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当成摆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哦?什么事这么开心?”林无尘也有些好奇了,他可是早些就听说了林琳夕不肯嫁到侯爷府的,所以那阵子林琳夕见了谁都是没有好脸色。不知道这最近林琳夕似乎很乐意这件事了。

    “今天出去做几件衣裳,我最近总是选不好花色,所以叫琴儿一起帮我看看。给我点建议。”林琳夕笑着说道。

    若是这样,林简琴倒是也没觉得什么。

    林无尘倒是笑着说道。“那你们可是要尽快啊。若是去晚了柜上,怕爹会责骂的。”

    “无尘哥哥,你放心就是了。我们很快的。”林琳夕说着,便走到了林简琴的面前,蹲下身子。说道。“妹妹,今天辛苦了啦,等没事了。姐姐请你去福满楼吃好吃的去。”

    林简琴虽然聪慧却也是爽朗的性子。看着对方不像是以前那么作。也便笑着说道,“好啊。最近总是想着吃点好的呢,无奈总是没时间。先如下有人做东,我怎么可能放过?”

    这一说一笑的,林无尘倒觉得自己有些当摆设了。谁让他是个男人,搀和不到女孩子情有独钟的那些吃喝玩乐里去了呢,也只好拿着纸伞,跟在说说笑笑的林简琴和林琳夕的身后。

    常叔提前准备好的轿子已经在府门等待了。

    林琳夕见那轿子的阵仗便先上去了,她怎么的也得让外面的人知道,她可是比林简琴有地位的多。

    林简琴见林琳夕抢了先,只是笑了笑,转脸便很呆萌的问道,“无尘哥哥,我今天很想骑马,坐轿子实在无趣。”

    林无尘心里自然欢喜,说道,“当然好,我与你一起,这样免得你摔下来,否则又要被爹训骂。”

    林无尘说完便将手里的油纸伞递给林简琴,迅速从仆人的手中牵过马缰绳,又温柔的将林简琴抱了上去,自己迅速的才上了马。

    林琳夕正在轿子里洋洋得意呢,想着现在外面的林简琴没得选的神情,想想都觉得开心,于是便撩开轿帘,笑着问道,妹妹,你进了轿子么?咱们时间……“

    还没等她把时间紧说完全,便看到了林简琴和林无尘双双坐在一匹白马上欢乐的情形。

    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了,可是眼下为了三天后的大事,她只能忍气吞声,笑僵了的脸在放下轿帘的那一瞬间,马上变得咬牙切齿,狠狠的捶打了一下轿门。

    林简琴自然都是尽收眼底了,但是还是装作不知道。

    走了两条街,林琳夕便喊停了轿夫,进了一家绣楼……凤求凰,这可是积羽城乃至附近几个大城都闻名的绣楼。

    这里的衣裳每一件都是价值千万的,绣工精细,样式新颖,布料高档,服务也是一流。

    林琳夕急忙下了轿子,小跑着过来,拉着林简琴下马,似乎多呆一会儿,真怕林简琴勾了她的无尘哥哥的魂魄。

    林无尘只好急忙下了马,将林简琴抱下来,还没等林简琴站稳,便被林琳夕拉着往绣楼跑去了。

    林无尘将马缰绳塞到了仆人手里,急忙跟了上去。

    看来林琳夕是提前预约了的,刚一进来,便由一楼的绣娘主管领着上了三楼的包间。

    林简琴也算是见识了一下,这有钱人家都在哪里做衣裳,看着这里的摆设都觉得高贵,再看看那些做成衣服的成品挂在走廊里,真是别有一番韵味,仿佛在阴雨天里,打一把油纸伞,穿一身旗袍,雅兴油然而生。”倾娘,我今日来再做几身衣裳,劳烦你了。“林琳夕跟一个管事的中年女子说道,语气很熟络。

    林简琴抬眼看了看那人,也礼貌的笑了笑。

    “这位……”那被叫做倾娘的人,嘴角含着一丝笑,看着林简琴。

    林琳夕急忙说道,“哦,这是我爹的三房……我的三娘生的妹妹。”

    林简琴若不是看着周边有人,真想啐一口了,这说话拐弯抹角的,真不怕绊一跤摔死。

    那个被叫做倾娘的人笑着点了点头。

    林琳夕又很贴心一样热情的拉着林简琴的手,走到了一排布匹面前,“妹妹,来,你帮我选个好看的颜色。”

    林简琴一眼望去,这料子果真是极好的,这要是拿着她穿越前的那个时代卖,怕是也会有天价之说了。

    林简琴笑着说道,“其实我自己喜欢宝蓝色和浅紫色,但是姐姐是为了出嫁准备衣裳,那么那个梅红也是很鲜亮好看的,花纹也很细腻。”林简琴细细的抚摸着那料子。

    “倾娘,妹妹说这两匹布好看,那就劳烦你做两身?”林琳夕朝着站在她们身边的中年女子说道。

    那女子笑着说道,“好。那就请小姐过来,我帮您量一下尺寸。”

    “哎呦……我的肚子好疼啊。”林琳夕突然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林简琴一步便站到了林琳夕的身边,伸手去拉她的手腕,林简琴才不相信刚才好好的,这么快就肚子疼,难道是岔气了?

    熟料林琳夕像是有计划一样,闪开了林简琴的手,朝着林无尘伸手说道,“无尘哥哥,你快带我去看郎中吧,我一定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好痛。”

    林无尘这个时候是毫无选择的,看了看林简琴,便说道,“琴儿,你在这里稍等我一刻。”

    “妹妹,劳烦你了,咱们两个身材相差不是很多,我只不过比你穿大一寸的衣裳,你让倾娘量你的尺寸就好……额,好痛……”林琳夕很痛苦的样子。

    林简琴看着林琳夕的脸色确实发白了,又不像是装的,可是衣裳这种事怎么能量别人的尺寸?

    “妹妹,我怕来晚了就来不及了,没时间做了,你就当帮姐姐一次。”林琳夕的眼中竟然挤出了几滴泪水,嘴唇都发紫了。

    林简琴又是瞅准了机会,一下拉住了林琳夕的手腕,摸上去的时候确实发现林琳夕脉象不稳,看着果然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林简琴想着,原来是自己多虑了,便说道,“那好吧,我在这里等倾娘量好了衣裳,再等无尘哥哥一起去柜上。”

    "那好,我速速将琳夕送到郎中那里,然后吩咐人好生送回府上,马上过来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柜上。"林无尘说完便急匆匆的抱起了林琳夕朝着门外跑去了。

    林简琴看着林琳夕那痛苦的脸色,还真有点同情了,看来八成是吃错了东西了,这夏天的吃点东西只要弄不好就会闹肚子,拉肚子可真的会让人难受的要死。

    林琳夕倚在林无尘坚实的胸脯上,用手勾着林无尘的脖子,虽然肚中绞痛难忍,可是仍旧甘之如饴。

    林琳夕想起刚才林简琴那怀疑的眼神,不禁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好在娘知道那小贱人的伶俐,所以林琳夕喝下的是真正的泻肚的药,这会儿发作了,林简琴一定是信以为真了。

    林琳夕很享受在林无尘怀中的感觉,她何尝不想着日日夜夜都是如此,只是想到出嫁的事情便有些恼火,她心有不甘,哼,一定会想办法把无尘哥哥弄到手!

    林无尘抱着林琳夕的手有些酸了,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那热的气流喷到了林琳夕的脸上有些痒痒的,她浑身的血液竟然激荡起来。

    “大公子,还是让小的来吧,您出了这么大的汗,小心待会儿着了风!”楚殇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主子说道。

    “无妨,前面不就是医馆么?快去叫门。”林无尘自然知道,林琳夕过两天就要出嫁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若是让别人在街上看着林琳夕被府中一个随从男子抱着,传到了侯爷府,自然是不好。

    他可是跟着林琳夕一起出来的,若是此事传到了林原道的耳朵里,他定然是脱不了干系的,纵使自己累一点,只要不出什么事就好。

    进了医馆,林无尘急忙叫了郎中,说明了情况,那郎中倒是利索,很快便诊治出病因,开了药方。

    “楚殇,现在二小姐能坐轿子了,你待会儿看着把二小姐送回去,我还要去柜上,迟了时间会被老爷骂。”林无尘这句话是说给楚殇听也是说给林琳夕听的。

    林琳夕自然是不想让林无尘离开的,可是又怕林无尘因为这件事被快一点责骂,也只好忍了忍,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说道,“无尘哥哥,真是辛苦你了,不想今天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改天我亲自做了好吃的,给你送到碧桐园去。”

    林无尘朝着林简琴淡淡的一笑,有些焦急的撩开裙裾,转身便匆匆的离开了。

    林无尘一心记挂着此时此刻在凤求凰量尺寸的林简琴,脚下的步伐不禁的就快了一些,等到了凤求凰阁楼三层的时候,脑门上渗出的汗,比刚才抱着林琳夕出去的时候还要多许多。

    林简琴正坐着无聊,听到了脚步声,这才知道是林无尘回来了,急忙站起来,说道,“姐姐没事吧?”

    “她道没什么事,咱们两个怕是有事了。”林无尘幽幽的说道。

    林简琴一愣,孰料林无尘已经走过来,商量都不商量的将林简琴抱了起来。

    弄的林简琴觉得真是莫名其妙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