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三章 愧疚难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淑涟韵一个人坐在石凳上发呆,她眼神木然,眼泪早就湿透了胸前的衣襟 。

    “云姨……”林简琴轻轻的走到了淑涟韵的身边。又安抚一样的抚摸着淑涟韵的肩膀,“是我不好,没能保护的了喜悦。”

    淑涟韵眼中的泪水又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泛滥开来,“哪里怪的到你。喜悦这是让人算计了。我心里如何不知道?”

    “云姨,你不要担心,我一定把喜悦找回来。”林简琴虽然心里也没有底。可是她看到淑涟韵的崩溃的表情,实在是难受。

    她不能不承认,喜悦之所以有这样。也是当初她要带着喜悦去湘竹园的。只是为了逃避被人设计,却没想到最后倒是连累了喜悦。

    “琴儿,算了吧。你又如何能斗得过那些人。这是喜悦的命。我只是觉得突然了些,其实想想。喜悦也算是好福气了,至少嫁过去有的吃有的穿了。”淑涟韵边说边哭。虽然尽量的挤出一丝笑意。

    可是林简琴看了那笑意,心里更是如刀割一般的愧疚难耐。

    “可是,终究还是我对不住你和喜悦的……”林简琴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都解除不了淑涟韵的伤心了。

    “琴儿。其实就算喜悦不嫁给这家人,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其实这个归宿也已经很好了,只是我一时失去了喜悦,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时间久了就好了。你不要自责,再说了,这必定是别人的计策吧。”淑涟韵又叹息一声,说道。

    林简琴一时无语,不知道如何安慰了。

    林简琴在那里静静的站了很久,心里想着,也许云姨真是需要安静一下吧,任凭谁,就算知道女儿去了一个相对还可以的地方,想想以后相见的少了,也会难过很久。

    林简琴进了屋里,发现越思敏还在昏迷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越思敏知道自己的女儿不见了,亦或者是什么别的事情让她昏了过去。

    林简琴坐在床榻边上很久,发现自己是不是太善良了?还是对手太狠毒了,以至于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琴儿……”一声低沉的带着惊喜的声音传过来。

    林简琴也不知道这是过了多久了,只是知道娘这会儿醒了过来。

    “娘……”林简琴握住了越思敏颤抖的伸过来的手,“我在这,你不要担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是喜悦那孩子……”越思敏一阵哽咽。

    “娘,云姨以后咱们多照顾吧,喜悦若是去了侯爷府能生活的好一点,也比跟着咱们好,更比以后嫁给府上的小厮强多了。”林简琴安慰道。

    这是约定俗成的了,府上的丫鬟一般都是到了年岁便配给府上的小厮了,两人继续在府里伺候。

    越思敏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些伤心,“我只是怕你云姨心里难过,毕竟这件事太突然了。”

    “嗯,娘,我们好生的抚慰云姨,喜悦的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妥,那些拿着喜悦做棋子的人,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的。”林简琴低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这当真是骑着脖子拉屎了,被人欺负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反击,岂不是太窝囊了?

    林简琴心里清楚的很,这件事若是不尽快的帮着林原道出个主意,那么喜悦的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侯爷府而是名门望族,在积羽城的名声也是极其有影响的,若是发现娶来的儿媳妇儿是个冒牌的,那么喜悦的生命都有危险了,林府的劫难也是在所难免的。

    “云姨,现在有比您难过更大的事情要解决,所以,还请您先不要悲伤,毕竟喜悦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林简琴轻轻的走到了淑涟韵的身边说道。

    本来沉浸在悲哀之中的淑涟韵马上愣住了,缓过神来便开始焦急了,拉着林简琴的手腕,急不可耐的问道,“琴儿,喜悦又怎么了?”

    “云姨,现在喜悦代替林琳夕嫁到了侯爷府,若是对方发现喜悦只是林家的一个丫鬟,势必会先杀了喜悦,再来林家闹事的。”林简琴尽量的让自己镇静,可是她心里的怨恨不比淑涟韵少。

    “啊?那该如何是好?我不能没有喜悦啊,琴儿,你快帮云姨一把,把喜悦接回来吧,我们宁愿再去晴雪巷子过苦日子,我们宁愿没有吃喝,我们宁愿三年只穿一身衣裳……”淑涟韵已经哭得凌乱了,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可是这件事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了。

    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女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额嫁出去,虽说是人家不错,可是毕竟太突然,连跟女儿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简琴安慰道,“云姨,若是想保住喜悦,我还需要您的帮助,咱们一定要让喜悦好好的活下去。”

    “琴儿,只要能让喜悦好好的,别说让云姨帮忙,就算是让云姨现在拿命去换,云姨也不会迟疑丝毫的,琴儿你想办法,让云姨做什么云姨便马上就去。”淑涟韵已经哭成了泪人了。

    林简琴眼下心里确实有了主意,但是这还是不能跟林静影面前说,省的那老女人再有什么花花肠子,坏了事。

    “好,那待会儿我带着您,咱们去见我爹。只是这会儿还不去,毕竟他还在俪香阁里。”林简琴默默的盘算着。

    “哦,好,都听你的。”淑涟韵眼里的泪珠子止不住,眼睛已经像是樱桃一样了。

    林简琴在石桌旁边坐着,边想着待会儿如何应付林原道的问话,想着他会有什么疑问或者怀疑的,然后还要让林原道能听得进林简琴的建议,边拉着淑涟韵的手。

    越思敏倚在门上,无奈的同情的看着淑涟韵,她自然能体会到淑涟韵的心情,因为她们同是为人母的。

    越思敏心里也揪着,可是她却除了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做了,只能等着林简琴去想主意。

    林简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拉着淑涟韵往养心阁去了。

    林府的风景还是如往昔一样的迷人,清澈的敬水池,婀娜多姿的垂柳,争芳斗妍的花儿草儿,可是这路人却没有一丁点的心思去赏悦了。

    林简琴的腿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一些,她隐隐的觉得腿在痛,可是这比起喜悦的命,她更是顾不得自己了,现在若是拿不出合适的主意,晚上喜悦漏了馅,那便再无回天之力了。

    “琴儿,你确实想好了主意?不会让林老爷生气,他若是不肯救喜悦,我们怎么办?”淑涟韵一切都乱了,许是太过关心的原因罢了,一向镇静聪明的她,这会儿当真是六神无主了。

    “云姨,你放心好了,我拿我的命来给喜悦保证,若是保不了喜悦的命,我的也不要了。”林简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绝的刚毅,拉着淑涟韵的手进了养心阁。

    “三小姐来了,里面请,老太太心情不好,还请三小姐多说些老太太喜欢听的。”梅姑姑一早就站在了门口,她可是从来没见过老太太如此的喜欢过一个女孩子。

    “我自当会尽力的。”林简琴很有礼貌的笑了笑,跟梅姑姑说了两句客套的话,便进了屋子。

    屋子里虽然人很多,可是却死气沉沉的厉害。

    老太太半躺在床榻上,依着靠枕,面色沉重。

    林原道坐在木椅上,阴沉着脸,眉头紧皱。

    “见过奶奶,爹爹……”林简琴施礼,很是平淡,似乎跟往常来养心阁问安没什么两样。

    林原道不语,老太太只朝着林简琴招了招手。

    林简琴乖乖的走过去,坐在了老太太的身边。

    “琴儿,你觉得这件事到底如何?”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可是她的眼神中却有一种让人敬畏的通透,似乎她看透了所有的事情,只是这种事情不能说出来而已。

    林原道余光看了看林简琴,小声的说道,“娘,这么棘手的事情,琴儿一个丫头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只是淡淡的看了林原道一眼,说道,“她若是没有主意,这会儿来我这,不是找骂?你这个做爹爹的,竟然一点都看不穿女儿的心思,当真是不上心。”

    林原道听了老太太的话,有些诚惶诚恐的了。

    “奶奶,其实您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了,但是眼下要紧的事不要让侯爷府找到借口来我们林家闹事。”林简琴没有开口就说保护喜悦的生命,而是把林家的颜面放到了第一位。

    老太太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接着说。”

    林原道看着那祖孙二人的平静和睿智,也好奇的仔细听起来。

    “侯爷府的人之所以发现事情的真相会翻脸,无疑是因为我们把一个下人嫁给了他们家,这算是辱没了人家。”林简琴很平静的说道。

    “然后呢?”老太太问道,“可是人已经嫁过去了,总不能把喜悦再抬回来,让琳夕嫁过去的。”

    “是啊,就算是不让喜悦回来,白白送给侯爷府,再把琳夕嫁过去,还是会同样的让老侯爷生气,哎。”林原道左手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右手的手掌上。

    老太太见林简琴面不改色,眼神镇静,便问道,“小丫头,你直接说你的主意吧,别让我这把老骨头跟着想来想去的伤神了。”

    “他们要的自然是门当户对的,若是喜悦是林家的小姐,那他们便没什么说的了。再说了,爹爹当时跟老侯爷定下这门婚事,也没说让老侯爷见女儿的面,哪里能知道哪个是正牌哪个是冒牌?”林简琴的眼中闪过一丝精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