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不可言明的心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想要的,我若有,便给你。没有,也会给你。”应随六抱着双肩,眼神中一丝冷漠。

    积羽城这些日子总是阴雨连绵的。像是谁的心思有些淡淡的忧伤一样。

    那静默在雨丝中的杨柳更是藏了许多不可言明的心事,仿佛是看透了周遭的人。已经懒得说了。

    林简琴在马车上还是有些不畅快。嘟着嘴,不情愿的在那坐着。

    林无尘本来是担心林简琴的安全,他虽然觉得那卖螺子黛的老板是花了些招数的。可是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这会儿往身后看了看林简琴的生气的模样,竟然忍不住的嗤嗤的笑起来。

    “笑什么笑!”林简琴狠狠地剜了一眼林无尘。

    “看你生气的模样都如此可爱。”林无尘心里怎么想的也便怎么说了。反正他觉得。就算他现在说要娶林简琴的话,对方也会觉得他是在说疯话。

    “哼,你回去了可是要跟你娘说。花了金子买的。等着琳夕姐姐出嫁的时候她可是要好好的打扮。争取抢了大娘的风头。”林简琴酸酸的说道。

    林无尘只是软软的笑,也不争辩。他从小就见惯了大娘和娘的各种争风吃醋,有时候甚至会被牵连其中。林简琴说的那些话虽然有些讽刺,可是那都是必然要发生的,所以他不说话。

    轰隆隆……

    在天空闪过一道银蛇般的光亮之后便是一阵闷声作响。

    林简琴心里有些慌。小声的催促着,“无尘哥哥,快点吧,大雨点马上就下来了。”

    林无尘听得出林简琴的声音中的畏惧,安慰道,“放心好了,有我在呢,一定不会让大雨淋了你,你若是怕那雷声,往这边移动一下,靠着我。”

    林简琴很不情愿的凑过去,是啊,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是有点怕打雷。

    两人的马车飞快的回了林府,常叔已经在门口等候了,见大公子和三小姐回来,急忙上前,亲自牵了马,又帮忙扶着林简琴下了马车,才肯里去。

    林无尘看着那路上哗哗的雨水,转身看了看瘦削的林简琴,便温和的说道,“来,你的腿伤有伤,万一弄湿了不好,我背你,你打伞。”

    林简琴有些抗拒,可是看着那汇聚成溪的雨水越来越大,也只好作罢,心里想着,日后再找机会报答你便是,再说了,这也是因为给你娘买眉石才会被雨淋的。

    林无尘似乎甘之如饴,背着林简琴漫步雨中,不紧不慢的,他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

    林简琴却觉得雨下的这么大,这个哥哥是不是发了烧?还这么磨蹭着。

    到了畅春园,越思敏急忙接下了林简琴,带着歉意的说道,“无尘,真是辛苦你了,如此对琴儿,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三娘,咱们都是自家人,您说这些就是见怪了,好了,现在琴儿好好的回来了,我也算是完成了一桩任务,我这就回碧桐园了。”林无尘恭敬的鞠了躬,便拿过喜悦手中准备好的雨伞,离开了畅春园。

    喜悦看着林无尘离去的背影,脸色有些隐隐的心疼。

    “琴儿,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越思敏一边给林简琴找一身干爽的衣裳一边说道。

    林简琴刚想着回答呢,突然打了个喷嚏。

    淑涟韵脸色一紧,急忙走过去,用手在林简琴的额头摸了一下。

    “额,琴儿有些发烫,我去弄些姜水来喝,发热可不好。”淑涟韵说着就要往外走。

    应宿是个精神伶俐的,见有活,也就急忙跟着去干了。

    喜悦却凑了过来,“你们……两个……”

    “喜悦,过来帮忙。”淑涟韵在外面喊道。

    喜悦听到娘在喊,便郁郁的看了林简琴一眼,扭身出去了。

    林简琴觉得喜悦现在真是怪怪的,突然一个想法冒出来了,难道喜悦对无尘哥哥……

    林简琴想到这里便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却觉得,若是将来自己有些银子了帮娘找个好归宿之后,一定要找个心爱之人隐居山水,这高门大院的看着好,可是过期日子来真真的不好。

    以前跟着老爸混了那么多年,本以为苦尽甘来,还不是让身边的人害死,因为什么?终究也是利益吧,所以若想好好的活着,还是在身无分文的时候遇到那个他,来的更实在些,再就是两个人要心投意合,志向一致,才不会发生什么争执吧。

    可是若喜悦执意如此呢?林简琴不敢再想了,只好等着事情发展一下再说吧。

    外面的雨更大了,像是起了烟雾一样,雾霭一样的笼罩在各处,这时候人的心思,怕也会受这天气的影响变坏了。

    林简琴潜意识的去摸腰间那个只差一点便绣好的荷包,却突然想起,那荷包是肉包子打狗了。

    怕是要都找不到人了。

    “来,琴儿,换了衣裳,看你身上的都潮乎乎的,唉,你没沾水都这样了,你看看无尘的身上,背后湿了那么多,腿脚鞋子是完全湿了,可不要生病了啊。”越思敏一边把衣服拿过来给林简琴一边嘟囔道。

    “他后背湿了?”林简琴惊讶的问道,自己可是明明把伞放在正中了啊。

    突然间想起了路上的那句话,“琴儿,我可不想淋着头发,湿了很难闻,你把雨伞往前移一下。”,这,不是他自己愿意的么?

    林简琴的嘴角轻轻的抽了一下,心里想着,这个家伙真不知道是打的什么主意。

    “好了,你先躺一会儿,待会儿你云姨拿了姜汤你赶紧的喝了,省的身子弱再生了病。娘去准备着做饭。”越思敏边说边忙活。

    林简琴看着越思敏的样子说道,“娘,现在你还非得自己做饭?应宿和云姨不是做的挺好么?”

    “你娘已经习惯了,要是总跟你大娘二娘那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皮肤是好,可是身子却很弱,动不动就生病了,娘还想着看你嫁人看你过的好日子呢,可不想病病歪歪的。”越思敏边说边操持着给林简琴盖上了薄被。

    林简琴看着越思敏那一低首的的温柔,倒是觉得这样的女人更是贴近平常生活的,似乎几垄田,一座屋,有头耕牛,再有些农具便能隐居山原,过的自得其乐。

    “恩,也好,那我以后也得多干点活才好,最近都懒了。”林简琴笑着说道。

    “哼,你这丫头,娘是因为没有出息才只能干苦活累活,你生的聪慧,得了你爹的遗传,多好啊,还是好好的学习管理那些银钱吧,只是自己要注意身子就好了。”越思敏笑着又有些羡慕女儿的口气说道。

    林简琴也不再辩解,只笑了笑。

    这天夜里林简琴真觉得有些冷了,虽说是盛夏的时候,可是在山脚下的雨后夏夜,还是有些清凉了。

    第二天雨停了,天色马上晴朗起来,看着那湛蓝的天空中的雪白云朵,让人惬意的很,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畅快了。

    天气好了,林原道便还是照常给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吩咐了任务,这一天忙完了,也该筹备着林琳夕的亲事了。

    林原道果然是老林湖了,纵使捐募过程中会有些差错,可是他还是照样能很快的摆平,再加上带了一个聪慧过人的女儿,他更是如虎添翼了。

    林简琴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更加的让林原道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林简琴嫁给小王爷,到时候凭着林简琴的伶俐,不怕林家没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刻。

    在林原道的心里,这积羽城的商业命脉算得了什么,他想的更远。

    站在青云茶庄阁楼的窗前,林原道眺望远方,心里不自觉的畅快,似乎他这些年的努力正在一步步的走上人生巅峰。

    林简琴和两个哥哥外出办事,一天下来也是累的骨头散了架。到了家里只想着赶紧的躺下,凑合着喝点东西就睡了。

    越思敏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的受到林原道的青睐,自然是满心的欢喜,可是看着女儿这么劳累,也是有些心疼了。

    越思敏顾不得自己,一晚上都坐在林简琴的身边,轻轻地扇着扇子,淑涟韵倒是过来了两次,想着让越思敏休息一会儿,可是越思敏总是怕不周全,坚持自己来疼爱自己的女儿。

    林琳夕的大婚前一天,天气又是不好了,阴沉沉的。

    整个林家也是忙碌的厉害了,虽说这是二小姐嫁人,也不是头一个了,可是林原道想着低调也不行,侯爷府的人原本就是为了冲喜的,一再要求要办的喜庆一些。

    林原道最后无奈,只得说,在侯爷府办的铺张一些吧,在林家应有的礼数只要按照习俗不少就算了,老侯爷急于自己府里的事情,也就答应了林原道的意见。

    一大清早的,林原道带着儿子女儿去了一趟柜上,把事情交代给了掌事,就急忙着回府了。

    林简琴在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说道,“不知道前天琳夕姐姐做的衣裳好了没?要不要咱们去凤求凰拿?”

    林无尘没出声,只是扭脸看了看春风得意的林长风。

    林长风一脸的傲气,说道,“三妹不用担心了,琳夕的衣裳已经打发下人拿回去了。只是今天晚上还要辛苦妹妹陪守琳夕了。”

    林简琴这两天的腿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陪同的人走的不是很快,她跟着是没问题的了。

    林简琴关心的问道,“那天是按照我的尺寸量的,不知道琳夕姐姐穿着合适不合适?”

    林无尘也知道这件事,自然也把目光投到了林长风的身上。

    “应该是合适的。”林长风似乎很是奸诈的看了林简琴一眼,接着走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