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三章 手段卑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琳夕要出嫁,当晚是要你这个做妹妹的陪着的。”萧洁梅边说边饮了一口茶水。

    林简琴一愣,哪里有这样的狗屁规矩。为什么要妹妹陪守,真是奇怪。

    “当初婉宁出嫁,也是琳夕陪着的。本来若是你和你娘不回来的话,老爷就要去接你们的堂妹过来陪守了。现如今你和你娘回了林家。自然,那天晚上你要去守着,二娘也是随口一说。你还是带个人一起守着吧。”萧洁梅笑着说道。

    萧洁梅的样子很是平淡,就像是话家常,可是林简琴绝对的听得出。萧洁梅暗指这里会出什么事。

    林简琴也想着。若是半夜里林静影做些什么手段,怕是悔青了肠子也无法逆转了。

    “二娘说的也是,我夜里是胆子小的。到时候带着人一起过去。”林简琴笑着说道。

    “是啊。你大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跟她相处这十几年也是见识过她的手段了。”萧洁梅叹了一声起说道。

    林简琴佯装似懂非懂的笑着说道,“我可是大娘请去陪着琳夕姐姐的。她还能不好好对我?”

    萧洁梅又是无奈的笑了笑,她不会再多说了。

    林简琴心里也明白。哼,当初林静影把越思敏母女俩接回来是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替林琳夕出嫁么?

    这会儿纵然是她林简琴争气,在林家有了一席之地。颇受老太太和林原道的喜欢,不然还不知道是不是早早的就替林琳夕嫁为人妇了呢。

    “你好自为之吧。我有些倦了,需要睡一会儿了,对了,尘儿,你一定要好好的陪着琴儿去买眉石,路上照顾琴儿的腿伤。”萧洁梅说完便起身去了内屋。

    林无尘微笑着说道,“琴儿,是我去畅春园吃,还是你去我的碧桐园吃?”

    林简琴俏皮的剜了一眼,说道,“各自吃各自的。”

    “为何?”林无尘脸上的笑意有些微微僵住,原本是多想跟林简琴在一起的,没想到这么直接的被拒绝了。

    “我怕你吃穷了畅春园,而我若是去碧桐园又怕被琳夕姐姐盯着难受,好吧,我要回去让娘给我弄些好吃的了。”林简琴虽说行动不是很方便,但是走路已经是没什么大碍的了。

    于是林简琴绕过了林无尘朝着自己的园子走去。

    “琴儿……我,还是送你回去了,我再回自己的院子。”林无尘无奈,也只好如此。

    林简琴不做声,只还是照着原来的步子往回走。

    路程幸亏不是远,林简琴刚转了弯,正好碰到了出来办事的应宿。

    应宿见主子回来了,便急忙上前迎接。

    “好了,无尘哥哥,这下有人接我,你也不用担心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吃了东西,休息一会儿,咱们在忙着给二娘买眉石的事情吧。”林简琴这句话成了话别了。

    林无尘嘴角轻微抽动一下,仍旧是笑了笑,说道,“也好,我看着你回去便是。”

    林简琴不管那么多了,让应宿搀扶着往畅春园走去了,她知道,背后的那个人站了很久。

    站的久了,却也不能让林简琴的心里多点什么,因为在林简琴的心里,脚跟都没站稳,怎么有心思念及其它?

    林简琴回了畅春园,刚一进门口便听着屋子里有人在说笑,仿佛气氛非常融洽,可是听了那人的声音,林简琴便觉得再融洽的氛围也显得紧张的恶心了。

    “妹妹,我这次过来就是为的这些事,真是要辛苦你们娘俩了,等日后简琴出嫁,我自然也会多帮衬一些。”林静影的声音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有外人在,总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可是林简琴听着那声音却觉得烦心,却也不能撵走她,便停了脚步,转身就想着去隔壁花园玩一会儿。

    “咦?那不是简琴么?怎么刚进门就又折出去了?”林静影可是偏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虽然人站在屋里,可是透出窗户格子,看见了门口的林简琴。

    越思敏愣了神,循着林静影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林简琴的背影。

    “额,谁知道呢,这丫头每天都是有性子。还请大夫人不要见怪。”越思敏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看你,又生疏了不是?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么?咱们本来都是伺候老爷的,自当以姐妹想称,你一口一个大夫人,是不是拿我当外人?”林静影嘴角浅笑,真是很难想象这么温和的人和那些龌龊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哦哦哦,是我的不是了,又让姐姐生气了,对了,不然那姐姐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把琴儿找回来?”越思敏急忙说道。

    她只是觉得刚才林静影说的规矩有些繁琐,怕是记不下,若是让林简琴过来听听也好,省的到时候出了差错。

    “不用了,简琴想必是有什么事才出去的,我既然已经跟你说完了,也应该回去了,早上的时候琳夕身子有些不爽,我这会儿正好要去看看的。”林静影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倒不是她不想着跟林简琴当面说清楚,她总是觉得林简琴那厉害的嘴巴再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这个时候又不能责骂,所以还是尽量的避免正面接触了,而且让越思敏传话更好,毕竟林简琴不会找自己娘的茬。

    “那也好,我送送姐姐。”越思敏很谦恭的说道。

    林静影也是摆足了架子,笑了笑,出了门。

    淑涟韵在一旁听了个经过,心里也是有些小担心,大晚上的让林简琴去湘竹园呆着,万一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都来不及去帮忙。

    越思敏把林静影送到了门口,余光却在看看是不是有林简琴的身影。

    “好了,外面太阳大,妹妹还是早点回去吧。”林静影很客气的说道。

    越思敏也笑着说道,“没事的,我是穷人出身的,以前在太阳下面干活也是惯了的。”

    林静影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继而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越思敏施了礼,站在门口等林静影走远了才返回来。

    “喜悦,快去找找琴儿去了哪里?”越思敏有些急了,这都到了吃饭的时候,林简琴到了门口又出去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喜悦应了声,便朝着园子里喊了叶其和方离打算一起去找,突然发现墙壁上有人在咯咯地笑。

    喜悦闻声看去,嗤嗤的笑了,便笑着边指着墙壁说道,“月姨,你还让我们找琴儿,她不是好好的在那里?”

    越思敏一阵迷糊,转过身来,朝着喜悦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林简琴就在墙头上,露着个小脑袋咯咯的笑,像是盛开了的百合花一样的。

    “你这臭丫头,怎么跑到那去站着?这么大的日头,你身子又不好,晒坏了怎么办?”越思敏一阵的牢骚。

    林简琴本也习惯了越思敏的唠叨了,可是听到了臭丫头那三个字,突然脑子里就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他如冰的面庞,冷冷的声音。

    是啊,已经有好些时候没有见到了,不知道怎么的,倒是在梦里见过两次。

    “臭丫头,你还在那站着做什么?赶紧的去树荫里坐着,娘这就过去接你。”越思敏边说边往外跑。

    淑涟韵见越思敏跑出去,便急着准备饭菜了,等越思敏把林简琴从花园接回来,正好稍微喘喘气就可以吃饭了。

    “喜悦,别站着了,来准备饭菜了。”淑涟韵喊道,她现在真是有些担心,喜悦的心思越来越杂了,倒是身边的应宿,虽然比喜悦大那么几岁,可是却显得成熟的多了。

    喜悦还因为刚才的事笑得捂着肚子弯着腰呢,听了淑涟韵的喊声,便笑着东倒西歪的朝着厨房走过去。

    “喜悦,你月姨和琴儿不说你,是因为把你当自己人,可是这架不住别人的恶劣想法,万一哪一天因为这些小事牵连了你月姨和琴儿,你不难受?”淑涟韵严肃的说道。

    喜悦本来笑的站不起身子,看到娘的严肃神情,便止住了笑声,说道,“怎么会?月姨和琴儿不拿我当外人,我为什么还要跟你们一样到处的一副奴才相?那岂不是做状跟月姨和琴儿疏远?”

    “你这孩子,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记住娘的话,你若是想着对月姨和琴儿好,就要心里偷偷的好,行动上也要好,只是嘴上却不能僭越了主子和奴婢的本分!”淑涟韵说的很严肃。

    喜悦张了张嘴想着辩驳,可是看着淑涟韵脸上不悦,便忍住了没再说。

    这几天她每天都能远远的看上大公子一眼,总觉得心里舒服,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些难受而已,但是林简琴和越思敏对她却也是实在的好,这让她觉得再畅春园的日子,比起晴雪巷子好了很多。

    “喏,把这个杏仁香椿苗端上去。”淑涟韵递过来一盘凉菜。

    喜悦小心的接到了手里,便缓着步子朝着桌子端过去。

    越思敏终于接回了林简琴,应宿也跟着回来了。

    照常,应宿往外看了看,便将门上了门闩,回到了屋里准备着吃饭了。

    这一桌子的人都坐好了,等着越思敏娘俩动了筷子,大家便一起吃起饭来。

    越思敏吃了两口,便试探着说道,“琴儿,你今天回来的时候你大娘正好在,只是你又出去了,所以没见着她。”

    “我知道,我就是看见她在咱们这,我才转身出去的。”林简琴边说着边把菜放进了嘴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