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毕恭毕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看的出小侯爷那看着喜悦的眼神,绝对的喜欢,便笑着跟淑涟韵说道。“云姨,现在是人家自己看对了眼了,你再说多了。恐怕人家小夫妻俩真的会恼了你哦。”

    淑涟韵看到小侯爷对喜悦的疼惜,心里更加的激动了。她本来还怕女儿不幸福。现在看来真是多虑了。

    送走了小侯爷和喜悦,林家又安静下来,直到第二天一大清早林原道带着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和一些全副武装的随从去了老王爷的府邸。

    “林大人来了?”老王爷虽然年事已高。却也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将,自然在气场上是寻常人所没有的。

    “属下见过王爷,不知道王爷准备的如何了?”林原道一脸的毕恭毕敬。生怕哪里有什么差池。

    “恩。已然备好,待我片刻,咱们便出发了。”老王爷不怒自威。看了看林原道的神色。便说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子。

    林原道带着两儿两女俯首耐心等待。

    老王爷进去的时候还是神色从容,出来的时候却有些不悦了。

    林原道虽然看出来了。但是也不敢询问,只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老王爷上轿。

    老王爷看了看林原道。说道,“林大人,真是委屈了令爱。本王原想让音儿出来,与我们同行,正好也见见令爱,没想到这兔崽子竟然修书一封,不辞而别!”

    老王爷似乎越说越气愤了,不停的骂道,“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本王为了他的亲事操碎了心。”

    林原道也只好陪着苦笑一下,他怎么能得罪了老王爷,可是若是说小王爷的不是,那岂不是得罪了小王爷。

    “老王爷,您的儿子出去玩还不是因为怕您发火?其实从另一方面说,他这也是孝敬您,再说了,缘分这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老王爷如此的疼爱小王爷,等哪一天他良心发现了,自然会觉得愧对您,必然会很是顺从。”林简琴插嘴说道。

    林原道一惊,他都不敢说些什么,林简琴却如此大胆,林原道急忙看着老王爷的表情。

    老王爷蹙了蹙眉,又看了一眼林简琴,看罢就仰头哈哈大笑一通,“你这丫头,但愿他能像你说的那样,本王也懒得管了,现在还是押送军饷回京要紧。”

    林原道见老王爷没有生气的意思,心里的那口憋了半天的气才敢慢慢的呼出来。

    一干人等开始上路了,这架势倒是威风,虽然没有鸣锣开道,但是礼仪之重,也是林原道前所未见的了。

    本来林原道是跟老王爷建议要赶夜路,然后白天休息,这样势必会减小目标,以至于不会被很多的山贼流寇惦记,可是老王爷说那样的话会丢了皇上的颜面,堂堂的王爷护送军饷却还要赶夜路,传出去让人笑话,林原道无奈,只好依顺老王爷。

    林原道骑在马上一直都不敢松懈,盯着沿路的过往人群车辆,觉得但凡多看两眼那装了银子的马车的时候,他便觉得人家似乎有不轨之心,这一天下来也真是累得够呛了。

    连续几日这样的行进,林原道给分了班,林无尘和林简琴一班,林长风和林琳夕一班,轮流看着,不定时的巡回,以保安宁。

    马上就要到达山区地界了,这里山岭绵延,蜿蜒曲折,更是数年不散的迷雾,行进起来比较的麻烦,林原道生怕有人在这里埋伏,便策马到了老王爷的马车前。

    “王爷,前面是惊鸿岭一带,山路崎岖,且有常年浓雾,我们还是在这里先休息片刻,等到明天日出之时,一鼓作气的穿越过去吧,估摸着走上一天也能穿过去。”

    老王爷撩开了轿帘,懒懒的看了一眼山岭,说道,“区区小地,能有什么小毛贼?本王曾带五百精兵,深夜入山寨敌营,全歼敌军五千精兵前锋,没事,走吧。”

    林原道还想着分辨几句,可是老王爷已然把轿帘放了下来。

    林原道无奈只好骑着马回到了队伍中,扭过身子很是严肃的说道,“咱们怕是半夜要歇息在这惊鸿岭之中了,这里早先就有传流寇甚多,所以今天晚上安营扎寨之后,你们一起巡视,打足了精神,万不能出什么差池,否则你们要跟老夫一样,死无全尸!”

    林原道严肃的神情让林家兄妹甚是紧张,他们都从林原道的眼神中看出了这件事到底是有多么的难。

    “遵命,爹请放心!”林长风一马当先,信誓旦旦的说道。

    “爹爹放心!”林琳夕更是紧跟其后,嘴角留露出一丝傲娇。

    林简琴才不屑于跟他们抢什么风头,她深知这任务的重大,“爹爹,我们会尽量的。”

    林原道又扫视了一番众人,这才扭过身去,可是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晚上行至一半路程,众人怎么都走不动了,林原道本来想着劝大家在坚持一会儿,没想到老王爷也说是乏了饿了,所以只好安营扎寨了。

    按扎之地背靠峭壁,左边挨着悬崖,右边是空地,只有前方有些稀疏的树林,林原道之所以选在了这里,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夜里这里的露水更重了,每个人都都写瑟瑟发抖了,不得已,点燃了火堆来取暖。

    到了后半夜,众人已经是累的过了头,蜷缩着便睡着了。

    林原道却是睡不着,他亲自带着儿女巡视了几番,突然觉得有些头痛,便交代了两句,回了自己的帐篷,他只想休息片刻便去接班,护送军饷这件事也是老王爷给他的一个机会,若是做得好,便可平步青云,若是不好,那便是有可能粉身碎骨了。

    林长风和林琳夕相互的交换了眼神,林琳夕便笑着说道,“哥哥,咱们两个先回去喝点酒,暖和一下身子,让无尘哥哥和琴儿巡视,可好?”

    林长风虽然一心想在林原道的面前立功,可是他现在确实是乏了,这都几天下来,若不是今日父亲先扛不住了,他恐怕真的是要在林原道的面前睡过去了。

    “这……”林长风略有深意的看了看林无尘,“大哥,不知道大哥意下如何?”

    林无尘本来就是身子很弱,这些天的折磨简直是一直在用信念顶着,他若不是怕林长风和林琳夕对琴儿不利,早就恨不得睡上三天三夜了。

    林无尘眼睛也是睁不开了,可是看着自己的弟弟和二妹提出这种要求,又不能不答应,便扯出一丝笑意说道,“好,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最好是在爹醒来前过来就好。”

    林长风和林琳夕便很快的笑着离开了。

    这山中的深夜总是有一股子瘆人的感觉,虽然人不少,可是没有一个是醒着的了。

    “琴儿,来,你也睡一会儿,我看着便可以了。”林无尘将自己的斗篷摘了下来,给林简琴披上,然后示意林简琴在石板上坐一会儿。

    林简琴两个眼皮打架打的厉害,何尝不想?可是想到林无尘一个人看着,总怕有什么事情发生,晚了可是来不及了,便强打着精神,勉强笑着说道,“没事,等长风哥哥和琳夕姐过来了,咱们在休息。”

    林简琴话是这么说,可是已经没有精神和力气去阻挡林无尘披在她身上的斗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琳夕从帐内钻出来,左右的看了看,又轻手轻脚的走了一段,慢慢的来到了林无尘和林简琴的面前,笑着说道,“无尘哥哥,我和哥哥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换你们睡一会儿,对了,我温了一点酒,你喝下暖暖身子。”

    林无尘这会儿也没有精力去想那么多了,摇了摇林简琴那瘦削的肩膀,说道,“琴儿,走,去帐内休息一下。”

    林简琴揉了揉眼睛,努力的睁开了一道缝隙,朝着那几辆大车好好的看了看,说道,“好,我们休息片刻就回来。”

    林无尘揽着林简琴的肩膀慢慢的朝着帐篷走去,林琳夕看着那二人亲昵无间的样子,气的咬牙切齿,“明明是我的,全是我的,现在突然蹦出一个你,就要全部夺去!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进了帐中,果然要暖和些了,林简琴一屁股坐在了木板上,趴在了桌子上。

    林无尘看了看那简易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小酒壶,拿了一下,果然里面有温好的酒,便笑了笑,“琴儿,来喝点温酒暖暖身子,睡着了也不会冷的。”

    林简琴哪里还顾的上喝什么酒,恨不得一头睡过去,睡到自然醒。

    林无尘看着林简琴那困极了的样子,温软一笑,“这丫头,真是困极了,不过这么睡着了,总是会冷的。”

    林无尘说完便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将林简琴扶起来,很是体贴的说道,“喝些酒暖身子。”

    林简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觉得嘴角边上有香味,便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林无尘本来还想着留下一些他自己喝,这样睡着了身子会暖一些,谁知林简琴倒是不客气,一饮而尽了。

    林无尘看着林简琴那睡着了的样子,苦笑一下,说道,“你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也能疼惜我一次。”

    说完,林无尘便把林简琴身上的斗篷好好的盖了一下,转个身,心里想着,林琳夕一定还有酒呢吧,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林琳夕对他的那种格外的亲近是何用意,本来是不想单独跟林琳夕在一起的,可是这会儿却也不得不找林琳夕要些酒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