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好生的疼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哦……你的意思是?”老太太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

    林原道则噌的站起来,问道,“什么?”

    “奶奶。您只需要给喜悦一个身份便好了,爹爹多个义女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喜悦聪慧。以后能在侯爷府有所出,还不是帮了爹爹?”林简琴说完话。一边看看老太太的神色。一边看看林原道的眼色。

    屋子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林原道怕是心中早有定论了,只是他一直在等着老太太发话。

    “恩,原道啊。我看琴儿说的主意不错,就这么办,你认了喜悦那丫头做义女。改个名字。恩,叫林清凝。”老太太似乎思忖了好久才下定了决心。

    “儿子一切听从娘的安排……可是就算咱们这边安排的再好,若是那喜悦丫头说漏了嘴……”林原道担心的说道。

    毕竟这只是林家的人坐在一起想的主意。喜悦已然身在侯爷府。哪里会知道这些?

    林简琴淡淡一笑。说道,“我现在就带着云姨走一趟好了。至于办法,奶奶和爹爹就不用担心了。”

    老太太很是喜欢的点了点头。看了看林原道说道,“你这个兔崽子,琴儿如此聪慧。你却不小心将她遗落在贫民巷子那么多年,以后要好生的疼爱!”

    “谨遵娘的教诲,那儿子就安排一下琴儿去侯爷府的事情吧。”林原道急忙说道,这件事可是要紧的很。

    老太太懒懒的挥了两下手,示意大家都出去吧。

    林原道这才极快的走出来,林简琴也带着淑涟韵跟了出来。

    林原道回头看了一眼淑涟韵,有些疑惑,想了很久才说道,“我之前见过你?”

    淑涟韵急忙低下头,小声说道,“奴婢身份低微,不敢见过林老爷。”

    林简琴的心思没在这上面,她的心思在于怎么混进侯爷府,也就没细心的去观察林原道和淑涟韵此时此刻的表情。

    “既然喜悦替我林家做了侯爷府的少夫人,是她的福气,也是你的功劳,你以后不用再做伺候人的事了,跟着思敏在畅春园一起让人伺候吧。”林原道看了看一直弯着腰的淑涟韵说道。

    “谢谢林老爷。”淑涟韵小声地说道。

    林简琴已经下定了决心想到了主意,便说道,“爹爹,我要去侯爷府找喜悦把咱们的打算说一下了,千万不能出乱子才好。”

    “恩,快去快回,我在家里等你的消息,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爹,爹让无尘和长风帮你的忙。”林原道很器重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儿。

    林简琴带着淑涟韵匆匆的离开了。

    林原道看着林简琴那瘦削的清秀的背影消失在花树之间,一时竟眯起了眼睛,陷入了沉思,这个女儿也许是将来他飞黄腾达路上的贵人。

    他本就想着靠着林简琴在王爷府来帮衬的,眼下看来,这个女儿的睿智让他倒是有些畏惧,若是能为我所用必然是好的,可是若被旁人用了,或者她翅膀硬了掌握不住了,怕还不如不要的好。

    林原道看着空空的视野,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若是考验一下这个女儿的忠贞程度,想必是势在必行的了。

    “老爷,眼下亲朋好友们都吃的热闹,唯独不见您,您看……”常叔在不远处毕恭毕敬的说道。

    林原道收起了沉思,考验林简琴的忠贞势在必行,但是府里的这些亲戚还是要招待的,不能让大家觉出什么不妥才好,省的,那边安顿好了侯爷府,自己院子却起了火,得不偿失。

    “好,我知道了,这就过去,”林原道严肃的说道,“对了,让琳夕这一两个月不要出湘竹园!”

    林原道低声训斥的吼道,他当真是也想到了是不是林琳夕的把戏亦或者林静影的手段,毕竟他第一次跟林静影母女说这件事的时候,母女二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反对。

    若不是他的训斥,恐怕林静影还是不会同意的。

    常叔接了林原道的吩咐,说道,“那好,老奴去湘竹园走一趟,正如别人所说的,二小姐既然嫁出去了,湘竹园也不便在平日那么奢华了要装作里面没什么人住了才好。”

    “恩,你去办吧。”林原道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常叔施礼,便告退了。

    常叔已经在林家呆了四十余年了,他心里当然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主子,有些事不伤体面也就做了,可是谁要是动摇主子或者对主子不利,他是断断不会放过的。

    林原道折回了宴客厅,又是换上了一张温厚的笑意,和亲朋好友一同享受所谓的喜庆。

    林简琴带着淑涟韵出了林府,先是到了一家布庄,买了几身衣裳换上了。

    淑涟韵可是头一次穿着男人的衣裳在街上走,不免的有很多的不适应,一直低着头,更何况这衣裳不是一般的衣裳。

    林简琴倒是乐得其所,好像是从笼子里放出的小鸟,穿着一身离奇的衣裳,欢快的很,四处的打量着。

    哪里的消息最灵通?林简琴是个聪明的人,自己身着道士衣裳,请了几个叫饭花子吃了一顿大鱼大肉,都是混林湖的,一起吃吃喝喝,什么都好说了,于是乎对于侯爷府的事情便差不多也一清二楚的了。

    叫饭花子们见这小道士性情直爽,出手更是让人看着舒坦,也便交了朋友。

    淑涟韵一路上跟着林简琴,见到的这些事让她比刚进了林府的时候还感到惊讶,她做梦都想象不到,当初那个柔弱的腼腆的丫头,怎么变得如此的八面玲珑俏皮机灵,游历林湖绝对被坑的是别人。

    “琴儿,你确定这么做,咱们不会被轰出来?”淑涟韵担心的问道,因为两人面前不远处便是侯爷府了。

    林简琴自信的笑了笑,说道,“没有金刚钻绝对的不揽这瓷器活,云姨,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家人的信息都掐算出来?”

    淑涟韵吓了一惊,她可从来不记得,林简琴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啊,那不是算命相面的人会的么?也不知道林简琴是不是哄着她开心。

    林简琴狡黠一笑,这么一来倒是气氛欢快了些,省的让淑涟韵一直担心而郁郁寡欢了。

    林简琴从前跟着老爸走南闯北,什么事情也是略通一二的,这种林湖术士的把戏她也是门清了,要说道上的人不好糊弄,可是旁人就不同了,再加上侯爷府的那位夫人更是信奉,这件事便十成八九了。

    淑涟韵不再说话,不管行不行,都是要试试的了,不然喜悦的死活是凶险无疑了,于是任凭林简琴带着她朝着侯爷府走去。

    这会儿的侯爷府异常的热闹,迎来送往,上门的客人络绎不绝,个个衣着光鲜的,脸上更是不管开不开心的都带着笑意,手里拎着东西,或者指挥着身旁的下人搬挪贺礼。

    “哪里来的道士,去去去,一边去,今天没时间跟你们打哈哈。”守在侯爷府的门卫这会儿比往常多了许多。

    林简琴带着淑涟韵还没凑到跟前就被一个门卫拦住了。

    淑涟韵一下子紧张起来,紧紧的看着那些侍卫腰间佩戴的长刀,突然间觉得很惊恐,心里不禁的想到,若是喜悦被人发现不是林家小姐只是个下人会不会被……

    林简琴意识到了淑涟韵的紧张,便急忙将淑涟韵拉到了旁边的绿植带,安慰道,“云姨,你不用怕的,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用听,只管跟着我。”

    “我虽说见过大门大户了,可是那些侍卫实在是……”淑涟韵想想都觉得浑身的冷汗。

    “您只需跟着我,其他的都不用管。”林简琴信誓旦旦的说道。

    淑涟韵别无他选,因为只有按照林简琴说的去做,才有可能见到喜悦。

    林简琴又重整一下衣衫,瞅准了没什么人,便将道士布袋中的炮仗拿了出来,点燃了,朝着院里一扔。

    淑涟韵很是惊讶,不知道林简琴这么做是为什么,若是伤了人怎么办。

    “放心好了,我都询问过了的,这炮仗落地的地方是堆放贺礼的。”林简琴看出了淑涟韵的心思,便主动的说道。

    淑涟韵只木然的点了点头,便跟着林简琴从绿植处跑出来,自然,这时候门口的一些侍卫已经被叫到里院子里,院子隔墙便能听到嘈杂的乱叫声。

    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拉着淑涟韵到了门口。

    这下防范的人少了,再加上这是喜事,大多不愿意不吉利怕这些混林湖的人在说些什么不吉利的话,便放进去了,大不了也就是吃顿霸王餐了。

    林简琴早已经将侯爷府的路线图记在了脑子里,径直便朝着侯爷夫人所在之处去了。

    侯爷夫人正端坐着,满面微笑的迎接客人们,大多也是只微笑着点点头,也说不上什么话的。

    林简琴则是满脸心事的放满了脚步,看着侯爷夫人的面相,张口便说道,“谋事成而又成败,不如守拙正为高。顺风林上满扬帆,未料林心有石滩。高谓轻舟易行,谁知车折其辐。骨肉凋残可奈何,半是穷困半是孤……”

    众人也是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侯爷夫人脸上的笑容马上收敛起来,给旁边侍奉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便走过来,在林简琴的耳畔低语几句。

    林简琴带着淑涟韵便跟着那丫鬟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凉亭,这丫鬟倒是客气,好吃好喝的给林简琴二人侍奉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