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 独占心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姨,你放心好了,对了。喜悦也跟我一起去。”林简琴挥了挥手朝着正在发呆的喜悦。

    喜悦一听,马上高兴的不得了,急忙问道。“我过去是伺候你的吧,哈哈。那新房里面肯定是有不少的好吃的。琴儿你可不能一个人独占,一定分给我一些。”

    “你就是一只馋猫,对了。我还有一身新衣裳来着,娘……”林简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便朝着另外一间屋子里喊道。

    越思敏抱着一个红绸子的匣子走过来。问道。“琴儿,什么事?”

    “娘,我怎么记得我还有一套新衣裳的。就是桃红色的那个。我穿着有些大。倒不如趁着今天喜庆,给了喜悦穿。”林简琴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说道。

    旁边的林静影的人也笑着说道。“你们畅春园真是好,这做下人的真是有福分。主子还赏那么好的衣裳穿,连吃的也是让咱们羡慕的不得了。”

    喜悦更是高兴了,差点就跳起来。是啊,她虽然有时候嫉妒一下林简琴,可是那仅仅是一瞬间,她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和林简琴的姐妹情谊,毕竟以前她帮着林简琴,现在的林简琴又能帮助她过得好一些。

    终于收拾妥当了,越思敏把那系着红绸子的匣子放到了林简琴的手里,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道,“这是要让琳夕抱着上花轿的,是你爹和你大娘一起拿着过来的,千万别忘了。”

    林简琴接过那匣子,说道,“好重啊,难道都是金银珠宝,哈哈,真想抱着这些宝贝远走高飞了。”

    林静影的人听了之后个个露出惊骇之色,没想到这三小姐真是嘴巴没把门的,什么都乱说。

    越思敏更是用手指头轻轻地戳了林简琴一下,佯装斥责说道,“不许胡说。”

    淑涟韵则是在旁边好生的叮咛了喜悦,晚上一定不能睡着了,一定要确保和林简琴在一起。

    在林静影的人的陪伴下,林简琴带着喜悦,捧着那个匣子朝着湘竹园走去了。

    这夜色里混着湿漉漉的味道,让人觉得浑身的不透气不舒爽,可是想着明天林琳夕就嫁出去了,少个人在林家跟她斗,林简琴倒是心情好了不少。

    有喜悦在身边,林简琴自然是安静不了了,两个丫头一路上是叽叽喳喳,若是换了之前,林简琴这么做必然会招来别人的闲话,可是自从林原道在府里说过:琴儿乐意怎么样就怎么样,那句话之后,便很少有人在明面上去说林简琴的不是了。

    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湘竹园,现在的湘竹园里里外外全是红灯笼,大喜字,明亮的很,虽说阴雨天有些潮湿,可是在湘竹园里,也已经被那灯笼给烘干了。

    林简琴到了门口,朝着里面看了两眼,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哼,早点嫁出去吧,省的多个人在我面前找事。

    林简琴前面走,喜悦在后面却是看个不停,恨不得把那些风光全部看进眼里去,成了她自己的才好。

    玲珑此时也是换了新衣裳,正站在门口守着,见林简琴来了便急忙上前,恭敬的说道,“见过三小姐,请三小姐里面。”

    林简琴只点了点头,跟着玲珑进了屋子。

    这会儿的林琳夕已经穿上了喜服,却还没有打扮,安静的坐在床榻上。

    林简琴看着林琳夕的安静,突然刚才心里的一切诅咒瞬间消失,觉得林琳夕有些可怜了。

    她虽然不知道林琳夕将要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却觉得女孩子在嫁人前总有那么一丝悲哀,因为以后不会是在爹娘面前那么受宠像是个孩子一样。

    嫁了人的女人,不论年纪大小,都已经是成人,至少婆家人会这样认为,会用条条框框的来训教你,而此刻娘家人却也把嫁出去的女儿当做了泼出去的水,此时此刻的女人更像是从花伞上飞出来的蒲公英絮了。

    林简琴倒是觉得现在的林琳夕若是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好像比较正常,可是看着林琳夕安静的坐着,心里倒是觉得有些凄凉了。

    可是想着过去林琳夕和林静影做的那些事情,林简琴也不再多想了,想着便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林琳夕本来正在发呆,听见了外面的声音,便起身了。

    “你来了?里面坐吧。”这语气里没有什么感情,淡淡的,就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朋友一般。

    林简琴也淡淡的说了声谢谢,就找了个木椅坐下。

    “坐在那里,时间长了会累,你坐在床榻上,软和些。”林琳夕眼神中闪过一丝平和,这倒是有些让林简琴诧异了。

    难道是应了那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林琳夕是不是知道自己以后回娘家的日子也少了,便不想着再跟别人为难了呢?

    不行,可是不能放松了警惕,若是这是林静影母女使的障眼法可就不好了,林简琴马上收回了那点仁慈之心,说了声谢谢,便坐在了林琳夕坐的床榻旁边的一个副床上,那是平时玲珑这些贴身侍女的位置。

    今晚上玲珑等人去了门外守着,屋里便空了下来。

    林简琴坐下来,左右的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她自己心里琢磨着,千万别中了林静影的诡计,到时候哭也是找不到坟头哭呢。

    “妹妹,你刚吃过饭,要不要喝点酸梅汤,这天气果真是燥热。”林琳夕安静的说道。

    平日里看着她嚣张跋扈刁蛮撒泼习惯了,突然间这么安静的说话,林简琴有些受不了了。

    林简琴嘴角不自然的扯了一下,有些戒备心的看了看林琳夕说道,“谢谢,我不渴。”说完便将抱着的匣子放在了旁边,安静的坐着。

    林简琴正想着林琳夕这是哪里不对劲才变成这样了,突然门外传来的声音,让林简琴明明白白了。

    “琳夕,我不是说让你先睡一会儿么?明天早上起得早,会很困的,喏……”林无尘边说话边走了进来。

    林简琴见林无尘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红盒子。

    “咦?琴儿也过来了?这一晚上你们俩会很辛苦的,我拿了些酸梅汤来,还有些齐顺斋的点心,给你们吃。”林无尘边说边笑着将手里的红盒子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林琳夕刚才的温和瞬间消失,有些不满意的说道,“无尘哥哥,你不是说那点心是给我买的?”

    林简琴又不是傻子,必然是听出了言外之意的,这林琳夕定然是嫌林无尘说要给林简琴吃东西了,这吃东西也是小事,可是心意就是大事了。

    “哈哈,我拿了这么多,你一个人吃的完?琴儿也陪着你的,很辛苦。”林无尘柔和的说道。

    林琳夕撒娇一样的撇了撇嘴吧,翻了一眼说道,“人家都嫌弃我屋里的东西不好喝,怕有毒呢,你还眼巴巴的上赶着让人家吃你的东西?”

    林简琴懒得理,心里想着,最多再忍受一晚上,以后这辈子想见都难了,哼。

    林无尘竟然嗤嗤的笑了,说道,“你这丫头,嘴巴总是厉害,琴儿可是一声都没吭,再说了,哪里有什么毒?都是我亲自看着齐顺斋的师傅做的,我来尝尝给你们看。”

    林无尘毫不犹豫又很享受的样子,吃了一块点心。

    林简琴看着林无尘那极其享受的样子,真是有点动心了,可是想着自己一定要保全,千万不能因为贪图一时的痛快栽倒人家手里,万一林无尘是托儿也说不准。

    “喏,喜悦,你也来吃。”林无尘直接站起来拿了一块点心递给喜悦。

    喜悦本来是受了淑涟韵的嘱咐,一定要陪着林简琴的,可是现在给她送点心吃的人竟然是大公子林无尘,这让喜悦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她的手也鬼使神差的接了过去,脸上的红霞蔓延开了。

    林琳夕狠狠的剜了一眼,嘟囔道,“一个下人也配!”

    喜悦虽然很是羞赧的看了看林无尘,可是很快便剜了一眼林琳夕,她可是来陪着林简琴的,不是陪着林琳夕。

    林琳夕不知道是没看见喜悦的反击还是沉醉于林无尘的糕点之中了,竟然没有理会喜悦。

    林无尘坐在了木椅上,谁知林琳夕也从床榻上下来,紧挨着林无尘坐了下来,很是亲昵的样子,拿了糕点,边吃边看着林无尘。

    林简琴看着真是想吐了,都是要嫁人的姑娘了,还这么恶心呢,爱,不知道哪一家人家该倒霉去了这样的媳妇儿了。

    喜悦看着林琳夕那恶心的模样,一直撇着嘴。

    林无尘闲来无事,竟然给屋里的人讲了个笑话,虽说在大婚前一夜讲笑话守着有些滑稽,可是能让周围的人都觉得他是个温和的人,倒是林无尘的长处,至少在林家,没有人能说出他的脾气有什么不好。

    一直到了深夜了,林无尘才起身准备走了。

    “无尘哥哥,你再多坐一会儿吧。不然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林琳夕很是可怜的说道。

    “瞧你说的,又不是生离死别的。”林无尘压低了声音,因为他看着旁边的林简琴和喜悦都眯起了眼睛。

    “可是,这和生离死别有什么区别,无尘哥哥,我对你的心思……”林琳夕竟然一把拉过林无尘,扑进了他的怀里。

    林无尘一时呆滞,身子就那么僵硬的站在那里,片刻之后急忙说道,“琳夕,你可不要胡来。”

    林琳夕泪眼汪汪的说道,“无尘哥哥,你的身世我是听说了的。”

    林无尘马上黑了脸,他不想这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若是这些人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爹爹知道了,他怎么还有可能接任爹爹手里的产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