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 货真价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佯装纳闷的问道,“姐姐倒是说说看上了什么?姐姐一向眼高于顶,我也想看看姐姐喜欢的是不是果真那么难的?至于说君子不夺人所爱。额,我可不是什么君子……”

    林简琴说了这么一句,顿时让林琳夕不畅快了。难道这林简琴是要挑战不成?

    林无尘原本笑着的脸色也稍稍的愣了一下。

    林简琴眨了眨大眼睛,纯真的笑道。“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姑娘。怎么能算作是君子,那可是男人的事。”

    这一句话说的林琳夕又开始语塞了,喜悦在一旁听的相当的解气。真想着给林简琴鼓掌了。

    林无尘见着姐妹俩话不投机半句多,便说道,“福满楼的凉菜好吃的很。不如我今天带着两位妹妹去尝试吃些?”

    林琳夕竟然还想着假装推让一番。在林无尘面前也好显得淑女一些,孰料林简琴一拍床榻大声道,“好啊好啊。我最是喜欢好吃的了。”

    就连喜悦都觉得林琳夕那做作的模样令人作呕了。倒是林简琴的率真更是让人喜欢。

    果然。林无尘哈哈大笑起来,虽然说是大笑。可是仍旧不失君子风度的温尔文雅,“琴儿就是个小吃货。”

    林无尘竟然毫不讳忌的捏了捏林简琴的小脸蛋儿。

    林简琴又瞟了一眼林琳夕。只见她的脸上满是羡慕嫉妒恨了。

    说走就走了,当下越思敏便给林简琴推了木椅车来,林无尘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接触林简琴的机会。只待那车刚刚停稳,他便一把将林简琴横抱起来,又很稳妥的放到了木椅上,嫣然一笑,“我来推。”

    越思敏和淑涟韵将她们送出了门外。越思敏有些担心,看着刚才女儿似乎一点都不想着领二小姐的情,不会招惹到了大夫人吧。

    林原道一再的让她去书房陪伴,她自认为是抢了大夫人和二夫人的恩泽,所以多少的竟然有些愧疚了,见林琳夕来了,便想着让林简琴能和这些姐妹好好的相处。

    天知道,这是多么奢侈的想法。

    林无尘推着林简琴,很是小心谨慎的,惹得林琳夕一路上都在白眼相看。

    喜悦也悄悄地跟在后面,她本来是不该去的,可是林简琴真怕万一这林无尘不靠谱,那岂不是她林简琴就惨了?还是带着喜悦比较放心。

    这一路上也算是有说有笑的,可是恐怕谁都心里明白,这说说笑笑都是夹枪带棒的,每次都是林无尘出来说和才算是能正常的进行下去。

    好不容易到了福满楼,那伙计一见是林家大公子,定然是一顿的热情款待,很快便找了一个临水阁楼的包间,这地方清雅安静,似乎吃饭有些浪费了这地方的风雅,倒是文人墨客吟诗作画的好去处。

    林无尘手里拿着菜谱,斟酌着要吃点什么才好,又偷偷瞄了一眼正朝外看的出神的林简琴,问道,“琴儿你想吃些什么?”

    林琳夕刚要发火,只见林无尘又很温柔的看向了她,问道,“琳夕要吃些什么?琳夕是姐姐,我不说,你也会让着琴儿的,因为你跟我一样,长她几岁。”

    林琳夕一听这个,心里的怒火顿然烟消云散了,甜甜的一笑,“无尘哥哥,全凭你做主,我一介女流,出来吃饭的机会少,自然也认不得什么好吃的。”

    林简琴却木然的转过脸,嘿嘿一笑,真有些呆萌的让人心化了的感觉,“我想吃糯米甜莲藕片。”

    林无尘微笑着说道,“你倒是见识多,这个多半都是女孩子爱吃的,甜些,好,我给你要一份,好好的想想,你还想吃什么?”

    林琳夕撇了撇嘴,嘟囔道,“一点女孩子的矜持都没有。”

    林无尘则笑着说道,“琳夕,你的美是赏心悦目的阴柔妩媚美,琴儿则不同,是轻快玲珑剔透的空灵美。”

    “那你喜欢哪一种美?”林琳夕出口便问。

    林简琴才懒得听林无尘喜欢哪一种美,哪一种美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都喜欢。”林无尘笑了笑回答,接着翻看菜谱,这个回答不免的让林琳夕有些小小的不满意。

    林简琴继续趴在红漆的精致横木窗子前看着外面的景色,那是一池粉红的荷花。

    林简琴看着看着突然冒出来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应是荷花别样红”来。

    这一句话音刚落,便听到了身后的掌声。

    “原来琴儿竟然还有这等才学,一步不出便能吟出好诗?”林无尘眼光里闪过一丝钦佩。

    林简琴有点纳闷,这可是宋代大诗人杨万里的绝句,难道这个时空是凌驾的,这林无尘也算得上是诗书精通,竟然没有听过这首诗。

    “嘁,能做诗有什么了不起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一旁的林琳夕似乎看不过去了,嘟囔了一句。

    “果然是好诗……”一股子带着清凉的入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林简琴等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一个身着黑衣,身材精壮的男子,只因对方戴了斗笠遮面却也看不清楚面貌。

    林无尘有些防备的看了看那个男子,林琳夕觉得有些奇怪,可是林简琴却不禁的嘴角轻轻的抽动一下,这人不是别人,是应随六。

    林简琴实在找不出除了阴魂不散这个词语以外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应随六了,这家伙难道是脑子坏了?怎么总是喜欢尾随啊。

    可是看着林无尘和林琳夕的表情,似乎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毕竟在鹰嘴山上的时候大家是相遇过的,更何况,林琳夕便是应随六救回林家的。

    林简琴却不知道当初应随六去救林琳夕可是一个字都没说,又是在黑夜之中,恐怕林琳夕是认不出这个曾经的救命恩人了。

    林无尘却有些疑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

    林简琴站在最后,当然大家去看应随六的时候无暇去看她的,不然她刚才脸上那惊讶的有些恨的牙根痒痒又变得很无奈的表情被人看了去,显然是被人知晓了。

    应随六只说完,便转身去了别的包间。

    林无尘转过脸来的时候那满脸的疑惑的深沉,也着实让林简琴捏了一把汗,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充满了质疑的冰冷和凛冽。

    林无尘在她的面前永远都是温暖如三月初暖阳的笑意,现在对一个稍微有些潜在危险的陌生人尚且如此,若是对敌人呢?那将会是怎么样的脸色,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无尘哥哥,那男子是谁?”林琳夕也见到了林无尘不悦的脸色,便问道。

    林无尘马上便面带微笑的看了看林简琴和林琳夕,说道,“无妨,不过是贫嘴的小子而已。来,你们再看看,要哪些菜?”

    林简琴又继续扭过脸,看着窗外那一池的荷花,这荷花甚美,出落的像是瑶池仙境里的仙子,可是谁能想起来这一切的美艳全是淤泥里的根系的供给,她似乎慢慢的觉得,过程如何是给自己看的,别人看到的永远总是结果。

    林琳夕见林简琴心思不在吃饭上,便心中暗暗窃喜,可一定要抓紧了每一个跟无尘哥哥在一起培养感情的机会。

    又点了几个菜,林无尘便叫店小二去准备了。

    “喜悦,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林无尘的语气总是那么的如暖风拂面,让喜悦突然局促不安了。

    喜悦急忙摆手,“不不不,大公子,我是奴婢,我站着侍候你们就好。”

    喜悦心里一丝喜滋滋的美感,这会儿恐怕让她站上一下午她都乐意了。

    “无尘哥哥,她就是个下人,怎么能跟我们一同吃东西?”林琳夕嫌弃的撇嘴说道。

    林无尘只是笑了笑,其实他何尝不是看着林简琴的面子,说一句罢了,他只是见过畅春园的主子奴才都是一个饭桌吃饭的。

    林简琴仍旧是背对着这三人,看着窗外的景色,只是听了林琳夕的话,心里有些不快活,“你敢保证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是根红苗正的主子?没准出不去三代,你们家哪一辈也是奴才。”

    林琳夕气的摔了筷子,“你跟谁说话呢?”

    林无尘一下便握住了林琳夕的手腕,轻声说道,“琳夕你不要生气,确实咱们的曾祖父也是给人帮工的管家。”

    林简琴虽然没有转过身来看着林无尘谢谢他在这会儿说出这个历史真相,还是对着荷花池傻傻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不一定非得住多么大的房子,吃多么好的饭,穿多么上档次的衣裳,只是那么一句话一个眼神便浑身的舒畅。

    菜马上就上齐了,通往楼阁的门还开着,挂了短珠帘,所以外面迎来送往的客人,里面却能看的很清楚。

    林无尘无意中听到了楼梯里的谈话声,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却不料这一眼便让他有些震撼了,老王爷竟然也来了这里吃饭,最让人惊讶的是,刚才的那个黑衣人居然也跟在老王爷的身后。

    林无尘有些迷惑了,他心里有些后怕,幸亏刚才没有对这个看起来有些无礼的陌生男子怎么样,非但如此,岂不是得罪了老王爷。

    林无尘想着跟过去,看看那黑衣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无奈林简琴此刻正好转身过来,自己挪动着往饭桌走。

    林无尘一心怜惜,急忙站起来去帮忙,才错失了这个机会。

    只是这一面,林无尘记在了心里,虽然没有看到那个黑衣男子的脸,至少那个男子的声音和身形他已经记下了。

    “看着菜,有的就是主菜有的就是配菜,这绿叶就得配着红花,才能显示它的存在,做人也当如此,明明是绿叶,非得死切摆列的想做红花,真是痴心妄想。”林琳夕弦外有音的说道。

    林琳夕边高傲的夹了菜放到了林无尘的碗中,边笑着说道。

    林简琴听得出林琳夕的意思,无外乎是嫌她总是出风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