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四章 杀人的利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直接说便好了,我不会冲动到了到处嚷嚷的地步。”林无尘很是焦急的说道。

    应宿见此情况,马上转身带上了门。就连闻声凑过来的淑涟韵和越思敏也没有进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林无尘和林简琴二人。

    “琴儿,眼下你可以说了吧?”林无尘实在是焦急了,他很少这样失了自己的风度的。

    “无尘哥哥。你先写下当初琳夕姐姐给二娘送的饭菜,我便跟你说个一清二楚。我知道。她很少给二娘送饭,所以,送的东西。你是记得的。”林简琴很是坚持的说道。

    林无尘知道自己拗不过林简琴,若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恐怕他不写出来。林简琴真的不会说了。

    林无尘索性一阵笔走龙蛇便写下了那几天林琳夕送的饭菜的名称。

    林简琴看完之后马上便明白了。眼神中透过一丝很是可怕的愤怒。

    “果然如此,”林简琴说完便接着写了一行娟秀的小字,“我的饭菜是滋补的。琳夕姐姐的饭菜也是滋补的。可是这两样饭菜碰到了一起。便成了杀人的利器了,伤人元气很是厉害。”

    林无尘虽然心中早就想到了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对于这个现实还是有些惊愕,他抚摸了一下额头。坐在了床榻上,沉默了片刻。

    “无尘哥哥,你是不是现在也在怀疑。我是有意的?”林简琴知道这林家的每个人的心思都是多疑的很,不禁的问道。

    “我相信你。”林无尘只淡淡的一句话,便又陷入了沉默。

    林简琴本来想了很多的说辞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没想到听到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

    林简琴倒是显得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抿了抿嘴,轻轻地说道,“无尘哥哥,我希望这件事你委婉的告诉二娘便可,毕竟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算是……”

    “你不用嘱咐,我知道怎么做的,好了,你慢慢的歇着,我先走了。”林无尘显得没有了精神。

    林简琴知道,林无尘很是喜欢腻着她,喜欢跟她开玩笑,可是林无尘今天的表现,远远出乎林简琴的想象。

    林简琴没在说什么,只嗯了一声,站起身来,为林无尘开了门。

    林无尘步履有些轻飘无力,他默默的离开了畅春园。

    林无尘走后,越思敏和淑涟韵急忙进了屋子,见到林简琴也是失魂落魄的坐在床榻边上,便急切的问道,“琴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丑陋的往事罢了,”林简琴真心的痛恨,可是现在却也只能记住,等到来日有机会了,再收拾林静影,“对了,娘,云姨,你们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越思敏和淑涟韵面面相觑,片刻之后才叹了叹气,既然林简琴不愿意说出口,怕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了,不问也就算了。

    林简琴呆呆的看着院子里那白花花的太阳,看着那蔫了耷拉着脑袋的灌木,看着无精打采的树枝,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累。

    “见过老爷……”越思敏的声音从园子里传了进来。

    应宿正好站在里屋的门边上,听了外面的声音,便朝着屋里喊道,“三小姐,老爷来了。”

    应宿说完便开始施礼等着林原道的见礼后的话。

    林简琴从愣神中缓过来,心里还是有些堵心,她并不是担心先前云姨说的是真的,只是怕万一她离开了林府,娘和云姨的处境。

    林原道似乎心情还不错,他是个城府更深的人,虽然老太太跟他说过的话,让他很是心痛郁结,可是他更多的是想着弄明白了这件事,而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护送老王爷回京,女人若是不忠可以不要,儿子不是亲的,也可以不要,可是他的前程,万万是不能不要的。

    “起来吧。去大厨房,让阳半夏给你弄一碗冰冻的绿豆汤过来给琴儿。”林原道一边使了手势让应宿站起来,一边给指派了任务。

    应宿领了命令,急匆匆的离去了。

    越思敏跟着走了进来,她心里欣喜的是林原道又过来了,担心的是叶其午饭时候说的是真的,她是舍不得让林简琴离开身边的。

    “嗯,你也来。”林原道朝着越思敏勾了勾手指头。

    淑涟韵见此便很识趣的关上了门,去了外面。

    林原道坐定之后,打量了一下林简琴,便笑着说道,“琴儿的腿伤也算是好了,你平日也是顽皮惯了的。有没有兴趣跟着爹爹去外面玩一遭?”

    越思敏想着林原道势必会提这件事,却没有想到林原道说的这么快,心里还是有些不快,可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林简琴却装作很是疑惑的问道,“爹爹疼爱琴儿,可是也不能把琴儿说的那么不堪?怎么就顽皮惯了呢?我可是大家闺秀。”

    “哈哈,对,我的女儿是林家的三小姐,用顽皮是有些不妥当,可是你怎么不问问爹爹要带你去哪里玩?”林原道似乎一点都不生气林简琴那咄咄逼人的架势。

    “爹爹都想好了,也做了决定要带我玩,还要问我做什么?”林简琴俏皮的眼神,让人一点气都生不出来,还让人有一种喜爱之情。

    “哈哈,你这丫头,跟你娘是一点都不像!倒是像极了爹爹的小时候!”林原道笑着说道,“不像是无尘那般的沉默老成,也不像是长风一样的风风火火。”

    林原道自己在嘟囔着,思索着这几个孩子,心里真恨不得林简琴是个男儿身才好。

    “我是爹爹的亲生女儿,不像爹爹?像了别人,恐怕就完了,爹爹也就不会留着我到现在了。”林简琴一语双关,在试探林原道,若是真的知道自己一直以为的孩子突然不是自己的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林原道似乎确实诧异了一下,但是很快便笑道,“你这丫头,长了几岁,口齿却长进了不少,真是叫人畏惧。”

    “怎么?爹爹嫌弃女儿?爹爹方才还说我像爹爹儿时的样子呢,这会儿却又说这么多不好听的,哼哼,真是让女儿不知道该怎么想了?”林简琴故意的说给林原道听的,当然是拿捏了分寸的。

    “哈哈,好好好,没想到你倒是把爹爹绕了进去了,行了,先不说这个了,爹爹说的是真的,这次你和无尘长风帮着爹爹收缴军饷,做了不少的功夫,现下军饷已经足备了,承蒙老王爷倚重,让爹爹我护送回京,我也想着带着你和你的两个哥哥一同进京,好让你长些见识,你尽早的准备一下,等着喜悦回家省亲完了,咱们便动身了。”林原道终于严肃的把事情说完了。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说道,“我刚才怎么说来着,爹爹都替我做了决定了,还来问我意见,唉,真是难为爹爹了。”

    林简琴那酥软的小嗓音让人听了又疼又爱,林原道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笑着说道,“总归是爹爹说不过你了,也好,就算是爹爹替你做主了,行了,事情已经跟你说了,你好生的准备吧。”

    林简琴张了张嘴,本来是想着给娘求个保证的,万一林原道一行人出了积羽城,萧洁梅好歹还有个娘家的义兄帮忙,可怜了越思敏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林简琴却又觉得这么说似乎有些牵强,说了之后,想必林原道必然会多疑,可是若不说,林原道只会觉得是娘在利用女儿争些东西,所以林简琴决定抓紧这两天的时间,一定找机会,让林原道自己开口说出保护越思敏的话。

    “那好,爹爹不等着跟女儿喝绿豆汤解暑?”林简琴很是乖巧的说道。

    “算了吧,你那好吃好喝的性子,爹爹还是了解几分,怕一碗汤都不够你自己喝的,所以爹爹不跟你抢了,你好生的准备一下进京的事情吧。”林原道说完便背着手往外面走去了。

    越思敏送了林原道出去,林简琴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可是一直在忍着发现了林静影龌龊手段的事情,在林原道面前要想着掩饰点什么,可是不费一番功力是做不到的。

    林简琴躺在床榻上,休息了片刻,这才坐起来,看了看院子里只有淑涟韵便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云姨……”

    淑涟韵听了林简琴的喊叫,便进了屋子,问道,“琴儿,怎么了?”

    “云姨,明天便是喜悦回门省亲的日子,这是我和我娘的心意,今天咱们待会儿去做一身衣裳吧。”林简琴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批上好的绸缎,那是老太太赏给林简琴,林简琴一直觉得料子好都没穿。

    “这……”淑涟韵的脸上有些迟疑,呆了片刻后才缓缓的说道,“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我姐妹情深,喜悦是你的女儿就也是我的女儿,现如今总不能她嫁出去了,我看着你比我受苦却默默的不管?”越思敏拿了林简琴手里的绸缎,硬是塞进了淑涟韵的手里。

    “云姨,喜悦是我的姐妹,您是喜悦的娘,自然也是我的娘,总不能两个娘穿的搞高低贵贱不一样,厚此薄彼,日后喜悦怕心里会怨恨我的。”林简琴笑嘻嘻的说道。

    淑涟韵还是迟疑,可是被林简琴娘俩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倒是慢慢的接受了,也是啊,虽说侯爷府的人,只知道喜悦的娘是越思敏,可是喜悦回来了必然还是要跟淑涟韵亲近的多,总不能让喜悦觉得自己的娘被亏待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