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面善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过了月末半柱香的时间,林简琴余光便瞥见那侯爷夫人步履匆匆的带着一个随身侍奉的丫鬟朝这边走来了。

    凉亭里的丫鬟见侯爷夫人来了,便很自觉的走开了。

    侯爷夫人继而对跟着来的那个丫鬟也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得远一点。

    “不知道阁下……”侯爷夫人很是疑惑的上下打量着林简琴。

    林简琴看得出,这侯爷夫人倒是个面善的女人,她也能看的出。侯爷夫人势必对她有些戒备的。

    “夫人好,小道本是白云观基元道长的关门弟子。本来是替师傅走一趟蚁穴山的。走过此地见贵府有些异常,索然便进来了,真是打扰了。还望夫人见怪。”林简琴倒是学的像模像样的。

    这侯爷夫人本就是极其善良的人。很是受老侯爷的尊重,当年夫人就是为了救侯爷才把身子弄的废了,以至于生下小侯爷便再也不能生产。老侯爷是重情重义之人。从此再也没有续娶。

    侯爷夫人思忖片刻,白云观是积羽城远近闻名的道观,那基元道长更是声名远播。侯爷夫人虽然出府的时候不多。可是每到初一十五都会去道观一次。

    听完了林简琴的自报家门。侯爷夫人脸上的疑惑和怀疑也减轻了不少,可是就凭两张嘴皮这么一说。怕是谁都不能信的。

    林简琴便又笑了笑,说道。“侯爷夫人,不知道师傅年初送您的那道平安符可是还在?”

    “在在在呢,”侯爷夫人听闻这件事。心中的顾虑消失了大半了,又很是尊敬的看了看这个看上去长相很是清秀的小道士,自然是微笑着用手摸了摸随身携带的荷包,这可是上次基元道长千叮咛万嘱咐要随身携带的符箓。

    林简琴心里暗自的笑了笑,这每年年初都会有很多人去白云观求平安符的,只是侯爷夫人这种身份地位的,断断不会找个平常的道士来求平安符的,那岂不是辱没了她的身份?基元道长必然是亲自画符然后运作一些生吉之气在那符箓之上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侯爷夫人觉得稳妥,所以林简琴猜也猜得出来基元给过侯爷夫人符箓的事情了。

    侯爷夫人心里琢磨着,元月十六去白云观可是微服出去的,当时只有竹薰跟着,为了不招摇,当时侯爷可是嘱咐了白云观的,请符箓的这件事除了基元道长就是他身边的两三个徒弟知道了,这么细细想来,侯爷夫人便更加的相信面前的林简琴就是那基元道长的徒弟了。

    “基元道长最近可好?”侯爷夫人很热情的关心的反问一句,毕竟之前总是头疾顽固,自从带了这符箓确实好了不少。

    “谢夫人关心,师傅一切很好。”林简琴回答着侯爷夫人的询问,又装作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小侯爷的院落。

    侯爷夫人自然将林简琴的一切小的所为都看在了眼里,当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连带着这个小道士刚进门的时候那一连串晦涩难懂的话,侯爷夫人很是担心的问道,“小道长,你适才说,经过敝府的时候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不知道您所指的是哪些地方?”

    林简琴蹙了蹙眉头,这个时候当然是到了卖关子的时候了,于是她便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咬了咬嘴唇说道,“这个……”

    “还请小道长言明,酬劳好说。”侯爷夫人很是担心的紧盯着林简琴的神色,她也听说过,这道士祈福超度送符箓那都是有报酬的,难道是这小道士想着要些报酬?上次可是送了基元一百两白银呢。

    “夫人,您府上现在是有喜事的,容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林简琴断了断说道,她见了侯爷夫人的紧张神情,已然觉得这会儿可以控制的住场面了。

    “还请小道长不吝惜赐教。”侯爷夫人很是尊敬的说道。

    “这媳妇儿倒是个旺夫的,可是……”

    “可是什么?”侯爷夫人见林简琴的脸色有些为难,她更是担心了,不管怎么说,这门亲事可是好不容易定下来的,她的儿子已经是好久都没有下床了,指望着这次能冲冲喜,让宝贝儿子过了这道坎儿的。

    “她若是言行上有什么过分的,却也是府上的灾难。”林简琴把问题说的严重了些。

    “照小道长的意思是这个新媳妇儿若是行为的当,那就是兴旺我慕容家,若是不得当则毁了了慕容家?”侯爷夫人有些焦虑了,她恨不得让林简琴急忙的把缓解的法子说出来,本来是一件喜事,她可不想着就这么变成一件不好的事了。

    “成也是她败亦是她。”林简琴表情凝重的说道,不再多说半句话,俗话说的言多必失也是这个道理。

    “那,小道长可有指点?”侯爷夫人简直是急坏了,“还请小道长赐教。”侯爷夫人焦急心思就差给林简琴下跪乞求了。

    “这……我等人若是因为自己能窥视天机而泄露了天机,是要……”林简琴装作很无奈的样子,“我还是请师父……”

    “小道长,小道长……我明白的,你们帮人看事是要收银子的,这样,我马上让人给小道士拿些酬劳,只需小道长救救我慕容家。”侯爷夫人知道这儿媳妇儿的娘家是林家,林家在积羽城的地位,她心里也是明白的,只要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事,还是要多多忍耐才行。

    “那好,还请侯爷夫人带我去给新娘子说几句话,侯爷夫人请放心,我只需隔着珠帘说便可,不会坏了小侯爷的好事。”林简琴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好好,竹薰,速速带着小道长前去!”侯爷夫人焦急的不得了。

    “侯爷夫人,但是您……”

    “哦哦,我明白的,这既然是天机,也是我们这些凡人碰不得的,小道长放心,我会在小儿的院外敬候佳音。”侯爷夫人很是恭敬的说道。

    林简琴不漏丝毫的笑意,眉头仍是紧皱,朝着身后一直低着头的淑涟韵说道,“走吧。”

    这样,林简琴带着淑涟韵很是轻松的进了小侯爷的院子,这里现在还是清静的很,除了门口站着等着伺候的丫鬟,但是没什么人。

    那些丫鬟也在侯爷夫人的打发下,离开了小院,这时候小院里只堆放着不少的新婚礼品之类的,却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很。

    林简琴这才放心的跟淑涟韵说道,“云姨,在爹爹面前我说的那些话,你已然记在了心里,你是喜悦的娘,想必你说什么她多半会听,切记,以后喜悦只是她的小名了,她叫林清凝。”

    淑涟韵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她当然知道这是林简琴用法子换来的时间,她也明白这会儿若是把喜悦劝说的好了,也许还有个活路,若是劝说不好,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于是淑涟韵急忙点头,快步的进了房间。

    “云姨,一定要快,不然露了马脚,咱们都吃罪不起,喜悦更是没有活路了。”林清凝叮嘱道。

    淑涟韵是聪明的人,这点事情她还是懂的,便点头进了屋子。

    林简琴站在院外,听着屋里窸窸窣窣的哭声,心里也是五陈杂味的,可是这会儿除了能让喜悦活着,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报仇,这件事也成了林简琴的一件心事,恐怕是一日不解决,这辈子都过不去这道坎儿了。

    林简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轻轻的敲了敲门,呆了一会儿,淑涟韵便红着眼圈出来了。

    “云姨,咱们还得装的像一点才能出去,你这眼睛,怕是不能见人了,还是低着头吧。”林简琴嘱咐道。

    出了门,林简琴见侯爷夫人带着人在门口守着呢,幸亏刚才嘱咐的得当,不然的话,非得穿帮露馅了,那可是神仙都救不了喜悦了。

    侯爷夫人一顿的千恩万谢,还让贴身侍女竹薰捧着一个托盘在旁边毕恭毕敬的等着,那托盘上是给林简琴准备好的银子。自然,林简琴收了银子,又留下几句嘱咐的话,便离开了。

    出了侯爷府的大门,林简琴便飞快的走在路上,到了街口这才放缓了脚步,林简琴又见了那几个给她提供信息的小叫花子,便主动招呼,给了那些小叫花子些银子,求人办事的不表示一下,下次合作就难了。

    林简琴和淑涟韵一前一后朝着林家宅子走去,路边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似乎将这俩人的悲伤掩藏了起来,淑涟韵这整整的一路上都在沉默,她真是有些猝不及防,怎么事情来得如此的突然呢?

    林简琴虽然体会不到为人母的心酸,可是看着淑涟韵的难过,也是很同情了。

    只是她的心里烙下一件事,绝不会轻饶了林静影母女俩。

    走到了树木茂盛的绿植带,林简琴这才换了衣裳,安慰了淑涟韵几句话,“云姨,你放心,侯爷夫人也是个温和的人,所以喜悦也许会比跟着我们在畅春园过得好些。”

    淑涟韵抽噎着点了点头。

    两人便朝着林府走去,这时候已然到了拜天地的时间了。

    淑涟韵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早上还是阴雨绵绵的,这会儿却晴了天,她心里也是念叨,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她也算是放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