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面无表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咦?臭丫头,你怎么在这?”一阵很贴切现在天色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林简琴心里一惊,撩开了轿帘。竟然是一袭黑衣的应随六。

    林简琴非常诧异,还以为刚才是眼花了,没想到这会儿真的应随六站在自己眼前竟然也不相信。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就那么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家伙。

    “我在这关你屁事。”林简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眼睛里噙着泪水。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应随六只是诧异的看着莫名其妙的林简琴,谁也没有招惹她,她到底是为何哭了?

    有的时候。男人终究懂不得女人的心思。

    应随六嘴角轻微一抽,见林简琴又是横眉冷对的样子,不禁的有些想笑。他自己都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丫头,每次见他都是一副狰狞的面孔,明明长得极其的漂亮。却不知道为何总是这幅脸色。

    “还有!不许就我臭丫头!”林简琴愤愤的说道。

    应随六真的想笑了。他觉得眼前这个丫头真是有些别具一格了。可是又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那你让我叫你什么?妖道儿?”应随六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却又魅惑的微笑。

    他自己不曾察觉,可是却也有些不可思议了。他似乎生来就不会笑,不知道这会儿倒是怎么了。突然很开心的样子。

    “你给老娘闭嘴!”林简琴说着有些生气了,不管不顾的随便拿了手里的荷包朝着应随六的面门砸过去。

    应随六哪里是坐以待毙的人,眨眼的时间已经将那荷包拿在了手里。观摩一下,倒是很合他的心意。

    林简琴见对方低头观摩手中之物的时候才晓得自己刚才真是气疯了,怎么能把那个荷包扔给他!

    “还给我!”林简琴愤怒的说道。

    “哪里有送了东西,再要回去?谢谢臭丫头的美意。我还有事先走了。”应随六一脸得意的将那荷包抛在空中又接到了手里,便转身离开了。

    林简琴虽说可以自己走路,可是毕竟好的不是很利索,就算下车去追怕也是来不及了,恨恨的砸了一拳车门。

    当林简琴再抬头看轿帘外面的时候,那个黑衣男人,早已不知所踪了。

    难道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送了人家一个荷包,想想就觉得懊恼还有些羞涩,虽说那东西原本就是为了他才绣的,可是林简琴却没有打算把那荷包送出去,只是想着思念的时候把玩一下,也算是解了苦楚。

    “咦?琴儿,你怎么那么出神,看什么呢?”林无尘手里拿着衣裳已经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但是看着林简琴撩开了轿帘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便有些疑问了。

    林简琴被林无尘打断了思绪,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看着旁边那么多的铺子,自己却从来没去逛过,真是可惜。”

    “哈哈,原来是这样,那有什么可惜的,我不是很喜欢逛那些小铺子,若是你喜欢,改天我陪着你把这城里的小铺子大铺子从东街逛到西街,再从南街逛到北街,如何?”

    林无尘边说着边疆手里的衣裳盒子递给了林简琴,自己利索的跳上车,抡起鞭子赶着马车,朝着胭脂铺子去了。

    “无尘哥哥,那玉庸庄当真是积羽城最大的胭脂铺子?”林简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额……这个……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娘那么说的。”林无尘向来都是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但凡林简琴问他,他都能对答如流的,林简琴俨然把他当成了小百科。

    可是林无尘刚才的这句回答,让林简琴不禁的愣了愣,原来这林无尘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哦,那好吧,咱们先去看看,不理想的话,再去其他的地方。”林简琴有些失望,原本着最大的铺子应该是应有尽有的,现在却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大的了。

    “呵呵,你放心好了,那玉庸庄可是远近闻名,很多有钱或者权势的家中的女子都去那,虽说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最大的,可是它那里却人如潮涌,一点也不夸张了。”林无尘见林简琴不是很满意,急忙解释说道。

    林简琴不再说话,两人到了玉庸庄,将马车交给接待,便下了车,进了店。

    林简琴的眼光瞬间大放光彩了,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胭脂水粉,真是大开眼界了。

    林无尘看着林简琴那惊喜的表情,心里突然觉得很舒畅,便笑着说道,“琴儿,你说,若是我想送给个女孩子一点东西,送她什么好?”

    林简琴哪里还放了心思在说话上,眼睛盯着那一个个的摊位上的精致的盒子细腻的水粉,头都不回的说道,“你投其所好便好啊,女孩子很好哄的。”

    林无尘听了很是高兴,看着那乐此不疲的看着每一样东西的林简琴,又接着问道,“那我若是买给她所有的胭脂水粉金银首饰怎么样?比方说,买了这玉庸庄?”

    林简琴挑着眉石的手顿了一下,扭头看着林无尘,很严肃的说道,“无尘哥哥,你是木头不成?买的多却不如买的上心,你去问问你喜欢的姑娘,她喜欢哪一个你便买哪一个。”

    林无尘哈哈大笑起来,急忙说道,“你还是快点选吧,待会儿外面真的要下起雨来了。”

    “哼,你果真好生奇怪,是你问我问题,我费力帮你解答,这会儿到怪我耽误时间,真是狗咬吕洞宾。”林简琴狠狠地剜了一眼林无尘,转身便开始认真的挑选起来。

    “小姐,请问您姓林否?”那卖东西的掌柜很恭敬的问道。

    林简琴一听有些惊讶,她的脑门上可没写着字,这么多来买东西的,掌柜都能看得出来谁姓甚名谁?

    不对,难道这老板是个相面的大师?

    林简琴狐疑的看了看那老板,倒是一副诚恳的模样,俗话说无商不奸,哪里有商人的眼神中不透着些许的精明,可是精明归精明,这个老板的眼神中的诚恳却很少见。

    林无尘也有些纳闷,他在积羽城倒是走动不少,很多的茶楼酒肆的老板是认识一些,可是这玉庸庄,他还是头一次来,怎么这老板在哪里见过?

    “呵呵,刚才有人已经给林小姐订了这东西,这可是玉庸庄里最好的了,怕是拿到了皇宫里献给皇太后娘娘亦或者皇后娘娘使用,都是再好不过的了。”那老板毕恭毕敬的捧着一个盒子。

    那盒子极其的精致,只盒子上便镶着玉石。

    林无尘一愣,马上机警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额,那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林简琴心里纳闷,想着若是问了这东西之后,便知道了,万一是这老板认错了人?

    “这是波斯国的螺子黛,可是贵重的很哦。”老板笑着说道。

    林简琴更是吃惊了,怎么还有人知道她要买这个?

    林无尘直接就开始在旁边的人群中打量了,可是终究无果。

    林简琴浑身一个寒颤,难道是谁在林家做了眼线?可是这事也不是坏事。

    “这需要黄金五十两,不知道林小姐要不要?”那老板笑岑岑的说道。

    听了这句话,林简琴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原本林简琴的心里还在紧张,这是不是应随六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搞的鬼,可是听了这老板的话才恍然大悟,难道这就是个想卖出货去的法子?

    林无尘也原本以为是林家有什么人在作怪,在听了那老板的一句话后,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老板,本来心里紧张的厉害,怕是什么外人在捣鬼,却没想到是这老板为了把自己的货卖出去而用的招数。

    真是可恶极了,林无尘想着便要拉着林简琴离开。

    “别别别,虽说这位大叔比较可恨,可是他这货却是真的,这螺子黛很难得的。”林简琴一边说一边拿着那精致的盒子给林无尘看。

    既然林简琴这么肯定,林无尘也不好扫了她的兴,心里刚才还想着呢,若是娶了这么体贴的媳妇儿,以后都孝敬娘,那多么好。

    “可是老板,你这价钱也太贵了吧,这不是抢钱么?”林简琴那水灵灵的大眼眨了眨。

    老板笑着说道,“这可是货真价实,我一看就知道小姐您有眼光的。”

    林无尘不屑的看了那老板一眼,心里当下就把这人记住了,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让他吃点苦头。

    “能便宜些给我们么?”林简琴依旧问道,她虽说现在也算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可是花这么钱却也有些难堪,毕竟当初她主动请缨的时候,谢绝了萧洁梅的银子了。

    自己掏腰包,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啊。

    林无尘已经不想再看那老板多一眼,摔了一张银票给他,拉着林简琴便走。

    林简琴手上拿着那盒子,还没缓过神来呢,已经被林无尘拉出去三五米远了。

    “无尘哥哥,虽说这东西挺贵的,但是爷不能花那么多钱啊,不值得。”林简琴一直在说。

    林无尘却面带微笑的拉着林简琴往外走说道,“值得值得。”

    其实林无尘的心里只想着赶紧的离开这地方,不知道是那老板恶心到他了,还是他觉得这地方有些古怪。

    在林无尘拉着林简琴出了玉庸庄的时候,三楼上隔着窗子往外看的那位,面带冷色的看着消失在远处的马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