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 郁郁寡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思敏一愣,显然不知道林简琴能这么回答。

    “这是为何?”

    “不为何,就是不想看着她那张虚情假意的脸而已。怎么她来咱们这肯定不是闲的没事,一定是有事交代娘了吧?”林简琴心里明白,从相思阁出来之后。便知道这两天林静影一定会亲自过来说这件事的。

    “嗯,是。她是过来说了些事。只是这些事在咱们积羽城也是规矩,以前娘也知道的,只是娘都是听的小户人家。不知道深府里的规矩是这样的多这样的复杂。”越思敏边说边吃,不想着一股脑的都说出来,让林简琴反感。

    “还不是让我在林琳夕的大婚前一夜陪守?哼。我真想找爹辞了这件事。可是却又不能。”林简琴郁郁寡欢了,本来爱吃的红烧鱼已经被她夹到了眼前的碗里,却放着不动了。

    越思敏这些日子知道女儿很辛苦。身子又虚弱。时刻的想着给林简琴多补充一下身子。见林简琴筷子不动了,心里又担心起来。

    “琴儿。其实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只是这是咱们积羽城的老风俗了。所以……”越思敏轻声的说道,一点一点的看着林简琴脸上的变化。

    林简琴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我也没多想,只是我想到时候要么让喜悦陪着我过去,要么让应宿陪着我。”

    “嗯,是的,要陪守的事未曾婚嫁过的女子,也只有喜悦或者应宿可以了。”淑涟韵淡淡的说道。

    “嘿嘿,我们哥俩倒是想着守护着三小姐呢,只可惜,我们哥俩是男儿身。”叶其笑嘻嘻的说道,总觉的这饭桌上的空气太冷淡,故意的开个玩笑。

    “噗,你倒是炫耀开了,哼,小心哪一天本小姐一个不高兴,让爹爹送你进宫当了太监。”林简琴撇嘴说道。

    “不敢了不敢了,可是不敢了,三小姐,你这不是要了我的命?我们叶家也是几辈单传了呢,我可不说话了,赶紧的吃,不然……”叶其话都不说完,急忙往嘴里拨拉米饭。

    逗得桌子上的这些人都笑的够呛,大家边笑边吃起饭来,这件事也就这么算是定下来了。

    吃过了饭,天色还是不大好了,刚才还有大的日头呢。

    “俗话说得好,这盛夏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琴儿,不然你还是等天气好了再去吧。”淑涟韵站在门口往外张望了一下。

    林简琴忙着手里荷包,她这可是第一次做女红,跟着越思敏学了好些日子呢。

    “云姨,没事的,我们走的也不远,再说了有无尘哥哥陪着,没事的。”林简琴轻快的说道。

    “嗯,虽然大公子对琴儿不错,可是琴儿,你还是需要多加小心才好,毕竟这世上只有很少的人才信得过的。”淑涟韵似乎是想着说点什么,但是没说出口。

    林简琴不禁的抬头看了淑涟韵一眼,这使得淑涟韵急忙扯出一丝微笑来对着林简琴。

    “好,我记住了云姨。”林简琴点头道。

    林简琴用心的绣着那荷包上的图案,她是怎么都无法相信,以她的性子竟然能喜欢作弄这些小玩意儿的。

    她只凭着记忆里的那个人的模样,在这小小的荷包上绣了潺潺流水,随水而落的桃花瓣儿,虽说是第一次绣,却是极有天分,那流水就像是真真切切的流淌在荷包上。

    外面的云彩压得更低了一些,林简琴只看了看,便接着绣,这个在她心里也算作是小秘密的东西。

    “琴儿……”一声温软从园子里传来,在这阴天的日子倒显得这声音更加柔和暖洋洋的了。

    “哦,原来是无尘来了,快来,屋里坐,琴儿在里面。”正巧越思敏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三娘,这些活让下人们做就好了,您何必事必躬亲呢?”林无尘淡淡的笑意,让人看了浑身的舒服。

    “呵呵,我也是习惯了,若是不干点活,都觉得浑身的不舒坦了。原本也是受罪的命了。”越思敏这话说的有点自嘲的味道。

    林无尘不再多说,只是笑了笑,便转身看了看屋里,喊道,“琴儿,你还不出来?晚了的话,待会儿可是要下大雨了。”

    “下大雨怎么了?那你也得陪着不是?那可是给你的娘买眉石,不是给我。”林简琴撇嘴说道,脸上有些厉色,可是手上却小心翼翼的将那荷包收起来。

    这时候林无尘已经进了屋子,见林简琴那么小心翼翼的将一个荷包收起来,有点好奇了,“怎么,这是为了报答我这些日子对你的关怀要送给我的?”

    林简琴嘴角一抽,还没说话呢,就听到林无尘继续说道,“你若是送了我,我必然是别的荷包都不带了,只带那一个,嗯,那图案绣的果然是活灵活现的。”

    “少臭美,这是我自己用的。”林简琴狠狠地剜了一眼正在自我陶醉的林无尘。

    “哼,哄我?你自己用?哪里有女孩子用银灰给自己做荷包的?”林无尘倒是细心,一下子便说了出来。

    林简琴脸色一紧,她只觉得这个颜色跟应随六那一身黑色的衣裳相配,便买了这个料子,没想到打算蒙混林无尘的话,却被人家一语道破。

    “我偏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就喜欢这个颜色,哼,走不走?你若是不走,我可不陪着,到时候琳夕姐姐婚宴上,丢了二娘的脸面,可不关我的事了。”林简琴撅着小嘴说道。

    林无尘马上笑起来,那声音如朝阳雨露般,让人觉得亲近。

    “好好好,每次都是说不过你的,走吧,眼看着天色也不好了,咱们快去快回,直接去积羽城最好的胭脂铺子吧。”林无尘说着便要往外走,“马车已经备好了。”

    林简琴跟越思敏嘱咐了几句话便拿了一把油纸伞,跟着林无尘出了门。

    林无尘倒是体贴,一手拿过林简琴手中的纸伞,一手搀扶着林简琴,使得林简琴走路不至于太劳累。

    越思敏看着这二人的背影,有些欣慰的说道,“琴儿若是得了个好哥哥,以后嫁了人也不会受那么多的欺负了。”

    “倘若真的是哥哥也就好了。”淑涟韵叹气说道,她的眼神中透出的不仅仅是担心。

    “嗯?涟韵你说什么来着?”越思敏听了淑涟韵那句轻叹有些奇怪,便转身问道。

    淑涟韵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说什么,我自然也是跟你希望的一样,希望着。”

    喜悦站在旁边看着林无尘远处的身影,脸上不免的有些失落。

    “喜悦,好生的去准备后天琴儿要穿的衣裳,陪守的妹妹也是有着装要求的。”淑涟韵打断了喜悦的思绪。

    喜悦眼神淡漠的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子。、

    林简琴被搀扶着上了马车,将纸伞放好了,突然撩开了帘子,问道,“无尘哥哥,为何今天没有马夫?”

    “就我们两个不好么?”林无尘的声音总是那么的柔和,似乎让人都没有办法对他发脾气。

    林简琴左右的看了看,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没有人在这附近走动。

    “不好,两个人有什么意思。”林简琴嘟囔道,其实她心里有些不自在罢了,她自己当然知道林无尘这一段时间对她的好,只不过她不能承认,也不愿承认。

    把这份情谊当做兄妹情谊,许能保一辈子,若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不管林无尘到底是不是林原道的儿子,怕是以后见了都会尴尬。

    林简琴正想着什么呢,突然见到车外的行人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应随六!

    林简琴心里突然一紧,怎么他在这里,这许久没见,还以为他走远了,难道他不是个游山玩水的人亦或者赏金猎人一般完成了任务便会去下一个城市?

    “琴儿,我看你平日里也丝毫不用那些胭脂水粉的东西,怎么如此的熟悉?给我娘面前说的那些,我还真是没有了解过。”林无尘在前面驾车,边说边甩了一下鞭子。

    林简琴心里正思索着应随六,虽只有数面之缘,可是这一念起,便是天涯咫尺了。

    “琴儿?”林无尘说话,没听到车里的林简琴回答,便扭头看了看,撩开轿帘的时候,见林简琴正紧蹙眉头。

    “你有心事?”林无尘很是关心的问道,他的眼神告诉了林简琴,他很紧张林简琴的心有所思。

    林简琴被林无尘的举动打断了思绪,有些落寞的说道,“没有,只是天气不好,心情不是很好。”

    林无尘虽然对于林简琴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可是却也说不出什么,便微微一笑,“若是有什么好事,你便自己偷着乐,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便说给我听听,这样,你的不开心就会少一点。”

    林简琴怔了怔,心里有事,自然也没心思去想林无尘的那句话。

    林无尘从林简琴的眼神里看出了郁郁,只微微一笑,接着去赶马车了。

    天色越来越暗了,林无尘不禁的多抡起了几下鞭子,啪啪的打在马背上,马儿有些吃痛,跑的快了,可是林无尘的心里的不解和不如意也都发泄到了那马鞭上。

    很快,两人的马车到了凤求凰,林无尘让林简琴在马车上稍等片刻,他上去取了娘的衣裳便下来。

    林简琴点了点头,手里捏着的荷包更紧了些,是那个灰色绣了流水图案的荷包。

    林无尘温和一笑,转身便快步上了阁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