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六章 面目可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还没走到林府的门口便远远的看见林无尘在门口等候了。

    “琴儿……”林无尘见林简琴回来了,马上跑了过来,上下的打量一番。“一切可好?”

    林简琴鄙视的剜了一眼说道,“不好的话,我还能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

    “好就好……”林无尘莫名的喜悦。“爹爹还在养心阁等着,老太太也在。这会儿吃饭的宾客已经都离开了。琴儿,走,咱们去见爹爹。”

    “送亲的什么时候回来?”林简琴问道。她心里也恨毒了林长风了,真不知道林静影的子女怎么都一个个的面目可憎呢。

    “没,恐怕要过了晌午休息一下吧。”林无尘没有想太多。这次的事情。虽然他和萧洁梅没什么参与,但是也有些疑惑的,只是这件事从一开始便蹊跷。虽然知道林静影在捣鬼。可是没有证据也无从说起。

    说着。这三人便朝着养心阁去了。

    林简琴突然想起,这件事既然是林静影捣的鬼。那么林原道难道没有半分怀疑?

    “无尘哥哥,大娘呢?”林简琴问道。

    “哦。在俪香阁呢吧,爹爹发怒后,大娘便回去了。后来没再见着。怎么,你找大娘有事?”林无尘是聪明的,他心里敬佩林简琴的聪慧,可是又有些畏忌林原道对林简琴的厚爱,自知这么多年来韬光养晦,就是想从林静影和林长风的手中夺得林家的财产,现如今林简琴也搅进来,倒也不错。

    “没事,只是问问,琳夕姐姐不能嫁出去,她没有伤心?以后怕是再嫁人就难了,毕竟有鹰嘴山的那件事,众人皆知了,若不是侯爷府的人有担当,相信爹爹,怕这件事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林简琴心里知道萧洁梅和林静影必然是斗了多年的。

    既然人家斗,她当然希望坐山观虎斗,坐收渔利,这样比起自己下手,要省心多了。

    “哦,爹还等着你的消息正在着急,咱们快些。”林无尘也缓了些口气。

    "也好。"林简琴看了一眼林无尘脸上的焦虑,便不再多问,急匆匆的朝着养心阁去了。

    老太太依旧是倚着床帏,精神有些差。

    林原道背着手踱来踱去,脸上的忧愁像是层云雾,眉头紧锁。

    “爹……”林无尘先叫道,“琴儿回来了。”

    林原道满眼期望的眼神瞬间聚拢过来,连带着无精打采的老太太也亲自动手掀开了面前的珠帘,看着风尘仆仆的林简琴走进来。

    “快,搬个椅子给琴儿坐下!她的腿没有痊愈,不能太过劳累。”老太太急忙的呵斥着旁边伺候的人。

    梅姑姑亲自搬了椅子过来,微笑着请林简琴坐下。

    “谢谢梅姑姑。”林简琴很是谦恭的说道。

    梅姑姑还以笑意。

    “琴儿,如何?”林原道虽然从林简琴的神色中能猜得出来这件事已经办好了,可是还是有些不放心,甚至是不相信,一定要听林简琴亲自说出口,心里才会踏实一些。

    林简琴从下人的手中接过一杯茶水,很是淡定的喝了一口,这才缓缓地清了清嗓子准备叙说。

    虽然是慢了些,可是老太太看在眼里,却觉得林简琴这是临危不惧,处事不惊,大有风范,不住的微笑点头,越看越喜欢。

    “爹爹,喜悦的工作我已经做完了,云姨已经跟喜悦嘱咐清楚了,所以现在不比担心露了馅,只是……”林简琴眼神有些游离。

    “但说无妨……”林原道急忙说道。

    “咱们林家若是谁走漏了风声,那就不好了。所以还是赶紧的商定一下,以免三日后喜悦回门闹出什么乱子。”林简琴略有深意的说道。

    林原道何尝听不出林简琴的意思,脸上马上露出阴暗之色,“谁若是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自然不会让她好好活着,待会儿我让常叔到各个阁园知晓一下。”

    “爹,我还编了点谎话,为此,我怕是要去一趟白云观了,所以接下来的两天可能要出门。”林简琴淡淡的说道。

    她今天是骗过去了,可是若日后侯爷夫人去了白云观,问出了底细,怕还是会怀疑这件事的。

    “嗯,你放心,你需要什么,便直接跟爹爹说就好。对了喜悦是小名了,她叫林清凝。”林原道重申一遍。

    “爹爹,喜悦虽说有了新的身份,可是回门的时候,总要父母俱在的,那……”林简琴不知道林原道的心思,到底这个义女算是哪个娘的义女呢?

    林原道思忖片刻,他本来想着缓和一下几个夫人之间的矛盾,让喜悦叫林静影娘,估计会削减一下林静影的嫉妒,可是如此便对萧洁梅不公,林原道有些为难。

    “林老爷……”淑涟韵突然跪在了地上。

    喜悦是帮了林家的大忙的恩人,林原道这会儿自然是不会为难喜悦的生母淑涟韵了,便急忙说道,“你起来说话,不用跪着。”

    “我与思敏姐姐虽不是亲姐妹,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却比亲姐妹还要好,所以,能不能让思敏姐姐做喜悦的义母,喜悦省亲回门,我也好能多看喜悦两眼。”淑涟韵说着说着又开始掉了眼泪。

    喜悦若是认了越思敏做义母,回来一定是要去畅春园看看的。

    林原道嘴角轻微抽搐一下,他严肃的眼神眯了起来,似乎这样别人便看不穿他心中所想。

    “也罢了,既然你想多看女儿一眼,若是原道不能应允岂不是伤了自家的和气?那也好,就让喜悦认越氏为义母吧,正好,也算是跟琴儿亲近了。”老太太在珠帘后说道。

    林原道原本眯着的双眼听了老太太的话之后,便睁开了,看了看淑涟韵,“好,那么三日后喜悦省亲,便去畅春园呆着看看。”

    淑涟韵一阵感恩戴德。

    “嗯,这要是你有福气,不然谁的女儿能嫁给侯爷府?”老太太咳了一声,说道。

    淑涟韵连忙又磕了头。

    这件事算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养心阁一直紧张的空气终于缓和了一下,外面的太阳似乎又开始炎热起来。

    树上的蝉,聒噪的让人心烦。

    “好了,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吧,我也乏了。”老太太这么说着,梅姑姑便进了珠帘,伺候老太太睡觉了。

    林原道带着林简琴等人从养心阁走了出来,“琴儿,你是如何想到这主意的?”

    林原道虽说佯装漫不经心的问道,可是林简琴还是觉得林原道这口气有些别的什么意思。

    “本来也是没办法的,可是总不能看着林家出事,就算是挤,也得好赖的有个主意,再说了,这主意还不是爹爹同意了,才能去做?若是没人帮我把关,怕是也不能成事了。”林简琴倒是谦恭,若是风头太大,必然会招来祸事。

    林原道虽然认了她亲女儿,可是林原道能把她们娘俩扔在外面多年不闻不问,也足以见他的薄情,林简琴不能不防的。

    林原道听了林简琴的话,不禁的笑了笑,“你这丫头,明明功劳都是你的,这么一说,好像是功劳都成了你爹的。算了,不管谁的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从昨天便一直没能好好的休息。”

    “嗯,谢谢爹爹的关爱,我确实有些累了,先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爹爹遣人吩咐便是了。”林简琴不想再多留了,和相悦的人,再多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和有嫌隙的人,半句话也显得多了。

    辞别了林原道,林简琴便带着淑涟韵回了畅春园。

    “无尘。”林原道背着手,又眯起了双眼,看着林简琴消失的方向。

    “嗯?”林无尘正在想着待会儿是不是要去相思阁一趟,看着林简琴离开了,估摸着林原道也会让自己去忙,没想到林原道似乎有什么别的话要说。

    “你觉得琴儿如何?”林原道这句话说的突然,竟然让一向从容镇静的林无尘有些摸不到头脑。

    林无尘思索一会,疑惑的看了看林原道,接着便又像是往常那样,温和一笑,“琴儿是个聪慧的丫头,很讨人喜欢。”

    “是讨人喜欢,希望她能跟你和长风一样听话。”林原道略有深意的说道。

    林无尘只微微一笑,“会的。”

    “嗯,你去忙吧,我要去找常叔说点事。”林原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林无尘见林原道离开,没什么人了,便转身朝着相思阁走去了。

    相思阁里有些安静,潋滟见是林无尘来了,急忙想着进去禀报,没想到林无尘说道,“不用通报了,我自己进去吧。”

    “可是……”潋滟似乎有些什么话要说,这时候林无尘已经闯了进去。

    屋子里香气迷人,窸窸窣窣的软喃侬语传了出来。

    林无尘惊愕万分,因为她看到了幕唯珠帘后的一幕。

    “舅舅!”林无尘失声叫了出来,整个人都惊呆了。

    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见过的人很多,见过的事也很多,可是今天这样的事恐怕是他只在野史当中亦或者民间传闻才看得到的吧。

    林无尘自然是听过自己身世的各种流言蜚语,可是他原本在脑中的成千上万的预想,被眼前的这一片春光旖旎击得溃不成事了。

    那珠帘薄纱后的两人,有些惊魂未定的慌张。

    “尘儿!”萧洁梅声音中有些惊惧有些尴尬和羞涩。

    林无尘瞬间转过身子,看着院外那开得正艳的紫薇花,瞬间觉得那一抹鲜艳变得讽刺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