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八章 云里雾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思敏看着淑涟韵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急忙问道,“妹妹啊。吓死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林简琴更是心疼的看着淑涟韵,说道。“云姨,您为什么吃的那么多啊。咱们只是要个保护而已。”

    淑涟韵艰难的笑了笑。说道,“既然是做戏就要做的真一点了。”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越思敏听着女儿和淑涟韵这没头没脑的对话,顿时觉得云里雾里的了。

    “可是云姨。这样你会很危险的。”林简琴很是担心的说道。

    “你们俩到底说的什么啊?真是要急死我了。”越思敏见两个人在说话,她插不进嘴,更是急不可耐了。

    淑涟韵扭头很虚弱的说道。“姐姐你别急。我没事,琴儿已经给了我解药的,待会儿就好了。至于这件事。让琴儿跟你说。”

    越思敏又急忙问道。“琴儿,赶紧的跟娘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简琴看着淑涟韵那虚弱的样子,很是心疼。说道,“娘,您给云姨倒一杯水。我慢慢跟您说。”

    越思敏急忙几步跨到了桌旁,倒了一杯水端过来,焦急的说道,“我端着水,凉了就会给你云姨喂水,你赶紧的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这几次大娘和二娘的架势您都看在了眼里,她们的手段都是毒辣的很,至于二娘,我已经跟无尘哥哥说了一件事,想必他一定会告诉二娘,所以,二娘暂时不会对娘怎么样,至于大娘那就不好说了……”林简琴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喜悦嫁给侯爷府,眼见着,小侯爷确实对喜悦很是疼惜,咱们也算是放心了,可是这势必会更加的让大娘恼火,而且您知道的,我马上就要跟着爹爹进京了,我生怕喜悦不在家,您和云姨到时候会沦为人家的板上鱼肉,不得已,一定要找个办法让爹承诺保护你和云姨。”林简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认真的说道。

    越思敏眼神里竟是惊讶,嘴角不停的抽着,她的眼里渐渐地噙着泪水,看了看林简琴又看了看淑涟韵,“为了我的安危,让你们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也是……唉……”

    “姐姐,你不要多想,我们何尝不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姐姐好好的活着,姐姐来林府,不就是为了琴儿过得好?我要好好的活着,还不是为了喜悦心里有个依靠?”淑涟韵眼角也流出两行清泪。

    “哎呀,你们俩不要这么伤心了,害的我心情也不好了,咱们现在成功了,不应该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么?为什么害的这么凄苦的氛围?”林简琴实在是忍不住了,她若是再不拦着,恐怕自己的眼泪也要落下来了。

    “对对对,琴儿说的对,今天老爷都那么说了,咱们会好好的,不能哭,要高兴才好,等着琴儿回来,咱们还的找机会去看望喜悦呢。”越思敏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越思敏用勺子喂了淑涟韵一些水,好好的让她歇一会儿。

    越思敏刚刚的倚着靠枕想着眯一会儿的,却听到了门外的喊声。

    “娘!月姨!琴儿!”喜悦的喊声里即带着欣喜,又带着悲伤。

    淑涟韵一下子坐了起来,无奈身子还没恢复,一下子又跌下去。

    越思敏心里一惊,急忙上前,扶着淑涟韵,焦急的说道,“妹妹你别着急,喜悦不是已经进来了么。”

    林简琴已经跑了出去,一下子和喜悦抱在了一起,两人似乎几十年没见过一般,鼻涕眼泪稀里哗啦的都下来了,抱得紧紧的,双方都喘不过气来了。

    “呜呜……琴儿,我……”喜悦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了,只是觉得满心窝子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别哭了喜悦,别哭了,让云姨看见会心疼的,咱们进屋里吧,对了,小侯爷呢?”林简琴这才想起来自己心里的感情发泄出来,差点忘了别的事,很是紧张的看了一眼门外,却发现门外安静的很。

    “你放心好了,他没跟着来,说是让我们娘俩说说体己话。”喜悦见了林简琴的紧张神情说道。

    林简琴从心里慢慢的欣赏起那个病歪歪,三句话便气喘吁吁的小侯爷来,这么看来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只是,若是他身子要是好了,喜悦可是真的有福气了。

    “那咱们进屋说……”

    “我娘没事吧?我怎么觉得这是你的主意?”喜悦眼里虽然还噙着泪水,可是她那调皮的眼神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一样。

    “啊?这个都能看出来?额……”林简琴嘿嘿一笑,拉着喜悦进了屋子。

    淑涟韵正满怀期待的盯着门口,见喜悦进来了,满脸的喜悦,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了。

    “云姨,喜悦回来是喜庆的事,您若是总是哭,岂不是让喜悦心里总是惦记?”林简琴实在看不了这么动情的场面,急忙说道。

    淑涟韵笑着抹了眼泪说道,“是啊是啊,都是我不好。”

    喜悦好好的坐下来,娘俩说了很多。

    林简琴从喜悦的话里能听得出来,喜悦现在很是满足,虽然小侯爷是个病秧子,可是对她却不是看不起,更是视若瑰宝一样的待遇。

    林简琴心里的愧疚减少了一些。

    淑涟韵看着站在旁边的林简琴,说道,“琴儿,你也都听到了,喜悦现在很好,你也不用总是觉得歉意了。”

    “琴儿,就算是歉意也不该是你有的,而是那些心怀鬼胎,一心想害人的恶毒女人!”喜悦的眼神射出一丝厉色。

    林简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说道,“你自己做的好便好了。”

    喜悦思索片刻,有些羞涩的说道,“这个结局于我而言,也算是极好的了,若是我一心苦苦暗恋,可是终究也不会修成正果,恐怕时间长了,对我更是伤害,琴儿也许你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我娘是知道的……”

    喜悦说着话便转头看了看躺着的淑涟韵,又继续说道,“我从大公子对你那么疼惜的时候便总是悄悄地喜欢他了,只是我一直知道我的身份,怎么会配得上那么儒雅的大公子,只不过是一心痴情妄想罢了,现在我才知道……”

    喜悦说着说着有些哽咽,“有时候,一个女人找个心疼自己的男人,远远比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过得会更欢乐一些。”

    林简琴听完虽然心里不是很认可,毕竟她的思想高度跟这个时空的女人会有很多的不一样的,她却想着找就找个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男人。

    “这件事……喜悦,你还是烂在心里吧,有时候有些事本是无意,可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了去,也许会被捕风捉影的设计出一些什么不堪的事情来。”林简琴很是严肃的说道。

    林简琴虽然也这么想过,可是她却不想证实,现如今喜悦自己说出来,她倒是觉得喜悦的坦诚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比拟的。

    “喜悦,娘说你也是为了你好,所以……”淑涟韵知道自己因为这件事,没少骂了喜悦,现在想想,也算是苛严了一些。

    喜悦却是很没心没肺的笑了笑说道,“看看你们,我只不过说段往事,你们都成了这个样,我倒不如不说呢,我如何会不明白,有些事注定只是一场梦,既然梦醒了梦过了,该怎么活还是要活下去,梦里的终究是梦里的。”

    林简琴很是敬佩的看了看那个平日里有些胆小还有些直爽喜欢哈哈的闺蜜,发现自己何尝不是因为有这么个闺蜜而感到幸福?

    只是以后在一起的日子恐怕会少些,虽然喜悦不能出侯爷府,可是不代表她不能进侯爷府啊,想着这些,林简琴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我若是女扮男装去侯爷府寻你,不知道会不会被小侯爷打骂出来?”

    喜悦笑着说道,“你这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说话毫无遮拦,一点害羞都不懂。”

    “呵呵,还是跟你亲近的人聊天才如此的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也能跟我这样聊天。”一声有些虚弱的嗓音从门外传进来。

    屋里的人齐刷刷的看过去,原来是小侯爷不请自来了。

    林简琴马上闭了嘴,可是不能这么开玩笑了,万一回去了,小侯爷再找了喜悦的麻烦可是说不准的。

    “怎么,我来了你们倒是拘束了?眼前的,不是岳母就是小姨子,有什么可约束的?哦,我没让别人跟着进来,就连岳丈大人都被我拒之门外了。”小侯爷很是开心的说道。

    喜悦林南走过去,小声的嘟囔道,“自己的身子不好,还不爱惜,怎么也不让个人跟着?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林简琴看着那夫妻二人的和睦,会心的笑了。

    淑涟韵急忙说道,“你怎么能那么跟小侯爷说话?”

    喜悦却突然扭过脸吐了吐舌头,说道,“那要怎么说话?我可是记性不好,记不得那么多的什么狗屁礼数,对了这句话还是跟着琴儿学得。”

    林简琴一听,嘴角马上抽了一下,撇嘴说道,“你怎么不学我的好?”

    喜悦哈哈一笑。

    小侯爷笑着说道,“岳母说笑了,我喜欢她的直爽和不拘礼节,看惯了那些唯唯诺诺的,真是眼睛疼,所以,您不用批评她,这样很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