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死寂一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屋里的萧皓天有些尴尬的神色,眼神闪烁着躲闪。看了看身后的萧洁梅,低声说道,“我走了。有什么事让琉璃去找我。”

    萧皓天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相思阁中。

    林无尘沉默好久,以至于萧洁梅唤了他几声。他都没听到。

    “尘儿……”萧洁梅努力的喊了一声。可是她的心里惧怕着,怕林无尘的恼火,又怕林无尘负气离去。

    萧洁梅浑身的精神都紧绷起来。她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不敢去碰触站在眼前的林无尘,她心里的惊恐已经无法在这时候说得清了。

    这一刻。整个相思阁都安静下来。死寂一样的恐怖,就连园子里的蝉也识相的收起了聒噪。

    潋滟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时刻准备着什么。

    外面的奴才倒是没两个。都在为了林府嫁女儿而去帮忙收拾了。

    “居然是他?你们两个?”林无尘仍旧是背对着萧洁梅。语气有些哽咽。

    他这二十来年。曾试图找到自己的生父,可是碍于林原道的深谋。他不能太大的动作,自然也是没什么收获。现如今答案就在眼前了,林无尘却觉得万分的畏惧和排斥。

    “尘儿!你听我说!”萧洁梅一直紧绷的精神一下子垮了,眼泪如注。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拉着林无尘的袖子,生怕稍稍松手,林无尘就会消失,再也回不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外面那么多的传言了!?你们俩!?”林无尘似乎在尽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可是憋在他心中的意思恨意似乎瞬间就会爆发出来。

    “是的是的。”萧洁梅已经泣不成声了,直接跪倒在地上了,只是双手仍不肯松开死死拽着林无尘衣袖。

    “那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林无尘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寻了十年的生父,原来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舅舅,他真不想再看娘一眼,生怕看了这样污秽的女人,他会忍不住接下来的事情。

    “尘儿,你外祖父本来是只有娘一个独生女儿的,可是在多年前偶然一次走镖,遇到了山贼,当时你舅舅拼死护住了你的外祖父,后来你外祖父便认你舅舅做了义子……”萧洁梅已经泣不成声了。

    林无尘痛苦的抬起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太阳穴,低声说道,“我先回去静静,你歇着吧。”

    林无尘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在说林静影的事情了,他内心翻林倒海,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愤怒还是什么别的感觉,只觉得,若是不找个安静的地方,怕是会崩溃了。

    萧洁梅的手被林无尘狠狠的甩开,瞬间她似乎重力全失,一下子摊到在地上。

    潋滟急忙冲了进来,扶着伤心欲绝的萧洁梅。

    林无尘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相思阁了。

    “夫人,您不要太伤心,兴许大公子想通了,便好了。”潋滟焦急的说道,她很是心疼主子。

    “会么?尘儿会么?”萧洁梅顾不得满脸的泪水弄花妆容,抽噎的上不来气。

    外面没有一个伺候的人,潋滟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萧洁梅挪到了床榻上,好生的安慰,并拿了锦帕,陪着萧洁梅。

    外面的太阳很大,毒辣的厉害,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似乎看了这屋里的一切像是看了一场笑话。

    外面的蝉又开始聒噪起来了。

    畅春园却不同相思阁的一片压抑了。

    越思敏跟淑涟韵相对的坐着,此时的淑涟韵已经见了喜悦,交代了不少的事情,算是放下了一半心,只要喜悦小心翼翼一些,便不会出什么大的岔子。

    若是如此,淑涟韵当真也算是知足了,试问哪里有贫民丫头能一夜之间,平步青云嫁进侯爷府?虽说新郎是个病秧子,却也不是说没得治,再者说了,比起之前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件衣裳穿三年,破了,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不是好很多么。

    “妹妹,总之,是我对不住你的。”越思敏抿了抿嘴,眼神中的愧意不见减少。

    淑涟韵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带着无奈却又有些知足的笑意,“这许是天意,再者说了,什么你对不住我,我对不住你,咱们姐妹这么多年的情分,说这些话,总是见怪了,喜悦嫁过去总比是琴儿嫁过去好很多啊。”

    越思敏嘴角浮现出一丝感激,“妹妹……”越思敏紧紧的握住了淑涟韵的手。

    林简琴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白花花的烈日,想着,早上还是阴雨连绵呢,这会儿居然晴空万里,万里无云,难道这真的是喜悦的命数?就跟自己明明好好的却非得穿越到这里受苦一样。

    应宿很是体贴的端了一盆冰镇了的绿豆汤,给每个人盛了一碗放在手里。

    林简琴扭头看了看应宿说道,“应宿姐姐也是辛苦了,你也喝一碗,这些日子真是煎熬了。”

    应宿时刻不忘了奴婢的身份,施礼谢过了林简琴,才盛了一碗,轻轻地坐在一边。

    林简琴心里想着,虽说现在的喜悦的事情暂告一段落,可是她一定是要上一趟白云观了,不然喜悦的事情若是日后让侯爷府的人呢起了疑心,林简琴的心里断断是不会心安的,毕竟喜悦走到这一步,跟她是撇不清的关系了。

    “娘,你帮我准备一身干净的素雅的衣裳,我一定要在喜悦回门的这两天去一样白云观,为了喜悦,也是为了我自己。”林简琴很是郑重的说道。

    越思敏也不多问,她现在完全放心林简琴做任何事,“好,我这就去给你准备。”

    “我也随你一同去,现在就剩下琴儿了,我自然要把她当自己亲生的。”淑涟韵也说道,便紧跟着越思敏去了厢房。

    林简琴思索着,那基元道长她是听说了不少的,这个老头可不像是侯爷夫人那么好哄骗了,怕是不好好想个周全的计策,真是难成此事了。

    林家的嫁女儿的事情似乎在第二天就显得格外的平静了,虽说侯爷府仍旧是喜气一片,可是林家却恢复了往日的安静……这也是林原道的一贯作风,他喜欢低调些。

    林简琴带了一套衣服,便只身前去白云观了。

    林无尘在门外碰到了林简琴,本来说一定要陪着去了,可是终究让常叔叫了回去,林原道还有些事要交代林无尘去做,林无尘无奈,只好嘱咐了林简琴小心些。

    碧桐园里这两天更加的安静了,楚殇以前都是时时刻刻的陪在林无尘身边的,可是他也不知道林无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二夫人的相思阁出来之后,便总想着一个人安静,除了跟三小姐说了几句话,跟旁的人,一句话都没有,直到后来老爷让常叔把大公子叫走。

    林无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那么躺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屋顶,他有些不能接受,就在之前听了流言蜚语,他也试图劝说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他的内心又在纠结,想弄个明白,可是眼下一切都明白了,他却有些难过的了。

    他内心深处想着劝慰自己,既然真的这样,他确实无能为力的改变,可是若是爹爹知道了,还会让他插手林家的事?那么他辛辛苦苦韬光养晦十来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就算舅舅没有要跟他联手,夺了林家产业的打算,想必林原道也会很想当然的那么认为,娘呢?纵使她的过去有多么不堪,可是那毕竟是给了他生命的女人,想必林原道知道这件事之后也会对娘有所行动吧。

    林无尘想的头痛,眼睛闭的紧紧的,满脸的纠结和苦楚。

    脑子都要疼的爆炸了,他放不下林家的产业,不肯就这么放下!

    他跟林长风争了十余年啊,难道就这么一朝输了过去?林无尘挣扎着,痛苦着。

    突然一个想法在他的脑中闪过,哼,纵使自己不是林原道亲生的又如何?若是自己能拿到林家产业那是最好的,若是拿不到,不是还有琴儿么?

    林简琴深受爹爹的喜爱,林原道都有意培养林简琴,只要他深深的抓住了林简琴的心,还怕东窗事发不成?即便连带着娘被林原道一起赶出林家,只要还有琴儿在,林家的产业迟早也会是他林无尘的!

    林无尘心里又阵痛了一下,他实在不忍心这么对琴儿,毕竟只有他的内心深处知道,他对琴儿的感情本来就是真的,可是现在居然要发展到利用琴儿的地步,他不忍心,他怨恨老天爷为什么给他这样一个出身,为什么又让琴儿做了他的妹妹,倘若琴儿是个陌生人该多好?

    两行清泪从眼中汩汩而出,林无尘纠结着,到底如何做才能既不伤害了他和琴儿的感情,又能保住自己在林家的地位,能够不被林原道发现这件事情。

    他突然觉得自己冷落了娘,娘会不会一时麻痹大意大意,让别人发现什么苗头?坏了,不好,一定要让娘镇静下来,若娘没有几分手段,怎么能这么多年在林家的位置都无法被撼动?

    林无尘意识到,娘最看重的莫不过就是他这个唯一的儿子,若是他一直不肯理会娘,娘的精神想必会很快崩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