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六章 活着就是受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爹果然还是倚重大哥,怕我说话不完全。”林长风有些讥讽的说道。

    林无尘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理会。

    “长风哥哥错了。爹爹是怕你辛苦,才会让无尘哥哥跑一趟哦。”林简琴恨毒了林静影,连带着不喜欢林琳夕和林长风。但是林琳夕和林长风越来越凌厉的做法,也让她看不进眼。

    林无尘又是笑了笑。说道。“天色这么黑,我还是先送琴儿回畅春园,然后再去湘竹园吧。”

    “果然大哥还是心疼三妹。我那二妹真是没有这个福气。”林长风又是一阵冷嘲热讽的。

    “怎么样?长风哥哥也竟然像是个女人,瞧着这么一星半点的好处,说话就酸涩起来了。啧啧。真是的,大晚上了闻不到饭香这到处都是一股子那酸醋的味道。”林简琴说完便咯咯的笑起来。

    “你……”林长风又是一阵语塞,气得满脸通红。

    林无尘总觉得林简琴是在替他出头。便急忙说道。“琴儿。你又调皮了,走吧。回去晚了,三娘该担心了。”

    林简琴还是很恭敬跟林长风说道。“长风哥哥晚上好睡。”

    在林长风那鼻子里发出的冷哼中,林无尘陪着林简琴朝着畅春园走去了。

    回了畅春园,林无尘只是稍稍的呆了片刻。便被林简琴连说带笑的赶走了,剩下的人都是畅春园自己的人了,这才关起门来开始吃饭了。

    吃过了饭,林简琴见淑涟韵的精神一直不是很好,便主动的要求让娘去了淑涟韵的屋子,自己呆着屋里,想着明天的事,若是喜悦回来了,她怕自己忍不住心酸和心疼。

    林简琴看着窗外的那一轮圆月,不知道未来的路是不是会好走一些,想到这个奢望的时候,她苦笑一下,人活着就是来受罪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奢望起享受来了呢?

    她顾忌着大娘会趁着林原道出去的这段日子对娘下手,又顾忌着林原道此行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还顾忌着,若是与林无尘和林长风同行不会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再加上个林琳夕,虽然她林琳夕不怎么讨林原道的喜欢,可是那毕竟也是林家的二小姐。

    林简琴觉得脑子有心痛,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没想到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想必是这几天太过劳累的缘故吧。

    她那平静清凉空灵的如同深山幽谷的清泉一样的面色,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的脱俗。

    一个黑影从窗前掠过,他停留了片刻,看着窗子里那张平静的小脸儿,嘴角不禁的颤动一下,近在咫尺,却也不忍心去打扰她。

    他有些舍不得,因为过了明天便要跟着爹回京了,他安静的看着窗内的小脸儿,心里发誓道,等回了京城,办完了这件事,一定让爹回来求婚的,可是爹却不知道怎么跟别的什么人说了一桩婚事。

    臭丫头,你放心,我应随六才不会管那什么狗屁约定的婚约,就算是爹答应了,我却不会点头,我只要你。

    应随六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内的安静,直到月亮偏西了,这才纵身离开。

    林简琴有些想如厕的感觉,便扭动了一下身子,嗯?怎么感觉像是有什么人飘过?

    林简琴又揉了揉眼睛,难道自己是眼花了?这都是三更天了,哪里来的人。

    想到这些的时候林简琴嘴角竟然不自禁的笑了笑,难道是他?

    可是当林简琴挣扎着扒着窗户往外望的时候,只见那安静的树枝,别的什么都没有瞧见。

    林简琴的嘴角又不禁的露出一丝苦笑,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眼花了。

    如厕后便又乖乖的躺在了床榻上,不好好休息,怎么能斗得过那些阴暗的人,还是好好的睡觉吧。

    这一夜,屋里平静如初,屋外却曾经有那么一丝相思来过。

    第二天一大早,林简琴便听到了园子里的动静,大家都在为着喜悦和小侯爷的回门省亲做准备。

    林简琴这是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以前的时候她很是怕喜悦来叫她起床的,现在可好,连个来叫她起床的人都没有了。

    林简琴穿好了衣裳,便简单的洗漱一下,出了房间。

    “琴儿醒了?你看我这身衣裳怎么样?不知道喜悦看了会不会喜欢。”淑涟韵一眼便看到了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林简琴,很是兴奋的问道。

    林简琴上下左右的打量一番,笑着说道,“云姨长得俏,自然,穿什么衣裳都好看。喜悦绝对会喜欢的。”

    淑涟韵有些羞涩的说道,“你这丫头,竟会拿着云姨开玩笑了,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能用俏?我只是怕喜悦看了会惦记我。”

    “云姨,您放心吧,这件衣裳穿的挺好的。”林简琴很是称赞的又上下的打量一番说道。

    这时候越思敏也从厨房走了过来,说道,“你这丫头,先前喜悦在畅春园的时候,怎么都叫不起你,现在倒好,自己巴巴的起来了。”

    越思敏这句话本来是想着说完,便叫林简琴过去吃饭的,没想到话音刚落地,惹得淑涟韵的脸色有些不好,是啊,以前的时候早上吃饭是最热闹的时候,每次淑涟韵也是给女儿出了主意,让喜悦去叫林简琴起床的,眼下却不见女儿在身边了,难免的空落。

    “娘,您看您,总是说我的短处,您就不能夸夸我的长处?”林简琴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急忙说道。

    淑涟韵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毕竟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要失了体面才好,“就是,姐姐,你看琴儿长得越来越标志了,赶紧的给她找个婆家嫁出去吧。”

    说完便咯咯的笑着看着林简琴的小脸儿从白变成红,从红变成粉的。

    “云姨,你也太坏了,我只是说让娘夸奖我两句,你就开始借着夸奖的名头来编排我,让我早点嫁出去呢。”林简琴故意的撅起了小嘴儿生气的说道。

    “看看,看看这丫头,竟然还当真了,难不成真的想着嫁人了?哈哈。”淑涟韵看了林简琴那娇俏的模样更是忍不住了。

    这时候氩气突然从门外跑进来,说道,“三夫人,刚才常叔正在往大夫人的俪香阁去呢,听说是让咱们赶紧的用了早膳,要去养心阁接待小侯爷,说是已经在路上了。”

    越思敏听了叶其的话,便跟着周围的人说道,“好了,咱们急忙的吃饭吧,吃了饭,今天还有的忙呢。”

    大家伙儿便急着吃饭了,只是林简琴却琢磨着,怎么能让爹爹在今天做个保证,让娘以后的日子不会被骚扰啊。

    越思敏见林简琴筷子夹着菜举了半天也没送进嘴里,便疑惑的问道,“琴儿,你在想什么?”

    林简琴急忙推脱说什么也没有,只是她现在却真的已经想好了办法,正好也趁机看看那个小侯爷对喜悦是不是心疼了,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林简琴想到这里,不自禁的乐了乐,便开始急忙的吃饭了。

    林简琴的莫名其妙,让越思敏和淑涟韵有些纳闷,只是越思敏还有些木讷,淑涟韵却想着,林简琴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主意才会这么高兴的。

    畅春园的人吃过了饭,便剩下方离一个人看家,其它的人则跟着越思敏去了养心阁了,一是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二是不能去的太晚,总归是去晚了不好,毕竟畅春园离着养心阁要比俪香阁和相思阁远一些。

    这一路上走来,仿佛今天的架势比着嫁女儿的那天都要忙碌,难道这是做给小侯爷看的?

    到了养心阁,当然是说的上话的人才会聚在一起聊天的。

    林简琴这才知道,小侯爷是个病秧子,三句话说不完便要喘一会儿的气。

    林简琴知道了这些更是恨林静影和林琳夕了,原本从南宫长昔那里知道了小侯爷身体不好,可是没想到竟然不好到了那个地步,娘的,这嫁过去了跟守活寡有什么两样?

    林简琴只好先找到淑涟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淑涟韵看到小侯爷的时候不要出了什么乱子才好,淑涟韵当然是震惊惊愕的,可是现在人都嫁过去了,就算是恨,就算是悔,终究还是来不及了。

    淑涟韵本来想着委曲求全这一世,没想到因为那个臭男人做的孽,让她们母女二人沦落到现在这般境地,她心里的恨,再也压抑不住了。

    林简琴看的出淑涟韵的怒气,却又觉得淑涟韵一直在勉强的用微笑来掩藏自己内心的怨念,林简琴便知道淑涟韵的狠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了,比起娘的懦弱,淑涟韵恐怕不是那么肯坐以待毙的人了。

    终于,在老太太给儿子和三房媳妇儿训话的时候,常叔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汇报了一些相关事宜,便说道,小侯爷带着喜悦已然在回门的路上,而且马上快到林府了。

    老太太自然是不用亲自迎接的,毕竟是长辈。

    林原道虽然在辈分上是小侯爷的岳丈,可是毕竟老侯爷的爵位在那摆着,家事和背景也是有目共睹的,林原道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带着人去门外迎接。

    自然,林静影和萧洁梅也是要跟过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