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八章 永开不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姐姐你这话就错了,谁说的绿叶就得配红花?你也算是见识广博的,你见无尘哥哥的园子的那些绿树。可是一年长青,还不是照样好看?可是你见过哪里的树开的都是花?就算满树又怎么样,还不是呈了一时之快。很快就落了?”林简琴不咸不淡的说道。

    林无尘听完竟是哈哈大笑起来,“我平日不怎么喜欢花。正如琴儿所说。花儿虽美,终究还是要凋零,没有永开不败的花。只有永久长青的树。”

    林琳夕听了林无尘居然附和林简琴的话,便赌气一样的拍下筷子,一副撒娇的样子说道。“无尘哥哥竟然也欺负我?”

    “当然不是。只是你看,我这做哥哥的要让着你们姐妹二人,总是太累了。你不如替我分担。琴儿最小啊。我们都要让着她一些。”林无尘趁机说道。

    林琳夕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林无尘那期盼的目光。不禁的点了点头。

    她本来想着今天是耍一下威风的,没想到这林简琴真是个刺头。看来娘所说的跟林简琴表面修好才能暗地里使绊子,以致林简琴不会那么大的戒心。

    林琳夕故意看了看不怎么理会她的林简琴,说道。“妹妹,既然哥哥也这么说,我以后让着你便是了。”

    林简琴则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笑着说道,“我也会让着姐姐。”

    “这样才好,看到你们不会吵闹,我才喜欢。”林无尘笑着说道,接着便左右开弓,给两个妹妹每个人的盘子里夹了菜。

    这一顿东西吃的倒是欢乐了,林无尘又带着林简琴和林琳夕去逛了店铺,买了些女儿家喜欢的小饰物,自然赏赐喜悦一些也是有的。

    到了太阳落山了,这才准备着要往回走。

    虽然说不上是满载而归,可是林无尘和林琳夕的怀里已经抱满了,喜悦推着林简琴的木椅车,手腕子上还挂着几个,林简琴坐在车子上也是抱着一些。

    这一幕出现在林府门口的时候,着实让正在那检验这批货物的常叔尤为的疑惑。

    他可是不怎么说话,却一切都很明白的看在了眼里的,大夫人和二夫人不和这么多年,眼瞅着得了不少的好处,又来了个三夫人,自然更是不和,那二小姐从小的脾气便骄纵,怎么能容得下别人来分一杯羹?

    可是眼下明明显示着这几个人的关系真不错。

    常叔还是很恭敬的给这些小主子们施礼,接着做自己的活去了。

    林无尘将两个妹妹都送了回去,这才把东西交给楚殇,朝着相思阁去了,他担心萧洁梅。

    萧洁梅自从停止了吃外面送来的东西,再加上南宫长昔给配的药,显然是好多了,至少面色好了很多。

    林无尘进去的时候见潋滟正在床边守着,扇着扇子,便示意潋滟不要动了。

    他自己则在相思阁转悠了一会儿,打量着这院子里的一切,他是自小在这院子里长大的,可是也在这里受了不少的灾难,他是林家的长子,那些心眼不好的人怎么可能任凭他好好的长大?

    从小便学着防备着别人,看别人的脸色,以至于他现在在别人面前从来不会表现出自己的立场,大多是温软一笑而过。

    这次娘中毒的事情,他怎么也不会大意了,可是便查无果,也让他的心揪了起来,这个人岂不是太强大能杀人于无形,居然一丝痕迹都不漏?

    林无尘这些天已经来来回回的把事情想了好多次,可是终究还是得不出什么结论,若是这样,现在也只好不吃外面的东西,全是自己拿了食材,再做东西吃了。

    正在林无尘眯着眼睛沉思的时候,听到了屋里潋滟和萧洁梅说话了。

    “夫人,您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潋滟恭敬温柔的询问到。

    萧洁梅顿了一会儿,才说道,“不睡了,总是这么睡下去,都傻了。我还是起来待一会儿,你这几天见到尘儿让他过来一下。”

    还没等潋滟回答,林无尘便踏进了屋里,轻声叫道,“娘,我来了。”

    萧洁梅很是欢心,招了招手,示意林无尘坐在她的身边。

    林无尘习惯了那个略带张狂的娘,看到现在的娘因为病着说话都很无力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

    林无尘轻轻地坐在了萧洁梅的身边,握着萧洁梅的手说道,“娘,你找尘儿有什么要交代的?”

    “这几日到柜房去了么?你爹爹交给的东西能能学得明白么?”萧洁梅问得很仔细,听的也认真,生怕漏了什么要紧的环节。

    林无尘自然是一番安慰,这个时候恐怕不能把他挨骂的事情跟萧洁梅说,说了也是徒增娘的烦恼,不利于病症的缓解。

    听了林无尘的回答,萧洁梅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她在林家这么多年的拼搏,无疑就是为了儿子的以后争得一席之地。

    “娘,您放心好了,安心的养病,您只要病好了,儿子也便少了一份担忧。”林无尘说道这些的时候,心里有些难受。

    萧洁梅勉强扯出一丝微笑,“你放心好了,娘还等着你成婚,娘还要抱大胖孙子,怎么能一直这么病怏怏的呢?”

    这句话说得林无尘有些不好意思了,谁能想到他悄悄地喜欢上了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娘,不要说笑了,这件事您不用操心,儿子一旦有了心仪的人,一定会央求着娘为我提亲的。”林无尘说的很坦荡,心里却有些打鼓了。

    他听闻了自己的身世,也曾经试着取了林原道的血,证实自己到底是不是林原道亲生的,只是娘一直不肯说这件事,他也不好先提起,也许娘有难言之隐,想必时机到了,一定会说出来的吧。

    “如此这般也便好了,娘可是为了你的事费了不少的心思,你如今也早就到了婚娶的年纪,难不能还要等着娘归了西天才肯娶亲?”萧洁梅说起这件事便有些懊恼,以前可是有不少的好姑娘给说上门的,只是林无尘似乎一点意思都没有。

    林无尘只好又把话茬往别的上面转了一下,萧洁梅才不步步紧逼了。

    “对了,尘儿,我听说你爹有意让越思敏的丫头去柜房帮忙打理?”萧洁梅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吊梢眉瞬间倒立起来。好像瞬间又回到了之前那个气势。

    林无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件好事,不知道你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萧洁梅自然自语的说道。

    林无尘半天才说道,“爹本来想着让她去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了,琴儿的腿伤严重了,所以推后了几天。不过,看样子应该也很快了。”

    “你也看不出你爹的打算?”萧洁梅紧接着问了一句。

    林无尘摇了摇头,说道,“娘,您应该比儿子更了解爹,他做事别人很少猜得到。”

    萧洁梅听完林无尘的话点了点头,事实确实如此,林原道的城府不是一般人能够摸得透的,只是她熬了这么多年,才能在林家占得了一席之地,总不能让后面来的这娘俩抢了风头,分了林家的产业啊。

    萧洁梅也甚是诧异,林简琴不过就是个丫头片子,怎么林原道会生出心思让她插手林家柜房的事情?

    林无尘似乎看出了萧洁梅的心思,便说道,“爹似乎很看重琴儿,许是前些日子她帮了爹解决那难题。”

    萧洁梅这才想起来前些日子行会里苗蕴天等人的闹事,原来林简琴这小丫头不声不响的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看来不防不行啊,若是真的让林简琴得了势,后果不堪设想。

    林无尘却不知道林原道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还有意锻炼林简琴处理问题的能力,等日后林简琴嫁到了王爷府,便可以大展身手了。

    林无尘若是知道了林简琴已经被林原道许给了老王爷的儿子,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

    “尘儿,你以后还是要多留心吧,什么事都要想的周全些,我们娘俩在林家这些年受的苦,你是知道的。”萧洁梅嘱咐道。

    林无尘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纠结,他是曾经发誓要把林家的大权握在手里的,所以一直在韬光养晦,可是现在却碰到了林简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那丫头,却又不想着那丫头跟他争夺在林家的地位。

    萧洁梅见林无尘有些愁绪便劝慰了两句。

    “对了,尘儿,我听潋滟说,琳夕那丫头已经准备嫁妆了?先前不是死活都不肯嫁到侯爷府的么?”萧洁梅突然听到了今天潋滟听来的闲话。

    林无尘只是点了点头,思忖一下才说道,“这件事我也只是听说,还没有细打听,待我问问再说吧。”

    娘俩又说了些别的事情,林无尘便离开了相思阁,他要好好的想想,他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简琴已经到林家柜房跟着两个哥哥学习了,让林原道更加欣喜的是,林简琴的业务熟练程度和处理事情的手段,比起在柜房锻炼了七八年的两个哥哥更让人惊讶。

    林原道还特地的设置了两次难题,以此来测试这兄妹三人到底谁能更有能力,结果自然是让他欣喜万分,林简琴的做法无一不让他心里称赞,只是他只能心里喜欢,切不可表面上有什么表现,不然那几个孩子会私下的揣度他的心思。

    私下揣度了他的心思,若是能走正途也算是欣慰,就怕是揣摩到了他的心思,根子坏了,做些欺师灭祖抢夺家产的恶劣事情,这种事情,林原道不是没有听说过,所以还是要提防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