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忠心耿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很是恭敬,低头作揖领命。

    “老爷,二公子……”常叔试探的问道。

    “这件事也许跟长风没设么关系。我也不想怀疑他对我的忠心,等晚上我想好了护送军饷的事情,再让常叔通知你们。”林原道说完便又用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拍了拍林简琴的瘦削的肩膀。

    林简琴和林无尘使了礼。便离开了。

    常叔看着林简琴和林无尘的身影消失在幽径深处,便问道。“老爷果真想着这次护送军饷带上三小姐?”

    “我原本打算让她好好的呆在家里的。可是这次机会是跟着老王爷一起进京啊,路上更是有小王爷随时出现的,若是琴儿跟着我一起去了。岂不是会多一些机会接触小王爷?若是琴儿懂的轻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那对于日后嫁进王府很有利。”林原道思索着说道。

    “是啊。虽说这件事老爷和老王爷早先就有了商议。但只是老奴也听闻,小王爷生性冰冷,不喜近人。更不喜女子。从来都是独来独往。要不然也不能到了适婚的年龄依旧未娶。”常叔也思索着说道。

    “是啊,上次老王爷说了。以前给小王爷说过不少的亲事,只是小王爷被老王爷骄纵惯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林原道叹息说道,“最近我真的觉得琴儿绝非一般的丫头,聪慧过人。所以让她跟在路上,不光能接近小王爷,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她的主意会很不错。”

    “恩,老爷离开积羽城之后请放心,老奴一定会帮助大夫人二夫人打理好家业。”常叔毕恭毕敬的说道。

    “恩,这次我把账房的钥匙换成了三把,也是正有此意,静影虽然温和可是颇有城府,洁梅虽然跋扈却也为人正派,我还是放心交给你的。”林原道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身边的常叔。

    “多谢老爷的信任,老奴定当竭尽全力,为老爷效犬马之劳。”常叔继续说道。

    两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在养心阁外的水池旁说了很久,直到梅姑姑去请林原道到老太太的身边。

    林原道很麻利的来到了老太太的身边,施礼后便坐在了一旁。

    “道儿,你这次出门怕是很辛苦吧,路上大小蟊贼不胜枚举,更有山头自立一方的人,路上一定要千万的小心。”老太太也不看林原道的表情,只自己兀自的说着。

    “儿子谨遵教诲。”林原道在老太太的面前,从来都是恭敬的很。

    “你这次要带长风去还是无尘?”老太太的问题终于说出来了。

    林原道嘴角抿了抿,略有深意的问道,“娘的意思,谁更合适?”

    “你自己心里有了主意,还要问我这老婆子做什么。”老太太看都不看林原道一眼,不是很高兴的说道。

    林原道眼神闪过一丝尴尬,便不再说话。

    “我知道这次琳夕丫头出嫁的事一定是有人在捣乱,可是就算是她,她是她,我的孙儿是我的孙儿,怎么能混为一谈?”老太太吃了梅姑姑剥了皮的一粒葡萄,慢吞吞的说道。

    “儿子知错了,只是……”林原道似乎听出了老太太的意思。

    “只是什么?长风这孩子毕竟是嫡出的,再说了,平日里我瞧着也不错,跟她娘不一样,你若是真心的问我什么意见,那我只能说,让长风也一起去历练一下,毕竟进了皇城,认识的人会多不少。”老太太瞟了一眼低着头倾听的林原道。

    “恩,儿子听从娘的意思。”林原道点头说道。

    老太太顿了顿,朝着梅姑姑摆了摆手,梅姑姑便把屋里的人都遣散了,自己也出去带上门。

    屋里就剩下了娘俩,老太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神中有一丝忧虑,看着林原道。

    “娘,您有什么事要交代儿子?”林原道有些疑惑,老太太很少跟他说话,还要梅姑姑避嫌的,以往都是梅姑姑伺候在旁,其他的下人屏退即可。

    “恩,道儿,我不知道你听没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老太太很是抑郁的问道。

    林原道一愣,“什么风言风语?”

    “无尘那孩子……”老太太嘴角有些颤抖,于她也是不愿意听到这些的,可是毕竟什么事情不是空穴来风的。

    “无尘怎么了?”林原道心中不安起来,通过这些年的考验,虽说林无尘是庶出的,可毕竟是长子,做任何事情都会思虑周全,让林原道很是欣赏。

    林无尘做任何事都会首先考虑林原道的利益和想法,以至于,林原道虽然觉得林无尘有些软弱,可是也不失一个好儿子,他甚至有时候想,做事雷厉风行,势必也会有弊端,有些事情就需要胆小一些,才能思虑的周全一些,林无尘则正合适。

    “无尘那孩子是你的么?”老太太这句话几乎是凑过来说的。

    林原道浑身一惊,眼中尽是惊愕,心也突然掉到了无底深渊,半天才缓过神来,“娘,这件事从何说起?难道是静影跟您说的?”

    林原道不由的怒气中烧,林静影看来是惹了麻烦,又想着在老太太这里再添把火,好让萧洁梅彻底垮掉啊。

    “当然不是,你先冷静一下。”老太太倒是冷静的很,“若是林静影知道这件事,怕也不是忍耐这十几年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了,所以,不是她,你也不要想着她是在我这告了洁梅的状。”

    林原道心中很是震惊,他突然间觉得老太太的这句话让他浑身的难受起来。

    “娘,这到底是谁说的,是怎么回事?我……无尘应该是我的。”林原道抓着大腿的双手紧了紧说道。

    “还是算了吧,你自己的语气都没有那么坚定了,我今天跟你说这件事,只是让你注意着点,并不是说无尘就一定不是你的,是你的,当然最好,不是你的,咱们也要思量怎么处理。”老太太慢吞吞的说道,“所以,这次去皇城,无尘和长风你都让他们去,另外把琴儿也带上吧。”

    林原道看了看老太太的神色,没有说话。

    “我很是喜欢琴儿这孩子,相信好生培养,对林家的将来是大有裨益的。”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道。

    “恩,我也是有心栽培琴儿的,跟老王爷虽然口头上订了亲,琴儿的事我能做主,但是老王爷骄纵小王爷这么多年,怕是一时半会儿的做不了小王爷的主,所以这次跟着老王爷一起回京,我正好让琴儿多去接触一下小王爷。”林原道缓缓地说道,他的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恩,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你用点心就好了,自然,我也会观察着洁梅的。去皇城的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虽然人手众多,功夫好的更是不少,可是毕竟那是军饷,免不得会有人盯上。”老太太很是担心的看着林原道。

    “娘,您放心,儿子会万分小心的,娘在家里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林原道恭敬的说道。

    “恩,你去忙吧。”老太太挥了挥手,便自己依着墙壁,眯起了眼睛。

    林原道弯腰施礼,静悄悄的走出了屋子。

    出了门,林原道转身跟旁边的梅姑姑的说道,“梅姑姑,我会离开一段时间,还请好好的照顾老太太。”

    “老爷放心,老奴会尽心的。”梅姑姑也甚是谦恭。

    林原道从养心阁出来,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不见了,这种事情是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的,可是他也不想这件事是真的。

    毒辣辣的太阳照下来,林原道沉重的伸出手,在太阳穴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他有些怒火却有些疑惑,这么多年来,他觉得萧洁梅是跋扈了些,可是对他也算是忠诚,更算的上是温柔体贴,无尘那孩子更是孝敬有加,若是说她们娘俩有什么不对,林原道很少找的出来。

    林原道头痛的厉害,干脆在凉亭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这件事不能贸然去问萧洁梅了,若是经过种种核实,确定无尘真的是他的儿子,那么这个核实的举动怕是会深深的伤了那母子二人的心,从此家里的关系必然生了嫌隙。

    若是不去核实,林原道相信自己的娘都这么说了,那必定不是空穴来风,还是背地里查探一下吧。

    林原道思索着,任凭那额头的汗珠顺着面颊流下来,他的思绪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办核实身份这件事情,要怎么能查实无尘的身份,还要怎么不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太阳似乎越来越热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受了什么刺激,肆无忌惮的发着淫威。

    “爹,你怎么在这?爹爹这满头大汗……”林琳夕凑巧路过,见林原道在这坐着便走了过来。

    若不是看到了林原道,她也许会躲着走,可是她不知道,刚才若不是她主动说话,林原道都没有意识到有人经过。

    林原道的思绪被打乱,抬头看了一眼,厌恶的眼神让林琳夕浑身战战兢兢的了。

    “不是说了不准你出湘竹园了么?”林原道低声吼道。

    “爹……”林琳夕马上跪下来,低着头,说道,“我在园子的门口捡到了个荷包,是无尘哥哥的,所以就亲自送了过去。”

    林原道看了看伏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林琳夕,一个阴损的计策浮上心头,“你去了无尘那里?他在么?”

    “回爹爹的话,无尘哥哥在看书,我将荷包给了他就回来了。”林琳夕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她知道,若是不小心惹毛了父亲,恐怕这个家就再也容不得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