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章 乘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一路上不是撕树叶就是踢石子,直到到了山脚下,那两个道士道别。林简琴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回家的路上。

    只是她不知道在高高的白云观外的道场上,应随六一袭黑衣,迎风站着。注视着一路向下的她,似乎此时此刻的日头也不是那么的毒辣了。

    林简琴总觉得身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可是路上已经扭头好几次了。每次都是跟那两个道士六目相对,实在是不爽,可是这会儿都分开了。为什么还有这感觉?

    林简琴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却没有发现那透过各种枝桠树叶的正在盯着她看的应随六,林简琴扭头正好是面对太阳的。忍不住的用小手在额前搭起了小凉棚。无奈还是没发现什么不妥,只好嘴里咕哝一句,便转身就走了。

    应随六看着林简琴那可爱的行为。嘴角勾起了一抹温软笑意。笑完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白痴,急忙收起了笑意。只用余光看了周围,似乎没有什么人在旁边。便肆无忌惮的笑了笑。

    他很是惊讶,原来他应随六也是会笑的。

    他看着那清瘦的身影,心里默默道。也许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无奈于这次皇上交代的重任,可是过两年也好,那时候你正好豆蔻年华,出嫁的好年华,定然让父王来找你爹爹求亲,等我。

    此时白云观上面的云朵似乎长得快了好多,一会儿便像是云雾一般的将白云观的主峰隐藏起来,应随六只看的到半山腰,他嘴角不禁的有一丝失落,也罢了,一念起,就算天涯也近若咫尺,心若有卿,何惧忧伤?

    林简琴到了积羽城内,自然是轻车熟路了,她的记性可不是寻常人多能及的,走上一次,便记得一清二楚了。

    边走边看着路边的风景,看着那些琳琅满目铺子,看着迎风飘扬五彩缤纷的幌子,一个银饰铺子映入了林简琴的眼帘,林简琴的心里有些酸涩,上次来这里还是喜悦跟着一起的,买了个素银簪子送给了她,她便带了那么久,每天跟宝贝一样的带着。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喜悦对林无尘的种种心里不禁的懊恼起来,真是事后诸葛,怎么这会儿越来越觉得喜悦喜欢林无尘?

    林简琴心里想到这件事,便有些不安了,怪不得林琳夕每次看到了喜悦都那么狠毒的眼神呢,原来不总是因为喜悦是在林简琴手下伺候的,还是因为喜悦偷偷的喜欢林无尘,被林琳夕察觉了?

    额,看来真是关心的人,才会注意他身边的人,林简琴本就对林无尘没什么别的想法,自然也不会想太多喜悦是不是内心有无尘的想法了,真是烦躁了。

    林简琴正在心里窝火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不远处的一阵药香。

    “这……不是南宫长昔么?”林简琴抬起头来的时候看了看,原来寿康堂的郎中南宫长昔正在这附近的贫民巷子施舍,免费看病诊治送药。

    林简琴也是去过寿康堂的,见过老神医的手段,他的得意弟子当然绝非一般的人的,居然能放下身段来这里做善事,恩,这个人的本质一定是很不错的了。

    林简琴被身边攒动的人群涌了过去,很快便到了那人的眼前了。

    “这不是林家林家三小姐?”南宫长昔抬头笑着说道,但是手里却没有停止给病人抓药。

    林简琴微笑着点了点头。

    “您怎么有兴致出来玩?哦,一个人?”南宫长昔往林简琴的身后看了看,似乎看到林简琴的身后空无一人,有些小小的失落。

    林简琴点了点头,笑着问道,“南宫大夫想着看谁?”

    南宫长昔的脸色本就白皙,被林简琴一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将药材包裹好,说道,“没什么。”

    “南宫大夫经常来这里?”林简琴张望了四周一下,顺便问道,差不多也是没话找话说吧。

    “恩,定期。”南宫长昔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喜悦姑娘怎么也没跟着伺候?”

    林简琴一愣,上次请了南宫长昔去林家诊治有些日子了,那时候喜悦只是跟他说了两句话而已。

    “你知道喜悦?”林简琴有些疑惑的问道,仅仅两面之缘,便打听到了人家姑娘的闺名,这是何意,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随便问问,只是随便问问,这只是觉得三小姐一人在外,怕是有很多的不方便吧,没人跟着,总会是有些不妥的。”南宫长昔低着头说道,隐藏感情的最好办法便是不让别人看到眼睛,因为所有的心思都会通过眼睛被别人看了去。

    “哦,她……嫁人了。”林简琴心里有些酸涩,她总觉得喜悦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虽然有很多的巧合和人为,但是她也是其中之一的帮凶。

    南宫长昔拿在手中的黄纸包一不小心便掉在了桌子上,他依旧没有抬头,只是急忙又捡了起来,“这么半天没休息,肩膀都酸涩了。”

    林简琴怎么会看不出南宫长昔是因为别的情绪而掉落了纸包,只是不说也罢了。

    “她嫁到了侯爷府。”林简琴淡淡的说道,一丝心伤不由而发。

    “小侯爷可是久病在床的了。”南宫长昔作为积羽城的名医,自然是经常被那些豪门大户请了去的,小侯爷的病,他想必也是很清楚的。

    林简琴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自己的心思在里面,喜悦嫁了人,就不像是以前那么自由了,若是南宫长昔真的对喜悦有些情分,经常去看望一下,林简琴倒是觉得喜悦能多个人说话,也会快乐一些。

    南宫长昔没有说话,他抬起头,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将手里的纸包递给林简琴,说道,“看了三小姐的样子,想必最近的身子也是不舒服,我这里有些营养的补药,送给三小姐调养身子。”

    林简琴没有多说,只是接过了南宫长昔手里的纸包。

    她本来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按照她以往的经验,总觉得,一见钟情,钟的都是脸,可是看了喜悦和南宫长昔,或者看了喜悦和林无尘,心里有些动摇了。

    林简琴默默地移到一旁,因为后面的人还在等着排队看病。

    南宫长昔自然是也顾不上再跟林简琴多说些什么了。

    林简琴手里拿着纸包,另一手搭在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上,一脚一脚的挨着,她有点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家了。

    林简琴索性在一棵老柳树下面坐下来,闷头盯着地面,看着那地面上的蚂蚁爬来爬去的。

    实在是没意思,到现在为止,丝毫找不到穿越回去的路子,却天天的头疼这些魑魅魍魉的勾心斗角。

    “琴儿,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累坏了?这药……你病了么?让我来看看。”林无尘的声音由远及近。

    没等林简琴回应,林无尘已然坐在了林简琴的身边了,伸出那宽厚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了林简琴的额头。

    林简琴嘴角抽了一下,她不过就是心太累了过来稍微的休息一下,却被林无尘连续这么多个问题,还有他那夸张的紧张。

    “额,无尘哥哥,我没事的。”林简琴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以前的时候没有注意太多,现在想想,多半是林无尘对自己的情谊不光是哥哥妹妹这么简单了。

    林简琴有些躲闪的意思,这一丁点的变化,让林无尘尽收眼底。

    他不但没有惊讶,反而笑着说道,“怎么了?难道是琴儿长大了,怕哥哥多疼爱了你,反而让你找不到婆家?”

    “无尘哥哥你不要乱说。”林简琴本来是嘴巴厉害的,可是没想到一碰到这种事,每次都是落荒而逃,跟平日里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找不到才好,我养你。哈哈。”林无尘更是栖身过来,又仔细的摸了摸林简琴的额头,嘴里还念叨着,“是有些发烫,还是早些回去歇着才好,爹爹知道你的辛苦,一定会奖励你。”

    林简琴无奈,只好乖乖的跟着林无尘坐上了马车,回了林家。

    林原道刚从外面回来,脸上是春风得意的很,跟常叔说道,“看来我林家的大好前程是越来越近了。”

    “恭贺老爷。”常叔很是温厚的说道。

    这会儿正好林无尘驾着车回来了,“爹,我在外面遇到了琴儿,她从白云观回来了。”

    林原道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有些焦急的问道,“琴儿,快来跟爹爹说说,你此行如何?”

    林简琴撩开了轿帘,正要往车下跳,却不想被一步上来的林无尘抱了起来,在林原道的面前,林简琴也不好说什么,只随便林无尘将她抱了下来。

    “爹爹,此行已经把事情办妥,若是没有什么意外,侯爷府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林简琴嘴角一勾,很是温软的说道,那乖巧的摸样当真让人看了觉得心都化了。

    “好好好!果真是老夫的好女儿,恩,我要想想,这件事怎么奖励你!我要好好的想想。”林原道赞不绝口,本来的祸事突然情势逆转,好起来。

    军饷筹备的差不多了,侯爷府的亲事已经结了,行会的地位坐稳了,林原道想着都觉得浑身的舒坦。

    常叔在一旁笑着说道,“老爷,三小姐如此能干,若是再多历练一下,以后不怕不能给老爷的产业和仕途锦上添花。”

    林原道听了常叔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无尘,你先送琴儿回畅春园休息,我晚上想好了如何奖励琴儿,再跟你们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