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 礼仪规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琳夕,你不要胡说,我看你是困了累了糊涂了。你若是再胡乱的说,以后不必叫我哥哥了。好了,你且珍重。我先回去了。”林无尘说完便阴着脸离开了湘竹园。

    林琳夕眼里的泪水久久不能流尽,她总是想着趁着这特殊的时候试探自己在林无尘心里的位置。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林琳夕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正蜷缩在副床上的林简琴。再剜了一眼林简琴身边的喜悦,一定是这两个贱人抢了她的无尘哥哥,好在是离着这两个贱人消失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随着夜色的加深。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小了,只有来回巡视的人才会偶尔走过。

    俪香阁里的灯也一直亮着,林静影坐立不安的。担心着那边的安排是不是能顺利的进行。若是这个算盘打得好,那未来的日子便是欢喜极了。

    她很想去看看湘竹园的情况,可是按照礼仪规矩。入了夜。爹娘便不能再见要出嫁的女儿。一直到三天后女儿回门省亲。

    “琉璃……”林静影实在是放心不下,想着着人去看看。

    琉璃一直打着精神呢。她虽说不如以前的琳琅那么受大夫人的宠信,可是也算是俪香阁数一数二的机灵了。现如今琳琅没了,琉璃便显得格外的重要了。

    “夫人……”琉璃很是恭敬的施礼,等着林静影的吩咐。

    “你去湘竹园给我看看去。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对了,千万要小心不能让人怀疑你的行踪,只是远远地看看,我先前的时候已经吩咐了琳夕身边的玲珑,你过去,她自会与你接头。”林静影冷冷的说道。

    她虽然心里很是焦虑,可是在下人的面前她始终是主子,一定要端出那一份架势来。

    “是,奴婢这就去。”琉璃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林静影为了避嫌,当然也是煞费苦心的,为了以后林原道发现被嫁了的事林简琴做足了准备。

    果然,琉璃刚离开一刻钟,林原道便带着林长风过来了。

    “你还没有睡?”林原道站在珠帘外,轻声问道。

    林静影急忙拿了丝巾帕子沾了沾茶杯里的茶水,抹在了眼角处,装作很伤心的样子,出去迎接,“没,老爷不也是没有睡么?”

    “恩,是啊,琳夕明天就要嫁出去了,你心里定然是不会舒服的,定然是万分的舍不得,可是你的想想,琳夕嫁到了侯爷府,对咱们林家以后的路还是大有裨益的。”林原道说着,便背着手,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老爷教训的是,只是我还是有些不舍罢了。”林静影已经不再想着从林原道这里博得半分的同情了,她自然知道就算是说破了天,磨破了嘴皮子,林原道决定的事,很难更改的。

    “恩,长风刚才也过去书房说了你会伤心,让我过来陪陪你。恩,这件事长风做得好。”林原道扭头赞赏的眼神看了看林长风。

    “这是儿子应该做的,爹爹,不如您陪着娘下盘棋,转移一下心思,想必,您和娘都不会这么伤心了,我虽说明天要送亲,但是一应事宜都准备好了,所以,今晚也在这陪着爹娘吧。”林长风非常恭敬的说道。

    林原道听完点了点头。

    下人拿了棋盘棋子上来,迅速的摆好,又泡了些茶水,把红烛燃的更旺些。

    林长风瞟了一眼暗处,幸亏娘安排的好,不然真是没理说得清了,爹是何等聪明的人。

    这会儿琉璃已经到了湘竹园的侧门,果然,在角门附近站着个人影。

    “夜半?”

    “听风。”

    两人对上暗号之后,琉璃便上前询问一番。

    玲珑说道,“大公子在这里呆了一会儿的,后来常叔来过,便把大公子请到了账房了,二夫人那里病着不好出来,现如今房里的人都在。”

    玲珑说着说着声音低了很多,“二小姐在主床,那贫民巷子的丫头在副床还有她带着的作伴的死丫头片子。”

    琉璃注意记在心里,又把大夫人的嘱咐说了一下,便匆匆的离开了。

    琉璃在路上想着刚才的事情,她现在是越来越佩服大夫人精妙的手段了,不仅仅是能证明俪香阁的人都跟这件事没关系,连可以捣鬼的相思阁的人都支配起来了。

    天色越来越暗了,本来若是晴天,一定是月圆如玉的,只是阴天,便伸手不见五指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帮了林静影一把,若是月圆光辉的,她找人下手,也怕是要隐蔽一些,眼下的这情形,怕是不用那么费心了。

    丑时了,外面寂静的很,那空中居然如细丝般的毛毛雨开始下起来了,只能听得见雨丝落在叶子上的沙沙声响。

    林家虽然依旧是张灯结彩,可是却没了什么人的走动声了,大家都趁着时间还早,能偷偷的休息一下了。

    林家是安静了,可是城郊的那座破院却睡醒了一样。

    那破烂的栅栏被一袭黑衣的男子打开,他只迅速的左右观看一下,便脚下用力一点,腾空而起,轻松的飞奔在黑夜中,只脚尖点一下屋檐,便消失不见了。

    神秘男子很快便来到了林府院外。

    纵使夜色很浓,可是林家的张灯结彩,无疑让他也要小心些了。

    他自然记得主家说的位置,又低下眉头深深思索片刻,便朝着湘竹园的方向飞去了。

    很好,这院子里虽然不少的人在侍候,可是睁着眼睛的却一个也没有了,就连那些巡视的,也都蹲在墙角避雨,眯上了眼睛。

    他站在黑夜中的窗前,看着屋子里偷出来的阴影,便知道了许多信息了。

    只见他迅速拿出两枚银针,用了腕力迅速的将银针打了出去。

    紧接着便听到了一声闷响……林简琴是躺着的,喜悦是倚着墙壁的。

    那人便进了屋子,玲珑很知趣的将房门关上,又假寐一样的蹲在了房门口。

    一直眯着眼等待时机的林琳夕马上精神起来,麻利的站起来说道,“大侠,眼下要如何做?”

    “二小姐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新娘的嫁衣了么?怎么还不给换上?”那神秘男子幽幽的说道。

    林琳夕马上会意,一脸奸笑,急忙转身从箱子里拿了前两天按照林简琴尺寸做的衣裳,嘴里嘟囔道,“哼,便宜了她,居然还能捞上,两身凤求凰的衣裳。”

    林琳夕办事倒是利索,很快便将新娘子的衣服给林简琴穿上了。

    “二小姐,衣服穿上了,人不一定听话,喏,这是绳子和手绢,我捆绑上,你堵住这新娘的嘴就行了。”那黑衣人又是幽幽的说道。

    林琳夕突然记起了娘交代的一句话,准上转身吹灭了几盏蜡烛,顿时屋子里只剩下一盏蜡烛了,黑暗了很多以至于林简琴和喜悦的脸色,她都看不清了。

    干脆,留着喜悦这丫头在府里也是勾引无尘哥哥的祸殃子,倒不如一起把她嫁了。

    林琳夕一不做二不休,又从箱子里拿出了自己的衣裳给喜悦也是穿了一身的喜服,拿过了神秘男子手中的手绢狠狠的堵住了林简琴和喜悦的嘴巴。

    此时黑衣男子已然将林简琴二人捆绑好了,便转身说道,“二小姐,你娘说的事情我已经做妥了,剩下的银子呢?”

    林琳夕嘴角露出一丝狠毒,若是灯光够好,相信那黑衣男子怎么都不会喝下林琳夕捧过来的茶水了。

    “大侠别急,我这就去香阁取银票,就在我的园子,莫着急,先喝杯茶水润润嗓子。”林琳夕装作很是真诚的样子。

    黑衣男子料想这小丫头片子居然没有认出他是谁来,哈哈,看来这辈子真是跟林家有仇有怨的纠缠不清了。

    “这茶水就放着吧,我不口渴。”黑衣男子居然推辞不喝,林琳夕心中抖颤一下,可是娘吩咐过了要给这黑衣人喝下茶水的,如今这人却不喝,怎么才好?

    “二小姐?不是说给我拿银票的么?”黑衣男子似乎有些急不可耐了。

    “哦哦哦,我马上就去,你稍稍等。”林琳夕有些慌张的出了门,这怎么跟娘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可是到了这时候,林琳夕哪里知道什么银票的事,真是要疯了,可是就算是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啊,林琳夕只好走出房门,也好出去找玲珑拿个主意,商量对策。

    只待林琳夕刚刚拉开门,还不知道怎么跟玲珑开口便听到了屋里一阵下脆响……酒坛子打了?

    林琳夕想要碰触门把手的手急忙缩了回来,急忙转身去看,这时候那黑衣男子也很挣扎的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是一阵闷声。

    林琳夕心里跳得厉害,娘不是说在茶里下了药么?怎么这人喝了酒就晕倒过去了?

    林琳夕凌乱了,看着满屋子的躺倒的捆绑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左右的捏搓着手,踱着步子。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林琳夕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二小姐,里面那男人倒下了么?”

    是玲珑的声音!

    林琳夕颤抖的说道,“刚倒的,玲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