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梳洗打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小姐,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么?”玲珑轻声问道,她平日里熟悉二小姐的性子。虽然跋扈张扬,可是却也没有大夫人那么重的心思,别说二小姐。就是当初琉璃过来传话的时候,玲珑自己也是吓到了。

    玲珑怕林琳夕一下子听了这么多。会有些紧张。便慢慢的询问。

    林琳夕缓过神来,说道,“没事没事。娘怎么安排的咱们就怎么做吧,对了,到时候还是我送她上花轿么?”

    “二小姐。这件事奴婢亲自做就行了。您待会儿穿上下人的衣裳,趁着送亲迎亲的杂乱,去大夫人那里。她会安排后面的事情。”玲珑接着说道。

    林琳夕已经除了听话没有别的选择了。

    眼瞅着时间越来越近了。玲珑急忙安排了人手。拿了下人的衣裳给林琳夕换上。

    外面的雨丝依旧缠绵着,似乎看不到这林府的各门入不得眼的肮脏龌龊。

    虽然到了卯时了。按照平常的日子,这时候也就已经蒙蒙亮了。可是今天是阴天,无奈,就算是打着灯笼也还是有些黑暗的。

    玲珑带了梳妆的佣人进来。说道,“二小姐太困了,你们就给尽快的梳洗打扮吧。”

    这时候的林简琴依然是浑然不知了,可是躲在盖头下面的喜悦却不敢出声,她认得出,现在的人都是大夫人身边的,就算是就破了喉咙,恐怕救不了琴儿,还会招来更重的祸害,干脆忍着,待会儿迎亲和送亲的人进来了,再大声吼叫。

    那些佣人都是被林静影威胁或者收了银子的,自然不说,毕竟侯爷府的人又不会看到那盖头下面到底是谁,就算是看了,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是林家的小姐啊。

    终于,外面的锣鼓声越来越近了。

    喜悦急得要哭了,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她盼着那些人赶快的进门来,这样,她便有机会求救了,千万不能让琴儿嫁给侯爷府啊,她既然听了玲珑和林琳夕的对话,定然是知晓了那是一家怎样的人家了。

    “额……”

    “啊……”

    一连几声,屋子里闷声的倒下了所有的人。

    喜悦一愣,就这这时候她也被人打了,一阵恶心的眩晕便失去了知觉。

    “臭丫头,我一日不来看你竟然弄成了这幅摸样,若是你真的嫁到了侯爷府,我的后半生谁来负责?”一阵冰冷的声音,缓缓地回荡在湘竹园里。

    他依旧是黑衣一身,行走于房檐上如同行走在地上一样的平稳,瞬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来啦来啦……玲珑姑娘……来啦……”外面的婆妈一边欢快的喊着,一边往里面走。

    玲珑等人无非就是被人重击一下,瞬间昏迷而已,听到了门外的喊声,便马上醒了过来。

    玲珑一看四周的人,顿时心里怕极了!

    林简琴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侯爷府的人来迎亲了,发现新娘不见了,那岂不是还要去俪香阁把二小姐找回来?完了完了,这次事情办砸了,大夫人肯定是不会放过她了,即便如此也就罢了,可是她的家人怎么办?

    “玲珑姑娘……快开门啊……”婆妈在门外又催促了一遍。

    玲珑慌乱的眼神落在了喜悦的身上,突然心里便横下心来,只能如此了,只要不是把二小姐嫁出去,大夫人一定还会有办法的,这样她也不算是做的太糟糕。

    玲珑急忙踹醒了旁边几个服侍的丫鬟,将喜悦稍微的打扮了一下,急忙开了门,说道,“婆妈,真是不好意思了,二小姐心里难受,总是不让开门的,这不是才劝慰好了,咱们上轿子吧。”

    喜悦晕乎乎的分辨不清,只听得到旁边的人在说话,可是说什么却不清楚,她想着叫人,可是无奈却脑袋难受,恶心的厉害。

    这时候林长风很得意的走了过来,从玲珑的手里接过走路都不稳当的喜悦,心里有些小小的疑惑,便看了玲珑一眼。

    此时的玲珑哪里敢说出真情,只好不去看林长风的眼神,她生怕说出来,林长风便会一时慌乱,给大夫人的计划扰乱了,后果不堪设想。

    林长风很是得意的将喜悦送到了花轿上,在将喜悦放进花轿的时候顺便将袖中早已经准备好的帕子塞进了喜悦的嘴巴里。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虽然是阴天下雨的,但是那迎亲的阵仗也算是这积羽城少见的了。

    队伍从头至尾,全是身着红衣的各种司仪和仆人,还有些杂耍的。

    送亲队伍行至半路的时候,天气终于亮了一些,围观的人们也越来越多了。

    喜悦清醒过来却是欲哭无泪了,她使劲儿揣着,可是这喧哗声太浓重的地方,怎么会听的到她那细微的声音呢?

    到了侯爷府,侯爷府的人也认为是新娘子由于想家认生才会如此不安,也没有多做分辨,毕竟侯爷府的人都知道,这个姑娘也是命苦,娶进来只是给小侯爷冲喜的。

    应随六抱着林简琴来到了鹰嘴山下,他们第一次分别的那个果园子里,一间木屋,此时此刻倒是也清静。

    应随六从附近买了些吃的喝的,便安静的坐在旁边一直看着躺在床榻上的林简琴。

    渐渐地天气晴朗起来,那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新芽的罅隙洒进了屋里,照在林简琴那细长的睫毛上。

    应随六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丫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欢她哪里。

    他的心里却默默的说道,“我只是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林简琴头痛的厉害,首先是被人用毒针刺晕了,后来又被林琳夕打晕了,实在是浑身的难受。

    都快到了晌午了,林简琴才有些痛苦的睁开眼睛,咦?这是哪里?

    林简琴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木屋里,旁边居然坐着应随六。

    林简琴吓了一跳,摸着胸口小心的问道,“你……你……”

    “恩,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恩,不小……”应随六的嘴角勾起一抹有些坏坏的笑意。

    林简琴有些恼羞成怒了,想着抓起什么东西狠狠的砸过去,却发现除了床,和床上的被褥,一无所有。

    “你放心好了,我可是正人君子,只是抱你出来而已。”应随六眼神中掠过一丝得意,“再说了,你不用这么紧张,上次在敬水池救你,又不是没抱过?”

    “你……”林简琴真恨不得要跟这个想骂却又舍不得打的坏人拼命了。

    林简琴脑子里突然闪过昨晚上的事情,马上变了脸色,问道,“喜悦呢?我怎么自己在这里?你截了迎亲队伍?”

    “额……”应随六嘴角略微的抽动一下,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此时有些躲闪,“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丫头,我没有看到她,我不是截了迎亲队伍,是从湘竹园把你抱出来的。”

    “坏了!”林简琴一拍脑门。

    现在的林府即便不是乱成一锅粥,也已经是成了炒米饭了。

    “我要尽快的回去。”林简琴说完便要下床。

    应随六一愣,说道,“那个地方你还想回去?”

    林简琴仰起小脸儿,诧异的看了看应随六,说道,“我娘还在那,我的云姨和喜悦也在。”

    应随六淡淡的望着屋外的远山,冷冷的说道,“你还是听了他的话再走吧。”

    林简琴一愣,四下不就是他们两个人么?怎么还有别的人么?

    这时候黑龙脑门上缠着纱布,从外面走进来。

    “咦?怎么是你?”林简琴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还以为这次是去捡便宜了,没想到又他娘的被林大夫人这老娘们给玩了!”黑龙一拳砸在了门框上。

    林简琴一愣,“什么情况?”

    黑龙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来源去脉说了个清楚,原来林静影只是派人找黑龙做一笔大买卖,只说是林家的一个小事,给了一千两银子的价钱。

    黑龙现如今正在招兵买马缺银子,欣然前往,可是却没想中了林静影的圈套,若不是应随六去的及时,怕黑龙是要被送往官府了。

    “多谢大哥的救命之恩,嫂子以后有什么事,也请吩咐!”黑龙说着便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作揖到。

    林简琴嘴角一抽,“什么大哥什么大嫂?”

    “额,这位大哥说,说你们是相好啊?”黑龙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应随六又看了看林简琴,这实在不知道这两个年轻的男女在搞什么。

    “呸!你才是我大嫂!”林简琴狠狠的啐了一口在地上。

    黑龙更是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应随六依旧是一副冷面孔,跟黑龙说道,“你先回去吧,不过,你一定要按照你所说的,她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否则,你的命我随时拿走。”

    “是是是!请放心!”黑龙急忙说道。

    “你跟山贼是什么关系?你……”林简琴彻底凌乱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是还要回林府么?趁着事情还不是太难办,赶快回去吧。”应随六淡淡的说道,迈着轻松的步子,背着手站在了门外。

    林简琴怒火冲天的,虽然是应随六救了她,可是这名声的事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成了大嫂?

    “哦,对了,你没有鞋子,我背着你去买一双鞋子。”应随六大步走过来,不容林简琴分说一下子便将她背起来。

    林简琴挣扎一下,无果,算了,自己真的是没了鞋子,总不能光着脚走回去,还是任凭他背着去买鞋子吧。

    走在从果园出去的路上,现下竟然是桃子成熟的季节了,满园的香气,让人闻了不住的咽口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