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 病态衬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站在人群里,只等着远处那模糊的人群走进,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小侯爷是什么样的人。

    一般男子都是骑马的,可是小侯爷身子不方便,也便跟着喜悦一起坐着轿子来的。直到马车到了林府的门前,这才有随行的人给撩开了轿帘。小侯爷才露出面来。紧接着便有人上前扶着。

    一身大紫红的蟒袍,做工精细,更衬托的那身着蟒袍的人的虚弱。小侯爷面色苍白,嘴唇都是带些紫色了,嘴唇却薄。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倒是也儒雅的很。他两眼无神,一双如云似烟的眉毛,更把他的病态衬托的无二了。

    “见过小侯爷……”林原道倒是主动的上前了。只是没有施礼。空中却很是尊敬。

    只见搀着小侯爷的人很快摆弄退到了旁边。喜悦低着头迈了一步过来,搀着小侯爷。却不肯直视林原道的脸色。

    林原道自然都把这些看在了眼里,他心里是有主意的。

    “岳父大人您这是作甚?这……倒是折煞……小婿了。”小侯爷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便有些气喘吁吁的了。

    喜悦急忙从身后随从的人的手里拿过一个精致的琉璃瓶子,服侍着小侯爷喝了一口里面的液体。

    小侯爷这才缓过劲儿来。

    “好好好,里面请。里面请!常叔,准备家宴!”林原道朝着跟着他身后的常叔说道。

    常叔应了声,吩咐了另外的两个小厮,急忙的跑进了府里。

    在府外,那是行的臣子之礼,到了府中,小侯爷还是照旧给林原道和老太太行了礼,虽说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他还是照做。

    林简琴发现,小侯爷看着喜悦的那种眼神很是疼惜,并且一直在拉着喜悦的手,看到如此,林简琴也少了几分愧疚了。

    林简琴心里暗暗的祝福喜悦,找个能疼爱自己的男人,有时候未必比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好。

    喜悦从下轿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垂着眼睑,不肯看任何人,只是小侯爷看她的时候,她才会扯出一丝笑意,回应小侯爷。

    淑涟韵在人群里站着,手心里捏了好多的汗,她多么的想上前跟喜悦说些体己的话,可是却不能,这个场合,连林原道和老太太还没说完的话,怎么能轮得到她呢?

    林简琴早就准备好了路子,就等着有些人入瓮了。

    林静影自知偷着做手脚,不让林琳夕嫁给小侯爷的事,林原道已经在怀疑了,所以这两天一直非常的本分,不做半点让人有疑虑的事情。

    自然,林静影也认为没有人能在这个档口会做出些什么事来,毕竟每个人都是畏惧林原道的,可是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林简琴才不会理会所谓这些档口不档口的。林简琴还认为,灯下黑的原因,林原道也就不会怀疑她林简琴了。

    小侯爷虽说身体不好,可是精神似乎很好,应对林原道和老太太的问话,即便算不上应对如流,可是回答的那些话都会让林原道思索半天才知道小侯爷的意思,当然,小侯爷的意思也是老侯爷的心思了。

    作为义母,越思敏自然被请到了喜悦的身边,站在人群里的淑涟韵心里有些难过,正在此时,小侯爷却亲自站起来,朝着淑涟韵走过来。

    林简琴心里一惊,淑涟韵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任凭她虽然还算聪明,可是这会儿却全然没了主意。

    喜悦也笑着跟了过来,好像那笑意里在劝慰淑涟韵不要害怕。

    这一幕,让老太太和林原道也有些意外了,林静影和萧洁梅更是诧异,连同手里拿着的筷子也悬了半天。

    “您是清凝的生母,自然也是小婿的岳母,您的事,清凝已经跟小婿全部都说了,小婿感激您养了一个如此漂亮喜人的女儿,我娶了她,是我慕容彻的福分。”小侯爷给淑涟韵鞠了一躬。

    林原道是何等聪明的人,急忙说道,“常叔,刚才让你去请清凝的娘过来,怎么把妹子带过来就忙着去做别的什么事?”

    常叔急忙说道,“请老爷责罚,老奴真是老了,慢待了练夫人。”

    淑涟韵被喜悦牵着手坐到了席间,喜悦看了看林简琴,笑着说道,“琴儿,多谢你照顾娘。”

    林简琴还是有些尴尬,她知道喜悦小聪明是有的,喜悦也是个直性子的爽快人,可是毕竟这件事还是因为她林简琴所起。

    “琴儿,你那个样子做什么,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怎么突然变的生疏了?要不是跟你玩得好,我自然没有福气认得义父,更是没有幸运嫁给夫君。”喜悦脸上的笑意虽然有些苦涩,可是林简琴看得出来,喜悦似乎并没有怪罪林简琴的意思。

    林简琴这才放心了许多,只要喜悦不要心里记恨她就好了。

    喜悦的笑容马上消散,瞟了一眼林静影,拉着小侯爷的手说道,“夫君,我在林府的时候,大娘可是照顾了不少,若是以后有机会,还请夫君不要忘了替我报答大娘。”

    林静影先是愣住了,但是她看到喜悦的眼神后,便浑身的打了一个寒颤,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你也是我的义女,照顾是应当的。”

    林原道看得出,这虽然表面上是平静的带着笑意的对话,可是每个人的心里似乎都带着怒火,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

    “哈哈,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介绍呢,小侯爷已然知道了我林家的琐事,我是看着清凝这孩子可人,才收了做义女的。”林原道似乎想着解释什么。

    小侯爷却温温的笑了笑,“我不想去管清凝的过去,因为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便认定了,就像是我爹,虽然天下美女如云,按照爹爹的爵位娶几房妻妾也不是不可,但是他心里只有我娘。”

    喜悦很是感动的看着身边那个孱弱的有些雪白的男子。

    “看到小侯爷如此疼爱清凝,我的心里也算是放心了,还希望清凝早些给慕容家开枝散叶。”

    林原道说着便举起了酒杯,众人也都跟着举起了酒杯。

    饭到了一半的时候,淑涟韵突然面如土灰,汗如雨注,直接就瘫在了地上。

    大家都慌乱起来了,林原道更是紧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丢了面子,急忙让常叔去请郎中了。

    林简琴趁着大家不注意,便塞给了淑涟韵一个药丸儿,在挣扎之际,淑涟韵吃了下去。

    待郎中把脉过后,很是低沉的说道,“这位夫人怕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

    林原道听了这个语气,很是惊讶,连忙走出屋外,询问一下,郎中这才说了原委。

    林原道很是怒火,可是现在小侯爷还在这里,也只好进了屋子,说道,“没事没事,是哪个不细心的厨子出了差错,常叔,你好好的找出来,这件事一定要严办!”

    常叔听了话,正要往外走,喜悦却冷笑一声,说道,“义父还在旁边就有人敢这么对我娘,是不是嫉妒我嫁了一门好亲事?现在后悔了?”

    林琳夕在下面的席中听了这句话,很是惊恐,因为她发现林原道那阴鸷的眼光已经落在她的身上了。

    “义父,您也不要责罚谁了,只怪我娘不小心了。”喜悦淡淡的说道。

    林简琴却站出来,装作很是愤怒的说道,“爹爹,咱们这就要护送军饷进京了,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人要这样的害云姨,不知道您不在家了……”

    “不会……”林原道的话还没说完,那笑脸僵住了,因为被小侯爷拦了话。

    “岳丈大人……”小侯爷虽然一脸的病容,可是依旧有那么一副不可侵的威严,“这都是我的亲人,我希望她们都好好的,毕竟,我和清凝不能时常过来看望。”

    林原道脸上的笑容马上就僵住了,看了看屋里正在救治的淑涟韵,又转身看了看喜悦和喜悦身边的林简琴,他怎么会不明白,这明明就是又有人捣鬼了,女儿们要要个说法了。

    “这样,清凝和琴儿,你们有什么好主意?”林原道眼神甚是慈祥,一副要为女儿做主的样子,他心中忌惮着小侯爷,又不知道小侯爷到底是想要什么要求,只好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要求推出去。

    “这样吧,咱们外出的这段时间,任何人不得去畅春园,畅春园的一切供给要劳烦常叔一一过问才好,这样也算是责任到人了,出了什么差错也好找个说法。”林简琴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原道想着这也算是个主意,只要小侯爷认同,怎么样都行,见小侯爷脸上没什么反对,便点头笑着说道,“小侯爷觉得这样可好?”。

    “嗯,真是岳丈大人的一片好心,我想岳母大人也会心安的养病了。”

    接下来的饭食吃不好了,林静影一直提心吊胆的,这件事明明不是她做的,可是她能察觉到,林原道在怀疑她,只是迫于这么多人,不能失了面子,才拿了林琳夕说事。

    萧洁梅则是坐着看了一出好戏,嘴角上的窃喜一直都没有消失过。

    林原道主张带着小侯爷看看他书房的收藏品,小侯爷自然知道林原道这是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便笑着说道,“好。”

    等一行人都去了林原道的书房,林简琴则留下来,跟老太太说了几句体己的话,让人将淑涟韵抬回了畅春园。

    这时候外面真的清静了,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围着林原道,生怕漏听了一些什么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