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三章 孤苦无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姨,说什么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不光说喜悦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去了侯爷府,就算跟我没关系,我也会这么做。这是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使然。”林简琴从水盆里捞出一只洗好了的杯子,又扭过身拿了干布轻轻的擦拭。

    淑涟韵会心的笑了笑。她心里高兴认识了越思敏那个姐姐。在生活难熬的日子里相互的照应,又感激现在喜悦有了这么个能交心的小姐妹,也就不怕她哪一天照顾不了喜悦了。这世界上只有喜悦一个人孤苦无依。

    淑涟韵想着当年被那个负心男人抛弃的时候,那个男人为了攀附别人,竟然认贼作父还生生的改了自己的姓名。那个男人抛弃了十月怀胎的她。在她临产的时候不辞而别,她死的记得那个男人样子!

    淑涟韵想到了痛苦的往事不禁的捏紧了手里的东西,倘若以后喜悦在侯爷府有了一席之地。淑涟韵绝对会把当年抛弃她们母女二人的那个负心汉告诉喜悦。让女儿一雪前耻。定然那男人生不如死。

    “云姨,你在想什么?”林简琴疑惑的问道。她看到了淑涟韵脸上不断变换着的神色,越来越愤怒。便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淑涟韵被打断了思路,有些不自然的抿了抿嘴角,说道。“没什么。”

    林简琴见淑涟韵缓过神,便瞟了一眼厨房,问道,“云姨,我娘是怎么了?我刚才醒来的时候见她两眼红的厉害,还是哭过了的。”

    淑涟韵听闻,也朝着厨房看了一眼越思敏那忙碌的身影,说道,“你娘自然是为了你才会心伤,只是云姨认为叶其说得对,也许这件事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你一定要万分的小心才好。”

    林简琴一愣,盯着淑涟韵问道,“什么事?”

    “估计你爹爹跟着老王爷护送军饷回京,会带上你。”淑涟韵边说边看着林简琴的反应。

    林简琴听到这件事倒是没有太大的震惊,只是有些纳闷,“这样的事,恐怕爹爹只会带着无尘哥哥和长风哥哥,却怎么可能带我?”

    “嗯,其实咱们也不是很确定的,只是叶其在外面听了别人说的,所以先心里有个准备就罢了,至于这件事的真假,还是得等林老爷说了才算作数。”淑涟韵又拿了一个刷子,细心地刷着一个物件。

    林简琴脑子里寻思起来,林原道这是做的什么打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一来,家里岂不是没人照料?若是大娘和二娘欺负了娘该怎么办?眼下二娘和她林简琴交好那是想着相互利用,可是大娘现在因为女儿出嫁的事,被林原道责罚,那么林原道离开之后,大娘岂不是会报复?

    林简琴没有去想为什么林原道这么做,她只顾虑着若是她不在林府,娘和云姨,还有畅春园里的人受欺负了怎么办。

    “琴儿,你不要多想了,其实你没有察觉么?林老爷让你跟两位公子一同学习打理林府的大小事宜,已经是在有意的培养你,这次跟着老王爷进京想必也是会遇到不少的人和事,正是锻炼你的好机会,所以……”淑涟韵看着林简琴正在沉思,便缓缓的说了自己的看法。

    林简琴点了点头,“嗯,云姨说得对,我只是担心我不在府里的时候,您和娘的安全,大娘和二娘都不是省油的灯,爹爹不在府里,她们恐怕又要互掐了,免不了要拿娘来出气。”

    “琴儿,你放心,只要你好好的喜悦好好的,我和你娘都会小心翼翼的,为了你们,我们也要好好的活下去。”淑涟韵安慰喜悦说道。

    林简琴听了还是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她再想着,大娘是个城府颇深,手段毒辣的女人,不知道娘和云姨能不能熬得过,若是不留下点计策,心里总是放心不下。

    畅春园这会儿安静的很,只有那树上的蝉儿不停的聒噪着,显得这院子里更是安静了。

    过了没一会儿,越思敏便欢心的从厨房出来了,说道,“来来来,香喷喷的菜,来来来,琴儿吃饭了。”

    林简琴马上面带笑容的站了起来,“云姨,我去吃饭了。”说完便转身朝着梧桐树下的石凳石桌走过去。

    淑涟韵笑了笑,看着林简琴那副看到了好吃的便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小丫头为什么现在能有那么多心思。

    林简琴看来是真的饿了,左右手一起上阵,右手筷子左手汤匙,真是辛苦了她的嘴巴,从第一口菜开始便没有闲着的空隙了。

    越思敏看着女儿吃的这么欢快,刚才的郁郁似乎消散了不少,很是疼爱的托着腮看着,不停的嘱咐道,“慢点慢点。”

    这一下午,叶其方离他们被派到了前院帮忙,畅春园里就剩下几个女人了。

    越思敏和淑涟韵收拾完了之后又开始绣花了,这似乎成了她们打发时间的唯一的方式了。

    应宿见林简琴坐在屋子里看书,便泡了一壶茶,坐了过来,“三小姐,奴婢真羡慕你,还懂得那么多的字。”

    林简琴没有抬头,只是笑了笑,“这有什么,你是没学,若是学了,你也认得。”

    “奴婢天生愚笨,怕是学不会,不过奴婢也没那么命,学东西认字那是小姐老爷夫人们能做的。”应宿淡淡的说道,有些伤神。

    “看你说的,谁天生的就什么都会。”林简琴似乎没有在意应宿的神情。

    “也不尽然啊,看三小姐,是林府堂堂的小姐,自然也是能学知识,奴婢出身卑贱,就算是想着办法的往好里做,也是有心无力的了。”应宿抿嘴说道,语气里尽是些羡慕。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想着,其实也没什么不对的,若是她真的是要饭花子,说不定肚子都填不饱,哪里有时间看书?

    “三小姐,你看的是什么书?好不好看,给奴婢讲讲吧。”应宿笑着托腮,认真的看着林简琴。

    林简琴被应宿打断了思路,便笑着说道,“也没什么好的,我就是看看这书上写的做好吃的的方法,你知道的,我最是喜欢吃些好吃的。”

    “嗯,嘿嘿,这倒是呢,前两天三夫人还说呢,她要等你说给她听,然后做好多好吃的把三小姐养的白白胖胖的呢,”应宿一听这个便来了话题了,很是高兴。

    “啧啧啧,你们这是要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卖掉?”林简琴俏皮的撇了撇小嘴巴,更显得她的娇俏可爱了。

    “看您说的,我们哪里敢卖了您,只怕你吃得太多,吃的太杂,吃不了白白胖胖,会吃坏了身子。”应宿说完便咯咯的笑起来。

    “乱说,吃的杂了,多了就能吃坏?最多也就是……”林简琴说道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突然一颤,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

    吃的太杂!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她给萧洁梅送吃的,怎么那么碰巧林琳夕也给萧洁梅送东西?

    林简琴看了林琳夕去相思阁的模样,那种架势自然也不是对二娘恭敬的,倒是更多的为了讨无尘哥哥的欢心,那这饭菜难不成是林静影让女儿送去的?

    萧洁梅原本吃了林简琴的饭还是日益见好的,可是为了吃了林琳夕送去的饭菜便越来越不好?林简琴已经测试过林琳夕的饭菜没毒,那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

    林简琴越来越惊慌,越来越不安,她急忙的说道,“应宿,你帮我跑一趟碧桐园,前些日子二娘病了的时候,二小姐送饭去,都是跟无尘哥哥一起去的,无尘哥哥想必一定记得当时都送了什么饭的……”

    “可是都这么长时间了,一顿饭能记得?”应宿有些诧异林简琴的表现。

    “二小姐什么时候给相思阁送过饭?哼,她恐怕自己也不想去,想必是有人打发她去,然后她又惊奇的发现能跟无尘哥哥多说话,才……果然如此!”林简琴恨恨的将书本摔在了桌子上。

    吓得应宿愣住了,一直看着林简琴发脾气。

    “应宿,快,去碧桐园,让无尘哥哥把前几天林琳夕送给二娘的饭菜都写出来。”林简琴说道。

    应宿不敢迟疑,马上小跑着去了碧桐园。

    林简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片好心,也是为了缓和二娘和自己的娘的紧张关系,没想到被别人利用了,若是当时不是林无尘请了南宫长昔来看病,南宫长昔的那番话,恐怕后来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可怕的事情。

    好一个阴险毒辣的林静影,居然借刀杀人都玩的这么好!

    林简琴有些恼火,本来还想着林静影不会那么大的动作来为难娘,看来上次坏了她的好事,怕是等林原道前脚出了林府的门,她后脚就开始放肆起来了。

    正当这时候,林无尘火急火燎的跑来了,竟然把应宿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琴儿,到底何事?你怎么想起问我这个问题?”林无尘很是紧张的看着林简琴那张有些愤怒又有些阴鸷的脸。

    林简琴说道,“这件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对二娘没有产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我怕现在去说,恐怕那恶人也不会承认的,所以,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我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