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二章 不紧不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看的什么书?”林原道似乎不紧不慢的,刚才那凶巴巴的摸样这会儿倒是不见了踪影。

    林琳夕脸色微红,头低的更低了。

    林原道只眼角瞟了一下。林琳夕的神态他便尽收眼底了,心里的主意更加的肯定了。

    “你起来吧。”林原道伸出手示意一下。

    林琳夕很是拘谨的站了起来,她不知道林原道又要说什么主意了。总之,她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这次的亲事没成。爹爹就再给你找个好的。”林原道眼睛里藏满了心思看着林琳夕说道。

    “谢爹爹。”林琳夕虽然嘴里说着谢谢。可是神色却有些紧张不安,和刚才的酡红羞涩相差甚多。

    “你回去吧,对了。没事多跟无尘走动,虽然你们不是一个娘亲,可是毕竟都是爹的孩子。”林原道说话的时候。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在盯着林琳夕的脸色。

    “女儿记下了。”林琳夕刚才的紧张神情又放松了许多,很是愉悦。

    “好了,你回去吧。外面的日头很大。晒晕了中暑可不好。”林原道说道。

    林琳夕给林原道施了礼。便转身离去了。

    林原道放轻脚步,尾随林琳夕到了她的园子。

    林琳夕一路上尽是手舞足蹈。她心里高兴的厉害,现在爹都这么说了。以后她去无尘哥哥的碧桐园,谁还能有什么别的话,就算是娘。恐怕也没什么说的了。

    林琳夕一直到了自己的湘竹园才忍不住的咯咯笑起来,更是顾不上地上的泥土,直接躺在地上,欣喜若狂的看着天空,这会儿她觉得天空美得厉害,从来没有如此的美丽。

    林琳夕心里暗自想到,哼,喜悦那小妮子被处理了,虽然几经冒险,眼下就剩下个林简琴了,还妄想着抢走无尘哥哥,哼,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让你得逞?

    无尘哥哥只属于她林琳夕,别人谁都不准抢!

    林简琴回了畅春园则是好好的休息了一下,直到吃饭的时候,越思敏才轻轻的将林简琴叫醒,可是这丫头居然挣了睁眼,又翻个身睡着了。

    “姐姐,琴儿这些天也是累坏了,还是让她睡足了再说吧,没准一会儿就爬起来找吃的了。”淑涟韵拉了拉越思敏的胳膊。

    “恩,也好,我等一会儿再吃,你们几个先吃吧。”越思敏看着屋里桌子旁边的应宿,叶其,方离,又看了看淑涟韵说道。

    叶其调皮的说道,“哪里有主子不吃饭,奴才倒是积极着吃饭的道理,要等,咱们大家一起等着。”

    越思敏无奈的笑了笑,走过来坐下说道,“不等琴儿了,咱们先吃。”

    这么多人总不能都饿着等着,越思敏只好跟大家一起吃饭。

    叶其看了看墙壁和门口,压低了声音说道,“三夫人,我听说老爷过几天要去皇城呢。”

    “恩,是的,我今天去大厨房拿食材的时候,也听半夏姑姑那么说的。”应宿接了一句。

    越思敏送到嘴里的筷子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叶其,说道,“这个跟咱们畅春园没什么关系吧?”

    叶其撇着嘴吧说道,“三夫人,要是跟咱们没关系,我才不理会呢,我就是听前院的小子说的,好像是听着常叔的意思,老爷要带着三小姐去。”

    叶其说完这话,一桌子人都朝着越思敏看过来。

    越思敏当下便紧张了一下,追问道,“什么时候出发啊?这件事准成了?”

    “等侯爷府的姑爷来省亲之后便出发,至于准不准,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叶其补充道,他可是得了越思敏母女俩不少的恩惠,所以对于外面那些事情,但凡跟越思敏母女有关系的,都会听来,说给越思敏母女俩,再接着按照林简琴的安排去做。

    越思敏的神色顿时不好了,她有些食不甘味的了。

    “三夫人,您怎么能不高兴呢?”叶其急忙说道。

    淑涟韵插了一嘴说道,“琴儿是她的宝贝,若是琴儿在外面没人照顾,她能不担心么?”

    许是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方式本就不同,叶其便说道,“三夫人,您不能这么想,三小姐早晚是要开您的,现下老爷带着三小姐去外面见识世面,三小姐自然能长见识,以后无论见到什么样的人都能应付的了,那时候您也就不用在担心三小姐出嫁后受人欺负!”

    叶其想的是林简琴的未来,虽说他看的不一定跟林原道那么长远,可是毕竟比越思敏看的远一些。

    越思敏和淑涟韵听了叶其的话,听着是有道理的,便不再做声。

    “三夫人,再说了,咱们府里这都发生了多少事了,每次不都是三小姐福泽深厚,又机灵多变?所以,能有几个人把咱们的三小姐怎么样?咱们的三小姐不去祸害人就不错了,您还担心别人祸害她?”叶其讪讪的笑着说道。

    “你这油嘴火舌的!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应宿撇嘴说道。

    叶其嗤嗤一笑,狡黠的眼神看了看越思敏,“三夫人您说,我说的有道理不?”

    越思敏却也心里轻松了很多,拿筷子敲着饭碗说道,“应宿说的对,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叶其见越思敏心情好了很多,便嗤嗤的笑着,接着吃饭了。

    越思敏虽然听了他们说的话也有些道理,可是终究还是担心林简琴的安慰和日常,这顿饭也是吃的很是不安.

    吃完了饭,越思敏跟大家说道,”你们该忙什么便忙什么,待会儿琴儿睡醒了,我再做一些便是了.”

    大家便纷纷起来收拾碗筷,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前两天林府嫁女儿的好多事情都还需要在收拾呢.

    越思敏见大家都散去了,自己便轻轻的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看着熟睡的女儿,便轻轻的抚摸了林简琴的小脸儿,她不想着让林简琴跟着去做什么护送军饷的大事,可是她却不敢再林原道的面前说什么,心里恨自己的怯弱.

    越思敏眼中不禁的朦胧起来,那不争气的眼泪缓缓的流了出来.

    她想着十几年前的那段孽缘,可是心里却又痴痴地期盼着,她不肯嫁人,她认准了林原道,不想一等就是十多年,可是她仍旧觉得算是苦尽甘来,也算是给女儿能有个好的生活环境,可是她没想到来了林府的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让她每天都战战兢兢.

    她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带着女儿来这里,可是她又每天期待着看到林原道的那张深沉的脸,她纠结的无法自拔,现在看到女儿又要远离自己,她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那点小感情而留在这里,因为她懦弱到不敢跟林原道开口乞求.

    “娘,你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林简琴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冰冰凉的水滴一样的东西,睁开眼睛看到的事越思敏眼神迷离的哭泣.

    越思敏急忙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说道,”没什么.”

    “娘在骗我,没什么事,你为什么哭?我可不是小孩子.”林简琴的眼神犀利的盯着越思敏看着,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这个半路捡来的娘—一个用命救护她的女人。

    “没事的,娘只是想起了之前的苦日子,心里有些不舒服,没什么的。”越思敏不想跟林简琴说得太多,因为她觉得叶其和淑涟韵她们说的不无道理。

    林简琴揉了揉眼睛,还是有些困意,但是看着娘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所以也睡不着了,干脆坐了起来,“娘,肚子好饿。”

    “哦哦哦,你看娘,就顾着瞎捉摸,把琴儿的饭都给忘了,你别着急,娘很快就做好了。”越思敏说着便往外走去。

    林简琴看着越思敏的背影有些疑惑,难道就睡觉的这么一会儿发生了什么事?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喜悦,若不是林静影母女俩下套,喜悦才被糊里糊涂嫁出去,这会儿见着娘不高兴只要问问喜悦便可,这会儿倒是再也没有那么合适的人了。

    林简琴穿好了衣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见应宿正在帮着越思敏做饭,便四处的看了下,正好淑涟韵在石桌旁边整理一些东西,那都是喜悦嫁出去的时候林府用的东西,算是个念想,林原道便让人都把东西送到了畅春园,让淑涟韵整理。

    林简琴轻轻的走过去,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也拿了几只装过喜酒的杯子,放在水盆里,跟淑涟韵一起洗了起来。

    “云姨……”林简琴眼神有些愧疚,她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改变不了喜悦出嫁的现实了。

    “没事的,琴儿,其实这对于喜悦来说也不错,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意,至少她以后不会吃不饱穿不暖了。”淑涟韵知道林简琴想到说什么,便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

    “云姨,我已经跟积羽城最出名的寿康堂的郎中南宫长昔打过招呼了,他只要有机会就会看望一下喜悦,我觉得出他一定会经常的探望的。”林简琴低声说道,她看着手中的杯子,心中有些愧疚自然不敢去看淑涟韵的眼神。

    “琴儿,你费心了,云姨谢谢你对喜悦的好。”淑涟韵眼中有少许的喜色,她知道,林简琴这么一说,必然是能经常知道喜悦在侯爷府生活的琐事了,也不必再担心几年也见不上一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