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章 守活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玲珑急忙小声说道,“二小姐,其实我也不知道的。就是听了大夫人嘱咐的,等屋里的人喝完了酒,晕过去。我便带着人把这男子抬出去。”

    林琳夕哪里还来得及想那么多,只好急忙摆手。让玲珑带着两个小厮。把那男人抬了出去。

    林琳夕急忙把屋子里整理好,再看看床榻上软趴趴的林简琴和喜悦,她似乎瞬间的恢复如初了。

    嘴角奸笑一下。说道,“就凭你们也配跟我抢无尘哥哥?哼,嫁给病痨等着守活寡吧。哼。让你们生不如死,知道跟我作对的后果!”林琳夕恨恨的踹了一下林简琴和喜悦。

    林琳夕坐在床榻上,看了林简琴那脱俗的美丽容颜便气的咬牙切齿的。再看看喜悦。斯说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是清秀怡人,干脆直接拿了红盖头。将那二人盖了起来。

    林琳夕坐在床榻上,余惊未定。刚才若是那神秘男子不晕倒,她怕是在劫难逃了,可是娘明明说的是给那人喝茶水的啊。却……

    林琳夕突然明白了,原来娘早就料定了那人不会轻易的喝林琳夕递过去的茶水,而却对旁边放在桌上,等着明天早上用的酒没了防备,娘又在屋子里燃了香,让人干渴难耐,那男子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喝酒。

    就这样,在娘的精心算计下,林简琴被送去嫁了人,这黑衣男子的银子怕是打了水漂了。

    可是林琳夕没有去看那男子的脸面,若是她看过了,想必当时就晕过去了吧。

    林琳夕很快便换成了林简琴的陪守的衣裳。

    似乎现在的场景是林琳夕盼望已久的了,她心中的高兴已经是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的了。

    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好像比之前更大了一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简琴觉得浑身的酸痛,正想着揉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嘴巴居然也被堵上了!被盖着头盖!

    娘的,千防万防啊,不吃这里的东西不喝这里的水,还带了喜悦一起过来,如今怎么还是被人害了?

    林简琴想哭都来不及了,声音都发不出来,总不能这样就在黑咕隆咚的时候被人塞进花轿吧!

    林简琴此刻真是恨毒了林静影,当初还天真的相信她能变得好了,现在可是大错特错的了。

    林简琴无法动弹,可是隐隐的透过盖头的边缘的空间,能看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人,也是大红的衣裳,难道她想错了?是有贼人到了林家?连同林琳夕也被伤了?

    林简琴的脑子里各种念头涌现出来。

    难道真的要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每天低眉顺眼的做些什么女红什么相夫教子的劳什子?

    林简琴想想都要死了,若是真的那么活着,真不如死了,可是现在手脚都被捆着,嘴巴被堵着,求死不能!

    咦?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不出现呢?

    林简琴也不知道脑子里哪一根筋抽了一下,居然突然想到了应随六那个大冰块,以往在她落寞孤独或者危险的时候他都能准时的出现,可是为什么这次却没了踪影?

    林简琴忍不住的心里抽了抽,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完美了,原来感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还奢望着也有一见钟情的缘分呢,虽说对他的第一面便有些好感,可是也仅仅是好感。

    但是第二次深夜相谈,第三次救命于危难,却让林简琴再也无法忘记这个说话不多总是冷冰冰,但又有些吸引人的男子了。

    林简琴还巴望着能再见了人家,直接询问呢,为什么每次都这么粘人?难道是不小心喜欢上了我?

    呵呵,看来眼下是没机会了,这一切似乎都成了奢望了。

    林简琴回头想想自己的漏洞在哪里,怎么就被人捆了呢?

    她想来想去,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被人害了,至于这害人的人到底是何打算,她还不是很清楚。

    可是时间离着迎亲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林简琴也开始有些不安了,她真希望这会儿外面能有个动静啊。

    林简琴试图扭着身子踢到什么让外面的人能听到,不管是林琳夕做的坏事还是谁,总能在外面有人听到啊。

    刚刚觉得脚好像碰触到了什么东西,却听到了那空气中杀气而来的风声。

    “恩……”一声闷响,林简琴又昏过去了。

    林琳夕本来想着再睡一会儿,养足了精神,给林简琴喂下第二次药,让她老老实实的上花轿,没想到林简琴这么快就醒了,居然还想着乱动,她一怒之下,拿着扫把重重的打了林简琴的脑袋。

    林简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又昏了过去。

    喜悦也是醒了的,可是却不敢吭声了,这个场面可是她死一次遇到,真怕是弄出动静被人杀人灭口了,喜悦想着想着便默默的流起眼泪来。

    怎么能这么倒霉?还没享乐福气,就这么被捆了来?难道真的会死掉?还是要告诉琴儿不要动了,被打那一下,虽然不是打在她的身上,可是只听那动静,喜悦已经是吓得要命了。

    “哼,在本小姐面前装?我让你在我面前狐媚的样子,我让你们跟我抢无尘哥哥!”林琳夕愤恨的骂道,直接啐了一口在地上。

    喜悦心里一惊,难道是林琳夕把她和琴儿给捆了?不行,若是这样的话,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脱,一定要救琴儿!

    喜悦听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小,慢慢的听到了林琳夕的熹微的鼾声了。

    刚想着挣扎一下,却不料外面的门开了。

    喜悦只好又呆在了原处不敢随便的动,她现在好希望林简琴能尽快的醒过来,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小姐?”玲珑轻声的叫道。

    林琳夕只翻了个身,她实在是困极了,这么多天一直紧绷着精神,眼下就差送了林简琴上花轿,便可以一劳永逸了。

    玲珑见林琳夕还是睡着,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林琳夕叫醒了,毕竟是琉璃传过来的话,是大夫人交代了要做的。

    林琳夕揉了揉眼睛,问道,“什么事?不是就等着卯时一到,送她们上花轿了么?”

    玲珑往床榻上瞟了一眼,问道,“她们还没醒过来?”

    "林简琴醒了一次,哼,还妄想着弄出个动静,让外面的人听到,不过我已经把她打晕了,那个野丫头还没醒。你到底有什么事啊?"林琳夕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二小姐别着急,是大夫人让传的话,咱们要保持统一的口径,这样才不会说漏了嘴。”玲珑说道。

    “什么意思?娘都跟我说了啊?”林琳夕有些纳闷。

    “可是二小姐,知道那黑衣男子是谁?”玲珑俏声问道,语气里竟然是一种很炫耀的姿态。

    “跟我还玩这一套?赶紧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林琳夕一下子不高兴了。

    玲珑本来还想着卖关子,可是一看主子急了,马上跪下去,说道,“奴婢这就说,请二小姐切莫动气。”

    “说吧。”林琳夕不耐烦的拖着下巴,眼神里尽是嫌弃,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天亮,让这件事早点过去才好。

    “二小姐,大夫人让我转告的。”玲珑急忙理了一下思路,这才缓缓道来。

    “二小姐,那黑衣人是鹰嘴山上的黑龙,二小姐可是还记得前些日被绑架的事情?”玲珑说的绘声绘色,瞧了困意十足的林琳夕一眼。

    林琳夕当下便醒了,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什么?那人竟然是绑架我的人?他在哪里?我要他有命来没命回!”

    “二小姐切莫动气,大夫人正是怕二小姐动气,才让奴婢们将那黑龙抬走的,二小姐,再者说了大夫人把那黑龙弄走还另有打算。”玲珑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得意。

    她真是越来越佩服大夫人的手段了。

    “此话怎讲?”林琳夕很不满意的问道,既然娘把那个恶人诳来,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他走呢?

    “您想,现在是大夫人让黑龙伤了三小姐和她的丫头,到时候咱们便把三小姐和这丫头一并送上花轿,她就替您出嫁了,您自然有您的好前程,可是这时候追究起来怎么也得有个抗着黑锅的不是?”玲珑嘴角一勾,那抹笑意更加的狡诈了。

    林琳夕一愣,紧紧地盯着玲珑听下去。

    “到时候呢,咱们就一口咬定这件事是黑龙当时没有拿到银子来报复的,这样一来,您的出嫁的事解决了,前些日子咱们被绑了的仇也报了,岂不是一箭双雕的好事?”玲珑说完,便眼中充满了神气。

    林琳夕听明白之后当下便叫好,“娘的安排真是巧妙啊!可是咱们只说是那黑龙做的,爹爹能信么?”

    玲珑听完林琳夕的问话,又是得意一笑,“此时此刻,那黑龙被大夫人的药酒迷晕了,怕是正好等到卯时之后才能清醒了,那时候三小姐也在侯爷府拜了堂了,这边咱们在合适的位置发现了黑龙,如此一来,怎么会有破绽?”

    林琳夕完全被这个计策折服了,她刚才还有些不耐烦,可是听完了玲珑所述,她差点吓到,若是先前无尘哥哥喝了那药酒,这后面的事,便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二小姐,到时候还得委屈您一下,奴婢会让人轻一点的,到时候咱们会再做个现场,就是山贼黑龙绑架二小姐您,在离开林府的时候被人抓到。”玲珑小心谨慎的说道。

    林琳夕自然是说不了什么的,她现在都有些担心自己爱慕无尘哥哥的事情,倘若是娘不满意了,是不是也会对无尘哥哥下手,娘和二娘已经不睦多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