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 幻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臭丫头,还不睡?”一个很低的冰凉的声音传到了耳边。

    林简琴浑身机灵起来,左右四下的查看。却终究没有找到那个声音背后的人,她总觉得那是应随六的声音。

    林简琴痴痴地看着夜色,难道这是幻觉?

    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好笑。怎么一个无关的人,倒是引得她如此的思念?

    罢了。林简琴叹了一声气。转身去了帐里,娘已经铺好了,还是早些睡下吧。这些天真是累了,每天看那么多的账目,还要跟那些商行的大佬们一起议事。

    畅春园的灯熄了。只剩下门口那两盏摇摆于夜风中的灯笼。像是熬红了眼的丫头,脸色淡淡的酡红。

    黑暗中的畅春园的屋檐之上,正襟危坐着一个人。那坚如磐石坐雕的身形。有些像是冰刻的。

    应随六这些日子想着这个丫头的一举一动。居然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来看看,他似乎管不住自己的腿脚。尤其在深夜,觉得她在这个世界上恐怕真的找不到第二个了。

    他见那屋子里的灯已经熄了。突然想看看她那空灵的小脸儿,那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眼神,最后也只能苦笑一下。转身离去,只要她好,便好了。

    林简琴虽然躺在了床榻上,心却睡不着,她总觉得这些天来一切的事情都进行的那么的顺利,有些难以相信,难道是苦尽甘来?难道是周遭的这些人都变成了善良的人?

    眼睛有些累了,还是睡一会儿比较好,明天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呢,对了听林琳夕说好像自己要出嫁了,这几天一直在柜上呆着,都没有留意家里的变化了。

    林简琴左右睡不着,想着翻个身都有些困难。

    “琴儿,怎么睡不着?”越思敏知道女儿这几天的劳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又帮不上忙,只能默默的看着,眼下女儿有些失眠,她也好用心的陪伴。

    林简琴轻轻地恩了一声,问道,“娘,这两天家里有什么不同?”

    越思敏是胆小懦弱的人,只想着不去招惹是非,便能保得自身的平安,想了一下说道,“没什么不同。”

    “额,尤其是大娘园子里,或者琳夕的园子。”林简琴虽然知道林琳夕要嫁人的事,可是终究不总是在家里呆着,信息量少了很多。

    越思敏听林简琴这么问,心里便知道了林简琴一定是听说了什么,不然她不会冒然的问。

    “哦,二小姐要嫁人了吧,只是那是大夫人的事,他们似乎没有找二夫人也没有来咱们这里。”越思敏淡淡的说道,说完便屏息凝神的听着林简琴的反应。

    屋子里沉默了片刻,林简琴接着问道,“那娘还听说了些什么?比方说琳夕要嫁到哪里?或者准备嫁妆要不要别人帮忙,或者那新郎家的人有没有来?”

    越思敏一时有些猜不到林简琴的意思了,小心的斟酌一下,说道,“这个娘到是听那些大厨房的人说,琳夕要嫁给侯爷府,听起来像是不错的人家。”

    林静影是何等人物,在大家的面前只说林琳夕嫁的人家是荣华富贵的,却矢口不提小侯爷是个行将就木的病秧子,总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啊,林原道是不轻易说话的人,下人们自然从他的口中得不到什么信息了。

    林简琴听完了这些,想了想才说道,“也好,我之前虽然看不惯她的刁蛮任性,可是这段时间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些,恩,人总是能变好的吧。她若是有个好归宿,我觉得还真不错呢。”

    越思敏听着林简琴的口气舒缓了很多,心里也放松了一些,“琴儿,你不要劳神劳心的想那么多,还是顾着自己的身子才好。”

    “娘你放心好了,对了,这几天你没事了,去过相思阁看望二娘么?”林简琴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情,她心里终究还是放不下上次萧洁梅莫名其妙中毒的事情。

    越思敏笑着说道,“娘不喜欢跑来跑去的,只在咱们自己的园子里呆着了,我还想着秋后给你做些新衣裳,眼下正在选料子呢。”

    林简琴也知道越思敏的性子,见她这么说,也没多问,反正她知道那些龌龊的事情越少越好,免得担心。

    “哦,也是,我们在自己的园子里带着就好了,有点困了,娘也早点歇着吧。”林简琴说完便拉了拉身上的薄被,闭上了眼睛。

    越思敏趁着月光看女儿入睡了,这才轻松的合上了眼睛。

    人一旦忙碌起来,总觉得时间跟翻书一样快,还没觉得过呢,转眼再看的时候,日子早就溜走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林简琴的本领是越来越让行会的人们钦佩,如此小的年纪,竟然能处理各种大小事务,且井然有序,即便有些人想要捣鬼,却也总敌不过林简琴的手段。

    顾着外面的事情,家里的事情,自然也就顾不上了。

    倒是林原道,越来越喜欢这个丫头,他曾经在书房里跟越思敏说,很是后悔当年没有把林简琴接到府里来,若是早些接来,也许现在的林家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林原道甚至有些疑惑的问过越思敏,琴儿这孩子为何如此的聪慧过人,越思敏也说不出什么原因,林原道甚至怀疑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可是偶然的滴血验亲,也证实了林简琴真的是他亲生的。

    难道是老天开眼,派下一个神仙下凡投胎来帮助他林原道大展宏图的?林原道甚至恨越思敏怎么不把林简琴生个男儿身,他便很轻松的将林家的事务交给林简琴打理了。

    外面的事情要紧,那是全林家的,府里的事情也要紧,那是对于林静影母女俩的。

    依然是八月初六了,离着婚娶的日子还有三天了,林静影盘算了很久了,真想着这一天早点的来,然后早点的走。

    这天晌午过后,林无尘照样去畅春园接上林简琴一同去商行,天色有些阴暗,一丝风都没有,安静的让人有些不安。

    林无尘看了看天色,便嘱咐楚殇回碧桐园拿了一把纸伞,自己则是进了畅春园。

    林简琴正坐在门槛儿上托着腮看着天,嘴里叨念着,“最不喜欢下雨天,不知道要多少仙人哭了,流这么多的眼泪啊。”

    “你这丫头,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带上荷包,去商行里了,去晚了,事情可就堆积的多了。免不了爹的一顿教训,你倒是不担心。”林无尘边朝里面走边说道。

    应宿给林无尘搬了椅子,便下去了。

    喜悦站在门里,透过珠帘看着林无尘那越发俊朗的样子,心里紧了一阵,她最近连做梦都是梦到林无尘的笑,真是有些昏了头的感觉。

    以前还敢跟林无尘对话两句,现在却怎么都不敢去他面前,喜欢却又害怕他那温软如春阳的眼神,渴盼却又躲闪他那清风拂面般的笑脸。

    “喜悦,帮我拿一把纸伞,估计待会儿会下雨了。”林简琴看着站在她面前微笑的林无尘来了,便朝着背后说了一声。

    喜悦迟疑一下,这才转身回了屋子,取了一把纸伞,低着头轻轻地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放好了纸伞便又安静的走开了。

    还没等喜悦走进屋里,林无尘便笑着说道,“喜悦丫头这些日子变得怪怪的了,怎么跟以前不一样?”

    喜悦一惊,急忙抬眼去看,不知道哪里让林无尘不高兴了,可是当她的眼神碰触到林无尘的眼神的时候,马上又收了回来,双手不自在的捏搓着衣角。

    “怎么不一样?”林简琴抬起小脸儿问道,她这些日子当真是忽略了喜悦了?还是因为太累没有时间顾及喜悦,天天的泡在外面,回来了说不了几句话便趴在书桌旁。

    这么一想,林简琴似乎真的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没注意喜悦的行为了。

    “她以前跟你有些相似,喜欢分辨,总之跟别的人不是很相同,有自己的性子,这些日子好像是越来越像是应宿一样的顺从性子了。”林无尘饶有兴致的说道。

    喜悦当下便红了脸,低头不语,又站了一会儿,总觉得林简琴也在盯着自己看,便急忙说道,“小厨房还有些事情要做,我先去帮忙了。”

    说完便飞快的走开了,只留下那仓促的背影给林简琴。

    林简琴这才发觉,喜悦是有些怪怪的了,看来自己真的是疏忽了,以前可是亲如姐妹,现在这么看来好像有些生疏了一样。

    现在说是来不及了,林简琴便笑了笑说道,“也许喜悦有什么心事吧,等柜上不忙了,我再去找她玩。”

    林无尘笑着点了点头,正伸出手要拉林简琴站起身来,身后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无尘哥哥,好巧啊,你怎么在这里?”林琳夕快步走过来,脸上掩饰不住的欢欣喜悦。

    林简琴看的有些愣住了,虽然这段日子跟林琳夕的关系也还算是不错,但是也没有到那种姐妹相称无拘无束的程度,可是看着眼前林琳夕的笑意,显然是高兴的事情了。

    林无尘转身看了看林琳夕,问道,“我是接琴儿一同去柜上,你呢?”

    “我也要出去呢,正好,所以来找简琴一起出府,若是时间不紧,我还想着让她帮我取选料子呢。”林琳夕说话声音响亮,情绪高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