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二章 超凡脱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满眼的葱绿,在这雨后初晴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的让人惬意。

    林简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捋着思路,想着回到了林府,这件事情该如何解释。

    “老板。给我拿这双鞋子。”应随六淡淡的说道,语气有些冰冷。

    那老板也是诧异。哪里见过背着光脚的人来买鞋的。更何况,这男的英俊潇洒霸气轩昂,女的超凡脱俗倾城倾国。真是少见。

    “公子,您要这个?”老板虽然手是伸向了鞋子,可是眼睛却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对璧人。

    “恩。海棠色的那双。绣着并蒂莲花的。”应随六的语气似乎就从来没有起伏,总是一个样子。

    “尺寸可是合适?”老板殷勤的问道。

    林简琴看着那老板总是盯着自己,便撇嘴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公子?”

    老板被这嘴巴厉害的丫头说的直咽唾沫。不自然的笑着不敢再去看了。

    “当然合适,她的脚就是这个尺寸。”应随六接过鞋子默默地说道。

    林简琴一愣。她何时跟他说过鞋子的尺寸啊?怎么会知道?

    “你来试试,”还没等林简琴缓过神来。已然被应随六轻轻地放在了座椅上,他已经高傲的猫下腰,亲自为她穿上了那双海棠色的绣鞋。

    林简琴的脸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绯红了,穿好了,急忙将脚收了回来,似乎这会儿不敢看应随六了。

    “合适么?”

    “合适。”

    “回去吧。”

    “恩。”

    仿佛这空间只有他二人的存在,简短的对话,让老板觉得自己仿佛是多余的。

    有些情话,不必缠绵悱恻,却也有着迷惑心智的魅力。

    应随六转身,扔了一锭银子给老板,“不用找了。”

    跟着林简琴出了鞋店,应随六便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有些清瘦的背影……她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长高了,也有了女孩子的韵味了。

    林简琴走了几步,鞋子果然合适,便转身看了看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应随六。

    她想说声谢谢,可是却怎么都张不开口。

    “怎么?你是喜欢上我,舍不得离去?”应随六很少笑的,此时却在嘴角若隐若现的有那么一丝坏笑。

    林简琴本来还想着感谢他,可是听他这么一说,马上撅起嘴巴,连说三声呸呸呸,便扭身走了。

    只剩下,应随六在那里站着微笑。

    林简琴想着回去了该怎么说呢?难道说这一切是大娘的阴谋?虽然黑龙说的那些,足已经证明,可是这毕竟是林家的事情,林原道是无论如何都不肯为了证明这件事,把鹰嘴山的山贼头子请到家里的。

    林原道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林家的声誉抛下不顾的。

    林简琴有些为难了,但是她心里更加的恨林静影这个狠毒的女人了。

    若是不杀了这个女人,真是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林简琴心里愤愤的,马上便走到了门前了,却迈不开步子往家里走。

    “琴儿,你怎么才回来?急死我了!”林无尘焦急的从旁边的一条路上迎了上来。

    林简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林无尘的样子,她想着,这件事林无尘是不是也有参与?

    “琴儿,爹动怒了,但是我说的是你送了新娘上轿,由于昨晚上不小心摔了一下,便去看腿伤了,走,咱们赶紧的回去吧。”林无尘说完,便拉着林简琴的胳膊往回走。

    “无尘哥哥……”林简琴有些狐疑,不知道家里的事情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了。

    “听说是玲珑把琳夕和喜悦弄错了,才送上了花轿的!”林无尘一边走一边说道,他脸上的神色很紧张。

    “啊?”林简琴很是震惊,她怎么都不能相信,竟然是喜悦嫁到了侯爷府。

    “喜悦虽然是你喜欢的额,但是她毕竟只是个下人,现在居然阴差阳错的嫁到了侯爷府,也是幸运,可是爹却为难了。”林无尘说道。

    林简琴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喜悦之所以被害成这样,就是林静影那个老贱人做的,她一定要替喜悦讨回公道!

    “琴儿,你别着急,千万别跟爹爹顶撞,我知道你自小与喜悦的关系,像是亲姐妹,可是你也要想想,现在爹忙的是不能让侯爷府找咱们的麻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林无尘说道。

    林简琴怎么会不清楚,若是侯爷府的人知道林原道用下人去替嫁,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的,林原道在商行的地位怕是又要受到打击。

    现在若是说出林静影的恶毒行径,林原道即便是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急着处理家里的事情了。

    林简琴心里窝火的难受,恨不得上去把林静影那老贱人掐死才好。

    想着这些的时候,林无尘已经带着林简琴马上到了养心阁了。

    老太太也阴沉着脸,不说话。

    “爹……”林简琴轻声说道。

    林原道脸色难看,只看了林简琴一眼,象征性的问了一句,“腿伤好些了么?”

    “恩。”林简琴轻轻的坐下。

    林简琴这才看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玲珑。

    “老爷,简琴这孩子真是不靠谱,哪个是喜悦哪个是琳夕她怎么分不清?人是她扶着上花轿的啊。”林静影嫌弃厌恶的剜了一眼林简琴。

    林简琴恨不得上去撕了这个人面兽心惺惺作态的女人,但是依旧忍着,她懂得,此时此刻若是不忍着,便小不忍则乱大谋,甚至连给喜悦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娘,那琳夕姐姐不知道自己是新娘么?还能走错了?”林简琴不卑不亢,面带微笑的说道,然后站起身来,看着地上的玲珑说道,“我当初站在门口,可是从玲珑的手里接过新娘的手的。”

    林静影张嘴便要发怒,没想到却被林原道制止了。

    果然,林无尘说得对,林简琴想的也对,这会儿的林原道的心思已经不在为什么这件事弄错了,而在于怎么把这件事解决到侯爷府不会找茬。

    “这件事,琴儿就算是有什么错的,还是你这个做奴才的蠢!拉出去,乱棍打死!”林原道低声吼道。

    “老爷……”

    林静影张嘴想着辩解几句。

    “老爷……不是我,不是我,这都是大夫人……”玲珑突然苦苦哀求的叫道。

    林静影马上眼神慌张起来,本来还想着为这个奴才求情,没想到她现在为了自己能够活命却要倒打一耙了。

    “老爷,这奴才竟然信口雌黄,办了事情荒唐,还把林家至于如此不堪的境地!拖出去打死!”林静影的眼神中更是狠毒万分,她岂能容得下这背叛的奴才坏了她的好事?本来还许给了玲珑只要坚持是林简琴弄错了,便会给她家里一笔酬谢的。

    林简琴听了林静影的厉声,便冷笑一声,心里笑道这可真是个好大娘啊,在她的眼里这些奴才只不过是棋子,用完了,完全可以甩开不管不顾了。

    “老爷,我是冤枉的啊……老爷你听我说……都是大夫人……”玲珑的凄惨声音回荡在正厅,紧接着便听到了院子里被痛打之后凄厉的惨叫声。

    林简琴轻轻的闭上眼,她实在不想再看林静影那假模假样的德性一样,恐怕再多看一眼真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现下如何是好?谁有主意?”林原道急得团团转,火急火燎的了。

    他心里当然是惧怕,侯爷府虽说比不上王爷府了,可是在积羽城那也是有根基的有脸面的,否则他林原道也不会上赶着把自己的好好的女儿嫁给小侯爷那个病秧子了。

    若真是得罪了侯爷府,林原道接下来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林静影心里窃喜,趁着这段时间林原道还没有把心思放在林琳夕的身上,一定要让林琳夕做些什么事讨好林原道,但是让林琳夕代替林简琴嫁到王爷府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爹,这件事是因为琳夕的事,所以爹要不要问问大娘的意思?”林无尘淡淡的说道。

    他从来不会针锋相对的跟林静影有过节,他深知林静影的手段,所以便跟娘形成了互补之势,娘擅长嚣张凌厉,他便学做城府了。

    林静影瞪了林无尘一眼,急忙躲闪林原道的眼神,嘴角有些不自然的抽动,“我是个女人,怎么能懂得这些,还是老爷做主吧。”

    林长风见林无尘挤兑自己的娘,便说道,“大哥还是多想想怎么安抚老侯爷和小侯爷比较好。”

    林原道头痛的很,眉头紧皱,不耐烦的看了一遍在场的人,吼道,“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说完便一拳捶在了桌子上,桌上的茶杯滚着掉到了地上,茶水和瓷杯茬子碎了一地。

    众人便又噤若寒蝉了,这时候常叔从外面走来,他深知这件事一定是什么人捣了鬼,只是老爷不发话,他也只能做个哑巴。

    这件事不提了,可是眼下的事,该做的还的做。

    “老爷,亲朋好友贵宾们到齐了,咱们……”常叔一直低着头,试探的问道,他的道行早就修炼到听了林原道的语气便不用再看林原道的脸色就去做事了。

    “先去宴席上,记住,不可露出马脚!”林原道狠狠的说道,不光对着常叔一个人说,还对着所有的人说。

    林原道恶狠狠的瞪了林琳夕一眼,拂袖而去。

    林静影自然也要急忙的跟上去。

    林长风和林无尘相互一望,纵使林长风的眼神凌厉,林无尘的眼神柔和,却也看得出是水火不容了。

    林简琴则默默的看着远去的这些人,心里很痛,她不知道现在云姨是多么伤心,喜悦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了人。

    林简琴没有去宴席上,而是转了个弯,去了畅春园。

    由于早上的事情,越思敏听完便昏倒了,所以被直接由叶其方离和应宿送回了畅春园歇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