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不败之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毕竟林家的产业在积羽城那是圈子里有目共睹的,又加上现在外面传的紧张:林原道攀上了当朝炙手可热的王爷府。

    林原道的圈子是越来越大,当然要为以后多加思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林简琴的精彩表现。让林无尘钦佩不已,却也心里有些不安,让林长风的心里更是不爽。

    林长风是林家嫡出的。当然是无限风光,他一心想着林原道百年之后能把家产传到他的手里。所以卯足了精神跟大哥林无尘斗智斗勇。可是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庶出的贫民妹妹。

    眼下这妹妹在爹爹的心里又是那么受喜欢,虽然林原道嘴上不说,但是林长风惯会察言观色。早就觉得父亲对这个三妹有些宠爱了。

    林长风又从娘和妹妹那里听说了一些家里的事情,原来是父亲打算把这个精明的妹妹嫁到王爷府里。

    林长风心生恨意,怎么能让一个丫头片子抢了威风。可是每次那小丫头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带着脱俗一样的温软笑意看着他的时候,他便有些心软。

    林长风心里还是很不悦,于是便从柜房出来之后去准备喝茶。看看风景。

    “哥哥……”身后一声焦急的呼喊传来。

    林长风回头看了。原来是妹妹林琳夕。便有些疑惑的问道,“琳夕。你怎么这会儿出来了?”

    林琳夕气呼呼的说道,“若是再不出来待一会儿。恐怕都会憋死了,最近这几天一直去畅春园,忍气吞声。还要装着笑意,真是难受,若不是为了以后的大计,我是万万忍不得了。”

    “额,这话从何而讲?”林长风一听畅春园,心里已经猜到了,这件事大抵是跟林简琴有关系了。

    “走吧,回去找娘说说吧,娘刚才让我出来找你,我问了你园子里的人才知道的。”林琳夕说着便要拉着林长风的袖子走。

    林长风更是诧异,急忙问道,“娘怎么了?”

    “哎呀,你去了就知道了。”林琳夕已经不耐烦了。

    林长风无奈,只好跟着这个急性子的妹妹回了林府,直接去了俪香阁。

    林静影正端坐在屋中,手里拿着一个琉璃金樽,那血红的葡萄酒此时看起来有些扎眼。

    “娘,您怎么一个人大白天的喝起了酒?”林长风从小便知道,娘是一个小心谨慎心思缜密的人,不可能大白天的这么冒失。

    林静影面色有些许的呆滞,似乎有些醉意。

    “长风,眼下你妹妹有大难了,但是只要为娘拼一把,你妹妹的前程就会大好,自然你也会连带着得到不少的好处。”林静影说的有那么一点忧郁。

    林长风这几天本来就被父亲移爱而举足无措的,眼下能听娘说这件事有助于自己的前程,自然是上心了。

    “娘,您说的是什么事情?”林长风说着便朝着身后挥了一下手,琉璃马上转身带上门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林静影母子三人。

    林静影苦笑一下,说道,“你爹做主把琳夕许给侯爷府的事情,你自然是知道的。”

    “当然,可是娘之前不是说以后有了对策了么?”林长风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他一心顾及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这么一想,这件事似乎是很久之前说的了。

    “那是以前,现在你的那个小妹妹已经是今日不同往昔了,在你爹面前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娘本来把她接回来就是要替你妹妹琳夕出嫁的。”林静影说完便喝了一口酒。

    林长风一愣,他是怎么都想不到这种主意的,便紧张的问道,“那现在娘如何打算?”

    “自然,你也知道了你爹有意把林简琴许给王爷之子小王爷的事情。”林静影一边喝一边说,似乎压抑在心里很久的事情,再不说出来就要闷坏了。

    林长风点了点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林静影。

    “虽然林简琴现在不同往昔,可是娘还是想尽力一试,让她替你妹妹出嫁。”林静影说着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将酒樽狠狠的一下砸在桌子上,那酒樽中的红酒砰溅的桌子到处的猩红。

    林长风有些不解,以前是那么安排,现在还是那么安排,这个有什么不同?为何找他来说,娘所说的那个有助于前程的事什么?

    “可是,娘,你说的这件事跟我的前程有什么关系?”林长风紧接着问道。

    若是因为琳夕的事情,让他跟林原道对着干,而得罪了林原道,他终究不肯,他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是为了在林原道的心中得到一个肯定,能够顺利的把林家的产业接管下来。

    林静影眼光中有一种疑惑,她深知自己的儿子注重身份名位,却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站在他的前程和亲妹妹的终身幸福面前,还是重视自己的前程。

    林静影似乎突然间清醒了一些,原本盼着这一双儿女能相互扶持的,可是现在却发现自己想的太完美了。

    林静影尽量的让自己静了静说道,“长风,娘是这么打算的,你且听听。”

    林长风点了点头,坐在那认真的听着。

    “我们让林简琴代替你妹妹琳夕出嫁,你爹定然是极力反对的,所以只能偷偷的进行,至于计策,娘来想。”林静影说完看了看一旁站着的林琳夕。

    “这样只要林简琴和小侯爷拜堂成亲,你爹就算是万分懊恼也是来不及了,自然娘会尽量的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但是你爹和老王爷既然有了婚约,到时候他不得已只能将你妹妹琳夕嫁到王府,到时候你便是小王爷的大舅子,岂不是少不了要受他的照拂?”林静影一板一眼的说着。

    林长风听起来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很高兴的点头道,“这件事看来是很不错的选择,琳夕生活幸福,我的前途也光明,只是娘会受些苦楚了。”

    “无妨,娘活着还不是过你和你妹妹的日子?你们几个过的好了,娘心里也踏实了。所以长风,送亲队伍是你去的,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出差错了。家里事,娘能看得住,可是出了林家的门,娘就力不从心了。”林静影很明白了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林长风笑着说道,“我这个做舅舅的自然是送亲的不二人选,只要前面的事情娘做好了,这从林家到王爷府的事,我便能担当下来,以后也指着琳夕在王爷府过得好,我们也好沾光。”

    林琳夕虽然能够逃脱嫁给病秧子的命运,却换不来和林无尘双宿双飞的美梦。她心里有些不甘,但是在娘和哥哥的面前,也只能笑着。

    俪香阁的一场阴谋,就这样的蔓延开来。

    俪香阁的浓郁的花香飘散到了林家的每一个角落,自然畅春园也不例外,不管它多么的新鲜与众不同,终究还是林家的一瞥。

    “琴儿,你这几天总是按时去柜房学习,是不是很辛苦?现在的天气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越思敏很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不辛苦,出去见识一下世面,我倒是不觉得那么闷得慌了。”林简琴笑着说道,她的小手却很不老实的在摆弄着裙裾里缠在腿上的纱布了。

    “月姨,琴儿又在偷偷的揭伤疤!”喜悦眼尖,一下子看到了林简琴的小动作。

    林简琴听了这一嗓子,小手嗖的一下离开了,撇嘴说道,“喜悦,你真坏,眼尖好使,成了娘的刺探。”

    喜悦咯咯的笑起来,比起那迎风作响的风铃还要好听很多。

    越思敏急忙跑过来,一脸的担心,“你这孩子,怎么总是不老实,让那血痂自己脱落才不会有疤痕,你自己就这么揭了,等以后后悔自己的腿长得丑,那可是悔青了肠子都来不及。”

    淑涟韵也笑着说道,“小心睡到了新郎的床榻上,被人家嫌弃腿丑,不要你。”

    林简琴撇着嘴巴看了一圈这屋子里的人,说道,“你们都坏,就会拿我寻开心,”林简琴的眼神落到了一直没说话的应宿身上。

    “看,还是人家应宿姑娘好,不跟着你们一起起哄,拿我寻开心。”林简琴说完便朝着应宿笑了笑。

    应宿马上抿着小嘴儿,满脸无辜的说道,“我倒是想说呢,就怕日后三小姐寻了机会教训我,所以只能心里默默的跟着大家起哄了。”

    林简琴嘴角一抽,说道,“原本还以为有个有良心的疼我,这下可好了,我可是看透你们了,没有一个对我好,不跟你们玩了。”

    林简琴这几天的腿伤好了很多,不需要拿着拐杖就可以走路了。这也是林静影加快了阴谋的原因之一。

    林简琴看着外面那随风而动的枝桠,这会儿外面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爬上了树梢,丝丝缕缕冰清玉洁的月华之水,透过枝桠的罅隙,撒照在了窗子上。

    不知道怎么的,林简琴突然想起了那黑夜中的不速之客,他如影随形般救她于池底,只留冷冷几句玩笑和幽邃高冷的背影。

    林简琴趴着看那月空,突然有些淡淡的忧伤。

    夜深了大家各自的睡去了,越思敏见林简琴一直在窗前趴着,便轻轻的走过来,温和的说道,“琴儿,你有心事?”

    林简琴没有出声,她心里的另外的一个世界,怕是说出来也会被人当疯了,而这里的一切,总是在深夜清醒的时候才觉得都是梦,可是每天早上醒来之后哪里顾得它是梦境还是真实,只能去奋力的挣扎。

    越思敏见女儿不语,以为是女儿想的入了神,便轻轻的移开了步子,转身去铺床铺了。

    林简琴看着窗外竟然不自觉的流了两行清泪。

    其实女人果真是水做的,不一定非得什么事情感动着或者伤害着亦或者欢喜着才会流泪,只需那么一刹那的感触,泪水便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