玲珑在一边任性的分析着。

    林琳夕听了一会儿,这才心里舒服了一些。嘴角勾起一抹鬼魅的笑容,满眼的邪恶看了看玲珑,说道。“走。拿点娘刚才带来的酥糕,咱们去畅春园。”

    玲珑听了林琳夕的话,见主子心情舒爽了。她自然也开心起来。马上拿了食盒。装了一些。

    “慢着!”林琳夕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拎起那盖着糕点的帕子,说道。“呸~”

    便一甩手,那帕子又盖上了。

    玲珑奸笑道。“二小姐赏点东西,外带口水,嘿嘿。”

    林琳夕一脸的得意。抚摸了一下头饰,看了看衣服是否端正,便带着玲珑朝着畅春园走去了。

    林简琴为了准备老太太寿宴的事情,累坏了,况且当天她都是自己拄着双拐跟老太太同行,以表孝心,这一天下来,拄着拐杖的胳膊酸疼,腋下还摩起了血泡,只能躺在席子上休息。

    喜悦趴在林简琴的床边,托着腮,看着林简琴的脸,半天说道,“琴儿,我怎么觉得你长得越发的标志了呢?”

    林简琴正在寻思萧洁梅中毒的事情,突然听到喜悦这么一说,嘴角猛地一抽,抬眼去看傻愣愣的喜悦,“你是不是想让我也夸赞你长的标志?”

    “哪里有,我只是实话实说算了,啧啧,你看你这眉毛不施眉粉便很黑,不修已然是细长,比柳叶到要好看许多,这眼睛……”

    “得得得,喜悦你就直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才这般的讨好?”林简琴实在听不得别人这么夸她。

    喜悦抿了抿嘴,看了看门外正在绣花的淑涟韵,说道,“你说我长大了怎么办?”

    林简琴一愣似乎没明白喜悦的意思,“长大了……怎么办?是什么意思?”

    喜悦有些失望的看着林简琴,嘟着嘴说道,“你以后肯定是嫁个好人家的了,我呢?我可是比你还大两个月呢。我不想嫁给不喜欢的人,我想找个我自己喜欢的。”

    林简琴嘴角一摊,她到不是觉得喜悦的这番话有什么不妥,只是看着这个真正的年龄十多岁的女孩,能说出这番话,真是有些意外了。

    林简琴还真的没想过自己到了嫁人的年纪会怎么样呢,若不是喜悦这么一说,她似乎差一点就忘了当初她和娘被接到林家是因为什么了。

    可是最近俪香阁和湘竹园的那两位都没什么动静,自从从鹰嘴山回来之后便见的很少了,难道是她们就这么认了?

    林简琴有些疑惑,正巧这会儿,外面的院子里便传来了林琳夕的声音,“三娘在么?我来看看您。”

    越思敏对谁都是一副菩萨心肠,就算是被人伤了,时候人家跟她道个歉,她便觉得那之前也是个误会,不去理会,可是她的这个性子不让林简琴喜欢。

    “在呢,在呢,是二小姐啊,快来屋里坐着,外面的日头大,太热了。”越思敏急忙迎了出来。

    林简琴坐起身子,透过窗户棱自然能看的清林琳夕脸上的那神情,她真是有些傲慢,在越思敏面前根本就没有行礼,那脸上的笑意似乎也是挤出来的了。

    林简琴冷笑一下,自然知道,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便继续躺下,装作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喜悦一看林简琴的表情,便心里有数了,也装作没看到,轻轻地给林简琴捏着太阳穴。

    林琳夕才不顾什么尊卑长幼,见越思敏迎接她,更是得意,不管越思敏这个主人,很不屑的瞟了一眼满院子的东西,便进了屋子。

    她虽说表面上很不屑,可是心里却嫉妒,先前二娘可是铁了心的整治这贱胚子的,怎么现如今这院子里都换成了这么好的东西,就凭她们娘俩也配!

    林琳夕想着也便进了屋子,随便的扫了一眼,见林简琴正闭着眼的在凉席上躺着,养精神,喜悦则正在给林简琴揉太阳穴,似乎没有一点要起来施礼的迹象。

    林琳夕便故意的拿着帕子掩着嘴,轻嗑了一声。

    越思敏到不是为了让喜悦行礼,说道,“琴儿,二小姐来了。你们说会话?”

    林简琴装作没听见,喜悦则站起来,不是很恭敬的施礼,省的让人家说什么。

    林琳夕看着林简琴那脱俗空灵的样子就来气,无尘哥哥一定是被这张脸给迷惑了的。

    可是她心里记着此来的目的,便忍着说道,“妹妹睡的好香甜,姐姐来看你了,你若是醒了,咱们说一会儿话?”

    林简琴吧嗒一下嘴巴,竟然流出一点口水。

    喜悦一直忍着笑,她自然知道是林简琴在瞎闹。

    林琳夕有些恶心的用帕子捂住了嘴巴,嫌弃的看着林简琴的样子,心里有些纳闷,这么邋遢,真不知道无尘哥哥看上她哪里。

    林琳夕差点就想扭头走人了,突然身后传来一句温软的声音,“琴儿总是这么可爱。”

    林琳夕回头一看是林无尘。

    林无尘向来步子就轻,来了之后又不让越思敏等人说话,以至于他走进来,屋里的人都没听到。

    “无尘哥哥!”林琳夕脸上一阵惊喜,她怎么都没想到能在这遇上林无尘。

    老太太寿宴上她就想着说几句话,可是无奈很多人在场,她终究只能说些体面话。

    喜悦见是林无尘来了,心中也是一喜,可是看着林琳夕那激动的摸样,心里便有些失落了。当真是自己真的不配?

    林简琴本来想着恶心一下林琳夕的,却不料怎么半路来了个林无尘,虽说她对林无尘只是普通感情,可是毕竟在一般人面前出丑也是有些没面子的。

    林简琴真想赶紧的找个帕子擦了那一点口水,心里正在纠结,突然觉得下巴有些清凉的软软。

    是丝绸帕子擦过的感觉。

    “小丫头就是淘气,睡觉都不老实。”林无尘微笑着坐在了林简琴的床榻边上,似乎还有些含情脉脉了,只怪他那双眼睛像是湖水上蒙了迷雾一样的水汪汪。

    看的喜悦羡慕,看的林琳夕嫉妒,林简琴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额……”林简琴只能佯装刚刚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着便惊讶的说道,“咦?无尘哥哥,额,还有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喜悦,你怎么也不叫醒我。”

    喜悦低着头说道,“你才睡着那么一小会儿,我不忍心把你叫醒啊。”

    林无尘微微笑道,“哈哈,她本来就贪玩贪睡的,再说了,我和琳夕也不是什么外人,没必要拘泥着,琴儿既然刚睡着,我们改日来看她不就好了,是吧琳夕?”

    林简琴嘴角抽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道,“额,是啊,没什么的。”

    喜悦在身后狠狠的剜了一眼林琳夕,刚才是哪一个不要脸的装腔作势的呢,这会儿又开始装什么圣洁白莲花了。

    “琴儿,你要坐起来?”林无尘很温柔体贴的问道。

    林简琴只好点了点头,用余光看到林琳夕那气愤的脸色的时候,她真的有点茫然,不知道这林琳夕到底是在气什么。

    林简琴哪里知道林琳夕早就听闻了有关林无尘的身世的流言,自然也不知道林琳夕对林无尘的心思,若是说吃醋,林简琴更是不敢去想了。

    林无尘拿了一个用竹席包起来的靠枕轻轻的放到了林简琴的身后,“把这个靠在后面,省的出汗。”

    “对了,无尘哥哥,和琳夕姐姐怎么会这么巧,一同来了我这里?”林简琴既然装就要装到底了,睁开眼看到的是两个人,只能猜着是两个人一同来的。

    林琳夕急忙说道,“是啊,怕是无尘哥哥去找我,听闻我来了畅春园,他便来了。”

    说完便有些得意的看了看林简琴。

    殊不知,林简琴哪里想的了林琳夕脑子里的想法?这也算是霸占男人,划清统治界限?

    “琳夕你误会了,我本来也是看琴儿的,老太太的寿辰她累坏了。”林无尘笑着对林琳夕说道。

    霎间,林琳夕的脸上黑一片白一片红一点的,简直不是滋味极了,她本想着炫耀一下呢,孰料这林无尘并不卖给她面子啊。

    林琳夕尴尬的笑着说道,“哦哦哦,我还以为你去找我的,前几日你可是答应带我玩的。”

    林简琴才懒得看她演戏,便说道,“琳夕姐姐你怎么有时间来我们这破落园子?大娘知道?”

    林琳夕又是一阵尴尬袭上脸色,站在一旁的越思敏刚要说话解围却被淑涟韵拉到了一边去。

    “妹妹说的哪里的话,你这园子可是比我的都好,若是我主动张罗跟爹爹要些银子来休整,怕爹爹都舍不得给我。”林琳夕酸酸的说道。

    林简琴却很闲淡的眨了眨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可没去要,是爹爹硬要给我,不如这样,我去跟爹爹说说,把姐姐喜欢的东西搬到湘竹园?”

    林琳夕一阵语塞,就算再怎么好,终究是别人不要了的啊,真是太没面子了。

    “不不不,君子不夺人之爱,我怎么能抢了琴儿你的东西?自然,若是有一天姐姐有什么喜欢的了,你也势必不会跟我抢的吧?”林琳夕分明了是话里有话,她自然指的是林无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