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四脚朝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黑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忧郁之色,倒是符合了他平日里的气质了。

    基元道长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给了跪在地上的两个徒孙一个眼神。

    “祖师父,徒孙这就去门外把那做饭的小姑娘喊进来!”松溪满肚子的怨气了。要不是那个小姑娘做的这个菜的味道,跟这位贵宾的故人的手艺一样。他和师弟怎么会受到如此的待遇?

    他并没有说话。似乎还在回忆着那菜的味道,竟然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恩。跟他在林府畅春园晚上偷吃的是一个味道。

    “啊……”一声尖叫。

    “砰……”一声闷响。

    不是林简琴的技术差,是基元道长的功夫太好,基元道长早就觉察出墙外有人了。只是碍于眼前有贵人作客不愿出手闹出什么慌张的事情来。没想到那墙外的人竟然敢爬墙!

    林简琴不偏不倚的摔了个四脚朝天,屁股疼的开了裂了都,要知道。这院子里可都是石板堆砌成的啊。从半丈高的墙上摔下来可想而知的疼了。

    应随六听闻那声音。便下意识的余光一看,这一看却再也移不开眼睛……居然是林简琴。

    林简琴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当然是窝火,大声嚷道。“我不就是来串个门么?您至于的一见面就要我行这样的大礼?您就不怕我死在白云观伤了您的大名的体面?还是吃了我做的菜,竟然下手这么狠!简直没天理了。”

    林简琴说完,眼泪竟然簌簌的落下来了。倒不是她觉得委屈,是因为屁股实在是摔的太疼了,那疼痛瞬间都遍了全身了。

    “大胆!”基元道长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丫头,顿时冷面喝道。

    “噗~竟然是冤家来了。”应随六原本冷冰冰的一张脸,此时此刻居然有一丝喜色。

    应随六的反应,让基元道长有些惊诧了,他已经是活了一百多岁的人了,事情见得多了,纵然理解的慢,也很快的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怕是这位不速之客小姑娘便是眼前这位贵客的故人了。

    “咦?你怎么在这里?”林简琴很是纳闷的问道。

    应随六依旧正襟危坐,只是脸上的冰霜似乎淡了些,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畅快.他脸色白皙,额头饱满,长眉入鬓,双眸脉脉含情却很少正眼看人,眼神像极了九月的潭水那般的清凉.

    嘴唇微薄嘴角似勾非勾,只要轻笑便足以魅惑人心了.

    只是他常年的冰霜脸色,让人有种距离感罢了,这也是林简琴第一次见他,便在心中默默的认定叫他大冰块的原因.

    “不然呢?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应随六似乎很有兴趣知道林简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了老道的墙所为何事.

    林简琴的手艺也不是轻易便给人尝的,自从上次偷吃了林简琴给萧洁梅做的菜肴,应随六似乎就喜欢上了那个味道,像是着了魔般的吃遍了积羽城的饭菜,却终究没能再找得到那唯一的味道.

    林简琴扁了扁嘴巴,懒得理,反正现在说人赃并获,抓个现,也不为过,毕竟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墙上跌落下来,身上还带着绳索等一应俱全的攀爬工具.

    基元道长见此情形,便急忙说道,”这位姑娘莫非就是您口中所说的故人?”

    应随六不言而笑,便站了起来.

    林简琴正在为自己的倒霉而思索借口,却不料被一双大手横腰抱了起来.

    林简琴一下子挣脱,嘴里喊道,”你要做什么?”

    "怎么?你害羞了?这又不是第一次。"应随六那淡淡的声音,有些别的什么感情。

    林简琴脸颊瞬间变得绯红,垂下眉眼,不敢再看应随六,老老实实的任凭他有力的臂膀将她抱过来,轻轻放在了石凳上。

    基元道长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眼前这一对璧人,目不斜视的朝着旁边挥了挥手,松溪和松亭两个小道士便识相的退了出去。

    “怎么样?我就说那小姑娘是好人的,师兄,你总是多疑。”松亭沾沾自喜,似乎是他发现了贵人。

    松溪小道士撇了撇嘴说道,“若是没那黑衣男子,祖师父怎么会那么对那姑娘?再说了,我也没怎么为难她啊。”

    “嘻嘻,师兄,若是那小姑娘在祖师父面前说你几句坏话,你可等着师父责罚吧,我反正一点都没说她的不好,嘻嘻。”松亭似乎很沾沾自喜的样子。

    松溪只撅着嘴巴,狠狠的瞪了师弟一眼,两人便匆匆的离开了后山。

    这会儿院子里安静了,只剩下基元道长,应随六和林简琴三人了。

    “基元道长若是不介意,我想请我的故人一起用餐,如何?”应随六的语气虽说平和,可是仍旧是一副傲气的端坐。

    “当然好,当然好了。”基元道长怎么可能会跟眼前的这位爷有什么过不去的,这次若是招待的好,老王爷已经应允拨两千两银子好好的修缮白云观呢。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老道,刚才还凶巴巴的质问呢,这会儿语气到软了起来,哼,这个情意她林简琴才不会领。

    “你家里如何?我只在房中看到了同你穿了一样红衣服的人,那人……”应随六试着问道,毕竟当时他出手是刚好去畅春园随便看看,没发现林简琴,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却发现林家正在办喜事,这才随便的看了一遍。

    这看了一遍便发现了林简琴的处境,只是那屋中光线不好,他只认得出林简琴,救了之后怕惹出更多的事,匆匆离开了。

    林简琴后来也是询问了很多人的,这会儿心里才明白,那个将湘竹园屋里的人都弄晕过去的人是应随六,只是如此一来,喜悦便也被糊里糊涂的送上了花轿,那会儿也只有喜悦的那身打扮能被送上花轿了。

    应随六见林简琴陷入了沉思,有些小小的担心,便仔细的询问了一番,这才知道,喜悦晕倒被送上花轿,也是他帮了倒忙的。

    应随六嘴角不禁的抽了一下,这会儿的眼神有些歉意了。

    林简琴一看时机到了,哼哼,刚才进来的时候便发现这老道对应随六毕恭毕敬了,这会儿既然心里有愧那就让应随六帮忙做点什么才好吧。

    基元道长也听的入了神,当然,他也知道了林简琴的来历,自然是比刚才更加的敬重了。

    “所以我这次前来就是请基元道长帮个忙的。”林简琴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来意说明白了。

    应随六只闷头听着,还未等林简琴把话说完,基元道长这老家伙便一口答应下来了,他说完话之后又看着应随六说道,“您请放心,收了林大人的三小姐为弟子,也是我基元人生一大幸事,看三小姐聪颖过人想必……”

    林简琴撇了撇嘴,心里骂道,真是会拍马屁的老家伙。

    应随六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件事我记在了心上。”

    林简琴见事情如此容易便完成了,心中窃喜,原本可是准备了三白六十计策,就怕那老道不肯上道儿,没想到遇到了应随六,居然这么容易的成了。

    突然一个问题闪过林简琴的脑海,不对啊,应随六是何许人,怎么能让基元道长如此的服帖?

    原本林简琴以为应随六是夜行侠客,到如今看来却真是想错了,但是在老道面前又不方便直接问,若是老道知道了林简琴并不知道应随六的底细,万一事后反悔怎么办?

    林简琴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问问应随六,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臭丫头,你在想什么?”应随六很是轻松的看着林简琴,只是那满眼的温柔似乎能把人看的融化了。

    林简琴却迎着应随六的眼神看过去,佯装叛逆的说道,“想什么关你什么事,真以为自己是皇亲国戚王公贵族,连人家吃饭饭拉粑粑也管?”

    应随六嚼在嘴里的东西马上停住了,他噗嗤一声笑出来,竟然将嘴里的东西喷到了地上。

    基元道长很是恭敬的递过来一条毛巾,只是应随六只客气的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了一方丝巾帕子。

    林简琴这才注意到,上次那个尚未绣完的荷包竟然挂在应随六的腰间。

    “你……”林简琴指着那半成品的荷包,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了。

    应随六只淡淡的看了林简琴一眼,说道,“我很喜欢。”

    林简琴嘴角不停的抽了几下,这是什么眼光?难道这人是打着高官的幌子到处骗吃骗喝的,她的手艺那不说是差劲,反正是算不上好了。

    接下来的吃饭时间,这三人都很沉默,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寻思着自己的事情。

    饭吃罢,基元叫了徒弟好生的送林简琴下山,临了了,应随六问道,“下次再吃你的菜肴不知道何时?”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没有说话,转身便走了。

    可是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林简琴却有些后悔了,不知道刚才为什么非得跟他对着来,若是好好的说话是不是会好一点?

    林简琴有些自责,为什么不能和气的跟他说请他吃饭?为什么不能好好的说个时间?嗯,更不应该跟他总是顶嘴的。

    林简琴一边悔恨一边使劲的摘了路旁小树上的叶子,撕得粉碎。

    林简琴身后跟着的两个道士,更是不敢招惹林简琴,毕竟这是师傅亲自交代护送的,可见这个小姑娘在师父的眼里是多么重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