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八章 立于不败之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不想再去纠结当初娘为什么和那个义舅舅苟且在一起,他也不想再去问这里面到底是不是父亲做过什么事,这些都是历史了。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娘稳住心思,这样,娘俩才能在林家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些。林无尘马上起身,急匆匆的去了相思阁。

    林无尘走在路上。一直琢磨着该如何跟娘说。可是到了门口了脚步却慢下来,思忖片刻,终于踏进门槛去。

    他不仅要保住自己在林家的地位。还要保住对琴儿的感情。

    林简琴一边擦汗一边爬山,幸好这台阶是白云观的道人们用石头砌了的,若是石子路。真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爬上来了。这崎岖的山路,真是有些让人望而却步,若不是重任在身。林简琴可是不想来这里流汗玩。

    林简琴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观顶。真恨不得生出两双翅膀。飞上去才好,这负责轮回投胎的神仙也是奇怪。既然都让她穿越了,再送一双翅膀怎么就不行了?做买卖还讲究买一赠一呢。实在不行她林简琴多给塞点银子不就成了么,真是小气的神仙。

    林简琴一路上都在嘟囔,穿过郁郁葱葱的林子。只见白云观三个有着仙气的三个字赫然在眼前了。

    林简琴抹了一把汗,心里嘀咕着,这个时辰怕是基元道长还在练功吧,可是进去之后参拜完了还能做些什么呢?若是执意留到天黑,想必也会被里面的小道士赶出来啊。

    林简琴正坐在白云观前的石子路上发愁呢,一路上想了好多的办法,这会儿到了门前了,却觉得一点用处都没有,怎么留下来都是问题,甭说见基元道长了。

    林简琴嘴巴都快扁掉了,看着道观里进进出出的人,她想着不然就进去试试吧。

    想着便站了起来,林简琴跟着人流进了大殿,模仿着别人的样子也跟着逛了一圈,这一圈下来可真够累的,这白云观可是比小叫花子说的还大呢。

    天上的太阳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晒得地上发烫,林简琴都懒得把脚迈出去了,像极了一只哈巴狗,两手不停的扇风,一直吐舌头。

    “真是要热死老娘啊,若不是为了喜悦,请我来,我都懒得来,这是什么鬼地方。”林简琴埋怨着。

    正在林简琴不知道去何处找人的时候,突然从身边过来两个小道士,似乎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唉,祖师父都不肯吃饭,也难怪,天气这么燥热。”

    “其实还是咱们做的饭不可口,祖师父哪里是挑食的人,只是做菜的厨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师兄,那也得想个办法啊。”

    “我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下山去找个临时的厨子啊。”

    那两个小道士一边说一边走,手里端着些青菜。

    林简琴眼睛一眨,这不就是机会么?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哎?两位小道长,我会些厨艺的,不如……”林简琴那一天的天真可爱让对面的两个小道士甚是惊讶,却有些想答应她了。

    “师弟,她可是陌生人,怎么能轻易相信,万一她存了坏心思,到时候出了事,可不是你我能够担待的。”那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小道士很是戒备的说道。

    “师兄,她长得这么纯真怎么可能是坏人?”小师弟很惊讶的说道。

    “嘘,别那么大声,你不知道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坏女人么?所以……”那个稍微年长的小道士在师弟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林简琴顿时嘴角抽了两下,这小道士年纪不大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歪理邪论?是看书看多了还是听故事听多了!

    “可是……”小师弟还是有些意见,他的心思都在怎么能找个人给祖师傅做好饭吃。

    “听我的,咱们还是找个正规的厨子吧。”小道士说完便要拉着小师弟走。

    林简琴的嘴巴再一次的抽了一下,送上门献殷勤,却被人家说成了坏女人,这算是哪门子事,她林简琴怎么可能算是坏人,她只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断子绝孙的信条,这能算是坏人?

    本来还以为有了一线生机,这会儿随着那两个小道士的身影的渐远,林简琴又开始忧郁了。

    怎么可能白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林简琴才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事不惊人死不休,死缠烂打模式开启吧。

    林简琴几步便追了上去,依旧用那萌死人不偿命的眼神和语气拦住了两个小道士。

    “小道长,你们既然都是为了祖师傅辛苦,眼下又没人,为何不让我试试,我做饭的时候你们完全可以站在旁边观看检查,若是好吃也不枉费你们为你们祖师父的苦心啊?”

    那个小师弟本来第一眼看到林简琴的时候就觉得面善喜欢,又听林简琴这么说,便看了看师兄的脸色,“师兄,她说得对啊,咱们可以看着她做菜啊,她还怎么做手脚。”

    那个小道士寻思一下,说道,“也好,反正咱们师兄弟做的菜,祖师父已经两天不想吃了。”

    小师弟听完,心里高兴地极了,马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哪里?怎么就来了白云观?路上累么?”

    林简琴嘴角一抽,这小道士怎么的这么多问题啊,扁了扁嘴巴,这会儿可是不能得罪他们,便在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逐一的回答了问题。

    林简琴跟着两位小道士到了厨房,先喝了一大瓢的泉水,便撸起袖子来准备做菜了。

    果然是饭香四溢的,没多大的功夫,这院子里扫地打扫卫生的小道士便都闻着味道围拢过来,很是关心的问道,“松溪师弟,今天咱们要改善伙食?这饭菜真香啊。”

    “去去去,哪里有你们的份?这是给祖师父的,再说了,我和松亭还没吃,怎么有你的份?”稍大的小道士回答道,脸上却是很得意的神采。

    林简琴为了能早一刻混到白云观,待会儿跟着小道士去送饭,见上基元道长一面也是费尽心思了,不然她才懒得亲自下厨呢。

    没有多一会儿,饭菜便准备好了。

    “师弟,走,咱们去给祖师父送饭吧。”稍长的小道士说道。

    “师兄,这菜又好看又好闻,祖师父一定会喜欢的。”松亭说道。

    “恩,我想也是,那丫头看着跟咱们也差不多,没想到居然能有这么好的手艺。”稍长一点的松溪小道士说道。

    两人便收拾了饭菜,拎着食盒要去送饭了。

    “诶?小道长,你们带我一起去吧。”林简琴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还不是为了见基元道长?

    “你都做完了饭菜了,要见祖师父?祖师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松溪很高傲的说道。

    “那好,我也不用告诉你们这些菜的菜名了,等着基元道长他老人家询问吧,怕是这次吃了下次想吃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菜。”林简琴也高傲起来,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是带着她去,她也不会这么为难别人的。

    两个小道士嘴角不禁的抽了一下,面面相觑,若是菜好吃,祖师父一定会追问的,这是必然的。

    “师兄,你看她柔弱的样子,想必也不会功夫,不如咱们带着她去?”

    “恩,我想想,哼,就算她会功夫还能比得了祖师父,恩,带她去也无妨。”松溪小道长拿了主意,便冷冷的看了林简琴一眼,说道,“跟我们走吧。”

    跟着松亭松溪两个小道士,林简琴饶过了曲曲折折的长廊,穿过山涧,终于到了后山一处风景绝美安静怡人的小院外。

    “你现在这里等着,我们送饭进去,若是祖师父问起这饭菜,我们便来叫你进去,若是祖师父不询问,你就不用进去了。”松溪很不善的说道。

    还没等林简琴说话,眼前那扇门便咣当的被关上了。

    林简琴气得直跺脚,有什么事情能比到了眼巴前儿了就没戏了更生气?

    哼,太小看她林简琴了,既然来了,空手而归岂不是对不住她的辛苦?

    林简琴眼中露出一丝狡黠,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小手已经伸向腰间的储物袋了……这里面可是样样工具都带的差不多了。

    林简琴绕着门口和墙壁看了一番,准备不请自入了。

    她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基元道长的院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他依旧是一袭黑衣,不苟言笑,只看了看小道士端上来的菜肴,笑了笑,说道,“基元道长,我来到贵宝地已经两日有余,这可是头一次见到像样的饭菜。”

    “老道惶恐,您来的前一日,敝观的厨子才回家了,过些日子才能回来,老道已经着人去请新厨子,终于今日得以改善一下了,真是罪过。”基元道长很是歉意的恭敬说道。

    “哈哈,无妨,原是我福分不够罢了。”他傲气凛然,正襟危坐,只用左手拿起竹筷夹了一点,轻轻的放进了嘴里。

    突然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基元道长一惊,马上警惕起来,“松亭松溪!这饭菜是何人做的?”

    紧接着便听到松亭和松溪两个小道士扑通跪在地上的声音,叩头说道,“是……是……是个小姑娘,我说不用她的,大师兄已经去山下找厨子了,可是师弟说……”

    “师傅,那小姑娘不像是坏人的……”

    两个小道士吓得都快魂飞魄散了。

    岂料黑衣男子马上摆了摆手,基元道长的脸色这才稳定下来,心惊胆战的问道,“您觉得这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